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頁的內容,李平怎麼可能全記住呢,他的話肯定有水分。

「你趕緊帶上資料,我們走,不能遲到了。」

李平點點頭,只帶了筆記本和筆,跟著何玲就走。

「你怎麼不帶資料?」何玲疑惑道。

「玲姐,我真的全記住了,就沒必要再帶資料了。」李平再次認真道。

何玲還是難以置信:「真的都記住了?」

李平鄭重點頭:「真的。」

「來自何玲的震驚值+699。」

他是怎麼做到的,在不到半小時時間裡記住幾十頁的資料?

記憶大師嗎?

這種神技能好想學啊! 幾分鐘之後,何玲和李平來到5樓市場部的一個小會議室。

到的時候,那裡已經有五個人在等他們。

李平掃了一眼,在坐的都眼熟,長像硬朗帶些「官像」的男中年是市場部的副經理錢峰,鷹鉤鼻子的男青年是市場部業務主管郎寧。

還有一個清爽小平頭的男青年,碎發頭的靚麗女青年,彌勒佛一樣發福的男青年,都是市場部能征善戰的業務骨幹,李平一時半會想不起他們名字。

五個人給人共同的印象是氣場強,都非泛泛之輩。

錢峰指指手腕上鋥亮的手錶,笑著說:「何玲,你們遲到了啊。這個是?」

何玲熱情介紹道:「他我們部門的李平,剛分來的研究生,時間短你還不認識。」

李平向錢峰微點點頭,看他四平八穩,霸氣側漏的坐姿心裡就不爽,我們來了你好歹也站起來歡迎一下。

領導不站起來,其他人也懶洋洋地坐著,沒有一點業務溝通的誠意。

李平當即兌換一瓶勇氣之水和自信之水,點了兩下,小宇宙能量滿滿,氣場立馬升騰起來。

他點了一下手腕上黑手環,笑呵呵說道:「不晚不晚,剛好11點。」

市場部的五個人斜眼向李平看過來,毛頭小子,懂不懂規矩,哪有讓領導等員工的,說你們一句怎麼了,還不讓說了。

「來自錢峰的負面情緒值+60。」

「來自郎和寧的負面情緒值+80。」

「來自齊林的負面情緒值+83。」

「來自肖大鵬的負面情緒+85。」

「來自原莉的負面情緒值+89。」

李平雲淡風輕地掃視一圈,氣勢勢地坐下。

市場部果然都是猛人,火氣一個比一個旺,我一句話召來三四百的負面情緒。

何玲打個哈哈,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然後說道:「錢經理,各位同事,那我們就開始降本溝通吧。」

市場部幾個人這才坐直身體,開始進入狀態。

錢峰雙手環抱,直視著何玲生硬地說:「我們市場部的成本壓不下來。」

郎寧仰著鷹鉤鼻子說:「我們的成本根本就沒有壓縮空間。現在市場發展多難,再壓縮成本,就沒法再發展了。」

一個下馬威,讓何玲的神情尷尬起來。

她這次帶李平來的目的是溝通市場部降本增效事宜,初步敲定他們可以壓縮多少成本。

降本增效是飛熊集團總部既定的發展戰略,降低成本,同時還要提高效益,對國家剛性的利潤貢獻不能少。

降本增效,本身就很矛盾,推起來困難重重,哪個部門都不願意對自己動刀子。

這就好比一個學生每月有100的零花錢,突然要給他砍掉30,你說他能樂意嗎?

何玲預想過這次溝通的難度,沒想到一上來就是談崩的節奏。

她笑了笑說道:「錢經理,降本增效咱們可是上過總辦會的,每個部門都有壓降的指標任務,你怎麼能說沒法壓呢。」

何玲跟錢峰私交不錯,說話也比較隨意直接。

被現場打臉,錢峰並不生氣,反而笑道:「那我們就壓點差旅費,維修費和招待費吧。」

何玲被他的話逗樂:「這這些費用你們一年一共也不會超過30萬,跟渠道酬金比都是毛毛雨,基本可以忽略,這次你們要壓的可是酬金啊。」

錢峰一臉為難:「酬金真壓不動啊。妹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市場不好做,我們很大程度上還要指望渠道代辦發展業務,你要是把我們的渠道酬金壓幾成,他們就能罷工了。」

「是啊,要是酬金打了折扣,代辦們就能集體起義。」

「酬金真的不能壓啊。」

「不能壓。」

市場的其他人紛紛苦著臉發聲。

降本增效溝通會竟然變成訴苦大會,這是何玲始料未及的。

李平在一旁默默的聽著,心裡直樂,市場部的人可都是好演員,尤其是那個滑頭的錢經理。

渠道酬金真的沒法壓嗎?

不,是他們不想壓。

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說什麼壓不動都是瞎話。

所謂屁股決定腦袋,每個部門都有自己的利益。現有的酬金花著很滋潤,為什麼要壓掉幾成,自己給自己找難受呢。

誰動我的乳酪,我就給誰拚命。

當然也有不敢壓的成分在裡面,怕壓了酬金市場業績滑坡,無論是對領導還是對普通員工都有很大影響。

李平的屁股坐在財務部,那就只能為財務部考慮,這次跟何玲一起來溝通壓縮成本,說什麼也不能無功而返。

權謀天下之棄女不善 拒嫁天王老公 何玲望望市場部的人無奈地嘆口氣:「酬金真的壓不動嗎?」

錢峰帶頭重重點頭,露出求放過的神情。

李平差點被他精湛的演技逗笑,這年頭當領導也不容易了,不僅要會會管理,還要會演戲。

李平快速地在腦海里搜索來前看過的資料和數據,很快有了清晰的思路。

「哥呀,你們是降本主力,不能一點也不壓呀,先壓100萬怎麼樣?」何玲也打起親情牌。

李平啊,你可不能做的像木頭一樣,好歹替姐說句話呀。

何玲向李平遞過去一個祈求的眼神。

李平立即get到何玲的意思,胸有成竹地笑了笑,身體前傾,雙臂壓在桌子上,面帶笑意朗聲說道:「錢經理,剛才玲姐說讓你們壓100萬說得太少了,我覺得400萬對你們來說也沒什麼挑戰。」

霎時間,會議室里鴉雀無聲,市場部的人比吃驚地望著李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壓400萬?開什麼國際玩笑!

何玲也很是吃驚,老弟,400萬你也真敢說啊。

「來自錢峰的驚訝值+260。」

「來自郎和寧的驚訝值+310。」

「來自……」

李平轉眼又有1000多的強悍值進賬。

一波驚訝值才過去,緊接著又來了一波怒氣值,也有1000多。

市場部的人看李平的眼神就開始不友好了,個別人甚至帶上了敵意。

還是那句話,誰動我的乳酪,我就跟誰拚命。

錢峰饒有興緻的看著李平問:「那你給我說說我們的酬金壓縮空間在哪裡?」

李平脫口說道:「在無效低效部分里。

來之前,我研究了我們公司最近5年的酬金效益,發現酬金對通服收入的貢獻越來越低了。

尤其是最近兩年的有些月份,酬金增加,收入不增反降,這就能說明問題了,有些酬金對收入根本就沒有任何貢獻。

如果把這部分酬金砍掉發展新興渠道,效益肯定會好很多,起碼也不會是負效益。」

李平一翻話直切要害,聽得市場部的人啞口無言,毫無反駁之力。

其實,這種情況市場部自己也知道,由於慣性一直就這麼托著,總覺得情況應該會有所好轉的。

總裁的神祕小嬌妻 何玲佩服的看了看李平,被他的風采所折服,激動得差點又要送眼波了。

「可是……」錢峰語塞片刻,道:「可是誰又能保證新興渠道的效果,如果我們把酬金砍了,豈不是要一條腿走路,風險太大了。」

市場部的人一致同意經理的話在理。

李平豪爽地笑了幾聲道:「錢經理,降本增效這是大勢所趨。

我們現在已經到了一個必須變革的時候了,要有壯士斷臂的勇氣,遙想20年前,公司剛成立,什麼不都是從摸索中學的。

再者說,新興電子渠道的效果其實是很好的,上個月的經分會的分析里有友商的電渠分析,您可以再研究一下。」

錢峰鄭重點頭:「嗯,我這個回頭再研究一下。」

「來自錢峰的讚賞值+480。」

何玲見機行事:「錢經理,400萬壓縮任務啊,可一分都不能少了。」

「不,不,你們可不能這麼獅子大開口,我們再好好研究一下。」

十幾分鐘后,經過一番唇槍舌劍,何玲和李平合力守住了300萬的壓縮關口。

市場部人無比肉疼,就這麼白白少了300萬,同時又有些慶幸,幸虧是300萬,不是400萬啊。

回去的路上,何玲一個勁地誇李平,欽佩值,讚賞值不要錢的送過來。

李平一個勁地謙虛:「玲姐,都是你帶得好啊。」

哈哈,小夥子會說話,姐喜歡。 李平和何玲回去后直奔經理辦公室彙報了溝通戰果。

何玲把功勞都推給了李平。

市場部壓300萬遠超於海濤的預期,李平這個「學徒」的表現堪稱驚艷。

他給予厚望地拍拍李平的肩膀:「小夥子有能耐,有前途,好好乾!」

李平一個勁的謙虛,說都是何玲帶得好,領導有眼光,把何玲和經理兩個拍得很舒服。

趁著領導高興,李平提了兩個訴求。

第一他不想再做系統維護員了,當然沒有把真實的想法說出來,只說自己剛接觸市場,很多東西需要學習,怕精力不夠。

於海濤二話沒說就同意了,大好的人才,可不能再浪費在修電腦上了。

李平的第二件事是想休年假,理由是想回老家陪陪父母,順便再相個親,經理爽快的同意了,還誇李平有孝心,讓他專心解決個人問題。

李平和何玲剛出辦公室,於海濤就接到了市場部經理趙永升的電話。

「老於啊,你們部門的李平那娃子可真是個人才啊,憑藉一張鐵齒銅牙硬是砍了我們300萬的酬金。」

「哈哈,李平是個強人,要不然我怎麼會讓他去對口支撐你們呢。」

「這娃子可真是不弱,一個人把我手下五個人說得不吭聲,伶牙俐齒,能說善辯,有大將之風啊。」

「你這麼說我聽著害怕,你不會是又要搶我的兵吧。」

「哎呀,還是你了解我啊,這麼強的人不去市場干多可惜啊。」

「這次說啥我都不會放人的,你就死了挖牆腳的心吧。」

「老於,你別這樣啊。」

「沒別的事我就掛了啊,對了,300萬壓縮額度可不能再變卦了啊。」

「好,不變了,這事我已經向周總彙報過了。」

「那就好。」

辦公室里,何玲已經把今天的輝煌戰績跟大家說了一遍,把功勞都掛在了李平頭上,這又給李平帶來了1000多強悍值。

至此,李平的強悍值首次突破20000,來到了21305。

有這些強悍值,他就可以大幹一場了。

他休年假的真正目的是要開發智能編程機器人,他有信心在5天內,憑藉魔鬼手速搞定。

時間有餘可以跟張影繼續接觸,爭取取得實質性進展,比如壁咚,打唄兒,膩膩歪歪什麼的也都是可以的,想想就獸血澎湃啊。

回老家陪父母就先緩緩,等清明小長假再回去。

最大的孝心就是趕緊把媳婦領回去,老兩口一準能笑出牙花子。

要休假五天,有必要把工作簡單交接一下。

李平想到了王飛,便對他說:「飛哥,我休年假了,接下來五天我這塊要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還要麻煩你了,回頭哥們請你吃飯。」

王飛擺擺手:「別,我也正準備請假呢。」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說完,王飛拿著請假表去找經理了。

過了一會,李平忽然收到了王飛的情緒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