但是無論如何宋陽都想不通這個小妞是怎麼來到西海軍區的,畢竟這裏可是連燕黛想要進來都束手無策啊。

陳雨琪身材火辣,飽滿的胸脯磨蹭着宋陽的手臂,緊身皮衣將她的身材襯托的更加惹火,大大方方的在宋陽的臉蛋上親了一個,眼中露出莫名的笑意。

“哼哼,現在先放過你。”

似乎知道旁邊還有人再看,陳雨琪放開宋陽,衝着楊開光露出甜甜的笑容:“楊爺爺,這次叫我來做什麼啊?”

楊開光點點頭,笑眯眯的摸了摸陳雨琪的小腦袋,滿是溺愛之色,笑道:“楊爺爺今天給你介紹一個師傅,看來你們已經認識了,就是宋陽,以後你可是要叫他老師了。”

“老師?”陳雨琪眼前一亮,臉上掛着壞壞的笑容,不懷好意的看着宋陽,咧嘴笑道:“想不到竟然是師生戀,真是太刺激了!”

宋陽毛骨悚然,他可算是怕了陳雨琪了,這妮子口口聲聲說要給自己生孩子,鬧得整個西海藝大都知道了,而且這個女孩熱情火辣,一見到自己就主動撲過來,要是單獨相處指不定被這丫頭給逆推了。

“小傢伙,老子這次可是給你推薦了兩個不錯的苗子,小晶不用說了,畢竟是老子的寶貝孫子,琪琪這丫頭跟你也是熟人,你應該也知道她的個性,既然如此咱們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楊開光滿臉笑容,得意洋洋的說道。

宋陽眼前一黑,心中哀嚎,這是禮物麼?這根本就是懲罰吧!

對於楊晶他倒是沒什麼意見,到時候找個人丟過去就行了,通過考驗了自己就出手教一下,如果失敗了一邊玩去。但是陳雨琪就不同了,這妮子跟個考拉一樣,自己見了就兩腿發軟了,還怎麼過啊?

“楊爺爺,你就放心吧,宋陽可是人家的男朋友,他一定會好好照顧人家的!”陳雨琪嘻嘻笑道,不懷好意的衝着宋陽眨巴眨巴眼睛,讓後者鬱悶的吐血。

“宋陽,人家可是喜歡你很久了,在你來西海藝大之前就喜歡你了,那個時候整天在表哥嘴裏聽到你的名字,對你可是仰慕已久呢,不過現在好了,總算是如願以償了!”陳雨琪撒嬌的拉着宋陽,兩枚碩大的**在宋陽胳膊上蹭來蹭去,讓他心裏癢癢。

“表哥?”宋陽一愣,錯愕的看着陳雨琪,這傢伙還有個表哥認識自己?

“是啊!”陳雨琪點點頭,將目光落在韓麒麟身上,笑嘻嘻道:“就是麒麟表哥,以前每天都能在麒麟表哥嘴裏聽到你的名字。”

陳雨琪解釋道,她從小就跟在韓麒麟屁股後面,是個標準的小跟屁蟲,那時候韓麒麟還不是將軍,也是一個小屁孩。

後來到了高中,韓麒麟被韓衛國丟到部隊裏面去,一晃好幾年回來,韓麒麟成爲了受人矚目的將軍,華夏未來的棟樑,她更是崇拜不已,覺得自己的表哥一定是最強的.

對此韓麒麟總是搖頭否定,陳雨琪問他還有誰會比他更強,韓麒麟輕嘆一口氣,

複雜道:“宋陽……”

所以陳雨琪再西海藝大聽說了宋陽這個傢伙的名字時候就留心了一下,雖然西海藝大的那個宋陽比起韓麒麟口中深不可測的宋陽差距很大,但是陳雨琪卻一直覺得宋陽這個傢伙在扮豬吃老虎,以藏的很深。

直到後來陳雨琪在楊晶的宴會上面看見宋陽,心裏一下子就確定了學校的宋陽就是韓麒麟口中的宋陽!

所以她纔會追着宋陽不放,因爲她曾經發過誓,一定要嫁給一個連表哥都要崇拜的同齡人,現在就出現了……

宋陽雙目噴火的看着韓麒麟,又是這個傢伙,將舞若雪送到了自己家裏的傢伙,搞了半天陳雨琪追着自己不放也是因爲韓麒麟這個傢伙!

心裏雖然鬱悶,但是宋陽答應了楊開光的事情倒是不能反悔,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裏咽,收起鬱悶的表情,正色道:“我說過,收徒弟可以,但是要通過考驗,否則根本不可能!”

“放心吧,我一定會通過考驗的!”楊晶眼中閃過堅毅之色,咬牙道,他要變強,變得跟韓麒麟一樣甚至超越他!

倒是陳雨琪苦着小臉,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慘兮兮的看着宋陽,大眼閃爍着晶瑩,撒嬌道:“你好歹也是人家的男朋友,就算是老師也不能這樣對待人家啊,你要溫柔一點哦。”

宋陽滿腦子黑線,敲了小丫頭額頭一下,擺出一張臭臉,結果還沒說話一陣香風就撲進自己懷裏,陳雨琪跟小乳燕一般在自己懷裏蹭來蹭去,擡起那張漂亮的臉蛋,雙手環抱着宋陽的脖子,纖細修長的雙腿伸出一條插進了宋陽的兩腿之間,磨蹭着某物,魅惑至極。

宋陽額頭上冷汗直冒,這妮子實在是太火辣了,林萱萱雖然也火辣主動,但是那只是在晚上的時候而已,白天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了,更何況還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

宋陽倒退兩步,抹了一把汗誰,那叫一個瀑布汗,喘了一口氣,發現下面某物不知不覺被陳雨琪這妮子挑逗的起了反應,老臉一紅。

“求我也沒用,一視同仁,說什麼都沒用,要麼接受考驗要麼乖乖的一邊玩去,沒有別的選擇,在我這裏可不分男女!”宋陽鄭重道,總算逃離了陳雨琪這個小妮子的“魔爪”。

聞言,陳雨琪苦着小臉,剛要繼續撒嬌,宋陽直接溜到了韓麒麟身後,避之如猛虎,讓陳雨琪磨動小虎牙,氣鼓鼓的。

“大哥,你有時間帶他們兩個麼?”韓麒麟看着宋陽詢問道,貌似這傢伙自己已經被楊開光丟過去訓練部隊了吧,哪裏有時間搞什麼特別培訓啊?

“我沒時間不代表別人沒時間,貌似實力不錯的不止我一個人吧?”宋陽淡淡道,他心裏已經有了打算。

韓麒麟聳聳肩,直接說道:“我可沒時間,再說了,被琪琪這丫頭纏了這麼久好不容易解脫,我可不教這個妮子,至於楊晶……怎麼說也是老爺子的寶貝孫子,我也沒興趣。”

“不用你教,自然有人會教他們。”宋陽淡淡說道,眼皮微擡,嘴角露出淺笑,眼中閃過一絲莫名之色。

“對了,我差點將司徒給忘了!”韓麒麟恍然大悟,夜梟司徒冷,夜組排行第七,實力強大,如果說西海除了宋陽和自己還有誰最適合教導兩人的話,那就只有司徒冷這個傢伙了



付佳佳升官記 “大哥,你說的應該就是他了吧,要不我給他打個電話吧。”韓麒麟很有幹勁,興奮的說道,雖然跟小七接觸不多,但是他能夠感受到那傢伙的強大,夜梟司徒冷,絕對是深不可測的一個傢伙!

韓麒麟剛剛拿出電話要撥打就被宋陽制止了,宋陽眼底閃過一絲異色,嘴角緩緩掀起,嘴角掛着莫測的笑意:“不用了,他們已經來了……”

“他們?”韓麒麟目光一凝,心中疑惑,下一刻他猛地一愣,原本緊閉的門已經被打開了,一身白色西裝的小七緩緩走了進來,臉蛋俊秀的簡直不像話,連女人見到了都要自卑。

小七臉上掛着淺笑,緩緩開口:“不愧是大哥,剛到這裏就被發現了。”

當見到小七緩緩走了進來,衆人不禁目光一凝,將視線齊刷刷的落在此人身上,尤其是楊開光,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駭然不已,心中疑惑,這傢伙怎麼進來的,要知道外面可是重重守衛啊!

薄情闊少請自重 更何況現在可是白天,想要悄無聲息的潛入西海軍區那簡直比登天還難,但是眼前這個傢伙卻做到了,因爲他確定自己沒有允許此人進入!

龍九心中的駭然絲毫不弱於楊開光,雖然小七身材消瘦,但是卻讓他本能的感到一種危機感,覺得此人定然是一個高手,如果真的交手的話,自己絕對不是對手,甚至有可能喪命!

“宋陽這傢伙,不愧是當初的四個小妖孽之一,竟然連一個夥伴都強大到這種地步……”龍九喃喃自語,眼中露出熾熱的戰意,那是在龍組的時候纔會有的感覺!

“怎麼就你一個人?應該還有其他人吧,王奇鷹跟李逍遙呢,能來的一定就是這兩個傢伙了,怎麼還不現身?”宋陽笑道,他之前打電話給小七的時候這傢伙一直掛電話,他就已經猜到了一點,現在更加確定了。

聽着宋陽的話,小七不禁苦笑,宋陽對他們太瞭解了,不用猜就知道這次來的必然是王奇鷹和李逍遙了,因爲除了他們,孤狼是絕對不會主動出現的,這個傢伙不知道在哪裏不停戰鬥呢!

“老大,那兩個傢伙現在還不能進來,等到晚上自然會出現,不過那時候他們想要跟您玩一個遊戲。”小七笑道,他知道宋陽一定能夠猜到全部的。

聞言,宋陽明瞭,畢竟是西海軍區,就算是夜組成員也不是每一個都能在大白天的時候潛入這裏的,夜梟擅長偵查,速度極快,如果配合李逍遙的黑客之術的話,想要潛入這裏倒是不難。

至於影子王奇鷹也很輕鬆就可以進來,但是李逍遙這個傢伙在這方面就不是很擅長了,難免會被發現,所以他們選擇晚上行動!

夜組,曾經馳騁非洲大陸的一個強大組織,只有七個人,但是每一個都強大的變態,而名爲夜組,夜晚自然是他們行動最佳時機!

夜晚的夜組……很強、非常強!

“你們想要玩什麼遊戲?”宋陽詫異道,看來李逍遙這個傢伙一來就不安分,這個主意一定是他提出來的。

“額,李逍遙那傢伙說想看看老大實力有沒有退步,嘿嘿。”小七笑道,抱歉的看着宋陽,嘴角笑意卻越發濃郁。

“原來是這樣,既然如此……那就試試吧!”宋陽緩緩咧開嘴,眼中透出強烈的戰意!

(本章完) 小七看着宋陽的反應一點也不奇怪,早就猜到這個傢伙會是這副表情了,這麼久沒有跟李逍遙還有王奇鷹見面,如果不來一場轟轟烈烈見面儀式那可就不正常了,而最好的見面儀式就是打一場!

“咦?”

忽然,小七將視線落在龍九身上,詫異的出聲,眼中閃爍着不確定的神色,不確定道:“龍九教官,你是……龍九教官?”

上一次在楊晶的宴會上兩人算是擦肩而過了,再加上當時場面一片混亂,小七並沒有注意到龍九,但是現在只有幾個人,小七頓時認了出來,但是畢竟好幾年沒有再見了,有點不確定。

聽着小七的聲音,龍九也是微微一愣,眼中露出錯愕之色,狐疑的看着小七,確定不認識對方之後露出抱歉之色,疑惑道:“你是?”

小七一愣,明白過來對方根本不認識他,不由苦笑道:“差點忘了,龍九教官應該沒有見過我,不過我倒是見過您了。”

當時龍組考覈候選人時候出現了四個小妖孽,但是最終一下子逃跑了三個,那三人便是宋陽、舞傾城和司徒冷!

此時當時震驚了整個龍組,新老成員全都跑了出來,一個個都納悶這三個小妖孽是怎麼跑的,不過妖孽就是妖孽,他們根本無法猜透。

“他叫司徒冷,當初龍組考覈的時候逃跑的三人中的一個。”宋陽解釋道,龍九認不出來很正常,就連自己他都不認識,要知道那個時候自己還是四個小妖孽中的老大呢。

至於小七,這傢伙當時比較低調,換句話說一直很低調,哪怕到了夜組,別人也一直以爲夜梟司徒冷的實力不強,只是速度稍快擅長偵查、潛伏,但是隻有跟他交過手的人才會知道,這個傢伙簡直強的變態!

不過可惜的是,這種人都已經死了……

“什麼?”龍九大爲震動,不可思議的看着小七,駭然失聲:“你也是那四個小妖孽之中的一個?”

當初龍組考覈出現四個小妖孽這件事情傳遍了龍組新老成員之中,當時龍九也很興奮的去看,結果有三個傢伙提前逃跑了!

所以龍九壓根就不知道那三人是誰,長得什麼樣子,現在見到司徒冷,聽到對方的話,頓時明白過來爲什麼自己感到此人極度可怕了,當年的四個小妖孽之一,既然宋陽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那麼司徒冷很強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小七當年進去的時候都是光頭,現在變得倒是像個人了,認不出來很正常。”宋陽笑道,故意調侃,讓衆人不禁一笑。

笑歸笑,小七露出鄭重之色,說道:“老大,這次李逍遙和王奇鷹那兩個小子可是興致勃勃呢,尤其是李逍遙,揚言這次要給你好看,你可不能輸了,我們可是三個人,我是不會放水的!”

宋陽擺擺手,淡淡道:“沒事,你們儘管放馬過來吧,我等着你們來就是了!”

小七重重的點點頭,向宋陽道別,他這次來只是傳達一個信號,重頭

戲還在晚上呢,現在他便要跟那兩人匯合去了。

目送小七離去,宋陽嘴角那抹笑意越來越濃,眼底閃過一絲異色,喃喃自語:“你們這些傢伙還真是不安分,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會放水了,很久沒收拾你們這幾個傢伙了……”

他知道,李逍遙這個傢伙最不安分,平時也是跟自己穿一條褲子的存在,在夜組裏面就自己跟他最能折騰,爲了上廁所搶一個位置都能大打一架,現在好不容易見面了,如果不好好的折騰一次那就奇怪了!

至於王奇鷹,此人擅長暗殺,而且當初被宋陽揍了一頓一直想要找機會揍回來,結果每一次都被宋陽收拾,久而久之就成了夜組的一員了。

如今夜組七人也只剩下五個人了,除了排名第二的孤狼歐陽圖沒有來,其他人已經到齊了,今晚註定要上演一場巔峯交手了!

時光匆匆,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了晚上八點鐘,西海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到處都是一片燈火,尤其是在中央大廳,裏面楊開光端坐,不怒而威。

在楊開光周圍,龍九、韓麒麟、楊晶和陳雨琪站着,面色不一,但是心情都滿是緊張,等待着接下里即將發生的事情。

誇張的是,這個大廳裏面圍繞着二十個身穿制服的大兵,一個個人高馬大,都是這次楊開光從警衛隊裏面選出來的好手,除此之外,這個大廳的外面還站着三十個大兵,各個都是好手!

看着這個陣容宋陽頗爲納悶,就算正視也不用搞得這麼隆重吧,怎麼好像在防止暗殺一樣,如果真的是暗殺,你這點人也擋不住那三個傢伙啊!

這也難怪,楊開光今天被小七的到來嚇了一跳,等到對方走了立馬去調查此事,看看是不是有人疏忽了被人有機可乘進來的,結果一調查嚇了一跳,從電子系統中來看絲毫沒有問題,也沒有被入侵的跡象!

就連當時在那裏巡邏的人也都沒有發現絲毫端倪,否則也不會被人入侵了還渾然不覺。

所以楊開光鬱悶之下直接將守衛的人馬加倍,不大的地方里裏外外安排了五十個警衛營的好手,他就不信這些傢伙還能逆天了!

然而,此時,西海軍區某個角落裏面。

一株大樹之上,一個黃髮青年悠然的戴着耳機聽着音樂,因爲是夜晚所以看得並不真切,而在他的身旁,一道黑影落下,不滿的看了一眼正在聽音樂黃毛青年,說道:“喂,李逍遙,你這傢伙應該工作了吧,已經天黑了,快點將這軍區的系統全都搞定,我已經迫不及待進去將老大揍得屁滾尿流了。”

聞言,黃毛青年白了他一眼,撇撇嘴道:“影子,你急什麼,現在正好,再說了揍老大這種事情怎麼能少的了我,不過夜梟這傢伙還沒回來麼?”

巫術法則 “應該差不多了吧,不過他好像遇到了一點麻煩。”說完,影子將視線落在自己下方,在那樹幹之上懸掛着兩具屍體……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幾個閃爍間落在了大樹

下方,手裏跟拎小雞一樣拎着一個人,朝着上面兩人招手,喊道:“走吧,時間差不多了,追這該死的傢伙倒是浪費了不少時間,希望沒耽誤太久。”

“喲,看來他追到了,就是時間長了一點。”李逍遙笑眯眯道,將耳機掛在脖子上,慵懶的伸個懶腰,從樹上跳了下來。

王奇鷹聳聳肩,淡淡道:“長是長了一點,不過如果你去追應該追不到……”

對此,李逍遙不置可否,三人將目光落在遠處的西海軍區核心地帶,嘴角皆是露出淺笑……

大廳之中,楊開光坐立不安,焦急的等待着,可是那三個傢伙還是沒來,就連宋陽都頗爲詫異,照理說應該到了纔對,他可不相信這三個傢伙會不急着想揍自己一頓。

突然間,整個大廳的燈光一下子熄滅,變得黑洞洞的,向着外面看去也是一片漆黑,竟然一下子停電了!

龍九反應極快,將實現準備好的幾盞充電臺燈全部取出來放好,畢竟曾經是龍組的成員,早就料到對方會將電源切斷來利用黑夜了,所以想了這麼個對策。

對於一個能夠將整個軍區的警報系統視若無物的人,龍九自然知道電力系統也難不倒對方。

然而,從熄燈道再次亮起來僅僅是三十秒左右的時間,三十秒之後,大廳的大門轟的一聲被大力撞開,然後在一道道竟是的目光之中,三個黑影砸了進來,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

砰!

楊開光露出駭然之色,一下子起身,當看清楚落在地板上的三道人影之後頓時震怒,因爲這三人都穿着西海軍區制服!

“混賬,竟然敢殺人!”楊開光大怒,但是話剛剛說完就傻眼了,因爲他發現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當他將頭伸出去看了一眼,發現這裏竟然倒了一片!

數一數,三十個人一個都不差!

“咦?不對,難道不是軍區裏面的人,那這三個傢伙哪裏來的?”楊開光疑惑,陡然之間,一道寒芒閃過,只聽到清脆的破裂之聲,身後的幾盞檯燈全部被打碎了,但是卻不是子彈,竟是幾粒小石子!

見到這一幕,楊開光就算是將死之人也忍不住頭皮發麻,心中大罵變態,這到底是什麼人啊,竟然用石子打出來跟子彈一樣,未免也太可怕了一點吧!

見到這一幕,宋陽不禁苦笑,這三個傢伙還真是厲害啊,一來就搞這麼一出!

他可以猜到,夜梟司徒冷定然是負責探查這裏一切的情況,包括最後那幾顆石子也是小七這個傢伙丟過來的!

而李逍遙的工作就相對簡單,將這一片的電子系統化爲擺設,甚至連信號都直接被幹擾了,讓衆人都成了瞎子!

至於影子王奇鷹……

宋陽眼底閃過一絲精芒,嘴角緩緩掀起,因爲他知道,這個傢伙定然已經混進周圍這二十人之中了!

千里夜梟、傀儡逍遙、影子無形!

這三個家看來還是老樣子啊……

(本章完) “娘了個犢子的,這羣小王八羔子怎麼一個個都這麼變態!”楊開光罵罵咧咧,氣憤的連鬍子都直了,將身上制服狠狠的扯開來,光着膀子露出結實的肌肉,連帶着裏面的襯衫也扯開,雖然已經年邁,但是身上竟沒有一塊肥肉,與衆不同的是他的胸膛之上佈滿了一道道猙獰的傷疤!

惹愛成歡:嬌妻乖乖入懷 楊開光是真正的在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槍桿子司令,可不是那些光憑藉考試之類的就能升職的文員,按照外面的說法就是楊開光和韓衛國兩個人那可是在華夏建國的時候跟在主席身邊打江山的人!

楊開光身上的傷痕也很好的訴說了他的經歷,它們在告訴別人楊開光是個老土匪的時候同時也訴說了這個老軍人的辛酸,一步步爬到今天可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的!

楊開光鬍子直吹,眼珠子瞪得跟銅鈴一樣,嘴裏罵罵咧咧,心裏十分窩火,他活了一輩子,什麼場面沒見過?但是卻從來沒有遇到過僅僅是三個人就悄無聲息的潛入西海軍區的人!

更可怕的是,這三個傢伙僅僅是片刻的時間就將自己安排在大廳外守衛的人全部都給解決掉了,被放倒的人幾乎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更別提向裏面傳達消息了!

這是什麼速度?楊開光有點不敢想了,這已經不是人了啊,簡直就是一個怪胎,太過可怕!

雖然一早就聽說了這三個傢伙的厲害,但是當大廳的電子系統全部癱瘓的時候楊開光還是有點呆滯,這可是軍方系統啊,竟然被破解了!

不僅如此,幾粒石子卻擁有着接近子彈的威力,這是什麼能力?未免也太過可怕了!

當然,這是因爲楊開光並沒有接觸過厲害的古武修煉者,實際上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而小七擅長的便是遠攻了,配合他偵查的能力,但是近戰能力就會稍稍不如影子了。

而影子一旦發威……很難說到底誰更強一點,夜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能力,特定的情況之下都是最強的!

“宋陽,快點將那幾個揪出來,否則老子的西海軍區就要被鬧翻天了!”楊開光怒道,先前他對這種可以稱得上武林人士的傢伙還沒有太重視,準備來一個下馬威,現在發現自己是大錯特錯了!

自己安排了這麼多的軍人防護這裏,結果不消片刻就被解決的一乾二淨了,這壓根就不是一個層次的戰鬥,純粹的碾壓,到現在對方的人影自己都還沒見到,這是何等的潛伏能力?

楊開光甚至可以想象,如果對方是來暗殺自己的人,那麼自己絕對的沒有任何生存的能力!

原本對自己的防護措施信心滿滿的他也不禁心裏打鼓,如果這些傢伙不是宋陽的手下,而是來自別國僱傭的殺手,那是何等的危險?

同時,楊開光對宋陽的實力一下子再度提升了數倍,這個傢伙了不得啊,如果現在誰跟他說古武修煉者不過是一些流氓草寇,那他一定跟誰急!

龍九目光凝重,心中大爲震動,這等手段就算是他都不曾擁有,雖然他有把握與對方交手一番,但是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夠撐過幾招,或許沒幾下自己就會被殺了吧!

“這就是那些小妖孽如今的實力麼,同爲古武修煉者竟然實力差距如此之大!”龍九心裏不禁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