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單純得到那筆錢,也足夠滿足她的野心了,但是如果同時擁有米薇,短短時間內,錢就有可能翻倍。”賀行雲神色微冷,商如月這個女人,不僅不知足,而且還不知天高地厚!

“現在計劃生效了,你們可以放心了。”殷翡挑挑眉道。

賀兮心中着實喜悅,這麼多天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叮叮叮……”手機響起,是原理掛來的電話。

“兮兮,可能出了一點小紕漏。”原理冷靜地說道:“短短半天,商如月已經停止拋售股票,並且還有另一支隊伍在大力買進。”

“怎麼可能!”賀兮詫異道。

“就在一分鐘之前我也不會相信,但是數據表的確是這樣顯示的。”原理道:“不過你不用太擔心,如果能拿到卓凡華手中的股份,我們就穩操勝券。”

“能不能追查出購進股票的人?”賀兮擰着眉頭問道。

原理沉默片刻,道:“很困難,不過我可以盡力一試,但是需要法國那邊的配合。”

爹地盛寵 “好,謝謝。”賀兮掛上電話,看着注視着自己的三人,笑笑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不能拿到米薇?”賀行雲問道。

賀兮點點頭,“看樣子我們的計劃是被人看穿了……”

她看着賀行雲道:“說不定我們這次真的要去求卓凡華了……!”

ps:更完了哦,大家鼓勵一下吧~ 279 奪回家業 八

(?)

時鐘剛跳到五點半,牀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嗡嗡”的震動聲吵醒了淺眠的賀行雲,他幾乎是在睜眼的同時拿起了電話,大動作輕手腳的下了牀,走到陽臺時,黑眸中已然全部清明。

“你最好有什麼重要的事。”低沉的嗓音帶着幾分被吵醒的不悅。懶

“喲,早上好啊!”鬱成舒調笑的聲音響起,“我這個鬧鐘的功能還不錯吧!”

賀行雲勾起嘴脣,掛着絲絲冷笑,“你如果孤枕難眠,我有辦法讓你站着也能睡着。”

“ok,ok!”就是個開不起玩笑的人,鬱成舒腹誹了一句才道:“有人對你的過去很感興,連你出生的軍區醫院都去過。”

賀行雲沒說話,鬱成舒又道:“我已經盡力掩蓋了,但是如果讓別人知道你是霍家的……”

黑眸在夜色中綻放出迫人的光芒,賀行雲道:“讓他們查吧,在適當的時候給他們線索。”

“行雲?”鬱成舒不解地說道:“這樣做要承擔的風險可不僅僅是賀霍兩家翻臉那麼簡單……”

“沒事,”賀行雲道:“瞞着霍逸就行了,其他的順其自然。”

鬱成舒在電話那頭沉默片刻後道:“既然你想好了,我就按你說的去做。”

“嗯。”

“小云兮還好吧?”鬱成舒隔了一會兒又道:“霍姿成天嚷嚷過來看她呢!”蟲

“一切都好。”賀行雲簡潔道。

兩人簡單說了幾句就各自收了電話,賀行雲回到房間,看了眼臉挨臉熟睡的賀兮和雲兮,目光沉沉變得柔和,撫摸着兩人的臉頰,一顆冷冽的心溫暖跳動。

他就這樣看着兩人到了天亮,賀兮漂亮的睫毛突然顫動了兩下,最後睜開迷茫的眼睛,看着他眨了眨,露出一個慵懶的笑容,“醒的很早?”

賀行雲搖頭道:“比你早一會兒。”

賀兮看了眼放在他們中間的雲兮,笑道:“雲兮昨晚上睡的很乖,一次也沒有吵過。”

雲兮昨晚醒沒醒,只有賀行雲知道,他輕輕托起孩子放到旁邊的嬰兒牀上才道:“我可能回國幾天。”

賀兮愣了一下,道:“家裏有事嗎?”

賀行雲昂藏挺拔的身軀靠了過來,吻了吻她的臉頰溫柔道:“是生意上的事。”

“哦。”賀兮爬下牀往盥洗室走去,賀行雲說的生意是指軍火,這些事她很少接觸。

等到下了樓,才聽說殷翡也要走,她不禁納悶地說道:“你們約好的嗎?”

殷翡海藍的眸子看了眼賀行雲,不屑道:“我和他沒有半毛錢關係。”

賀行雲笑着拍了拍她的臉頰,道:“乖,我很快就回來。”

殷翡挑了挑眉道:“我已經選好保護你的人了。”

他說着打了個響指,一個高挑的女子走了進來,利落地站在衆人眼前。賀兮訝異地看着她,“萊麗!”

眼前這個穿米色休閒服的女子正是當初在法國離開賀兮的萊麗,許久不見,她的表情也不如以前那麼冷硬,而是帶着淡淡的微笑。半年時間,的確能改變很多事。

“你好,賀兮。”萊麗笑道:“從今天開始,由我來保護你。”

賀兮看向殷翡,難以相信他是在哪兒找到萊麗的。後者一笑,道:“有萊麗保護你我相信某人也比較放心。”他睇向賀行雲,頓了頓又道:“就這樣,我先走了!”

“平安回來。”賀兮道。

殷翡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點頭承諾,“我一定會安全回來的。”

他說完轉身就走,絲毫沒有看一直在旁等着機會說話的墨菲,見他毫不留戀地走了,墨菲不由失望地垂下頭。

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回眸,纔是賀兮。

“你不想跟他道個別嗎?”賀兮笑道,“快去吧!”

墨菲感激地笑了笑,然後提着裙子追了出去。

賀行雲吻了吻雲兮,最後輕輕抱了她一下,道:“我走了。”

“早點回來。”賀兮送他到門口,毫不意外的殷翡等在那裏,然後兩個同樣俊美無儔的男人同時離開了她的視線,兩個都是這麼出衆的人,其實做兄弟也沒什麼不好。

墨菲紅着臉走到她跟前道:“夫人,我很讓人討厭嗎?”

賀兮不由暗歎殷翡真是不會討女孩子歡心,不過這也正說明了他對墨菲的與衆不同。

“你沒發現……他對你很特殊嗎?”她忍住笑道。

墨菲氣餒地搖搖頭,“我只看到他尤其的討厭我,連我跟他道別都愛理不理的,我從來沒有碰到這樣的人。”

賀兮表示無奈,轉而道:“進去吧,你不是說今天有特製的牛排嗎?”

“嗯……”墨菲怏怏不樂地走了進去。

萊麗來到賀兮身旁,道:“與卓先生見面的地點已經安排好了,塔樓私菜館。”

塔樓私菜館。

這是一家中國人開的菜館,環境別緻,服務一流,不少法國名流都十分喜愛,爲了迎合卓凡華,殷翡特地訂的這個地方。

封淮陪着他一塊兒來倒是出乎賀兮的預料,開始的幾分鐘尚算融洽,等到賀兮的話題一轉到股東大會上,卓凡華的態度就變得十分生硬,看得出他並不是想從中謀取好處,但不插手的態度十分明顯,這讓她十分爲難。

“嘩啦!”捧了水灑在臉上,賀兮擡頭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幾個喘息的節拍之後,她透過鏡子看守在一旁的萊麗,似在問她,又似在問自己:“卓凡華

到底在等什麼?”

萊麗看她眉頭深鎖的模樣,不禁寬慰道:“找不到他的弱點,也可以試試從正面,有的人最脆弱的地方會保護的最好,看上去是堅固無比的堡壘,但實際上一旦被擊破後,整個人就會潰不成軍……”

賀兮的眼睛慢慢變亮,她轉過來看着萊麗,緩緩道:“我想到辦法了……”

“走,我剛纔叫了瓶好酒,我們過去嚐嚐!”她歡喜地拉着萊麗往包間走。

萊麗被她拉着,雖然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麼,但是看她高興的樣子,也知道這件事難不到她了。

“啪!”酒瓶碎裂的聲音讓賀兮停下了腳步,她從半開的包間門看進去,一個金髮流氣的男人正拿着酒杯灌一個女人酒,女人似乎不從,在周圍人的起鬨聲中,那個男人又摔了一瓶紅酒。

太子妃又作妖了 “我們走吧!”萊麗低聲說道。

賀兮擡手製止了一下,正好看到迎面走過來的服務生。

“賀小姐,您的酒好了……”

賀兮帶着他走到一邊低聲說了兩句,然後又塞了些消費在他兜裏,示意他進去。

萊麗好奇地看着她的舉動,側耳細聽房間裏的動靜。

“各位先生,酒來了。”服務生說道。

“不是我們的,拿走!”一個聲音不耐煩地說道。

“等等……”另一個聲音又道,過了一會兒,復又開口道:“好了,這裏沒你的事了!”

服務生依言退了出來,賀兮卻仍然等在一邊,房裏有人興奮地說道:“這可是一瓶好酒,不喝白不喝!”

沒一會,就有人跌跌撞撞從房間裏跑出來,衝向洗手間。賀兮從走廊轉角處看了她一眼,才轉過身來道:“這下可以走了。”

萊麗晃了一眼那個熟悉的背影,動了動嘴脣,最終沒有說什麼。

回到包間後,賀兮沒有再提起公司的事情,權當是一次簡單的招待,不僅是封淮,就連卓凡華對起了三分興趣,時不時旁敲側擊一下,賀兮每每一語帶過,惹得兩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回去的路上,賀兮靠着椅背閉目養神,萊麗則專心地開着車,快到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問道:“你爲什麼要幫秦希?”

秦希對她來說,恐怕只能算敵人吧!

賀兮動也不動,淡淡道:“就算是送故人一個見面禮吧!”

這就算是光鮮背後的辛酸吧,她想,就算秦希在法國紅的發紫,還是免不了人前陪笑的無奈。

經她一提,萊麗頓時明白了她的心思,想了想,還是善意地提醒道:“不是每個人都會投桃報李,也可能會變成農夫懷裏的蛇。”

車子靜靜地行駛着,就在萊麗以爲賀兮睡着了的時候,她才突然道:“她沒有咬我的機會。”

PS:稍晚還有一更~ 280 奪回家業 九

“什麼?!”花園裏一個女人壓低聲音驚呼道:“你說卓凡華動搖了?!”

“這是遲早的事,”那邊低沉說道:“你不會蠢到以爲卓凡華遲遲不肯跟賀兮合作是在等你吧!”

商如月神情扭曲了一下,厲聲說道:“你最好注意你說話的態度!”懶

“呵呵……”低啞的笑聲滾滾而來,“我們是合作關係,別以爲我吃你那套。”

“上次要不是你傳假消息過來,我會險些把股票賣出去嗎?!”商如月提高聲音道:“你別不識好歹!”

“好啊,你去找收進你股票的人幫你吧!”那頭說完掛了電話,商如月氣的摔了電話,怒道:“什麼東西!”

轉過頭卻被身後靜默不語的人嚇了一跳,她調整了一下情緒,又恢復成那個高傲冷豔的唐夫人。

“你來的正好,有些需要交給你去做。”

唐趣保持着慣有的冷漠恭敬,低頭道:“母親請說。”

商如月眼中掠過陰狠的光芒,“既然是絆腳石,那就只能除掉……!”

優雅的鋼琴聲穿流在咖啡廳裏,賀兮攪拌了咖啡才擡眸看向對面的人,“你約我做什麼?”

秦希面帶笑容地道:“我早聽說你來法國了,真沒想到,你竟然是米薇地產的千金。”

“上天真是不公平,好像把所有好的東西都給了你。”她垂了垂眼眸,語氣裏滿是嘆息。蟲

“它也給了你很多,只是你沒看到而已。”賀兮道。

秦希復擡頭看着她,“昨晚替我解圍的是你吧!”

賀兮微微挑眉,卻聽她繼續說道:“那個地方殷翡曾經帶我去過,那個年份的拉菲私菜館只爲他一個人供應。”

她神色淡淡,“後來我問了服務生才知道那瓶酒是你點的。”

賀兮看她神色無礙,似乎是已經放下,想起昨天的場景,頓了頓問道:“爲什麼齊肅沒有和你在一起?”

秦希嘆了口氣,道:“就算在他在又怎麼樣,我只是個演員,得罪不起那些人。”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賀兮沉默了,這些事她也無意多管。

“賀兮,沒想到我們在法國的第一次見面你就幫了我,”秦希揚起笑道:“總有一天,我會還你個大的。”連同往日的愧疚一起。

賀兮一笑,正要說話,收銀臺那邊突然傳出一聲暴喝:“搶劫,都給我趴下!”

不遠處的萊麗敏捷地跳過來拉起她的手,沉眉道:“我們走後門!”

在一片混亂中,賀兮邊跑邊打量着幾個搶劫犯,大門被堵住,店裏的工作人員全被趕了出來,其中一個翻箱倒櫃的找錢,而另外兩個則驅趕店內的客人。

兩個蒙面人分別從兩邊圍過來,萊麗無法帶着賀兮離開,只能隨着人羣走到中央。

人擠人地抱在一起,還有孩子的哭聲,讓搶劫犯更加暴躁,舉着槍大吼道:“都他媽.的別吵!”

裝了消音器的槍對着其中一個肥胖的女人,“你再吱一聲!”

女人逗着身軀連忙捂住嘴不敢再哭,突然男人轉過身對着店長開了一槍,在衆人驚懼的目光中,店長不支倒地,胸口的血潺潺流出。

“誰敢報警,這就是下場!”

這一次的威嚇果然管用,連嚇哭的人都死死按住了自己的嘴。

賀兮擰着眉頭看着在地上抽搐的人,才發現兩頭的人手裏舉着什麼在人羣裏一一對比。

突然手被一雙小手握住,她下意識回過頭去,可愛的鴨舌帽男孩“噓”一聲,小聲道:“岳母,他們拿的是你的照片哦!”

這個小傢伙是容爾沒錯,可是一開口的“岳母”着實讓賀兮有些雷,但是後半句卻讓她一點笑意都沒有了:搶劫犯手裏拿着她的照片?!

“我的?”她不確定地重複了一下。

容爾點點頭,道:“剛纔那個人蹲下來的時候我看到的,媽咪讓我叫你快點逃走的!”

萊麗冷着臉按住賀兮的手臂道:“別說那麼多了,我引開他們的注意力,你趁亂從後門跑出去!”

“後門不能出去,只能通到天台,”容爾道:“不過可以從天台跳到別人家的房頂上!”

賀兮穿過人羣對上容爾母親的視線,朝她點點頭。

“來了!”萊麗沉聲喝道,倏地起身攻向其中一人。

***亂開始,守門的人和在收銀臺的人都被吸引了過來,有人趁亂逃走,有人一起制止暴徒,賀兮顧不得那麼多,一把抱起容爾飛快衝向後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