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蘇紫玥連打幾個噴嚏。

葉靈往她身上一看:超短裙,半身衣,薄薄的褲襪。

溫度是十五度。

天起了涼風,季節己經正式進入冬季,但是蘇紫玥身上沒有一樣是保暖的衣物。

看見葉靈盯著她看,蘇紫玥裝作無事的跟她討好嘻笑。

葉靈還沒開口,又是連著兩個啊啾。

「可能有點感冒了。」

蘇紫玥說話都帶著心虛。

葉靈再次往她的超短裙看去,這種天氣人家己經棉襖加身了,她穿得這麼清涼是要怎樣?

穿著變化從戀愛了開始,但是天冷了還不懂得加衣就有問題了。

「沒有外套?」

葉靈淡淡的問道。

然後起身去給她沖了杯小柴胡。

蘇紫玥笑笑:「不用啊,只是有點涼,動起來就沒事了。」

呵,風不會從底上鑽上來,然後經過你的肚臍,進入你的百骨,讓你哆嗦嗎?

或者是看到葉靈這無聲的冷笑,蘇紫玥訕訕的喝完葯。

葉靈就坐在沙發上看著,之前的早餐一般是一杯豆漿兩個包子。現在只喝一杯豆漿,半個包子。

午餐的米飯也減到了半碗,還只吃一點青菜,幾乎不碰肉。

可以的。

葉靈沒有吱聲。

減肥,愛美,要風度不要溫度。

原主一直在飲食上對蘇紫玥的要求就是吃飽飯穿暖衣。這一上了大學,就把十八年來的教導都忘了嗎?

在葉靈冷漠的目光下,蘇紫玥仍然不變的出了門,穿著她的小短裙,啊啾啊啾的走了。

父母不該隨意指責孩子,要給孩子自由。

好,她給了,她也努力的在做到,希望自己是個好母親,也儘力的壓著原主的爆脾氣不讓出來。

可是,父母疼愛了孩子,那孩子是不是也該做點什麼,不要惹父母的氣?明知道父母看著你痛,比自己痛還辛苦,為什麼還不好好保護自己呢?保護好自己不就讓父母也安心些嗎?

事情很多時候應該是雙向的。 「小小你又在胡說什麼?信不信我把你再揉大一點?」

吳夢雪氣的眉頭一皺,盯著鄭小小胸前,雙手做出抓啊抓的動作。

「哼,你要是有本事我倒也不介意,不過你要是能揉大……恐怕夢雪姐先揉的就是自己了吧?」鄭小小挑釁似的揚起下巴,眼中滿是不壞好意的盯著對方。

「你!」

吳夢雪氣的說不出話來,這妮子仗著自己發育逆天,總是拿這個來嘲諷她,她的規模也不小好么?隱隱約約都觸摸到了三十六D的門檻!只是沒有鄭小小的誇張罷了。

有時候吳夢雪都在想,鄭小小出生在醫生世家,爺爺是金衡第一人民醫院前名譽院長,更是一名出色的老中醫,是不是從小給鄭小小吃什麼好東西了?

可是每每想問的時候,又羞於講出口。

「嘿嘿夢雪姐,講正事啦,你快過來看看。」鄭小小故意捂著手機,左手對著吳夢雪勾了勾示意對方過來。

「你搞什麼東西? 妖孽當道,妃子很猖狂! 神神秘秘的。」吳夢雪雖然鬱悶,卻還是很快湊了過來,她倒要看看鄭小小搞什麼鬼。

「夢雪姐你看!」鄭小小獻寶似的將手機送到了吳夢雪面前,屏幕上面顯示的就就是金衡大學論壇的首頁,上面還附有一張圖片。

「是楊航他們?」吳夢雪眉頭一皺,楊航她自然是認識的,都在金衡第一高中上過學,算是同學,而且對方還是學生會高幹,在學校名氣不小。

只是,這種富二代家的紈絝子弟她一向看不慣罷了。

「夢雪姐你看什麼呢,誰讓你看楊航那貨了?你沒看到中醫哥嗎?」鄭小小指著屏幕中間,站在楊航前面剛好露臉的秦毅。

「原來是這個小子……,你給我看他幹嘛?」吳夢雪眉頭微皺,心想這傢伙怎麼會在校園論壇上出現的?

「嘿嘿,夢雪姐你再看這則論壇的標題。」鄭小小這個時候才將屏幕往上拉了一點,上面赫然是一排深紅的大字。

「逆天新生,沒有錄取通知書竟讓得教務處主任親自求他入校!」

這則論壇新聞已經有了上千的瀏覽,雖然秦毅這個名字的熱度並不高,沒有被曝光,但是秦毅這張臉恐怕已經讓很多人印象深刻了。

一來就出了這麼大的風頭,以後註定不會風平浪靜。

「怎麼回事?教務處主任親自請他去學校?開什麼玩笑?」

吳夢雪很清楚金衡大學是一所怎麼樣的學校,區區教務處主任根本不能決定一個學生能否入學,錄取通知書才是關鍵,這也太胡鬧了。

「夢雪姐你管這麼多幹嘛?我只知道打賭你輸了,中醫哥現在是金衡大學的學生,所以你要做中醫哥一天的女朋友!」

鄭小小哼了哼,將手機搶了回來,得意的望著對方。

「小小你不要搗亂,我是不可能做他女朋友的,簡直太荒謬了。」吳夢雪白了她一眼。

他們壓根是兩個世界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走到一起,她的爺爺她的父母她的家人更不會同意。

吳家,太龐大了。

而秦毅,太弱小了,弱小到在吳家面前就像一隻螞蟻。

不是吳夢雪看不起他,而是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現實。

「夢雪姐,你這是耍賴,你說過要當他一天女朋友的,我不管,回來我就跟中醫哥說。」鄭小小一副賴皮的樣子。

「你!」吳夢雪是真的拿鄭小小沒轍了。

最後也就隨她了,反正她不管怎麼說跟秦毅都不可能,兩人身份不對等,這樣做的結果只會害了他。

……

天色越來越暗,秦毅一閉眼睜眼之間,半天的時間悄然流過,等他走出房門的時候正好看到了江瑩瑩,這丫頭匆匆忙忙的從屋中走出來,手上拎著名貴的包包,打扮的非常靚麗。

「秦毅?」

後者也看到了她,秦毅還以為對方又要發瘋,下意識的就想退回屋子中,不過後者眼神變幻,並沒有找他麻煩,反而是頗為平靜的走了過來。

「秦毅,你別跑,我有話問你。」

「啊?哦。」秦毅腳步一頓,疑惑望著對方。

看得出來,江瑩瑩也不是故意想要找茬,否則就不會這麼心平氣和的說話了。

不過這樣的話秦毅就更加鬱悶了,對方難道已經忘了昨晚的事了?這怎麼可能,昨天這女人幾乎快要發瘋,而且女人都是記仇的動物,他可不相信短短一天對方就能忘了那種事情,不找他麻煩。

「這女人絕對是不懷好意!」這個想法當即就出現在了秦毅心中。

「秦毅,我問你個事,你會開車嗎?」江瑩瑩站在秦毅面前,彷彿昨天的事情已經全然忘記。

「開車?會啊。」秦毅有些莫名其妙,這女人問他會不會開車幹什麼?

剛進軍區的時候所有的車種他便全部學完,只要有個輪子的他都能開走,有時候為了執行任務,甚至還駕駛過小型戰鬥飛機,不過對於現在的他而言,開車不開車什麼的意義不大。

第一是不方便,第二是……他自己完全爆發的速度,絲毫不會亞於一輛跑車的極限速度。

當然,這種爆發,於他而言也是極為困難,消耗更是極大。

「你會開車?那就好,幫我個忙,昨天的事就一筆勾銷,怎樣?」江瑩瑩眼中驚起一抹亮光,隨即很快掩飾了下去,淡淡問道。

「你要知道,昨天那件事你不給我個解釋我完全可以把你從這裡趕出去,畢竟這是我家!」江瑩瑩不咸不淡的說道,說的完全在理。

秦毅點了點頭。

「你說吧,要我幫什麼忙。」秦毅也是自知理虧,若不是很為難幫忙也就幫了,省的對方總是把昨天那件事提出來噁心他。

「我今晚要參加個活動,你跟我一起,到時候我自會告訴你。」江瑩瑩說道,嘴角不可察覺的露出一抹笑容。

秦毅沒有拒絕,剛剛結束修鍊,出去呼吸呼吸新鮮的靈氣也好,他總覺得長生訣想要繼續突破,光打坐修鍊是沒有用的。

「你收拾一下換件像樣的衣服跟我走,我在車裡等你。」說著江瑩瑩踩著精緻的高跟鞋,已經穿過濟世堂中的大院,朝著外面走去。

秦毅這種穿著出入正式場合確實不怎麼合適,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休閑裝,典型的學生裝束,還是那種最普通的學生,看不出一點特點,放在人群中甚至會被人忽略。

可是他也沒有帶什麼正式的衣服啊……想了想秦毅進去換了件稍微看得過去的乾淨休閑裝,踩著廉價運動鞋朝著外面走去。

江瑩瑩的車就停在濟世堂門外,是一輛紅色奧迪,跟江瑩瑩的氣質倒是很配,這輛奧迪看造型就知道價值不菲,應該是最新款的A6,市面上沒有五六十萬拿不下來。

而且還不知道江瑩瑩買的是什麼配置。

以她的性格加上江家的財富,頂配甚至更好的豪車她也能輕易拿下來。

「你就穿成這樣?」江瑩瑩皺皺眉頭,今晚這個聚會還挺重要的,她一萬個不想帶著秦毅過去。

可是……他知道楊航今晚請她們聚會遊玩是什麼目的,她一個人還真的挺擔心的,楊航的為人她不是不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準備的特殊項目,秦毅會開車的話她也不至於丟人丟的太厲害。

「我沒有帶太多衣服。」秦毅淡淡說道。

「行了,你來開車吧,這上面有導航。」江瑩瑩坐在副駕駛位,指著駕駛位,臉上有著一抹難看,心想你怕是壓根沒有衣服吧,還死要面子,什麼沒有帶太多衣服。

在她心中,秦毅一直是一個窮酸模樣。

秦毅坐了上來熟練的啟動轎車,平穩的開了出去。

「你駕駛證什麼時候考的?看你開車樣子挺熟練的?」開進市區中央,江瑩瑩好奇問道。

秦毅開車很穩,是那種壓根找不到什麼瑕疵的穩,在裡面坐著,江瑩瑩甚至感受不到顛簸,有種坐上老司機的車的感覺。

這讓江瑩瑩有些詫異,秦毅的年紀看起來不過十八九歲,而十八周歲才能考駕照,現在他應該還是新手期吧?

「我沒考過駕照……」秦毅淡淡說道。

「你說什麼?」 葉靈感覺自己的戾氣都變重了!

做了幾個深呼吸,穩定下來,不能生氣的,一吵架的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關係又會往回跌。

而且吵了架,想交流就更難了。

葉靈嘆氣又嘆氣,即使不是真的自己生的,但是你把她當女兒看重她的時候,真的會被氣到啊。

而且,穿得短就是美嗎?

成親后王爺暴富了 你看那些穿得暖暖的,精神十足,還笑顏如花的孩子們,多可愛不是?

果然還是別人家的孩子聽話……

葉靈在買菜的路上,完全感受到了父母心腸。

遇到熟人都問她幹嘛一早就嘆氣,她還是忍不住吐槽兩句:「家裡那個不好好穿衣服,感冒了~」

「哎呀,現在孩子都這樣,等她們冷得哆嗦就知道啦。」

問題是冷得哆嗦還不知道呀!不還是衣服沒加就去了嗎?!

「人家不怕冷~」

「那你就讓她冷唄,反正感冒了還是她自己難受,對吧?不吃一吃虧,哪懂得爸媽的好,是吧?」

聽著胖大嬸的「安慰」,葉靈緩緩點頭:就讓她冷吧。

不過還是買了豬骨頭回去燉湯,再扔點驅寒的藥材下去,免得真感冒了,又得耗一個星期才會好。

中午,蘇紫玥是摸著腦袋進來的。

開始頭痛了吧。

葉靈也不問。

她弱弱的喊了聲媽,有氣無力的。

可以的。

「飯還沒好吧?我先去躺一會……」

葉靈還沒回答,人己經進屋躺下了。

看了看時間,她還是把菜炒了。

「不要睡,可以吃飯了。」

葉靈提醒道。

「媽,我就躺一下…」

「起來。吃飯。」

葉靈己經先盛了湯出來。

「媽…就一會……」

「要我拉你起來嗎?」

蘇紫玥一陣煩躁,可是聽到變了的語氣,還是乖乖爬了起來。

看見暖暖的湯,心情又好了些。

「媽,今天怎麼有湯喝呀?」說完嘗了一口:「怎麼有點苦?」

「我放了藥材。」有點苦味是正常的。

或許是喝完湯心情就好了,蘇紫玥跟葉靈說:「媽,我有點頭痛……」

「嗯。」這不是預料中的事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