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另一個持槍的男子,已經冷笑着用手中冰冷的槍管一點點的貼在了維多利亞的衣領上。

不敢動彈的維多利亞靠在樹杆上,無路可走下她眼中帶淚,跟是有一種讓人心疼的感覺。

槍管從她的脖子,一點點移到了她那呼之欲出的胸口,不斷舔着嘴脣的傭兵,一臉壞笑的用槍管挑開她的扣在。

那瞪得圓滾滾的眼睛,射出貪婪的目光,接下來要發生什麼,維多利亞不敢想象。 維多利亞緊咬着嘴脣,那冰冷的槍口就緊緊架在胸口上。

只要對方扣動扳機,她立刻就會變成一具屍體,驚恐之下,她的嗓子放佛被什麼堵住了。

呼吸越發的困難下,她的深呼吸讓飽滿的胸口不斷起伏着。

如此美景更是讓那個傭兵感覺到丹田熱浪滾滾,尤其是那槍管挑開襯衫的鈕釦,讓美麗的黑色內衣也暴漏出來。

感受着死亡如此之近,維多利亞一動都不敢動。

眼睜睜的看着那色狼一點點的用槍管劃開自己的襯衫鈕釦,可是她連掙扎的勇氣都沒有。

這幾個月來,死亡一直圍繞在她的身邊,放佛一個魔咒般,折磨着她的心。

眼看着那噁心的傢伙邪惡的笑容,她現在是那麼的孤獨無助。

一旁的傭兵,放下電話之後,也饒有興趣的走了過來,邪惡的看着那不斷顫抖的維多利亞。

就在那衣服釦子不斷的被解開的時候,兩個傢伙的眼睛都死死的盯着那凸起的飽滿物。

突然間一個身影猶如鬼魅般的衝了下來。

“啊!”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人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本能的擡槍,卻爲時已晚,雲天左手一抓對方的槍口,右手的手槍直接扣下了扳機。

子彈貼着看熱鬧的傢伙耳邊飛過,呼嘯着貫穿了另一個傢伙的眉心。

雙眼還停留在維多利亞胸口的他,是這輩子最後的畫面了。

“砰!”

一槍幹掉一個傢伙,雲天手腕一番,槍口頂在了被抓住槍的傢伙腦袋上。

伴隨着扣下扳機,子彈瞬間貫穿了他的太陽穴。

兩具屍體幾乎同時倒地,瞪大眼睛的他們,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沒事吧!”

雲天一伸手將那個傢伙手中的自動步槍抓在手中,這才望向背靠着大樹的維多利亞。

“沒事!”

那熱乎乎的鮮血濺到了維多利亞的臉上,回過神來的維多利亞急忙搖了搖頭。

“沒事我們就趕緊走吧,那傢伙的腰上有車鑰匙,我們要立刻撤離!”

雲天沒有時間在和維多利亞多說什麼,因爲此時身後的追兵已經到達。

回過身來扣下扳機,自動步槍立刻轟鳴着向着遠處追來的敵人射了過去。

雲天的槍法精準,但怎奈何這裏山高林密,子彈直線射擊的空間狹窄,對方急忙四處散開。

“哦!”

對於槍聲已經有些麻木,維多利亞急忙蹲下,忍着噁心從那傢伙的腰間取下了帶血的車鑰匙。

“拿到了!”

雖然雙手有些發抖,但是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屍體了。

將鑰匙拿在手中,維多利亞急忙對着雲天說道。

“好,我們走!”

一伸手拉起維多利亞,雲天邊打邊走,向着山下跑去。

被雲天牽着手的維多利亞,此時也只能跟隨着他一路向前。

“別讓他們跑了!”

趕來的傭兵憤怒的吼道,但是雲天那精準的點射又讓他們有些害怕。

不斷穿梭在叢林之中,雙方依舊保持着這個距離。

很快,順着那兩個傢伙留下的痕跡,雲天終於在山腳下找到了車子。

看起來他們原本是在這裏把守的,接到山坡上的要求才會從這邊爬上去。

卻不想直接遇到了目標,還在竊喜的時候,又被雲天幹掉了。

跳上車子,雲天急忙插入鑰匙,隨着車子打着火後,他立刻踩下油門。

車子立刻呼嘯着,向着遠處的道路衝了過去。

等到追兵到達的時候,只剩下那幾臺輪胎被打爆的車子了。

“現在怎麼辦!”

車子已經無法在開動了,幾個人急忙轉過頭來,看着爲首的那個傢伙。

細高挑的她是一個女人,帶着黑色面罩的她,只露出一雙眼睛。

皮膚白皙的她,雙眼之中帶着冷漠的光澤。

庶女攻心 “先離開再說!”

差一點就完成任務,沒想到竟然被人破壞,女子皺了皺眉頭,轉身向着叢林中走去。

跟在她身後的七八個壯漢,也急忙追了上去,山谷之中再一次恢復到了寧靜。

車子上,雲天憑藉着記憶,向着一個安全屋駛去。

不過沒有說話的他,也在好奇,這一次的埋伏實在是太奇怪了。

按照之前的保密條例,沒有人會知道他們去那裏,又從那裏回來。

所以這樣看起來,這件事情一定是內鬼所爲。

要麼就是這第六小隊之中的某個人,帶着類似於gps的定位儀,將自己的位置告訴給了這些設伏的傢伙。

要麼就是頭車的負責人,帶着他們一路進入到了早就準備好的包圍圈。

還有一個情況,那就是雷鷹出賣了他們的信息。

三個懷疑,沒有一個有證據的,但不管怎麼說,這神盾安保公司裏一定有天堂集團的內鬼。

“我們現在去那裏?”

坐在副駕駛上的維多利亞轉過頭來看着雲天。

現在他是她唯一的救星了,可是剛剛遭遇了這樣的事情,她依舊感覺到無比的害怕。

“先到安全屋躲藏起來,然後想辦法離開吧!”

雲天現在一時也沒有地方可去,腦海之中回憶起來的,只有雷鷹交給他的安全屋。

現在他們需要補給,安全屋自然是最好的選擇了。

“送我去警察局,我不相信你們了!”

卻沒有想到,維多利亞並不信任雲天,這也難怪,她可是剛剛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

“你覺得警察可以保護你嗎?這些人可是殺人不眨眼的!”

有困難找警察是沒錯,但這裏可不是正常的國家。

戰亂頻發,讓當地的警察力量渺小。

維持治安都有些力不從心,更別說對付這些職業傭兵了。

“不用你管,反正我不相信你們!”

脾氣暴躁的維多利亞,又怎麼會相信一個差一點讓她被殺的安保公司呢。

她現在只想找到警察,然後送自己去見當地的司法部長,她可以和他當面談條件。

“不管你信不信,現在你只有跟我走纔是最安全的。”

懶得解釋什麼,因爲雲天知道,現在的維多利亞是受到了太多的刺激。

這種時候,她是不會隨便相信人的,所以即便是他說破天,也不可能被她理解。

方向盤握在雲天的手中,維多利亞也毫無辦法。

只能抱着自己的揹包,看着眼前的景色,但是她的內心卻一點都不平靜。

車子一路向前,按照腦海之中的地圖,他們終於來到了一個湖邊。

這裏遠離市區,一棟二層的別墅就隱藏在裏面。

將車子停好,雲天跳下車來,無奈的維多利亞也只能跟着雲天來到了門口的位置。

從一旁的角落裏找到了鑰匙,雲天伸手打開了這有電腦監控的房門,帶着維多利亞走了進來。

將房門關閉,開啓了監控設備,架設在各個角落的攝像頭立刻開始工作了起來。

“樓上有休息室,你可以把衣服換一下!”

檢查了一遍,確定安全之後,雲天這才走回來,對着維多利亞說道。

七等分的未來 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維多利亞並沒有和雲天搭話,轉身向着樓上走去。

至於雲天,則轉身順着地下室的樓梯來到了下一層。

腹黑總裁的失憶嬌妻 打開一個櫃子,看着裏面的槍械和彈藥,雲天挑選了一把自動步槍和手槍。

隨手又拿起一把麻醉槍,顛了顛後,這才把櫃子關閉。

一路奔波,他也感覺到餓了,再次返回到一樓的廚房之中。

打開冰箱,這裏還有很多的食物,抓出兩樣放在桌子上,雲天點燃了燃氣,開始烹製食物了。

“有吃的嗎?”

沒多一會,維多利亞已經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的她聞着香氣走到了廚房中。

“有,不過你要學會懂禮貌纔有得吃!”

雲天將烹製好的食物倒在了盤子裏,這才擡起頭來對着維多利亞說道。

“請問,我可以吃點嗎?”

維多利亞一愣,沒想到竟然被雲天教訓了。

但肚子飢餓的她還是乖乖的用恭敬的詞語說道。

“這是給你準備的,吃吧!”

雲天看得出,其實維多利亞是有家教的,只不過在遇到了這樣多的事情之後,她開始用暴躁僞裝自己。

爲了更好的保護她,雲天必須要試着和她交流。

“謝謝!”

拿過那三明治,維多利亞已經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從小家庭好的她,可是一個千金小姐,突然間落魄與此,整天擔驚受怕的日子快要讓她瘋了。

“這把槍給你!”

看着她大口的吃着東西三明治,雲天一伸手從口袋裏取出了那把麻醉槍,放在了維多利亞的面前。

給她槍,是讓她有一種平等的感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繼續交談下去。

“我不會開槍!”

看着桌子上的槍,維多利亞不由的一愣。

一邊嚼着嘴裏的三明治,一邊搖頭說到。

她是很想保護自己,但是她根本就沒有開過槍。

這槍拿在她的手中,恐怕會成爲別人的兇器。

“這是麻醉槍,後坐力小,很容易操作的!”

雲天把這槍械簡單的教給她如何使用。

維多利亞這纔有些害怕卻又有些興奮的接過了槍。

“叮咚!”

就在雲天準備進一步聊天的時候,突然間警報響了起來。

這荒山野嶺,是誰觸動了警報呢。 原本還想和維多利亞進一步溝通,因爲她現在的態度也有所轉變了。

但是這警報聲讓雲天還是覺得有些問題。

“你先去樓上,我不叫你你別出來!”

不知是敵是友,雲天急忙對着維多利亞說道。

監控系統的屏幕都在二樓,從那裏可以看到房子周圍的一切。

“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