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切由你決定,你們小心。”山狼點了點頭。

“嗯。”本.艾倫叫軍醫他們將一些裝備留給山狼等人,同時將唯一的遠程通信設備,衛星電話也留給了他們,然後就開始往回趕。

“這他孃的是怎麼回事?公司的產業總是出問題。”幽靈嘆了口氣說。

“你們沒覺得這件事有點奇怪嗎?”重拳坐在沙地上說。

“奇怪?這可不是奇怪那麼簡單?”山狼看了看天,“原地休息十五分鐘,重新整理裝備,把獸人留下的東西都帶走。”

“怎麼說呢?”重拳思索了一下,“對了,你們應該還記得我們曾經幹過這種事。”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鐵拳一點都沒明白,“什麼叫我們幹過?”

“你不懂,那時候還沒你呢!”重拳皺着眉思索着說。

“把話說清楚,別賣關子。”山狼也停下來手裏的活兒問。

“嗯。”重拳點了點頭,“之前我們爲了消滅‘紅骷髏’和馬克.西蒙也這麼幹過不是嗎?先針對他們的產業下手,讓他們損失慘重,然後在將他的手下各個擊破。”

“你這一說還真有點像。”山狼愣了一下,仔細想了想,“如果這麼說的話……有人在暗地裏對我們下手,他們的目的是幹掉我們!”

“這只是我的推測,是不是這樣還得進一步調查才知道,如果南非的事情也和伊拉克的事情一樣,那這兩事情足以引起我們的警覺了。”重拳開始收拾東西。

“嗯,說的沒錯,南非的事情的確蹊蹺,那邊沒有戰亂,沒有游擊隊和土匪,發生搶劫的可能性極低,我們在那裏也有足夠的兵力,所以被有目的偷襲的可能性很大,你的猜測有幾分道理,該讓獸人知道。”山狼說,“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了能要面臨大麻煩了。”

“我都說了,這只是個猜測,在沒證實之前別當真,充其量算是給調查工作提供一個方向。”重拳說,“不過這件事的確很值得調查一下,我們幹過這種事情,別人也可以這麼幹,所以我們還是謹慎點,先弄清是不是有人想這麼對付我們爲好。”

“麻煩,真是一個麻煩連着一個麻煩。”幽靈將收拾好的背囊提起來,“這些猜測還稍等我們回去之後再證實,現在我們的任務可是打家劫舍,要先搞定‘自由之翼’外援的問題,弄清他們是不是‘斷手’的人,如果不是……”他沒在說下去,很明顯,如果不是這兩個組織,那他們將面臨的恐怕是更加糟糕的未來。

“對,這是目前我們該做的。”山狼點了點頭,“走,先去解決這個問題;我先給獸人打電話將你的猜測告訴他。”“別急,衛星電話可是在我們手裏,現在你是聯絡不到他的。”半天沒開口的獅鷲說,他的思路總是最清晰的,他又說道,“既然是猜測那就不急於一時,獸人到南非還需要一點時間,他至少要在今晚才能拿到電話。”“嗯,那我們就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分析一下,看看還有什麼可能,這是一件關乎‘黑血’生死存亡的大事,需要重視起來。”山狼背好背囊,“走,先幹好我們的活;事情的確越來越複雜了,我們或許要面臨更多的敵人,‘黑血’到底怎麼了?爲何我看清你的未來……” 經過一下午的長途跋涉在入夜的時候山狼他們穿過沙漠區進入山區和荒漠的‘交’接地帶,這就是他們要戰鬥的地方,儘管路上發生了一些事情,但不管怎麼說總算是到了目的地。-

“獸人留下的情報上說運送物資的車隊會在兩天後的凌晨到達,我們前面這個隱蔽的山谷就是他們的必經之路,首先我們要在這裏等上一段時間,期間我們先‘弄’個這附近的情況,‘自由之翼’營地裏恐怖分子的數量,火力配比,機動能力……”山狼簡單的重複了一下這次任務的目的。

“放心吧,這種事兒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幹了,輕車熟路。”幽靈把手裏最後一塊餅乾塞進嘴裏,“其實這點活兒一天就能幹完。”

“我們有時間,不要太急,反正運輸隊來之前我們也沒什麼事情可做。”山狼喝了口水,“這附近沒有水源,我們的水必須堅持三天以上,備用飲水不能動,大家做好準備。”

“我討厭沙子。”重拳不止一次的重複着這句話。

“那就忍忍,當一次沙漠求生訓練。”山狼淡淡地說,“我去給獸人打電話,你們老實點。”

“當然,我們一直很老實。”鐵拳小聲說。

“你是在說反話嗎?”山狼瞥了一眼。

山狼的時間拿捏的剛剛好,他打電話的時候本·艾倫剛剛把自己的電話卡裝在電話上。

在聽了山狼彙報的情況之後本·艾倫的表現和平淡,他告訴山狼,他已經想到了這種可能,這次他去南非就是爲了證實這個猜測,他已經意識到“黑血”很可能正在面臨新的‘陰’謀,或許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糟,現在只希望對付只是目前已知的兩股敵對勢力的某個採取的行動,不要再有新敵人出現了,現在“黑血”已經沒有能力應付更多的敵人。

通話之後山狼心裏沉甸甸的,看來事情真如重拳猜測的那樣向前發展,難道他們真的要在除了“斷手”和“風刺客”之外還要面臨第三股勢力嗎?如果是真的,那“黑血”就完了。

“獸人怎麼說?”見他臉上不好幽靈就問。

“獸人說了,他到南非之後就清楚了,先別讓我們‘亂’猜。”山狼並沒有說出實話。

“哦,也對,先別瞎猜了。”幽靈點了點頭。

“先幹活吧。”重拳起身開始和鐵拳一組沿着預定路線偵查,另一邊的幽靈和毒‘藥’也從另一側着手開始行動,獅鷲去找合適的狙擊陣地了監視敵人營地敵人的動向,只剩下山狼打開的地圖開始制定初步的作戰計劃。

偵查工作進行的很順利,這裏“自由之翼”的營地還有幾公里的距離,只有少量的巡邏兵在附近活動,有獅鷲在那邊看着,不會遇到太大的麻煩。

一天多的時間他們就完成了所有的戰前準備工作,設伏的具體地點,重點部署,行動的細節也已經制定完畢,甚至幽靈已經開始在一些關鍵位置埋設地雷和炸‘藥’,山狼計算過他們的整個戰鬥必須控制着十分鐘之內,保證在敵人的援兵到達之前結束戰鬥。

“我們這幾個人要在十分鐘結束戰鬥難度不小。”重拳在瞭解了山狼的計劃之後說道。

“所以獸人才會把老兵都留下,把新兵都帶走。”山狼說,“要相信我們自己的能力,這麼嚴密的不是估計沒人能從這個包圍圈裏逃出去,在第一*擊之後所有車輛全部毀掉,人會死傷大半,逃出來的正好留給我們當活口。”

“那隻能多佈置點炸‘藥’了,利用火力優勢將他們的車子全都炸掉,然後利用定點清除的方式幹掉大多數的敵人,留下一兩個活口就足夠了。”幽靈說。

“嗯,就這樣,我們是需要活口,但也用不着全部活捉,有兩個足以。”山狼點了點頭,“晚上你再佈置一些炸‘藥’和地雷,把沒用的全都給我炸上天,反正不能便宜了那些恐怖分子。”

當晚幽靈繼續加固他們的炸‘藥’陣地,可是就在他們打算進行進一步的佈置的時候營地裏的恐怖分子出來了,這倒是大大出乎了他們的意料,這批恐怖分子至少有三十幾個人,開車一路向這邊過來。

“該死,這下麻煩了。”幽靈大罵,他的地雷和炸‘藥’已經部署完畢,一旦這些恐怖分子進入伏擊圈,那自然會爆炸四起,他們的計劃將徹底失敗。

“來不及了,我們沒法阻止他們。”獅鷲說。

“這次任務完了。”山狼嘆了口氣,“我們走吧,沒什麼可留戀的,爆炸之後敵人的物資運送隊伍是不會出現的。”

“真他孃的該死。”重拳罵了一句,“這種時候出問題。”

“好了,我們撤,留下毫無意義,不如儘早脫離。”山狼起身,帶着衆人撤走,沒走出兩公里幽靈佈置的地雷炸‘藥’被觸發,連環爆炸四起,不用看都知道恐怖分子肯定死傷慘重。

“可惜了我的炸‘藥’。”幽靈惋惜的搖了搖頭,“我可是佈置的連環爆炸。”

“走吧,沒什麼好留戀的。”山狼招呼大夥。

“怎麼就會有這種事情發生?”重拳仍然不甘心。

“很簡單,意外隨時會出現,我們只能面對現實。”山狼說,“可能恐怖分子就是去接應那些物資車輛,卻無意間撞破了我們的計劃。”

“有這麼巧?”重拳還是不覺得這是巧合。

“一切都不是絕對的,我們的戰鬥沒開始就結束了。”幽靈說,“算了,不考慮這個問題,我們下一步該去哪裏?”

“去最近的鎮子,在那裏補給,然後等待獸人的命令,估計這條路線恐怖分子的運輸隊不會再走了,我們需要新的情報。”山狼說。

最近的鎮子離這裏並不太遠,他們在黎明的時候就到了,換上本地人的衣服,化妝之後他們改頭換面進了鎮子找了家旅館住下,以爲天快亮了他們也就沒直接睡覺,而是找了家參觀吃早餐,在這裏能進餐館吃早餐的除了富人就是商人,普通百姓是沒有這個條件的,特別是在動‘亂’年月,吃飯都是問題更別提出來吃了。

爲了不引人注意幾個人分成兩撥坐,叫了東西之後一言不發的吃着,就在他們吃了一半的時候又進來了幾個人,兩個本敵人和三個外來者,在這裏應該算的上外國人,這些人很低調的走到了靠角落的位置叫了東西邊吃邊聊,聲音很小但說的卻是英語,因爲離毒‘藥’他們一桌距離較近所以能隱約聽到一些內容。

只聽一個人說:“幸虧……及時,否則我們躲不開。”

“嗯,果然出事了,……有埋伏,他們損失不小。”

“是,看來這條路不能走了,今後東西要送到其他地方去。”

“對,快吃,他們的人該到了,等‘交’接完我們趕緊走,這個該死的地方……”

聽到這些之後山狼他們不由自主地將談話的內容和昨晚發生的事情聯繫在一起,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真是太好了,昨晚雖然沒機會動手,在這裏能遇到這些人也不錯。

山狼和其他對視了一下,不動聲‘色’的繼續吃東西,吃完之後幾個人先一步離開,毒‘藥’和獅鷲留下繼續監視那些人。

大約十幾分鍾後五個人手裏提着買來的早餐出了餐館沿着大街向前走,幽靈遠遠的跟在後面轉過兩條街在一個較爲偏僻的街道邊上停着幾臺卡車,上面裝滿了東西,幾個人將帶回來的早餐‘交’給車上的人。

幽靈在暗處盯着觀察了一陣山狼等人陸續到達。

“應該是他們,人數和情報相同,車輛也對的上號。”幽靈說。

“我們還沒有直接的證據,先觀察一下再說,如果使他們那就太好了。”山狼立即分派人手從不同方向監視車隊。

隨着時間的推移街上的人越來越多,大小車輛的也出現在馬路上,重拳不知道從哪搞來了一輛破中巴停在衚衕口外面不遠處的地方等待隨時接應他們。

“把東西都送到車上來。”重拳低聲對着單兵電臺說,大家揹着巨型背囊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放在車上能好一些。過了大約一個小時有幾個出現在附近,這些人轉了一陣,在確認沒有問題之後靠近了車隊,和上面的一個人‘交’談了片刻之後向遠處招了招手,頓時有十幾個人三三兩兩的靠上來,陸續接管了車隊,而車隊中那十來個人卻逐個離開,大約十幾分鍾之後完成了‘交’接,車隊開出了鎮子向遠處駛去,而剩下的那十五個人分成兩撥人向不同方向走去,本·艾倫立即分派人手進行跟蹤,其中有七個是本地人,這些人直接會叫了,剩下的八個人分成兩組,慢悠悠的直奔鎮子外面走去,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幹什麼。山狼觀察了一下低聲說道:“幽靈,去看看車上到底是什麼;其他留意剩下人的行蹤,這些傢伙很可能是我們要找的人。” 等了兩天沒等來運輸隊,去把恐怖分子等了出來,整個計劃完全被打‘亂’,這些恐怖分闖進了他們的伏擊圈,讓整個計劃完全失去了意義,這麼一鬧運輸隊是不可能在出現了,山狼他們只能帶着遺憾撤走,可是失意的山狼等人在小鎮上遇到了一夥疑似給恐怖分子運送物資的人,如果是真的那他們運氣還不錯,在荒漠地帶沒能下手居然又在這裏遇到。

從各種蛛絲馬跡上看這些人是恐怖分子運輸隊的可能‘性’非常大,只是他們現在還沒找到直接的證據,另外在餐館裏從他們支離破碎的對話中好像提到之所以他們在這裏出現就是因爲有人提前給他們透漏了消息,才改變了原計劃在這裏落腳,那麼他們又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消息呢?

這可是一件值得推敲的事情,不過山狼現在不打算在這件事上‘浪’費腦細胞,還是先搞定這些傢伙,抓了活口問問之後自然一切就清楚了。

很快人手被他分派出去,多管齊下,最首要的目的就是確認這些人的身份,不能倒‘挺’多事,必須有實在的證據。

山狼帶着鐵拳一路跟着四個傢伙出了鎮子,不知道他們要去什麼地方,又爲什麼分成兩批走,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和鐵拳跟着的這幾個人中有三個正是在餐館裏遇到的那幾個外地人,或者說是外國人。

沒多久幽靈就傳來消息,他已經查清楚,車上裝的是軍用物資,彈‘藥’、軍裝和其他補給品。

“果然是他們。”山狼冷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些傢伙還是落在了他們的手裏,真是老天都幫忙。

“大家準備動手,目標就在這裏,哼哼,真是老天有眼。”山狼立即召集人數準備行動,天賜良機不能錯過。

出了鎮子,幾個人繼續向前走,這下麻煩來了,這裏是一片荒野,四處毫無遮攔,根本就沒辦法跟蹤,無奈之下山狼只能叫重拳把車開過來,這樣還能隱蔽一點。

“早就該我出場了。”重拳開着出了鎮子接上山狼他們,“就這幾個?要不要現在就動手?”

“動手吧,這裏沒人了。”鐵拳也說。

山狼看了一眼已經走遠的幾個人:“這附近沒有什麼可藏身的地方,不知道他們要去哪!”

“所以纔是我們動手的好機會。”重拳說,“至少他們不會有援兵在這附近活動,不趁現在動手還等什麼時候?”

“問問獅鷲和毒‘藥’他們那邊怎麼樣了?”說着山狼聯繫了那邊的,得到的消息是他們那邊跟蹤的幾個人住進了鎮上的一家旅館,看來他們沒打算走。

“不等了,動手。”山狼終於做了決定,“鐵拳,我們一起下手,打‘腿’,這四個都要活的。”

“這好辦。”鐵拳將自己的步槍上膛,“下命令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跟上去。”山狼對重拳說,“快點。”“走着。”重拳一踩油‘門’,破舊的中巴車衝了上去,四個人正沿着土路向前走,並沒有注意到快速靠近的車子,等他們發覺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山狼和鐵拳已經開火,子彈準確的命中了幾個的大‘腿’,慘叫着幾個人反倒在地上,就算這樣他們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爬着打算逃開這個地方,或者準備反抗,但山狼和鐵拳動作更快,他們迅速跳下車,對着兩個拔槍的傢伙扣動了扳機,子彈直接打斷了他們的胳膊,骨頭都被打斷了,胳膊草繩一樣歪向一邊,他們慘叫着就地翻滾,剩下的兩個人這纔算是放棄了抵抗。兩人靠上去,山狼端槍警戒,鐵拳解除四個人的武裝,從他們身上找到了一支格洛克17、一支m9和兩支92f。

“你們幾個‘混’蛋還‘挺’有貨。”鐵拳將幾把槍丟在遠一點的地方。

“你們是什麼人?”一個傢伙躺在地上忍着‘腿’上的劇痛問,說的是一口流利的英語,這幾個傢伙果然是和他們一樣只是裝扮成本地人。

“你會知道的,只是不是現在。”特權將他的手銬起來,“別急。”

“聽口音你們不是美國人,真該死。”顯然那傢伙很失望,鐵拳的口音很雜,但的確沒有一點美國味兒。

“事兒還他孃的不少。”鐵拳罵了一句。

“你們會遭報應的。”那傢伙疼得滿頭大汗。

“我知道,但報應的時間還早呢!你是看不到了。”鐵拳一邊和他鬥嘴將那個人雙手反剪,但卻發現他一條胳膊被打斷之後根本沒法戴手銬。

突然山狼衝上去一腳踢在了一個人的下巴上,巨大的衝擊力將那個人直接踢飛出去,那人狂噴鮮血摔倒在數米之外,張嘴有噴出一口帶着三顆牙的鮮血。

鐵拳的臉‘色’跟着也是一變,他立即明白髮生了什麼,迅速衝向了剩下的三個人,可是已經晚了,其中有兩個已經面‘色’發青,眼神渙散,失去了意識,顯然毒‘藥’已經發作了,他們趁這個機會已經吞下了衣領上的毒‘藥’。

“該死。”山狼罵了一句,一時大意,他的腸子都快悔青了。

“動作真他孃的快,‘操’……白癡,你怎麼沒注意到?”重拳罵着鐵拳,“你,豬頭,好好一次任務被你毀了。”

“忘了……”鐵拳諾諾的說道,他已經滿腦‘門’是汗,顯然他很自責。

“好了,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先把他們‘弄’走,屍體也都帶上。”山狼心煩的揮了揮手,原本很圓滿的事情居然變成了這個鳥樣,他也覺得很窩火。

簡單點說,兩個還活着的人和兩具屍體都塞進了車裏,就在這個時候遠遠的他們聽到了一聲不太明顯的爆炸聲,聲音很悶,如同在天邊打了幾個悶雷,只是在這種百分之九十都是荒漠的環境中雨水本來就少的可憐,那雷聲就更不多見了。

就在他們納悶的時候很快耳機裏傳來了幽靈的聲音:“搞定,恐怖分子別想得到哪怕一枚子彈。”

“炸了?”山狼問。

“炸了,我可是不會把這麼多的彈‘藥’留給他們,我們得不到他們也別想要。”幽靈說。

“好吧,你小子夠狠,趕快過來,我們得手了。”山狼說。

“收到,馬上就到。”幽靈很乾脆。

“獅鷲那邊不動手嗎?”重學問。

“不,先等等,看看這些人知道什麼。”山狼說,“我們得儘快動手,在鎮裏敵人發覺之前‘弄’清楚他們的身份。”

“這好辦。”鐵拳將車開到隱蔽處將那個被山狼踢得滿嘴噴血的傢伙從車上拖了下來,“用刑這種事情雖然我不喜歡,還是有一定經驗的。”

“動作快點,我只要結果。”山狼看了看錶。

“多長時間?”重拳看着鐵拳。

“十五分鐘。”鐵拳說。

“好,那我給我給你二十分鐘。”說完將車開走,到了稍遠一點的地方把另一個人脫下來開始動手。

酷刑,是他們目前能採取的唯一手段,這裏可沒有勸說和利‘誘’,只有完完全全的暴力手段。

十幾分鍾之後幽靈就開着一輛皮卡趕了過來,人還沒下車聲音就先到了:“有這種事情居然不等我?”

“等着看戲吧。”山狼說,“炸了幾輛車?”

“全炸了,我說了,一枚子彈都不會讓恐怖分子帶走,反正炸一次,都炸了,沒有幸存者,這一點我可以保證,比不擔心有人泄‘露’消息出去。”幽靈點上一支菸,“剛纔來的時候我見了獅鷲他們,那邊還在盯着,幾個人進了旅店就變成死豬了,睡得很沉,心還真夠大的,居然能睡的這麼安穩。”

“這羣王八蛋是以爲自己完成任務了,所以才放鬆下來,這很正常,他們是絕不可能想到我們會對他們動手。”山狼說,“只是我還不明白,他們爲什麼要分開?這幾個人要去哪裏?他們居然能如此果斷的自殺,只能說明他們訓練有素,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所以我相信這些人肯定大有來頭。”

“‘斷手’的人很多都是政fu的退役特工,所以他們如此痛快的求死也情有可原,畢竟做了俘虜也就沒多大機會能活下去,不管是什麼來頭,反正都是一羣該死的東西,死了更乾淨,省得我們動手。”幽靈深吸了一口煙,“這次總算沒白來,儘管不是在預計的地方,至少達到了目的。”

“嗯,等看結果吧,但願是我們期待的。”山狼說,“不知道爲什麼,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總覺得這件事有點不妙,”

“想多了吧?”幽靈很不以爲然地說。

兩人正聊着重拳已經幹完了活兒,渾身血腥的走了回來。“怎麼了?”見他的臉‘色’很難看幽靈也覺得情況有點不妙。重拳‘陰’着臉說:“這些人的確是給‘自言自語’送貨的,但我們可能‘弄’錯了,他們是cia的特工。”“該死……”山狼低聲罵了一句,“這下麻煩大了。” 重拳負責審訊的是個本地人,準確的說是武裝派來幫忙的,出身平民,沒有接受過任何專業性訓練,雖然看着很硬氣,但也就開始還裝裝硬漢,擺出一副寧死不屈的英雄形象,可卻根本禁不住重拳的折騰,還沒動大刑就徹底崩潰了,於是問什麼說什麼。

他招認了很多有價值的信息,武裝和“自由之翼”的關係有點類似於盟友,彼此之間只是合作關係,不存在上下級,在這個戰亂的國度中他們彼此照應,共同發展,只要不到奪取政權的時候他們就不太可能產生矛盾,甚至會通力合作,互相促進。

最重要的是“自由之翼”是一個放眼世界的恐怖組織,利比亞這個小國他還沒放在眼裏,之所以幫助武裝打仗完全是爲了鍛鍊自己的士兵,同時也是出於全局考慮,如果武裝奪取爭權,就算他們無法掌控證據,但至少能在其中佔有一席之地。

“自由之翼”的大部分訓練營和補給站都在武裝的地盤上,所以他們之間展開了很黃凡的合作,武裝需求的是“自由之翼”的資金和武器,同時還可以將自己剛剛招募的士兵送進自由之翼的訓練營接受訓練,而“自由之翼”需要的就是這裏的容身空間,他們需要在這裏訓練自己的聖戰士,也可以在這裏投資賺錢,以增強實力,於是二者之間有了各取所需而又不相互矛盾的合作前提。

爲了彼此的方便,武裝給“自由之翼”的大多數營地都配備了足夠數量的嚮導,其實主要作用就聯絡員,協調雙方之間的關係,互通有無,減少摩擦,而被山狼他們俘虜這個傢伙就是這麼一個人,全面負責本地“自由之翼”和武裝之間的溝通,他是本地人,當然熟知這裏的一切,因此他同時也擔任運輸隊的嚮導,引導運輸隊通過本地武裝的防區,順利進入“自由之翼”的營地。大約一天之前“自由之翼”的人接到一份祕密情報,稱有人要伏擊他們的補給車隊,叫他們做好準備,所以車隊就延遲了前往營地的時間,這纔有了後來營地的恐怖分子出來偵查是山谷是否有問題,觸發了幽靈設置的地雷,原本他們是打算試探一下,如果發現伏擊者就直接解決掉,沒想到卻這下雖然損失慘重,但倒也證實了情報所言非虛。作爲嚮導他自然陣地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所以他和這幾個CIA的特工爲了保險起見要求營地派人到這裏進行交接,這也是爲了轉嫁風險,只是沒想到儘管已經把車隊交了出去,但他們還是遭遇了山狼等人的襲擊。至於送貨人的身份,他們還真的知道一些,這些人是CIA的特工,這些武器彈藥也是CIA祕密自助“自由之翼”的,幫助他們攻打政府軍,這符合所謂的美國利益,於是纔有了對原本的死敵的援助。這次一共來了三名特工,其中兩個已經服毒自殺了,另外一個正在被鐵拳施以酷刑,而剩下的幾個人都是他帶來的武裝成員,負責護送物資和擔任車隊司機,以做一些基礎性的工作爲主。一切都很清楚了,原來背後給這個恐怖組織提供幫助的並非他們預料中的“斷手”組織,居然是CIA,本·艾倫這次搞定的情報太沒水準了,就算有偏差,這出入也太大了,所以這次他們真的惹了大禍,毀了CIA提供的物資不算,還幹掉了兩個特工,現在手裏還有一個俘虜,這簡直就是對CIA的一種挑釁,“黑血”這次真的是給自己找了個天大的麻煩。“或許CIA和‘斷手’對這個組織都有自助也說不定。”半天幽靈才說出這麼一句話,顯然他對遮掩的結果也有點難以接受,畢竟這個轉變太大的。“這個的確有可能,之前也提到過,現在他們彼此之間至少不再是敵對關係。”山狼鎖緊了眉頭,很明顯他也一下轉變不過來,這個震驚的消息足以讓他愣神半天的。“我去問問。”重拳提着刀又回去了,過了一會兒他纔回來說,“這小子不是很清楚,反正給營地送東西的人很多,不是每次都由他來負責做想到,他這種身份的聯絡員爲數不少,在他忙的沒時間愛你來這邊的時候,都是‘自由之翼’的人自己接應,所以目前還無法確定是否除了CIA還有其他組織對‘自言自語’有資助,如果要證實恐怕就只有去問‘自由之翼’的高層,但很顯然對於我們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嗯。”山狼閉着眼睛思索了很久,“再去問問,看看他還知道一些什麼,能掏出多少算多少。”“知道了。”重拳點了點頭繼續回去訊問俘虜。“鐵拳,你那邊情況怎麼樣?”山狼通過對講設備問,目前他們想知道的一切只能從這個活着的CIA嘴裏獲得了,如果真如幽靈猜測的那樣的話,那他們這次真的把CIA也得罪了,對他們來說這恐怕是一次滅頂之災,就算他們再強也無法和世界第一大情報組織對抗。

“不好,這小子嘴巴太硬,就是不開口。”鐵拳有些氣急敗壞。

“你是白癡,這點事情都搞不定!”幽靈罵了一句,“我來。”

“你去吧,鐵拳是新手。”山狼也說,“但記住,我要他腦子裏的東西,這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

“知道了。”幽靈少有的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放心吧,我明其中的白利害關係。”

這件事的確很糟糕,簡直糟透了,山狼有些找不到方向感,他非常清楚,在這個時候他必須慎重考慮所有事情,稍有不妥就會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

幽靈到的時候鐵拳已經停手,那名特工已經被折磨的傷痕累累,儘管這樣他一依然沒有招認出任何有價值的情報。

“交給你了。”鐵拳說,“這傢伙嘴巴太硬了。”

“嗯,我陣地了。”幽靈掃了一眼地上的俘虜,“我對這小子很感興趣。”換掉鐵拳之後他看着橫臥在地上的俘虜冷笑:“抱歉特工先生,我的到來可能是你的末日,所有儘量享受這份痛苦吧,或許死亡是你唯一需要的解脫方式!”聽到“特工”兩個字之後俘虜明顯有了一點不一樣的反應,但他依然表現的及其沉默,可這一切都被幽靈看在了眼裏,他盯着俘虜:“對於你們接受的訓練我非常清楚,我也知道該如何對付你們,放心,我不會手下留情的,CIA的特工先生。”

“那個混蛋果然沒能堅持下去,哼,不過沒關係,他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少,你們不可能知道更多的東西。”俘虜居然開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