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我想問一下,死神現在在什麼位置?」

「他現在去北山公司跑步,還沒回來。」那話那邊,一名專門盯梢的人回道。

「好,知道了。」

郭芙蓉掛掉電話,撥通另外一個電話號碼:「報告博士,我跟蹤端木玲瓏,有發現。」

「什麼發現?」

「她在盯梢死神,不知道有什麼企圖。」

郭芙蓉將經過了一遍。

「我知道了。」

……

端木玲瓏走出洗手間,朝大廳走去。

這裡是一幢商貿大廈,來往的人非常多,特別在晚飯之後。

端木玲瓏腦海里,一遍遍想著剛才郭芙蓉的話,眼睛咪了起來,殺氣洋溢。

突然,她掏出電話,撥了出去。

「華博士,我能不能問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郭芙蓉當初被慕容如音在身上下了毒,她後來是怎麼解毒的?」端木玲瓏問。

「她是自己破解的。」

「我收到準確消息,是死神給她解藥的,並不是她所的那樣。博士,她有心欺騙你,到底是什麼目的?」

「你確定有這回事?」華博士問。

「千真萬確,我敢以性命擔保。」端木玲瓏。

「我都知道了。」

……

華博士掛掉電話,躺在電腦桌上,閉目沉思。

他旁邊站著一名全身散著死氣沉沉氣息的男子,一動不動地站了一個多時,沒挪動半步,像雕像一樣。

「屠,端木玲瓏跟郭芙蓉各執一詞,而且都出現在死神出現的地,你怎麼看?」華博士問。

「她們之中,可能有人想出賣你。」被稱為屠的男子認真地回道。

「就憑她們想出賣我?」華博士冷嘲:「你猜她們之中,誰想出賣我?」

「不清楚。」

「給你三天時間,查出她們之中,到底是誰想出賣我。」華博士怒道。

「我一定會將她揪出來,解決掉。」屠完,領命而去。

……

回去的路上,葉雄一直在想,到底是誰發信息給自己?

給信息自己的,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想害自己,另一種想幫自己。

想害自己的話,這種做法似乎太多餘了,他只剩下兩三個月命了,有必要這樣嗎?

難道是幻門的人想報仇?

霸道女總裁的黑寵男神 如果想幫自己的,到底是什麼人?

難道是郭芙蓉?

先歡不寵:錯上他的牀 獸組織之中,除了郭芙蓉之外,沒有人欠自己的人情了。

華博士不是已經死了嗎,對方是怎麼得到疫苗數據的?

越想越亂,葉雄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明明獸組織已經滅亡了,怎麼搞得現在好像再次陷入迷霧之中?

算了,見步算步吧!

回家之後,恰好見陳蕭跟朱雀出去。

為了方便保護他,獵人保鏢公司的人都搬進了葉雄家別墅,反正家裡大,多的是房間。

「你們去哪?」葉雄問。

「出去散散步。」朱雀淡淡地回道。

「去散步有你們這樣臉帶殺氣的嗎?」葉雄不太相信,目光落到陳蕭身上,嚴肅道:「陳蕭,你們這是準備去哪?」

陳蕭尷尬地看了葉雄一眼,道:「老大,我們倆吵架了,朱雀有不高興,情緒有不好,我這不是準備帶她出去散散心嘛?」

「原來這樣,你子,老是惹人生氣,怎麼追女孩子的?」葉雄笑罵。

朱雀看了陳蕭一眼,欲言又止。

「老大,我們先走了。」

「去吧!」

兩人走出幾十米,轉頭見葉雄沒跟來,陳蕭這才鬆了口氣:「要是被老大知道我們出去砍人,肯定會痛罵我們一頓。」

「他知道郭芙蓉厲害,怕我們不是對手,肯定不會同意讓我們去殺她。」朱雀。

「她再厲害又怎麼樣,能抵擋得住我們三個人,我就不信邪了。」

「還是心一。」朱雀嚴肅道。

「你關心我了?」陳蕭激動地。

「少廢話,快一,夢姬在前面等著。」

兩人加快腳步,很快就到了別墅前面三十米之外,那裡停著一輛車子,何夢姬坐在車子裡面。

見他們進來,何夢姬:「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將她殺了,為十三報仇。」

「在西北的時候,我就想殺了她,葉雄不允許,讓龍組的人帶她走,沒想到龍組的這麼沒用,最後被她給逃了。」朱雀道。

「我們這樣擅自行動,不太好吧,要不跟老大一聲吧?」陳蕭擔心地。

「跟他有屁用,他現在有傷在身,不能幫我們。再,那傢伙對郭芙蓉下不了狠手,不定還會阻攔我們。」朱雀。

「別告訴他,有些事情我們自己解決就行,讓他好好養病。」

何夢姬完,啟動車子。

「夢姬,你怎麼知道郭芙蓉位置的?」陳蕭奇怪地問。

「有人給我發了匿名簡訊。」

「會不會是個陷阱?」

「郭芙蓉確實住在那裡,我確認過才來找你們幫忙的。以我們三個人的實力,一定能殺了她,為十三報仇,為我們在江南死去的那麼多手下報仇。」何夢姬。

「我早就看這個賣弄風騷的婊.子不滿,這一次,一次要幹掉她。」陳蕭。

半時之後,車子停在某賓館門口。

三人從車上下來,徑直朝樓上走去。

在二樓第三個房間門口,何夢姬使了下眼色,兩人貼在門口牆邊,雙雙抽出匕首。

侯門冷王愛寵妃 陳蕭輕輕敲了一下房門。

「你好,我是服務生,請開一下門。」

「你好,請問有人在嗎?」

「你好。」

陳蕭變著聲音喊了幾句,裡面都沒人回答。

他朝何夢姬跟朱雀使了下眼色,然後飛起一腳,踹開門,三人同時沖了進去。(未完待續。) 胡慧娘轉視沈博文道:「沈老師,是您把我請來的,現在這件事咱們還查下去嗎?」

沈振國臉上閃過一絲尷尬,胡慧娘道:「之前我就已經和沈老師說過了,所有的事情並不是知道了真相才是最好的,事到如今你說我們是否繼續下去?」

沈振國哼了一聲:「查,這位女士你一定要把這件事查清楚,還我一個清白。」

胡慧娘微微一笑:「沈老先生實在不好意思叫我來的是您的兒子,您說得不算!」

沈振國看著兒子道:「博文你讓她查下去,一定要還父親一個清白,不然的話父親就是死了在九泉之下也難以明目!」

沈博文聞聽此言點了帶你頭道:「好的父親,胡小姐那就麻煩您繼續查下去吧。」

胡慧娘微微一笑,「好呀,我繼續查下去,只是到了最後水落石出的時候,還望你們不要太失望。」

沈振國冷冷一笑:「我正等著胡小姐你還我清白,怎會失望那?」

胡慧娘怒目凝視沈振國,:「沈老先生事情的真相總是令人難以接受的,您當真心中無愧?你與鄭嵐絕無私情?你就不怕被我查出什麼嗎?」

沈振國冷哼一聲:「我行得正走的端,什麼事情都沒有,怕什麼?」

胡慧娘轉視鄭嵐:「你與你的這位老師也是清清白白,沒有任何關係?」

鄭嵐點了點頭:「是呀,我與老師清清白白,沒有一點關係。」

胡慧娘冷冷一笑:「你們兩個說得可都是實話?」

一老一少兩個亡魂紛紛點頭,胡慧娘見了微微一笑:

「好,既然你們說得都是真話,一會若是被我查出來你們隱瞞了什麼可休怪本祭司手下無情!」

兩道亡魂均不言語,胡慧娘轉視沈博文道:「沈老師我請問你,您對您父親與鄭嵐的關係是怎麼認定的?」

沈博文眨了眨眼:「我相信我的父親,父親說他們沒有關係那父親和鄭嵐就一定沒有關係。」

胡慧娘微微點頭,她復又轉視沈振國道:「神老先生,那我請問您你死了這麼多天,難得的三七五七回魂夜為什麼都不回家?」

沈振國冷冷一笑:「我不回家是因為我不願意再見那個婆娘,這有什麼那?之前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許玉揚道:「傳說中您和您夫人關係很好呀,可是你為什麼不願意見她?」

沈振國冷哼一聲:「關係好不好不是外人來看的,只有我們自己知道!」

許玉揚一愣,沈振國接著說道:「小姑娘你還沒有結婚是不會明白的。」

「我和那個老太婆雖然在外人開來舉案齊眉,相敬如賓,但是到了家裡什麼樣你們誰知道?外人誰知道?」

「我作為一位國學愛好者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教書、育人、看書、練字、品茗、小酌。」

「功成名就之後雖然退休在家但是這些事依然是我的全部,我還是喜歡到學校去教學生,因為在我看來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不能到我們這失傳了呀。」

「可是那個老太婆卻說我是沒事閑的,不如在家休息,休息。」

「我在家沒事那就看看書、練練字、打打太極拳,她又說我歲數大了這樣對我身體不好,非讓我去陪她學什麼交際舞,最後活生生把我拉入了廣場舞的行列!」

「我是一名國學大家,我是一名教授,我不看書、不練字,不打太極,我去跳交際舞,廣場舞這成何體統?」

「品茗、小酌兩大雅事,然而她卻說這兩樣東西都對身體不好竟然讓我強行戒掉,之後換成了喂我吃大把大把的西洋維生素。」

說道這裡沈振國搖著腦袋呵呵一笑。

許玉揚道:「可是您夫人讓您做這些事情都是為了您好呀!」

沈振國看著許玉揚笑道:「這是為我好,我也知道,但是不能以為我好的名義來限制我的自由呀,我喜歡幹什麼就幹什麼那叫為我好!」

「把她喜歡的東西以為我好的名義強壓給我那還叫為我好嗎?」

「小姑娘你還沒有結婚也許體會不到,我給你舉個淺顯易懂的例子吧。」

「我喜歡吃東坡肘子,東坡肉,那是大文豪東坡先生流傳下來的傳統名菜,就算這兩個菜高糖,高脂肪,不易消化,但是我喜歡呀!」

「可是那個老太婆卻非說對身體不好,告訴我要吃肉還是吃牛羊肉的好。」

「我要吃豬肉,她非要給我做牛排,呵呵,你說這是對我好了嗎?」

許玉揚眨了眨眼心中暗想:好像是這麼回事呀,自己小的時候似乎也被自己的父母這樣「為我好」過。

自己當時明明喜歡模擬槍,可是為什麼總是得到洋娃娃,說這個適合女孩子是為我好。

自己明明喜歡「阿迪得瑟」為什麼運動服都是「叉子」的,說這個顏色更鮮艷,更漂亮是為我好

但是自己也沒有怎樣呀,自己雖然有點小小的不開心與失望也沒有怎樣呀!

沈振國看著滿臉疑惑的許玉揚接著道:「小姑娘等以後等你有了家室你就會明白這種材米油鹽不順心的瑣事了。」

許玉揚眨了眨眼,心中暗想: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我有神仙姐姐幫忙,想吃什麼都可以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弄得家庭不睦那!

但是轉念再想:哎呀,要是到了那個時候神仙姐姐他們還沒走就說明我這一輩子都沒有擺脫他們了?

難道雲舒神君的元神會一直跟著我到那個時候嗎?

那我這一輩子豈不是都要和他們一起度過了嗎?

那我結婚的時候怎麼辦?

許玉揚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心頭突然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雲舒的聲音同時傳來:

「玉揚同學你在想什麼那?能不能不要胡思亂想些沒用的東西!」

許玉揚急忙收斂心神不再胡思亂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