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回事?

算了不想了。他起身洗刷,穿好衣服,拿起車鑰匙就準備出門去樂呵樂呵慶祝一下新生,但是剛一開門,一幫如狼似虎荷槍實彈的民警就衝了進來。

“不許動!”

“抱住頭!”

“老老實實的蹲着!”

寧震還沒搞清狀況呢,雙手就被粗暴的拷了起來,然後不由分說的就被推搡着下了樓,最後塞進了警車,一路鳴笛而去。

警車裏,他問:“警察叔叔,我…我…”

“有人舉報你夥同他人劫持倫奸並虐待殘殺一名少女,我們已經掌握了確切證據,希望你能老實點!”坐在副駕駛上的中年男警察面無表情的轉頭看着他,同時拿出了一張文件:“來這是逮捕令你看看,算了你還是不用看了,你也看不懂。”

這個中年男警察正是張謙認識的黃隊長。

控制着寧震的兩個小民警小聲笑了起來。

“笑什麼笑,嚴肅點!”黃隊長冷着臉說。

兩個小民警立刻咳嗽了一聲,不敢笑了。

來到了派出所,聽完了那個所謂的證據之後,寧震傻眼了,也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正好這時候寧國忠接到了消息趕來了派出所,寧震就把這件事跟他說了。

寧國忠聽完之後肺都氣炸了,當即走出派出所打通了張謙的電話:“你這是什麼意思?錢我一分也沒少你的,爲什麼你要這麼做!”

“我是收了你的錢不假,但是,”張謙笑了,“我只是說給你兒子驅鬼啊,現在鬼已經驅了,錢就應該給我啊不是嗎?”

“我可從來沒說過不會舉報你兒子。大叔啊,欠債還錢殺人償命,這可是天經地義的!”張謙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寧國忠氣的兩眼一翻,當場暈倒。 跟韓信說了一聲,讓他去鬼界和黑白無常通了個氣,很快韓信就傳回了消息,寧震被槍決之後,鬼差在三天之內不會去捉他的魂。

張謙琢磨了一下,三天,也行了。

雖然當初寧震他們折磨了沐沐很多天,但是相信這三天能還回來了。

鬼的花樣可比人多。

當晚,沐沐再次找到了張謙表示謝意。

張謙問:“寧震那三個同夥解決了?”

沐沐點點頭。

張謙哈哈大笑:“好!放心大膽的去幹去報仇!有閻羅天子大人和我給你當後盾你什麼都不用怕!”

沐沐感動的看着他,差點以身相許,張謙趕忙擺手拒絕了她的好意。

人鬼?開什麼玩笑!

她會把我的弟弟凍住的!

林琳也打來了電話,張謙琢磨了一下還是接了。

本以爲林琳會說他,結果沒想到林琳卻說:“小謙,事情我都聽說了,幹得漂亮!”

“啊?”張謙一呆,“那個寧媛媛不是你朋友嗎?”

“其實也沒多少交情,關鍵是我不知道她弟弟是那樣的人,如果我知道了我肯定不會找你幫忙的。”

“你還是找吧,誰跟錢過不去啊,對待惡人我有的是辦法既掙錢又玩死。不過她那邊不會找你的麻煩嗎?”

“她找我什麼麻煩?她要我幫忙找人解決我找了,而且我一點好處也沒收她的,剩下的事和我還有什麼關係?怎麼處理那就是你們的事了。”

“哈哈也是,對了,還和徐剛在一起嗎?”

“早分了,我受不了欺騙和背叛。”林琳的聲音有些失落了,“姐姐我現在還單身呢。”

“那行我幫你尋摸尋摸有沒有好的。”

“嗯,給姐找個像你這麼好的。”

“行,你瞧好吧。哎對了姐,我給你轉過去了一些錢,作爲你幫我找活幹的謝禮。”

“我不要!你救了我兩次我還沒好好謝謝你呢!”林琳立刻拒絕。

“一碼歸一碼,給你轉過去了啊,你拿着就行。”張謙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上午溫和的陽光照在身上,他眯着眼睛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難得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又得了三億軟妹幣的鉅款,張謙這心情簡直美上天了,對胡軒和胡靈說:“走,二胡,帶你們好好逛逛喃們城!”

“二胡?”兩位千年狐妖一愣,隨後齊齊翻了個白眼。

這名字不錯,言簡意賅,就是有點操蛋。

……

上午十點。

李成才和往常一樣進了一家高檔餐廳。

然後,他換好了服務員的工裝。

快十二點的時候,陸續有客人進了餐廳,他也開始忙碌了起來。

突然,整個餐館安靜了一下,他轉頭看向門口,立刻就呆住了。

有三個人走了進來,走在後面的一男一女非常的吸引眼球,但吸引他注意的是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

是張謙!

居然是他!

他心神大震同時趕緊轉過臉,張謙不是去首都上大學去了嗎?怎麼會在這?

這個念頭轉完之後,他的心裏又開始難受了,看看人家現在混的風生水起,在首都上大學,出入高檔餐廳,連身邊的朋友都這麼光彩照人顯然不是普通人,再看看自己……

他重重的嘆了口氣。

……

一個穿戴整齊的服務員領着張謙三人來到了一個空位上坐下,餐廳裏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們仨身上。

張謙表示已經習慣了,二胡走到哪都是這麼引人注目,即便他們已經刻意的把外表變得普通。

“殿…額大哥,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吃飯吧,這地方有點壓抑。”胡軒說。

“你懂個屁。”張謙一翻白眼,“這地方是高檔餐廳,當然要穿的正式要優雅了,什麼壓抑。這地方多貴知道嗎?這地方的東西口味好知道嗎?”

“大哥,吃東西最重要的還是氣氛吧?”胡軒說,“這地方的氣氛…”

“不吃滾蛋。”張謙說。

胡軒不說話了。

服務員等他們聊完之後帶着一臉職業微笑說:“您好幾位貴客,請看一下菜單。”

張謙接了過來,隨口問了一句:“你們這有什麼招牌菜啊?”

“哦,我們今天的主打招牌是狐狸燒。”

“狐狸燒?”三人全愣了。

“是的,狐狸燒就是用新鮮的野生狐狸肉,搭配作料醃製之後,在調和純正的橄欖油….”

他還沒說完呢,胡軒就砰的一聲猛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然後一伸手揪住了這個服務生的衣領,在所有人震驚驚恐的眼神中輕輕鬆鬆的把這個服務生給提了起來!

“敢在我面前說吃狐狸肉?你是不是活膩了!”胡軒揪着他的衣領怒吼。

這個服務生嚇壞了,哆哆嗦嗦的擺手。

他這一手震撼了所有人,誰都沒想到這個看起來英俊到令人髮指,還帶着一股奇異魅力的靚仔居然力氣這麼大,輕輕鬆鬆單手就把一個服務生給提了起來!

李成才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再次嘆了口氣,不用說了,肯定是張謙身邊的能人異士,他身邊向來不缺這種神奇的人物。

張謙趕緊說:“鬆手!”

胡軒這才恨恨地鬆開手,服務生腳步踉蹌的落在地上,臉色慘白,張謙趕緊跟他道歉:“不好意思,他對狐狸肉過敏。”

“啊…抱歉是我不該說。”

“沒事,你別往心裏去啊,那個除了狐狸肉以外把你們這好吃的招牌菜給我上十道上來吧。”

“好…好的,請稍等。”

胡軒恨恨的坐下:“狐狸肉,這幫該死的人類!”

“你他媽小點聲!”張謙壓低了聲音訓斥,“人家只是一個服務員,給你端茶倒水的,做什麼菜又不是他說了算的你跟他生什麼氣?”

“我就是生氣!”

“你跟我瞪什麼眼你?”

“額…真對不起,親…大哥。”

“行了行了。”張謙擺手,“老老實實坐着等着吃飯,學學人家胡靈,多安靜。”

“大哥,小靈不是安靜,她是從不出手打人,因爲她一出手就得死人。嘿嘿。”

“少胡說八道。”胡靈妖媚的一笑,“大哥您別聽他瞎說。”

她這一笑的威力簡直驚人,很多人尤其是男性當場全都看呆了!

就在這時候,又有幾個人走進了餐廳,張謙不經意的掃了一眼,頓時一呆,嚯喲真是冤家路窄啊。

然後這幾個人徑直走到一個服務生面前,爲首的那個人一臉的狂傲:“李成才,我們訂了包間,領我們上去。”

李成才?張謙愣了,那個服務生是李成才? 而命令李成才的那個一臉狂傲的傢伙,居然是羅浩。

就是那個高三和張謙一個班,總給張謙使絆子,最後被逼轉學的那個富二代。

“這個服務生是李成才?”張謙看着那個服務生的背影,還真有點像,而且羅浩這傢伙居然沒去上學嗎?真是有點意思!

李成才低眉順目的說:“好,請跟我來。”

卻沒想到羅浩居然破口大罵:“你他媽態度端正點!你應該說‘請您跟我來’!”

李成才的臉一陣白一陣紅:“請您跟我來。”

“哼,領路!”

胡靈心細,見張謙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他們身上於是開口問:“大哥,您認識他們?”

“嗯,以前的同學。”

“那您不過去跟他們打個招呼?”

“…算了,雖然不知道老李是怎麼混成現在這樣的,但是我要過去找他他肯定很尷尬。”張謙看的透透的,之前就聽王小美說李成才家的生意也莫名其妙的受到了很大影響甚至有點一蹶不振,這段時間又沒聯繫,還以爲他們家會變好呢,結果似乎越來越差了。

而之前張謙他們進來的時候幾乎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李成才肯定也看到了,而他沒主動過來打招呼恐怕就是害怕尷尬吧。

至於羅浩這廝倒還是和以前一樣,狂的讓人厭惡,完全沒有打招呼的必要,打一頓倒是可以。

李成纔好歹也是自己關係不錯的朋友,被羅浩這麼不客氣的對待,張謙差點就沒忍住衝上去扁他。

很快,菜品就端了上來,看着琳琅滿目的豪華菜色,胡軒嚥了口唾沫,胡靈看起來也有些饞。

“吃,吃。”張謙招呼着:“能吃多少吃多少。”

胡軒和胡靈這才動筷子,吃了幾口頓時一臉幸福:“哇!這麼好吃!”

“咳咳!你們小點聲!別像剛進城的土老帽一樣!”張謙低聲呵斥。

看着這倆狐妖的吃相,張謙覺得他們真可憐,雖然活了幾百上千年,道行高實力強,但是平時在谷里根本就吃不着什麼好東西。

嗯,既然帶出來了,自己又是老大,那就得好好照顧照顧這倆手下,得多給他們弄點好吃的。

仨人吃的正歡,張謙就聽到了羅浩那個熟悉而又討厭的聲音:“媽的怎麼回事?我昨天下午就訂了說今天要來,你們怎麼搞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昨晚那個包間的客人鬧了些矛盾,把包間裏面的東西弄壞了一些,我們已經聯繫人來修了!實在不好意思,今天這頓飯給您幾位打折!”女大堂經理連聲道歉。

“我不缺錢!但是你們這麼一搞我這心情全都給破壞了你們知道嗎!”

“對不住對不住!真的對不起!”那個女經理一直在道歉,羅浩又罵了幾句,他身邊的幾個朋友也在勸他:“行了行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明明已經預定了,你們他媽怎麼還包給別人?”

“您預定的是今天,那撥客人是昨晚上用的…”

“算了算了,沒事,都一樣。”羅浩帶着的那個美女說。

羅浩這纔算消氣:“我告訴你們要不是我女朋友勸我今天這事沒完!別的包間也沒有了是吧?”

“不好意思,都沒了。”

“那就在大廳這裏給我們找一個好座,快點!”

胡軒皺起眉毛:“這人真煩,擾的我也吃不安寧!”

張謙冷笑:“這人以前也是我同學,一向就是這樣。不過這餐廳做的也不對,他既然已經預定了,那包間出問題的話就應該提前通知,哼,總之都不是什麼好鳥。”

“嗯嗯,那是。”二胡連連點頭。

繼續低頭吃飯,正吃着呢,突然,羅浩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他媽蠢不蠢啊!上菜怎麼這麼慢!而且湯都濺出來了!”

李成才臉通紅:“對不起。”

“對不起你麻痹!”羅浩嘲笑,“姓李的,服務員你都做不好,乾脆掏大糞去吧!”

這話一出很多正在吃飯的人都流露出了厭惡的神色,大家都在吃飯呢,你說個屁的大糞啊!

可憐李成才現在只是一個服務員,根本不敢多說,在這種高檔餐廳,客人是很重要的,服務員受了委屈也得自己忍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