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恬的路都被他們封死了,只好抬頭:「讓開,我去學校。」

似乎是她說了什麼好聽的笑話一樣,一群人哈哈大笑起來。

「看不出來你這麼熱愛學習啊?上學多無聊,要不要陪哥哥去玩玩?」

第七恬冷眼看著這個說話的人,即使他身上穿的是校服,說話的語氣動作卻跟外面的小混混沒兩樣。

「誒誒誒快看,又來了一隻小肥羊。」

那群人突然往她背後看去,第七恬回頭,正是昨天被他們欺負的小胖子,林思翰。

「行了,不跟你們瞎扯淡,把身上的錢都給我拿出來!」

歌姬升職記 為首的男生一直都沉默著沒有說話,現在似乎失去了耐心,只催促他們拿錢。

林思翰看了眼第七恬,比昨天更爽快地從書包里掏出錢包,卻被第七恬阻止了。

「不給,憑什麼把錢給他們!」 見她居然還敢反抗,剛才還笑嘻嘻的幾個人一下就翻了臉,露出本來面目。

甚至有人摩拳擦掌,居然真的想欺負一個小女生。

林思翰還想求個饒讓兩人好脫身,準備再次把手裡的錢包交出去的時候,突然聽見一聲暴喝:「又是你們這幾個學生!」

幾個人高馬大的大叔走了過來,身上穿的是A中的保安制服。

「靠,晦氣死了!你們給我記著!」

不知道是誰說了句髒話,剩下的幾個人紛紛從不同的方向跑開,不知道往哪個角落裡逃了。

第七恬這才鬆了口氣,幸好這些大叔及時趕到了,不然她可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想起來還有些后怕。

「你們兩個,快進學校里去!」

保安大叔對他們兩個招了招手,第七恬應了一聲,趕緊跟上去。

「叔叔謝謝你。」

她向大叔們道謝,這裡離學校還有一段路,遇到他們真的太幸運了!

「要謝別謝我們,你回去得謝謝你們班的班長。」

「?」

第七恬滿腦子問號,不知道這事情關他們班長什麼事,大叔指了指前面:「諾,就那個學生,是他讓我們過來的。」

順著大叔指的方向門口站了個高瘦的男生,正是昨天老師介紹的班長:陸潤聲。

他站在門口沒有進去,在看到保安旁邊的兩個人安全了,他才轉身往校門走。

第七恬一路小跑,趕到他身後:「班長,謝謝你!」

陸潤聲回頭看了她一眼,腳下卻沒有停:「不用謝,以後路過那裡的時候注意,那幾個混混專挑年級低的人收取保護費。」

他今天突然想起要買筆記本,這才繞了路,就正好看見被攔住的第七恬和林思翰。

「以後能不走那邊的話就別去吧,回學校也不是只有這一條路。」

這話不僅是對第七恬說的,還有她後面才跟上來的林思翰,大概是因為體型的原因,追這麼一小段路,林思翰的臉上已經滿是汗水。

陸潤聲像個小大人一樣「教育」他們兩個,第七恬看著他臉上嚴肅的神情,突然想起第七策來。

他也總是板著臉,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成許多。

其實長得這麼斯文乾淨的一張臉,多點笑容會很好看的。

腦子裡想著事情,很快就已經走到了自己班的教室,她太過出神,以至於前面來了個人都沒發現。

「嘭」地一聲,兩人撞到了一起。

「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

第七恬不管自己身上有沒有事,第一反應是看對方的情況。

和她相撞的是個身材高挑的女生,齊肩的短髮,坐在地上沒起來,校服上別著一個胸牌:吳瑜菲。

「你怎麼看路的啊?」

一旁跟她同行的女生開始吼。

她們是學生會的,就是按平時正常的時間下來巡視一下。

吳瑜菲坐在地上,其實撞得不重,她剛才已經看到了這個走神的女生,自己就是故意要她讓路的,誰知道她竟然無視了自己,直接撞了上來。

教室門口突然就聚集起來一雙雙看熱鬧的眼睛。 「真的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第七恬知道自己走神在先,只好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道歉,希望能得到對方的諒解。

這時候很多學生都聚集到了門口,畢竟開學才第二天,大家又不熟悉,她撞倒的又是學姐,都在那看熱鬧。

「哼,菲菲你沒事吧?」

八卦 入骨暖婚:三爺的心尖前妻 再這麼坐下去恐怕會引來巡視的老師,吳瑜菲這才從地上站起來,她身高比第七恬多出一截,這麼一站,看起來就像是在欺負學妹一樣。

「你叫什麼名字?」

吳瑜菲無視旁邊攙扶自己的女生,眼睛直直地盯著第七恬。

雖然每年入學的新生裡頭都有不少外表出眾的人,但是第七恬在這樣的人群里卻依然很突出,水盈盈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和一張櫻桃小嘴,長得真像是少女漫畫里走出來的人。

「田恬。」

第七恬小聲地說了自己的名字,不知道吳瑜菲是要做什麼。

她剛說完自己的名字,吳瑜菲旁邊的女生就冷笑了一聲:「田恬是吧?名字倒是挺好記的,就給你們班發兩張扣分單好了。」

「啊?!」

教室里的人都在窗戶邊上,也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這種事情都要扣分啊?」不知道裡面哪個男生叫了一聲,他的位置就在窗戶邊上,剛才發生的事情他都看見了,田恬雖然是沒看路,但是那兩個學姐老早就見到田恬了,偏偏還要往這裡面走。

「怎麼?不服啊?」

剛才說要扣分的學姐瞪了教室的方向一眼,剛進來的新生都有些怕事,只好閉上嘴巴,也懶得看了,躲回教室里看書去。

第七恬也愣住了,她真的是不小心……昨天才聽班主任說起學校是要評文明班級的,她這才剛來就被扣了分,這下讓老師怎麼看她?

「過來,把你名字寫上面。」

學姐撕下來一張扣分單,示意田恬過去簽名。

吳瑜菲全程都看著第七恬,見她苦惱地拿著筆寫下自己的名字,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意。

「你們這個班怎麼回事?現在是早讀時間!」

突然聽見了一聲怒吼,是過來巡堂的老師,他經過的時候看了站在教室門外的三個人一下,見兩個女生手臂上帶著「學生會」字樣的臂章就沒有理會,徑直走了過去。。

扣分單一式兩份,學姐給第七恬撕下來一張塞她手裡,剛準備離開的時候聽見吳瑜菲說話了,聲音還很驚喜:「第七策,你怎麼在這裡?」

第七恬的身體僵住,今天怎麼這麼倒霉,連扣分都被第七策遇見了?

「剛好路過。」

跟吳瑜菲比起來,第七策的語氣是截然相反的冰冷,往教室里看了一圈,成功引起了不少女生的注意力,最後盯著了背對自己的人。

「她怎麼了?」

吳瑜菲的笑容漸漸消失,沒想到他第一句話竟然是問候一個素不相關的人。

「是這樣的,這個學妹在走廊衝撞,把菲菲都撞倒了,給她開了一張牛肉乾。」

「小潔算了,她也是剛來不懂事。」

吳瑜菲善解人意地替第七恬開脫,還對她笑了笑。

「沒事吧?」 「就是衣服弄髒了一點,不過沒關係。」

吳瑜菲不敢直視他,側著頭,感覺自己的臉都燒紅了。

謝小潔拉著她的衣角,心裡泛起了酸泡泡,她站在吳瑜菲的旁邊,就像是白天鵝旁的醜小鴨一般,得不到任何的注意。

「摔哪兒了?」

吳瑜菲的臉羞得更厲害了,第七策第一次跟她說這麼多話。

剛要回答的時候卻響起了另一個女生,怯怯地:「沒摔到。」

她不滿地對著第七恬的方向翻了個白眼,真多事,誰會關心她?

可是就這麼看了一眼,她才發現自己躲了這麼久,第七策的眼神壓根就沒往她身上看,他還真的是一直看著田恬的。

謝小潔也發現了這個事實,回了這麼老半天人家根本就不關心吳瑜菲。

她偷眼往旁邊看了下,剛才還是羞紅的臉色已經變得煞白,在這麼多人眼皮子底下自作多情到這模樣還真是尷尬極了。

第七策不理會那邊兩個女生的想法,只看著第七恬,他一早就回了學校,因為是跳級到了高三,他做了張卷子測試一下才過來,誰知道就碰上她被扣分。

「跟誰打鬧?」

第七策突然開口問。

謝小潔趕快回答說:「她走路都不看的,直接都撞菲菲身上了。」

她一臉期待地看著第七策,還希望得到他的注意。

「是故意的?」

「額…那怎麼知道……」謝小潔的語氣一下就癟了,本來這件就很小,只是吳瑜菲一直坐地上她才借題發揮了一下,誰知道就碰上了第七策。

沒想到他這麼較真。

「既然不是故意的,你們怎麼說也是學姐,這點氣量都沒有?」

第七策的反問成功地把謝小潔噎住了,說不出話來。

這時候教室里不知道誰說話:「就是,剛才就不小心碰了一下,她自己倒在地上不起來的,誰衝撞她了?!」

「就是就是……」

一個人出聲,後面就跟著有人附和,雖然都是新生,可眼睛沒問題,這兩個學姐明擺著要殺雞儆猴想讓他們都安安分分的,但這可是學校,不是人人都看得慣這麼明顯的欺凌。

吳瑜菲擔心這麼下去會讓自己在新生里因為欺負人而火起來,更擔心自己在第七策面前掉分,趕快解釋:「其實我早就說我沒事了,小潔她太緊張,就對學妹凶了一點,不好意思哈。」

她對第七恬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溫柔:「你叫田恬是吧,這次我們就不扣分了哈,以後走路要小心,不要再撞到人了哦。」

舊愛如歡 說完就把她手裡的「牛肉乾」給抽走撕成兩半。

這一臉大度的樣子和剛才問第七恬名字時的傲慢完全是兩個人。

第七恬都有些搞不清楚狀況,愣了一下:「謝謝。」

「不用的哈,如果有機會,歡迎你加入我們學生會。」

第七策冷哼一聲,看到第七恬進教室的背影便轉身離開。

剩下謝小潔對這情況轉變之快瞠目結舌,這一下就把所有的罪過都給推到了她身上? 「菲菲,你這是什麼意思?」

看熱鬧的人都已經散去,謝小潔和吳瑜菲站在樓梯口。

兩人從初一開始就是同班同學,因為性格相投所以很快就走到了一起,吳瑜菲入學的時候是她們那一級的級花,因此少不了一些男生過來遞情書或者是告白。

當遇到一些特別難纏的人時,還都是謝小潔出面說的狠話。

讓他們徹底死心,可是沒想到,今天她也是為了吳瑜菲好,卻被她這麼指責。

謝小潔看著面前的這個女孩,頭髮染成了漂亮的深栗色,襯得整個人的氣質都很俏皮。

學校是不允許染髮的,也因為吳瑜菲從初一開始就染了,還常常回去補色,所以還是謝小潔給她圓的謊,告訴大家她的發色本來就這麼特別。

「小潔,你聽我解釋嘛。」

「那個叫田恬的,我會給你報仇的。」

吳瑜菲也知道自己這次是理虧了,要不是遇上了第七策,她一定不會出賣謝小潔替自己擋刀的。

好在她對謝小潔的了解頗深,知道這個姑娘雖然是大大咧咧的,心底里卻是細膩敏感得很,於是說了不少好話,哄得謝小潔有些飄飄然,這次的事情就一下拋到腦後去了。

這事情雖然是過去,梁子卻是結下來了,不管是吳瑜菲還是謝小潔,都對這個叫「田恬」的學妹有了特殊的印象。

下午的最後一節上課鈴聲響起,進來的又是林老師。

「同學們,以後每周二是學校規定的班會課,主要是講講班上的一些事情。」

「我們下周二的這個時間,有一場迎新會,是比你們要大幾年的學生組織的,到時候希望大家遵守紀律,不要在那些學姐學長們面前留一個不好的印象。」

說完,林老師看了看班長:「這次的迎新會有一個學生代表上台講話,年級只有一個,就是我們班的班長,陸潤聲同學。」

他話音剛落,同學就自發地鼓起掌來,第七恬一邊鼓掌一邊回頭,班長還是一樣板著臉,耳根卻有些發紅。

「陸潤聲,那你可要好好準備演講稿了。」

「好的。」

掌聲淅淅瀝瀝地落下,陸潤聲耳邊的紅很快就消失不見。

因為現在是剛開學,班務並不多,林老師就讓他們自己看書自習。

陸潤聲低下頭,黑色的碎發垂在額頭,長長的眼睫毛替他擋住了四周的目光,只有坐在他左右的人還能看到像畫出來的線條一樣完美的側臉。

儘管大家還都很陌生,但是不少同學已經記住了他的名字,既是班長,又有那麼出眾的外觀,讓他的人氣在女生中迅速升溫,甚至已經有別班的女生路過他們的窗邊來看。

不過陸潤聲對任何人都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儘管幫助了不少同學,大家還都是覺得班長這人有些嚴肅。

轉眼又到了另一個周二,第七恬路過了陸潤聲的座位,看到他在整理一些紙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