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陳浩帶着幾小,繼續往區域深處走去。

還沒走多遠呢,一大片陰氣覆蓋過來,鬼哭狼嚎,鬼影重重。

戲幕客 陳浩冷笑,身影突然加快,直接衝入了鬼影之中。

下一刻。浮動的鬼影一個個消失不見,頃刻間,現場只剩下陰氣漂浮。

這時候,陳浩停下腳步,意念感知袖裏乾坤。

數十個厲鬼惡鬼被收了進去,可是設想中的袖裏乾坤變大沒有出現,依舊平靜。

反倒是這麼多厲鬼惡鬼的涌入,讓咪咪,和服小女孩,白霧哄搶一空,吞噬殆盡,就連黑袍死靈巫都搶了一個,偷偷的吞噬。

看到這一幕,陳浩皺眉。

看來袖裏乾坤想要繼續擴展,需要的不是數量,而是質量。

這質量不論修爲,而是論特殊性。

念頭一動,陳浩看向了那陰煞邪氣聚合的地方。

一而再的挑釁,這是故意找茬啊。

難道是激將我過去?打算埋伏?

打量片刻,陳浩笑了,二話不說,繼續走。

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把王爺這個傢伙忽悠走,一旦完成任務,百年神力獎勵,那是何等強大,說不定法天象地這門神通直接就大成了。

到時候神通之下,就算是鬼婆婆,黃仙奶之類,通通都不怕不怕啦。

這小小陰煞聚集之地,不管隱藏着什麼陷阱,都不過一巴掌的事兒。

隨後陳浩沒有再遇到阻礙,直接就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峽谷前。

這峽谷呈現斜坡狀,直通下方,深不可測。

陳浩感知過後,就直接下去。

深入數百米後,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女子。

這女子穿着宮裙,款款而行,姿態優雅。

到了近前,女子行了一禮,笑眯眯的說道:“我家主人吩咐奴婢前來迎接貴人。”

陳浩笑道:“你家主人厲害了,被鎮壓了都還能算到我到來。”

女子道:“奴婢只是帶路,請貴人隨奴婢前行。”

“好啊。”陳浩笑了,只是眼神閃爍,似有所想。

隨後女子帶路,一路往下,走了又幾百米,突然轉彎。

陳浩眼睛微微眯起。不動聲色的繼續跟隨。

少時,眼前出現一片金碧輝煌的宮殿,有許多太監宮女來去匆匆,一派皇家景象。

等陳浩到了宮殿外的時候,突然無數的清兵從兩邊蜂擁而出,頃刻間就把陳浩和幾小包圍起來。

面對這一幕,陳浩淡定,公雞無畏,黑貓舔了舔嘴,似有些按耐不住。

這時,一個老太監尖着嗓子喊到:“太后駕到。”

在一羣宮女太監的護衛下,一個穿金戴銀的老女人出現。 “怎麼還在那兒杵着,沒聽見咱家的話嗎,太后駕到。”喊話的老太監看太后出場了,陳浩居然還站着,頓時不悅的呵斥。

陳浩笑了笑,看向公雞道:“小黃,你說太厚了咋辦?”

公雞福至心靈,回道:“削它?”

“那還等什麼,這可是你貓姐的機緣到了。”陳浩意味深長的開口。

謝謝你離開我 然後注意到黑貓激動的眼神,略一琢磨就明白過來,大喜道:“果然是貓姐的機緣,這死老太婆,身上還帶着一絲皇朝龍氣,這玩意貓姐收了,定有大收穫。”

說完公雞揚起雞頭,看着老女人道:“老太婆,下來受死。”

“狂妄,囂張,蓮英,給本宮拿下他,凌遲。”老女面色難看,語氣惡毒的吩咐。

“嗻”老太監連忙領命,然後一揮手,四周包圍的清兵如同潮水,衝擊而上。

這時候,藍蝴蝶翅膀一閃,藍色的光芒覆蓋四方,幻化道道漣漪,所有清兵衝入,消失的無影無蹤。

距離大殿幾十米外的一處,不知道什麼時候,陳浩站在了這裏,和那個帶路宮女站在一起。

宮女看起來有些害怕,微微發抖,想跑又不敢跑。

陳浩笑眯眯的問道:“你說,誰能贏?”

“奴婢……”

“你可拉倒吧,好好的王爺不當,偏要玩角色扮演奴才,難道這是你的特殊癖好?”陳浩似笑非笑的開口。

宮女一頓,看向陳浩:“你居然能看穿。”

陳浩道:“別忘記了,你的分身被我抓過,你的氣息,我最清楚了,別說變成宮女,就是變成一坨屎,我也能認出來。”

宮女冷哼:“陳道友,你突然到我這裏來,可別說是看望我。”

陳浩笑道:“你還真猜對了,我就是來看你的,你說你不是找到了離開的辦法了嗎,爲什麼還不走?難道對這個世界有了感情,不捨的了?”

宮女冷冷看着陳浩:“本座能夠縱橫一界,即便遇到大恐怖也能重生,就不是能被人算計的,可是本座沒想到,道友手段果然了得,居然成功算計了本座。”

“我沒有,別瞎說。”

陳浩果斷反駁。

宮女不說話,只是看着陳浩。

陳浩沒好氣道:“選擇是你選擇的,我啥也沒做,怎麼就算計了。”

“你確定沒有?”宮女看着陳浩,眼神平靜,看不出什麼想法。

陳浩淡定道:“信不信隨你,反正我是盼着你走的,可不希望出現意外把你給留下來,到時候害了別人,那不成了我的罪孽。”

宮女不說話了。

陳浩這時卻是看向大殿方向,道:“這老太婆,你不打算護着?”

宮女淡然道:“不過是亡國孽魂,與我何干,打着我的旗號,在這裏耀武揚威,不過是以前本着這旗號還能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如今這天地大變,我再不走可就真的走不了了,你想怎麼着就怎麼着。”

聽到這話,陳浩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隨着陳浩說出,突然一道金色光圈憑空出現,套中了老女人。

老女人大驚失色,練練呼救。

可是變身後的黑貓也呼嘯而來,救援的太監宮女被撲倒撞飛,然後黑貓一爪子摁住了老女人。

老女人驚懼了,連忙開口道:“神貓饒命,我願賠償,要什麼給什麼。”

黑貓哇嗚一聲,眼神炙熱的看着老女人,猛然張口,一股吸力浮現,老女人就被吸得魂魄扭曲,隱約之間,魂魄之中有黃氣浮動。

老女人痛苦掙扎,卻無法抗拒,被黑貓強勢吞噬。

哎媽呀!

原本還想跑過來救助的老太監嚇得驚慌失措,轉身就跑。

黑貓卻已經沒興趣追它了,眯起眼睛,飛快咀嚼,很開,魂魄被消化,一股黃氣被吸收,頓時,黑貓的氣息飛快膨脹。慢慢的被一股玄妙的氣息包裹,化作了一團。

“好神通,道友這靈貓,潛力無限。”遠處,看到黑貓變化,宮女驚歎一聲。

陳浩笑道:“一般一般。”

宮女看向陳浩:“道友,本座將去,此一別或許再無相見,你爲此界天命之子,說來也是這裏唯一有資格成爲我道友的人,臨別之時,可有興趣小酌一杯。”

陳浩看着宮女片刻,終於微笑:“有何不可,道友請。”

說着陳浩和宮女同步而去,至於大殿這邊,自有黑貓公雞處理。

少時,陳浩到了一處樸素無華的偏殿,這裏一切從簡,沒有豪華裝飾,卻有一股玄妙的道意縈繞,令人沉迷。

在偏殿之中,已經準備了酒菜,看起來還是熱的。

陳浩不客氣的落座,就看到一個清秀男子走了過來,正是王爺本尊。

見到他,陳浩眼神微動。

說實話,這還是陳浩第一次見到王爺本尊。

愛在時光深處綻放 有些驚人,他是活人,而且還是普通人,身上並沒有絲毫修爲。

不過這貨被鎮壓這麼多年卻沒死,還保持這麼年輕,顯然是用了自己無法理解的祕法,界外邪神,果然不同凡響。

“道友,這應該算是我們第一次真正見面,是不是很意外?”王爺在陳浩對面坐下,微笑開口。

陳浩道:“是有些意外,不過我想,這對你來說,也不過是一個軀殼罷了。”

王爺笑了:“果然瞞不住道友,我的本身和這一方天道相駁不容,當初來此,如若不轉生根本無法存在,便只能如此,不能真身相見,道友勿怪。”

陳浩道:“沒事,能理解。”

王爺道:“道友,其實你能過來,我很開心。”

陳浩笑道:“開心,那王爺還懷疑我?”

“那只是玩笑,但是當道友進入這裏,我就相信你了,因爲如果道友對本座有陰謀邪念,在這裏本座就能察覺。”王爺意味深長的說道。

陳浩一愣。

感知我的陰謀邪念?狗鼻子嗎這麼靈?不過說起來,我這還真不算是陰謀邪念啊,光明正大的讓你跳坑,不是我的陰謀,邪念更別提了,那是獎勵,板上釘釘的事兒,我何必多想?

“另外就是,道友,知道我爲什麼有了把握離開,卻還在等待嗎,其實我就是在等你過來,即便試探不出你的惡意我也不相信你,只有帶着你一起走,我才能放心。”王爺語氣幽幽的開口。

陳浩眉頭一挑,也笑了:“知道爲什麼明知你很危險,我還敢跟來嗎?”

王爺一愣。

陳浩繼續道:“看你腳下。” 腳下!

王爺下意識的就往下看。

這時,陳浩揮手,軒轅三代憑空出現,對着王爺的腦袋,狠狠地斬了下去。

只聽叮的一聲,一股沛然之力把軒轅三代彈開。

“難道道友忘記了,這神器鎮壓了我,卻也保護了我,否則這麼多年來,本座早就寂滅隕落了。”王爺淡定的擡頭看向陳浩,一臉戲虐。

陳浩笑道:“看腳下。”

王爺無動於衷,冷冷道:“任你狡詐如狐,但是進入了我神國之中,就已經身不由己了,陳道友,諸天萬界,精彩無限,本座帶你領略外界風光,無需感……”

還沒說完,王爺突然一愣,低頭看下去,就發現一道金色光圈從腳步蔓延,纏繞上來。

“怎麼會?那隻雞!”王爺錯愕的四顧。

“別看了,不在這裏,這可是小黃事先準備的,上次被你打擊之後,小黃爲此耿耿於懷,苦思冥想,終於讓它改進了這乾坤一氣定身法的用法,還有了更多的變化。正好,這再次使用,對象還是你,只是不知道,這一次你是否還能輕易破解。”

陳浩說着的時候,那金色光圈蔓延之後,王爺的下半身就開始石化,居然是雙重神通。

王爺淡定的看向陳浩,微笑道:“這個軀殼,不過是方便存於此界,如今本座即將離去,軀殼與本座,也是毫無用處,你覺得,本座需要破解嗎?“

陳浩傻眼。

王爺卻是哈哈大笑,一副能夠勝過這氣運鍾秀,天道青睞的命運之子,是多麼的自得。

陳浩連忙運起所有的法力,加持軒轅三代,不斷的攻擊王爺。

可是無論從什麼角度,均無法傷害王爺分毫。

就在王爺半身都被石化的時候,終於開口道:“好了道友,時間到了,隨我一起,領略萬界風光,這下一個世界還未知是什麼地方,有你陪伴,我也算有個伴。”

說着,整個偏殿都開始顫抖,一道道流光盤旋。

與此同時,一股煌煌之威,轟然而下。

王爺悶哼一聲,七孔流血,雙目頓時怨恨的瞪視上空,冷冷道:“好一個氣運神器,待本座日後成就無上,定要歸來了結這個因果。”

說着,他卻是更加賣力運轉,終於所有流光聚合,化作一個小小旋渦,盤旋在王爺身後,發出偌大的吸力。

下一刻,一道金光從王爺身體中浮現,向旋渦之中飛去。

“道友,不用抗拒了,這是本座根據究極道決乾坤破滅改變而來,能夠洞虛破界,吞噬萬物,它的吸力會越來越強,你撐不了多久的。”王爺之靈,潛伏在旋渦之中,淡然開口。

陳浩不再攻擊,驚慌表情也消失不見,看着旋渦咧嘴一笑,毫無畏懼,反而略顯得意:“我就說,你這樣謹慎的性子,如果我不冒險過來,只怕你是不敢離開的,生怕我坑你。現在好了,王爺,不,應該稱呼你爲殘神,一個被人重創,至今未能恢復的殘神,一路好走不送。”

王爺之靈頓時感知到了那某種古怪的力量浮現,這種力量,傳遞出一種不可抗拒得信息,讓王爺之靈驚懼。

“好,好一個命運之子,你等着,本座,還會回來的。”

說完,王爺之靈不敢拖延,主動收起了旋渦。

看到這一幕,陳浩反而鬆了一口氣,然後直接虛脫的倒在地上。

隨後,叮咚之音響起。

二百三十年殘神,神願完成,獎勵百載神力。

而隨着系統聲音響起,即將泯滅的旋渦,突然被強行擴大,露出了裏面的王爺之靈。

“怎麼可能!這是……輪迴之力!不可能,這種力量怎麼可能出現,這是無法駕馭的力量,這是超脫衆神之上的力量,你不可……啊,不,我不要輪迴,我不要沉淪,我萬年得道不易,道友放過我,放過我。”

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控制,王爺之靈害怕了,驚恐了,甚至開始求饒。

但是沒有一點用處,被那股力量牽動,王爺之靈連反抗都做不到,就這樣直接被帶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