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幻覺,那兩個人同時看到同一種幻覺的可能性真的存在?明顯這是在自欺欺人。

「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問問爸爸他們,我發現我這十幾年完全是白活了,世上居然還有這種存在是我們不知道的?」

「剛好,我覺得我也有必要了解一下,太神奇了,若是我們都能那樣該有多好?」

女孩子難免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諸如那些飛天遁地,點石成金,呼風喚雨,誰不想成為那種存在?

公主號航船漸行漸遠,歸於平靜,可秦毅跟龍主的戰鬥卻進行到了白熱化。

那根粗長的電矛被龍主握在手上,他手上有著明顯的血痕,紫色與乳黃色交織,「啪」的一聲,電矛被捏碎,漫天的電蛇飛舞,從下方看決然是一副美妙的風景圖,只是在風景圖中蘊藏著多少殺機,卻是沒人知道。

「你很好,讓我接連受傷的存在,除了十幾年前的焱龍部老白虎,你是第二個。」

龍主捏碎了電矛,面色陰沉的能夠滴出水來,無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錚~」

忽然虛空中驚起一道脆鳴之聲,秦毅雙目一凝,看到一抹銀光從自己眼前閃過。

一刻都沒有遲疑,秦毅僅憑著對危險的感知,下意識的躲了過去。

秦毅看到了自己肩膀,被劃破的衣服。

「這是我從R國得到的一把名器,妖刀村正。」

「被它斬破一絲傷口,就會遭受惡毒的詛咒,直到全身都染遍詛咒而死。」

這是一把真正的惡毒的武器,傳聞是吞噬了上萬人的鮮血,以至於拿著它的人都會變得非常不幸。

龍主敢使用這把武器,也是對自己有著足夠的信心。

實際上這把刀乃是從古代就流傳了下來,一直作為禁器被封存著。

龍主為了拿到它,特別遠赴大洋,去了一趟R國,還因此得罪了一名大人物。

不過好在那個時候他也是擁有足夠脫身的實力,否則說不得現在就被留在R國了。

「你可要小心了,破了點皮你就得死。」龍主縱身一躍,刀刃在空中連斬,甚至刀身還未看得清楚,那刀氣就肆掠了過來,密密麻麻的斬擊躲都躲不開。

秦毅並指朝著虛空劃過,血紅色蒸汽在空中同樣化作一道道犀利的攻擊,斬在那刀刃之上,發出鋼鐵碰撞般叮叮噹噹的聲響。

就在這時,龍主刀光一轉,一躍十幾米遠,在空中卷著刀芒,朝著秦毅砍來,那漆黑中透著些許銀光的刀刃,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看到就讓人頭皮發麻。

「陣法?」

真切的看到那刀刃之上的符文,秦毅一愣。

那可不就是修真界中陣法大師所使用的陣紋么?

秦毅已經接觸了陣法,所以對這些了解比較多,將陣法刻在武器之上這也是很多陣法大師喜歡乾的事情,畢竟如此一來可以為武器賦予種種能力。

這妖刀村正之所以砍中人就能讓對方遭受非人的詛咒痛苦,八九不離十也就跟這陣法有關,怕是上面應該有什麼不好的邪陣。

「死吧!」

龍主凌空一砍,面色忽然變得猙獰了起來。

對面這一擊,秦毅爆發出更加濃烈的內勁,以拳頭迎了上去。

「找死!」

龍主宛如受到了侮辱,刀意再度凝練了一分,恐怖的壓迫力當空襲來。

「砰!」

拳頭與刀刃砸在一起,憑藉著村正的鋒利,竟然絲毫沒有破開秦毅的內勁防禦。

「什麼?」龍主一愣。

「大道至簡,只要知道如何使用力量,即便是拳頭,也能發揮出神器的力量。」秦毅面色古井無波,猛地發力,龍主頓時倒飛出去,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不堪。

「龍主下風了?」

下面不少人都是心頭捏了一把汗,畢竟龍主是龍堂的負責人。

而龍堂在T國發展這麼多年,他們的利益早就息息相關了起來,龍主若是出事了,損失的可都是他們。

而遠遠的坐在指揮室中的指揮長,也是滿臉驚愕的望著屏幕。

他沒想到龍主跟這個小子的戰鬥會落於下風。

龍主什麼實力他是知道的,T國之所以小心翼翼的對待龍主,就是因為他詭秘莫測的能耐,幾乎已經到了通神的地步。

這種人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互利互惠,用的不好就等於是給自己一刀。

一絲殷紅從嘴角流了出來。

秦毅那一招看似沒用多少力,可是內勁的反震之力,已經沿著經脈衝進了他的身體之中。

「小子,你別忘了,我還是一名高階尊者,甚至我已經觸摸到了一絲神境!」

尊者之上,是為神境,那是一個與人仙相當的境界。

龍主面色陰寒,一絲絲陰風從周圍颳了起來。

「你隱藏著實力,可我也沒用盡全力啊。」

秦毅站在空中,頭髮揚起,額頭有著汗跡,臉上晶瑩的皮膚找不到一絲瑕疵,飄飄欲仙,這一瞬間他的氣質陡變,一顆巴掌大小的正方形大印被他拿了出來。

這正是曾經龍主的東西,只是現在在他秦毅手中。

「這是……我的法器居然在你手中?」龍主眉心猛然一簇。

「你的法器?」

「不,你連怎麼使用它都不知道,你不配做他的主人。」秦毅搖了搖頭,他體內真元涌動,那正方形大印猛然顫動起來,然後龍主就看到那大印竟然憑空裂開,分裂成了密密麻麻的無數細小飛劍。

細小飛劍排列組合,不到一秒時間,一把銀光熠熠的三尺長劍,躍然秦毅手上,那長劍通體銀色花紋,泛著的光芒一瞬間就將妖刀村正的氣勢給壓制了下來。 龍主瞪直了眼睛。

這大印法器乃是他從一處遺迹中得到,然而到了現在卻沒有摸索到絲毫的用法,任憑他用盡了辦法,也找不到這法器的端倪。

無奈之下只好扔給下面經常四處跑動的手下,希望能夠在世俗中有些收穫,找到破解這法器的辦法。

可那趟金衡之行,自己手下連帶著那法器卻是直接失去了蹤影。

當時他知道了以後也並沒有多麼在意,畢竟那枚法器他並沒有頭緒去解開他的秘密,留在身邊也只是一個鐵疙瘩。

可是現在不同了。

這法器在他的敵人身上綻放了光芒,露出了他並不知道的一面,心中的情緒可想而知是多麼複雜,

特別是龍主看到那銀色長劍上面散發出來的熠熠銀光,不凡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的妖刀村正都直接被壓制。

「怎麼樣,這是你龍主的寶貝,現在我用它來殺你,很有趣吧?」

秦毅咧嘴一笑,他伸出兩根手指頭在劍刃上劃過,上面銀色花紋光芒大放,在秦毅真元的刺激之下曜人雙目。

從下面看,秦毅那邊整個如同一團刺眼的小太陽,散發著無盡光輝。

「你是不是高興地太早了,真以為僅憑一件法器,就像贏過半神半仙得我?」

龍主冷哼一聲,雖然心中憋屈,可是神色中卻是殺意盡顯,並沒有讓別人看出來他的內心想法。

他實力可以說已經登峰造極。

不管是修法還是武道,都幾乎是邁入了傳說的境界。

現在的他若是回去華國,反手就能鎮壓焱龍部的老白虎,兩人的實力早已不在同一條水平線上。

當年兩人同為尊者,但是老白虎得有焱龍部的傳承,實力碾壓他。

而現在他有大機緣加身,不管是修法境界還是武道境界,都有信心能夠勝過當年碾壓他的那些人。

只是他不甘心,他想成功進入傳說境界,在回到華國,揚眉吐氣的拿回全部屬於自己的東西。

現在他已經觸摸到了那道門檻,能不能突破只是時間的問題。

而留給他的時間剛好還多,所以他的驕傲絕對不會被人踐踏。

這個小子即便是拿著厲害的法器,他也居然不會被他阻擋半分腳步。

這東南亞不是他的第一站,自然也不會是他的最後一站。

「贏不贏的過,不是你說的算。」

秦毅心中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握著這把劍的瞬間,所有的招式都自然而然的浮現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

他揮了揮劍,真元忍不住的朝著劍刃之中流淌出去。

「這麼霸道?」秦毅面色微微一變。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法器竟然主動吸收他的真元?豈不是說只要他握著這把劍,身體中真元就會源源不斷流逝?

不過想到腦海中浮現的那些招式,秦毅也就不在意那些了,反正他的真元儲備遠遠足夠,元氣海還在源源不斷的運轉。

如同遺世獨立的謫仙,秦毅猛地抬頭盯著龍主,忽然身影消失,人隨劍走,在空中捲起數道殘影,只見得銀光閃爍,眨眼就到了龍主面前。

「叮叮叮叮~」

劍刃相互交錯,村正發出紅芒,那是如血一般的光芒,這村正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鮮血、生命,氣勢完全釋放出來,簡直讓人如同面對阿鼻地獄。

秦毅心驚的同時,殊不知龍主也是心中震撼。

那銀色長劍每一次回擊到他的刀刃之上,都濺起火花,巨大的力量根本不像是從秦毅身上發出,而且自己身體中的元氣,竟然在戰鬥中源源不斷的朝著對方流逝過去。

「怎麼回事?」龍主面色驚疑不定的望著秦毅。

他發現秦毅也是一臉驚訝之色。

攻心日常:首席的危險新妻 這個時候秦毅明顯是反應過來了,他剛剛戰鬥中損耗的真元,竟然全數補充了回來,甚至變得更加充盈。

張了張嘴巴,秦毅望著手上銀色長劍,心中驚喜。

這寶貝居然這麼好用?

雖然非戰鬥的時候源源不斷的吸收他的真元,可一旦跟人交手,只要接觸到了對方,就會吞噬對方真元,化為己用。

若是體力無限,這絕對是持久戰鬥的神器。

相比較秦毅的興奮,龍主一張臉黑的跟炭似的。

這本來是他的寶貝啊!

「醉龍吟!」

這是銀色長劍賦予秦毅的劍招。

當他的真元接觸銀色長劍身體之中的時候,這些招式便浮現在秦毅的腦海之中。

以劍畫圓,銀色劍光探出數米長,秦毅如同喝醉了酒的老翁,歪歪扭扭,偏偏那劍光肆掠,讓秦毅變得密不透風起來。

任何攻擊到了那劍刃十米十米之內,都被剿滅的了無痕迹。

驀然間一劍刺出,方圓十米內劍光凝於一點,瞬間爆發出去。

一點寒芒萬丈光,無法這一劍的光華,龍主幾乎想都沒想,在劍光爆發的剎那,使出全身力氣朝著一邊跑去。

可那劍光速度太快了,一爆發就是百米遠。

「刺啦」一聲。

龍主外身的衣物直接被撕碎開,無數皮膚都被刺破,數不清的傷痕遍布身體之上。

這還只是醉龍吟施展出的劍光捲動空氣產生的破壞性勁氣。

倘若是醉龍吟整個的攻擊在龍主身上,怕是小腹已經被穿出一道大孔,即便是當場不死,也重傷無力反抗了。

「極寒冰勁!」

龍主厲嘯一聲,那一聲好似不是人發出來的聲音。

一層層湛藍色的冰晶爆發出來,一瞬間天地間溫度就降到了零下。

明明還是夏天,可風雲峽下駐留的人如墜寒窖,渾身瑟瑟發抖,而且這種感覺卻愈加強烈起來。

龍主雙手朝前一推,連空氣都被直接凍結,一路冰封到秦毅身體之上。

秦毅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潔白起來,半邊身子直接被冰渣覆蓋。

雖然兩人是死敵,可秦毅不得不承認,這龍主不管是修法還是武道,確實是登峰造極,天賦絕倫,未來必成人仙。

可惜時運不佳,碰到了他秦毅。

那些覆蓋在秦毅身上的冰渣急速的化解開,都沒有變成水,而是直接汽化了。

「大噴火!」

秦毅雙目湧上一抹撩撩火焰,隨即他整個人火山噴發一般,一瞬間化身一枚小太陽,連帶著龍主都被籠罩其中,一道粗約三人合抱的巨大火焰光柱直挺挺的砸在龍主身上。

風雲峽眾人頓時又從冬天回到了夏天,而且還是六七十度的夏天,幾名普通人當場就中暑昏了過去。

這般溫度,除了有點底子的人,幾乎沒人能夠扛得住。

等到火焰散去,眾人看到龍主身上浮現一層冰晶,那火焰完全被抵消了過去,他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穿越之農女變大小姐 就在龍主陰寒著臉準備反擊的時候,他看到置身火焰中的秦毅手中捧著一朵蓮花。

那蓮花由紫色跟紅色構成,十分鮮艷奪目。

可龍主見到之後卻是頭皮發麻了起來。

不管是雷與火,單獨一種他都不怕,可將兩種融合一起當做攻擊手段的那就是瘋子!

「雷火紅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