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只是怪聲一笑,“我入邪道,報應如此,自食惡果啊!這千年地靈芝,又長於着風水混亂之地,早已有了妖性,我身上的邪道之法,更是助它一臂之力,現在的我,想死不能…”

我心裏一緊,那人估計看見我還有猶豫,便道:“你是我見過的,最特別的樑家人…”

我深吸一口氣,擡頭看着他的臉,突然地,就看見他身上散發出無數菌絲,這些菌絲特別細,像蠶絲一樣,瞬間把我包裹了起來。

眼前瞬間黑暗,來不及讓我思考,那些菌絲一下子鑽入了我的耳朵。

我能清晰地感覺到,菌絲在我的腦袋裏遊走,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隨即產生。

從耳膜,到後腦勺,再到腦子裏…

我忍不住嚎叫,想把痛苦,吼出身體。

但是這毫無意義,疼痛很快達到極限,只覺得腦袋裏的一根絃斷了。

我失去意識,如墜深淵。

再次清醒,我的眼前,是一條小街。

這是一條古街,石板路,街道兩側,飄角飛檐。

街道上的人不多,穿着有些奇怪,很多人穿着盤扣長衫,嘴裏叼着旱菸鬥。

一些老者,正在街邊下象棋。

“吃嘞!”接着砰地一聲,棋子打在棋盤上。

我一下回過神來,轉頭看向下棋的那幾個人。

接着,我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

這種感覺很奇特,像是在玩兒第一人稱遊戲,但是自己不能控制角色。

我立刻意識到,這是那個人的記憶。

差不多就是鬼附身的感覺,現在輪到我當鬼而已。

但是我還是不如鬼牛逼,讀不到他的思想。

走到棋盤周圍,下棋的,和觀棋的,都不約而同地看過來,其中一個戴着金絲夾鼻眼鏡的男人,笑了笑,道:“喲,小秦道長,怎麼的?下山了?”

原來這個蘑菇精姓秦。

我開口,聲音特別陌生,道:“楊掌櫃,您老精神不錯。”接着,頓了頓,我看向街道盡頭,嘆了口氣:“這年頭,不太平,師傅命我們下山雲遊去。”

楊掌櫃站起來,“真是辛苦了,小秦道長,話說回來,您可知道,離這裏不遠的三茅山,可有奇特傳聞。怕是有那妖魔作祟…”

我看了看天色,不知怎麼的,我竟然知道,現在是上午九點多的樣子。

但是天空中,三茅山的方向,卻有一絲陰霾。

我轉頭笑對楊掌櫃,道:“您老放心下棋,這件事,我先去探探。”

楊掌櫃轉身進到自己的鋪子中,拿出一甄酸梅湯,遞給我,道:“路上炎熱,小秦道長,也要注意身體。”

我點頭道謝,轉身之際,我對楊掌櫃道:“如果我師兄雲遊回來,請你告知他,我有事去了三茅山。”

楊掌櫃鞠躬應聲,我便匆匆往山上趕去。

這一路走過去,我發現,就是從小鎮上山的路,只不過這應該是幾十年前,路徑發生了很多改變。

以前的路,更爲難走,上了三茅山,已經是兩天之後。

我不知道在他的記憶裏,爲什麼細節會這麼詳細,也不知道外面的時間,究竟過了多久。

我心想,要是他給老子看的,只是他斬妖除魔的過程,老子醒了之後,肯定要讓他長命百歲,當個蘑菇精。

然後再把他鎖在畫裏,放進花家地下室。

兩天後的晚上,我走到了一個熟悉的位置,前方有一個非常大的坑洞。

我低頭看過去,裏面卻沒有水。

底下藍光孢子飛舞,很是漂亮。

就在這時,我突然看見,這個底下,竟然有一個人!

隔得太遠,我看不清那人的臉。

就在這時,我突然撲了下去,用小秦道長的聲音說道:“別怕,我馬上來救你!”

我心說,你個二逼啊,這明顯就不是人啊! 這一次許曜的身上除了地心之火,還多了一種不同的火焰,那便是鳳凰真火!

許曜也沒有想到自己體內已經出現了鳳凰真火的火種,在他御使鳳凰真火的時候,身體就漸漸的開始吸收鳳凰真火的力量,隨後逐漸的將這股力量融入到金丹之中,化為許曜本身的另一種力量。

此時在暗網上的傭兵排行榜,悄然的發生了變化。

原本在追殺令上排行前三的許曜,已經悄然的從殺手榜上抹去。

因為在於里德一戰後他的傭金實在是太高,至於直接讓暗網的交易系統崩潰,並且在工作人員進行一系列的鑒定后,他們終於認定許曜無人能敵。

或者說這已經成為了一個不可逾越的障礙,無論將它的金額提到多高都無法壓制,沒有人能夠成功的將他擊殺,也沒有人能夠辦得到這一點。

這也就意味著金額再高已經沒有任何的意思,因為這本身就是一件無法辦到的事情,集資的金額再高也沒有人能將其拿下。

與其讓許曜繼續的懸挂於追殺令之上,還不如將他從追殺令上撇下來換上其他人。

許曜因為得罪的人實在太多,所以被放在了追殺令上,而追殺令就是讓所有與之為敵的人,一起集資增加賞金,以至於吸引更強的傭兵對其下手。

而想要接下追殺令也是有一定的要求,只有達到C級以上的傭兵團,或者等級為B的個人傭兵,才有資格接下追殺令的人物。

如果成功擊殺,那麼殺手網站將會從集資中收取一部分的利潤。

但現在的情況就是,沒有人敢出手對付許曜,從許曜上到追殺令到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年,許曜的賞金排名越來越高,當時他的實力卻比賞金提升的要快更多。

在剛上追殺令時,還只不過是個練氣期的修道者,之所以會上到追殺令也不過是因為他那精湛的醫學技術,讓一些外國勢力擔憂。

現在許曜的實力到底怎麼樣,追殺令已經不再更新,因為他們已經無法再揣摩許曜的實力。

這個殺手傭兵組織成立至今,已經有著近乎百年的歷史,還是第一次有見到過追殺令被換下的情況。

此刻在加拿大城外,一位黑人正抽著煙坐在一處別墅的大廳內,手指不斷的在筆記本上飛快的跳動。

在他的身後有幾位白人正坐在沙發上喝酒,他們的手中還抱著幾個美女,一邊享受著美酒一邊享受著美女的安撫。

突然哪黑人轉過頭來對他們喊道:「嗨,兄弟們有單上勾了。」

其中一位白人有些不耐煩的大聲問道:「我們不是才剛剛接過嗎?算了吧,休息幾天。」

「就是,我們這才剛休息沒多少天,你也別光顧著在那邊工作,咱們幹這一行的有一天享受是一天,上一單的30萬現在還沒消化呢。」

那居然拿著酒杯互相的碰杯,喝完了之後便躺在沙發上,一副醉生夢死的感覺,在他們的沙發后擺放著許許多多的槍支,在牆紙旁還有一個黑板上面的畫著各種各樣的戰術布局。

很顯然這群人就是一個小型的傭兵團,這支傭兵團名為閃電只有四個人,而且創立至今還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已經接觸到了B級傭兵團的門檻,要不是組織和人手不足,他們就已經到達了B級。

「這次的目標是一個醫生,華國的醫生,聽說會武功身手不錯,還是個修道者有點難度。」

聽到那黑人的話,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出聲,甚至於笑得從沙發上摔了下來。

「這也叫有些難度嗎? 狗仔甜妻:暮少,別亂撩 我們有專門對付修道者的武器,上次一個境界達到了御物期的修道者,不也是被我們一子彈射穿了嗎?」

「這也算是有難度?只要不是到達了先天的修道者,基本上以我們現有的武器都能夠輕鬆解決。」

另一位拿著酒杯的白人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但是,從資料反應上來看,這是一位遠超於先天時期的修道者,他的實力很有可能比先天還要強大。」

那黑人看到自己的幾位同伴完全沒有上心,於是忍不住的進行強調。

果然聽到了這個消息后,其他人才稍稍的收起了戲謔的笑容,隨後有些嚴肅的問道:「如果是先天之後的,那就實在是太強了,這任務我們不接了,好好的休息吧。」

其他幾位也收起了玩笑之心,開始悶頭進行喝酒。他們雖然是傭兵,但能高於那麼快的速度發展到現在,必定有著不俗的眼力以及不錯的實力。

一聽到對方的實力居然是先天之後,他們立刻就沒了開玩笑的興趣,當然也沒有敢接下。

「但是……對方開出的賞金很高,高得讓人感到離譜。」

拉黑人也知道自己的團隊實力並不算是很強,想要對付先天的修道者有點困難,但對方所開出的賞金實在是過於誘人,以至於讓他捨得用自己的生命去參與這場賭局。

「賞金再高我們也不會接受,這甚至已經威脅到了我們的生命。」

「對,沒錯,先天之上的修道者,讓我們沒有正式的與之交手,但你們還記得我們上次對付的御神期高手嗎?那傢伙還沒到先天就有如此可怕的法術,如果不是優先設置好了足夠的局面,我們可能已經團滅在那一次的戰鬥之中。」

他們確實有參與過獵殺修道者的任務,但他們也曾經差點被對方一個御神期修道者團滅。如今出現一位比先天還要強的修道者,他們確實不敢輕易接下。

就在這時,那黑人突然拿出了列印出來的任務單對他們說道:「但這次任務所開出來的賞金,高達二十億,這是一個大金主。幹完了這一筆我們可以拿著二十億遠走高飛,從今以後再也不需要過上這種生活!」

聽到如此高的數額,原本那躺在沙發上的另外三位傭兵臉色一凝,隨後坐在了沙發上沉思。

「二十億……我這輩子也沒見過那麼多錢,如果開出那麼高的話確實可以考慮一下……」

「我們可以去地下世界買上更多針對修道者的武器,上一次差點失敗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我們的武器裝備不夠精良……如果能夠找到克制他的方法,我們講不定可以試一試。」

聽到了價錢那一刻他們紛紛起身,原本還堅持拒絕的閃電傭兵團,已經做好了備戰的準備。 不僅是閃電傭兵團,當許曜從追殺令上被撤下的那一刻,無數的小型傭兵團或者個人傭兵,便蠢蠢欲動的想要從中牟利。

追殺令有著一定的門檻,有著極高的曝光度,能夠吸引很多的高手。但也正是因為門欄過高,許多小型的傭兵團和私人傭兵無法接下任務,現在許曜從中撤下,自然就成了許多螞蟻眼中狩獵對象。

當然在眾多傭兵團之中,也確實有著一些極端分子。雖然等級不高但本領不弱,等級之所以沒提上去也是有著各種各樣的原因。

一時間周圍的疑雲再次聚集在華國的上空,各大勢力再次蠢蠢欲動的從不同的方向,朝著華國走來。

此刻在華國的情報局內,一位情報人員指尖生活的敲打鍵盤,滑鼠時不時的在屏幕上晃動,目光飛快的在上邊掃過瀏覽著其中的信息,隨後這名情報人員突然站了起來,手中拿著剛列印出來的資料找上了周博懷。

「報告周將軍,根據大數據所收集來的信息,光是接下任務的傭兵團就有數百個,人數更是達到了近乎四千,他們全部都朝著許醫生而來。」

頓了頓后,他才說出了自己的結論:「許醫生是我們國家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對於我們的醫療發展有極其重大的貢獻,我覺得我們有必要派人進行保護。」

周博懷卻是頭也不抬的揮了揮手說道:「如果是其他人也許我會考慮進行保護,許曜的話就算了,他的事情用不著我們操心,沒有人能夠對付得了他。」

那情報人員先是一愣,隨後問到:「那麼,那些傭兵入了我們國家的境內,也不需要管嗎?」

「用不著理他們,這群人就像老鼠一樣無孔不入,會想方設法的滲透進來。就算是管也很難阻止,讓他們進來吧,並且讓他們找上許曜,許曜這個傢伙……對於隨便找上門的敵人,他可不會手下留情。」

留下這句話后,周博懷便專心的繼續看著其他的資料,甚至懶得將這件事情告知與許曜。

而此刻的許曜,卻是不緊不慢的散步在吉林地區,這次跟在他身邊的則是未婚妻千秋暮雪。

這次的出行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選購一些比較珍貴的草藥,為此他的身邊帶了對草藥有著比較敏銳感覺的千秋暮雪。

與里德一戰之後,再將鳳凰火融入了自己的體內,許曜感受到自己的實力越發變得強勁,隱約有一種要突破到金丹後期的感覺。

只不過距離突破金丹後期還差一步,而這一步卻極為關鍵,若是普通人恐怕是一輩子也無法邁出這一步。

許曜則不同,他知道該怎麼正確的邁出這一步,他知道自己該做出什麼樣的事情才能夠繼續往下走。

想要突破金丹後期,除了安心修鍊之外便只有藉助草藥,將其煉製成仙丹,通過仙丹中彙集的天地之靈氣從而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登上更高的階梯。

千秋家族世代販賣中醫藥,有著眾多的靈藥渠道,其中有百分之二十的渠道都是來自於長白山。

這也正是說明了,地大物博的吉林有著許多奇珍異寶,光是這件事情就值得許曜前去一趟究竟。

長白山是被國家首批列為5a級旅遊景區的地方,其中的天地,河流,山川都被世界評選過各種各樣的吉尼斯世界之最記錄。

許曜之所以選擇與千秋暮雪一同來到此地,就是因為千秋暮雪經常來到這座城市裡與其他人有過交易,在本地有著不錯的人脈。

「這長白山也被稱之為神山,山上山下都有非常多的傳聞,許多遊客慕名而來就是想要一探究竟。如果不急著回去的話我想要在這附近好好玩玩,就當做是來帶我旅遊嘍?」

千秋暮雪緊貼在了許曜的身側,一對藕臂輕輕的環抱住了許曜的手臂。

「當然可以,這段時間應該不會有人來找我,也不會有其他奇怪的任務。」

許曜低頭對著千秋暮雪輕微一笑,思索著周博懷這段時間應該不會再找自己麻煩,自己也因此可以帶著千秋暮雪在這裡多玩一會。

雖然白山市這裡並不是什麼極其豪華的大城市,但是周圍遊覽也有許多可供玩樂的地區。

自從上一次在亞倫會所之中,摸到了幾樣寶物后,許曜就對拍賣會特別的感興趣,而這個地方也有所謂的草藥拍賣會。

只不過只有千秋暮雪這種懂行的人才知曉,而也只有千秋家族這種草藥世家,才有拍賣會的入場資格。

此時距離拍賣會開始還有一定的時間,千秋暮雪自然不會與許曜白白的等著。

這片地區有著一種偏冷門的曲調吉劇,這是一種建國之後新形成的劇種。由於不像古老劇種那般有著一定的傳承,所以受眾的群體也有限,但也有著自己的特色觀賞性極強,故而對於有聽戲愛好的千秋暮雪來說,自然是要去聽一聽。

很快他們就在當地的一家戲院里,提前的買下了今天晚上演唱會的門票。

晚上的主要演出有《江姐》,這是一部講述革命烈士的吉劇,對於老一輩的人來說,是個不錯的劇,所以晚上的時候倒是有不少上了年紀的老前輩,排著隊一個一個的進入劇院之中。

漫漫仙路奇葩多 許曜和千秋暮雪反而成為了比較顯眼的一對人,好在正因為是老一輩人,所以他們沒有注意到許曜的身份。

這個劇院看起來也有一定的歷史,建築風格看起來也比較老式,主要的色調調和結構採用木質,讓整個戲院看起來頗有韻味。

由於無事可做,所以許曜與千秋暮雪兩人,提前了半個小時到場來到了位置上坐著。

「你在這裡先坐一會吧,我去幫你買點喝的,順便再買一些零食,待會看戲的時候可以吃點。」

最後許曜就來到了戲院的小賣部里想要買些零食,卻發現因為來得太早小賣部剛開門,老闆也不在,所以便打算在周圍轉轉。

「許醫生!沒想到你居然也在這裡。」

此時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一位穿著戲劇服裝的少女,一臉欣喜的跑到了許曜的面前。

許曜心中大叫不妙,沒想到在這裡也有認識自己的人,然而當他看向那位少女的面容時,才突然發現面前的女子正是今晚戲劇的主角。 這個二貨秦,立刻將身上的道袍脫了下來,撕成一段一段,系在樹上,變成了一根繩索,爬了下去。

在他下落的過程,我看了看四周,發現這個坑洞裏的菌絲,還沒有那麼濃密,只是一些尋常的樹枝。

坑洞上,雕刻着一些奇特的符文。

我很想停下來多看兩眼,但是這個二貨秦,就像嗑了一盒炫邁,在送死的路上,根本停不下來。

很快下到了洞底,下面沒有淤泥,很多都是青石板。青石板上,同樣刻着一些東西。

他看也沒看青石板上刻的內容,徑直跑向那個人。

那是一個女人,頭髮黑長直,一直到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