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保安他們說過了,沒用。」這些是潘明月的朋友,程溫如幽幽的看向兩人。

羅謙跟劉姐一愣,「為什麼沒用?怎麼不管?」

潘明月有些聽不下去了,她咳了一聲,「程姐姐,巨鱷大哥他是不是……在研究炸彈?」

去了一趟邊境后,她大概就知道巨鱷在幹嘛了。

程溫如沉默了。

失心爲後 她心如死灰。

劉姐跟羅謙:「……??」

您是認真的嗎??

潘明月愛莫能助了,她合上電腦,難怪程溫如會找上她,程雋秦苒跟何晨他們不管的話,怕是要了命了,「那肯尼斯先生那邊呢?」

程溫如摸摸程子毓的頭,更加無力,「他住巨鱷隔壁,跟巨鱷談這樁生意。」

程溫如來撲了個空,只能又回去了。

等她走了,劉姐跟羅謙還是一動不動的看著潘明月。

潘明月站起來,抱程子毓去外面喝水。

「咳,組長,」羅謙清了清嗓子,「那個巨鱷跟肯尼斯是……」

「他父母的朋友,」潘明月看了言程子毓,搖頭,「我跟他們也不熟。」

等潘明月走後,劉姐跟羅謙相互對視一眼,羅謙想起了什麼,打開手機找了找。

劉姐喃喃自語:「終於明白明月她朋友為什麼要把孩子丟給她了……明月朋友身邊,都是一群什麼人啊?恐怖分子吧?!」

劉姐喃喃自語的時候,羅謙查到了一些東西,他頓了一下,「可能真的是恐怖分子……」

他沒查到肯尼斯,但是把巨鱷的消息給劉姐看了一下。

「我覺得,組長說的那個巨鱷,可能就是這個巨鱷……」

**

晚上依舊是程木送潘明月回去。

潘明月回的是宋律庭住的那個地方。

她抱程子毓下來的時候,看到門口立著的一道背影,修長挺拔,影子被路燈拉得修長。

他正低頭看著手機,聽到聲音,他抬頭看了一下。

「回來了?」陸照影揮了揮手,「程金讓我送奶瓶跟奶粉。」

說到這裡,他瞥了眼程木,「你不是要找林叔叔?」

程木一愣,「我不……」

「你要去,我記得。」陸照影不動聲色的把程木塞到駕駛座。

程木看著陸照影的背影,然後給林叔叔打電話,「我記得您沒有找我,畢竟我們倆都要閉關,陸少偏要說您找我。」

手機那頭的林父點點頭,附和:「你快去問問他是不是記岔了!」

林母忍無可忍的拿過來手機,「木木啊,是伯母找你,你過來。」

**

潘明月在給狗找狗糧。

陸照影正拿著奶瓶到處找溫度計,「巨鱷大佬要在就好了,我這溫度感覺不到啊……明月,你們溫度計在哪?」

程子毓放下手裡的畫冊,他抬頭,看向陸照影。

陸照影被嚇了一跳,「卧槽你媽可以這麼看我,你不行!我打不過你媽我還打不過你?!」

潘明月把狗糧倒好,又摸了摸狗頭。

這隻狗一隻很安靜,不吵不鬧,大多數時候會看著一個地方發獃,陸照影說它老了,跑不動了。

潘明月看著這隻狗,好半晌,才回頭看了下對著程子毓嘀嘀咕咕的陸照影,微不可見的笑了下。

這裡很少這麼有煙火氣。

大廳里,陸照影看著潘明月蹲在地上,背影看起來很孤寂。

陸照影不知道她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多少年,要是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他初中就搬到雲城。

他自小身世卓越,跟著程雋,在京城天不怕地不怕,可偏偏在這件事上,他小心翼翼,怕走錯一步。

「你,喝牛奶了。」好不容易弄好牛奶,陸照影遞給程子毓,讓他自己喝。

程子毓低頭,不看他。

「我說你,」陸照影盯著程子毓,抬起了右手,「你信不信我把你扔掉?」

對於潘明月偏愛程子毓這件事,陸照影有怨言很久了。

程子毓終於抬頭,然後面無表情的,開始癟嘴。

眼看著就要哭出來,陸照影連忙換了表情,笑眯眯又溫和的,把牛奶瓶遞到程子毓面前,聲音卻是咬牙切齒,「祖宗,請您喝牛奶。」

這程子毓要在他這裡哭了,潘明月可能會轟他出去。

不是可能,是肯定。

好不容易喂好牛奶,看著潘明月在廚房忙著,陸照影點開程雋頭像,討教他是怎麼做菜的。

陸照影被轟出來過。

三分鐘后。

程雋終於像是忙完了一般,施捨的回了一句。

陸照影連忙點開來看——

【站著做。】

陸照影:「……」

cnm,不是人。

陸照影撓了撓頭,剛想關手機,手機就有電話,是陸家族長。

「什麼事?」陸照影往後面靠了靠。

「就是,關於一區新訓的事情,聽說是程家負責的,」陸家族長說的支支吾吾,「你也有負責吧,這些人選能不能加上我們陸家幾個子弟?」

陸照影想起來,是潘明月跟施厲銘負責的那個。

不過最近一區跟稽查院有矛盾,他也沒太在意,只道,「我不清楚。」

陸族長還是挺怕陸照影的,他頓了一下,像是鬆了口氣:「這件事童家好像有參與,他們家有投票權……」 戰,興必傷民,哀。

都說戰爭之中,受傷最重的是百姓,嘛,這也的確是正確的,不過,這只是侷限於人類內部。

而對於雙月星的生物們而言,他們還需要考慮外部的情況,所以,需要將咱們的視線再放寬一些。

然後,我們就會發現,其實最大的受害者,是可憐的地球君口牙,啊不,星球君,也不對,雙月妹妹,嘎?

浩浩蕩蕩5000人的黑骨族火雲神國北方統制下屬黑骨軍團,因爲影族的不斷挑釁(60%藉口、30%真相、10%誤會),終於沒有了任何的遲疑,在凌晨時刻,整隊衝進了黑森林,引起森林中的動物們好一陣驚恐。

事實上,按照黑骨族的作戰習慣,這些士兵之中,真正參與作戰的只是其中的500多近衛隊長和10名始神,而其它的普通士兵,在平時的戰爭(黑骨族內部神國戰爭)中,都是作爲輔助兵種(接受領地人員/被接受/死)而存在的。

因此,北部統制,其實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將這些士兵帶進去。

不過,土木尋這個與敵人有過遭遇的人向其建言,還是讓統制最終決定將士兵全部帶進來,這在他看來也算是求穩。

“對付那些怪物,我們人數多點,應該會更好些。”

“無論是始神還是近衛兵,在那些怪物面前,也都只是一爪子的問題,所以人多安全性也要高很多。”

雖然原話並非如此,但北方統制大人所理解的內容就是如此,於是原話就是如此的。

因此,自從‘邪神隕落’之戰後,就再也沒有普通士兵加入的戰場,第一次有了普通士兵參與。

幸好,這些正規軍團的普通士兵,都是以成爲近衛兵爲目的的存在,訓練什麼的,並不少。

至於歷史上,對於這場導致雙月星全面戰爭的戰役,可算是研究頗多,但因爲缺乏記錄,而大多淪於猜測和腦補之流,所以不足爲例。

那麼,還是將我們將視線回到古影族方面。

當黑骨族5000人大部隊都進入了黑森林之時,葉落纔剛剛飛奔進入部落領地。

這裏離居住區有一點距離,但已經算是影族人佈防的區域了,而平時黑骨族人正是因爲進入了這裏,纔會出現‘怪物襲擊’事件。

可惜,雙方都沒有交流的意圖,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面,不過話說回來,語言不通,外貌不同,最重要的是種族不同,交流什麼的也很難吧,畢竟不是每個種族都有朋族那樣強悍的精神交流技術。

“全部都注意!沒尾巴動物(黑骨族)的大部隊進入森林了!”

受內心不安的情緒影響,而顯得有些情急的葉落,也顧不得什麼保密之類在古影族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在發現了第一名隱藏的同類之後,就開始一路大吼大叫着警告沿途的同伴。

他的本意是讓這些人產生警惕,以免驟然看見那麼多敵人而慌亂。

不過,真的能夠如願嗎?

本來還自以爲隱蔽的很好,結果卻被葉落給輕鬆發現的古影族人們,都帶着滿臉苦笑。

但聽到對方的話,再看到對方的動作之後,熟悉葉落的人,心中卻是卻是微微一驚。

事實上,對於所謂的‘沒尾巴動物大部隊’,他們並不會做出這麼大的反應,而真正讓他們感到吃驚的,還是‘葉落本人居然會如此慌亂’這種情況,但此時葉落早已經跑遠了。

“該做點什麼來應對呢?”苦惱地撓了撓頭,這些古影族人想了想,卻都有些遲疑。葉落髮出預警,如果什麼都不做似乎不好,但要做什麼又是個問題。

“這種情況,還真沒怎麼遇到過,煩惱啊。”

在敵人大部隊突進的時候,從沒遇到過這種戰爭模式的古影族人,顯露出了己方的致命缺陷,應對不一。

其中一些人覺得,既然是能讓葉落都如此慌亂的敵人,自己如果冒冒然跑過去,恐怕也是送死。 逼婚成寵:傅少,請剋制! 所以,留在這裏警戒甚至退回部落,似乎纔是正確抉擇。

而另一部分則認爲,不過是些尾巴都沒有的動物,這裏誰沒殺過,或者看別人殺過一兩隻那種動物,那種弱小的傢伙,來多少不都是殺麼?於是,他們選擇了衝過去。

然後,這一進一退一留,完全沒什麼集體戰鬥配合念頭的古影族人們,這一面也不過500有戰鬥力的男男女女就按照各自喜好,立刻散亂成了三方,無組織無紀律之情再一次顯露出來。

等到葉落衝過作爲防火隔離帶的一環開闊區域,進入族羣的聚居中心之時,他不知道的是,因爲自己一時衝動(年輕人嗎=。=),那一面500多有戰鬥力的族人,其中已經已經有200人各自爲戰地衝向了那些敵人;100人追着自己跑回來;還有200人守在了那一片廣闊的區域,繼續警戒或者狩獵,毫無任何危機感。

當然,因爲良好的潛行刺殺習慣,進攻的200人都保持潛行狀態緩速潛行,因此當他們還在趕路時,葉落已經一腳踹開了自家的屋門。

“老爸,快點,那些生物有好多打進來了!”

“好多?”

這種寬泛的詞彙顯然不能讓人滿意,但古影族現在的算術水平的確不怎麼樣,也許他們數森林的樹木都要比數人頭要準確⑨背。

不過,議長大叔也有自己的辦法。

回憶了一下自己記憶中這個兒子的戰鬥力與心性,再將其與此時的葉落慌亂程度進行對比,他的內心頓時猛地一抽。

“看來有一場苦戰了。”

但也只是苦戰而已,在議長大叔看來,在森林之中的古影族人是無敵的,敵人來再多也沒什麼。

“去叫上你的朋友,我們分頭行動,你負責我們部落的300人,我去議會組織援軍隊伍,敵人數量太多,恐怕我們一個部落要吃下有些艱難!”

“好的。”點了點頭,兩人也不墨跡,迅速分頭行動。

“我說,不就是一些沒尾巴的動物嗎?再多也就是個時間問題,大叔還真是謹慎,葉落你也跟着瞎摻和。”離憂顯然對於葉落的擔憂滿不在乎,但那也只是因爲他的性子,而做出的表面反應。

而事實上,從沒有見過葉落這般嚴肅的兩人,心中都已經察覺到這次恐怕有些麻煩了。

“走吧,去看看讓葉落害怕成這樣的數量是什麼?”浮雲依舊說着讓人鬱悶的話,卻是第一個從樹上跳下去的。

三人就這樣不加掩飾地向葉落的來處衝去。

南面綠林部落控制區域

“什麼!都跑過去了!”看着幾乎人去樓空的部落領地,葉落第一次對部落族人們的自信感到了一絲惱怒:“他們以爲自己去幹什麼!看戲嗎?”

“不就是些沒尾巴的動物嗎。”沒見過葉落如此生氣的一名女生不滿地嘟嚕着,卻也只是乖乖地站着等待命令。她們是留守的那部分人,而跑回去的人,似乎正好與葉落錯開,以至於葉落此時能夠調遣的似乎就她們這200人。

當然,趕到戰場,如果幸運的話,還是可以指揮那信心滿滿的200人的。

“離憂,你去整理那些跑回去的傢伙,讓他們幫忙保護老人和孩子,浮雲,我們過去。”

“額,好吧。”

※※※

“統制大人,外圍搜索部隊,有人受到攻擊,死了20個。”

“是那種怪物嗎?”北部統制面色平靜地繼續趕路,對於自己人瞬間損失20人的情況,也沒有產生一絲波瀾。

這個在普通小國算的上是重大損失的情況,在真神國這種軍團級大部隊中,也不過是一場大戰的零頭而已,而且這個零頭還是指近衛隊長級別的損失。

而此時損失的,不過是20名普通士兵,即便他們是軍團的普通士兵,依然如此。

“是的,都是一擊斃命,現在外圍的搜索部隊暫時收攏,沒有發現敵人的影子。”

“嗯。”

點了點頭,北部統制就將視線轉到了身旁的土木尋:“你確定記得對方的老巢路線?”

“是的大人,我一路都有記號,我已經告知了前面的同伴。而且,那個老巢很大,應該不會突然搬遷。”如實回答着,土木尋看着周圍浩浩蕩蕩的大部隊,心中產生了一絲莫名的快意。

而龐大的部隊,則完全無視了森林茂密的樹叢,穿梭其中的黑骨士兵們,對於某些擋路的小樹,甚至直接一拳頭推到之。

因此,部隊的後方,展現了長長的一條道路,從高空看下去,部隊就如同一塊石頭般,一路從森林邊緣平推出了一條道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