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的將領聽到袁世凱這樣子說,就知道袁世凱已經是嚇了決定的,那麼自己或許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了,但是有的將領還是不想要袁世凱這樣做的。

“大總統,小日本貪心不足的,很有可能不會滿足於福建的。”這個將領善意的提醒了一下,試圖讓袁世凱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會是什麼。

“這一點,我是知道,可是你認爲張一凡會是好惹的嗎,你們認爲張一凡會被小日本吃掉嗎。我看不見得的。”袁世凱很是清楚,日本人看似厲害,其實並沒有多厲害,日本人厲害還是在海軍上,在陸軍上不見得多厲害,他自己也不想小日本佔據福建的。

但是他要行險的,爲的就是要除掉張一凡。

“大總統,福建萬一被小日本佔據的話,那麼後世的時候,大總統難免會背上罵名的。”這個北洋將領神色之間有些痛苦的。

“凡事都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不會出現任何意外的。”袁世凱雖然這樣說,但是其實自己心中也是沒有底氣的,如果小日本真的打敗了張一凡的肯定不止要佔據福建的。

但是袁世凱清楚美國英國以及法國是不會允許日本這樣做的,他們是不會允許日本人佔據中國的地盤的,因爲他們自己還沒有開始動手呢。

袁世凱他要藉助的就是其他帝國的勢。

袁世凱的想法不可謂不好,可是他卻是不會知道,自己的海軍已經開始被張一凡挖牆腳了,尤其是在二次革命之後,已經有不少海軍將士有了加入張一凡的念想了,在他們看來張一凡才有那個經濟實力發展海軍,有那個決心發展海軍的。

本來就已經有些動搖的了,加上張一凡暗中派人聯繫,現在的程璧光事實上已經算是開始投靠張一凡了,只是還沒有表明身份而已的。

不僅海軍這樣,就是連陸軍也是這樣的。

現在不管是海軍還是陸軍只有沒有離開袁世凱,那是因爲袁世凱還擁有這中央的名義和權力,他們這纔沒有走的,如果這個時候是張一凡坐上中央元首位置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是毫不猶豫的轉投張一凡的。

那些海軍以及陸軍的將領,他們在張一凡的身上看見了希望,他們看見了張一凡領地內一切的新景象,那些個是真心爲國的將領,已經覺得張一凡那裏纔是有希望的,而袁世凱這邊已經是日薄西山了。 這些將領雖然這樣說道,可是大家都知道日本已經藉口和德國開戰強佔了山東膠州灣了,對於此時袁世凱大總統沒有做出有力的迴應,並沒有實際行動派兵阻擊日本軍隊進入山東。

雖然這些將領也是知道即使袁世凱派兵,結果大多也是失敗的,可是哪怕是失敗了也總比沒有派兵要強啊,袁世凱不僅在日本佔據山東的時候,沒有做出什麼還擊,現在竟然還想要將福建讓給日本人,不少將領的心中已經不怎麼接受了。

反觀張一凡在日本佔據山東的時候,不僅嚴厲的譴責,還派出了海軍阻擊日本的海軍,雖然並沒有成功,但是起碼也是做了事情的。這件事情也是袁世凱要將日本人引向福建的一個原因。

從情感上講這些將領更加的偏向張一凡。

大家都選擇了沉默,用無聲的反抗着,袁世凱看出了一點苗頭,可是他知道只要自己藉助日本人的實力打敗張一凡,統一了中國,那麼到時候他們就知道自己的苦心了。

“恩,那這件是事情就這麼決定的了。”袁世凱陰沉着臉下了命令。

早在張一凡決定要阻擊日本人的時候,他就想到了日本人肯定是要派兵攻擊自己的,但是他並沒有因爲日本人此時的強大而放棄,這是中國的土地,是肯定不能允許被日本人強佔的,是絕對不允許的。

袁世凱不敢做,不想做,那就讓自己做的了。張一凡自從阻擊了日本人之後,就是可提放着日本人的進攻。

日本人想要進攻自己,肯定是要從海面上過來的,是要依靠海軍的。張一凡恰巧有剋制海軍的利器,那就是空軍,用空軍剋制海軍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張一凡是絕對不會拿自己唯一的一點海軍去和日本人拼命的,此時的日本人海軍噸位總共大約有60萬噸,,雖然其中有很多老舊的軍艦,但也絕對不是這個時候的自己可以抵擋的。

張一凡稍微算了算自己手上的海軍實力,一艘5000噸的重巡洋艦還是本來要給德國人的,結果因爲世界大戰的開始被自己留了下來的,還有就是原來一艘護衛艦以及建造好的2艘護衛艦,而至於在建的還沒有服役的護衛艦,那就是不用說的了,就這麼點實力怎麼可能打得過日本的海軍呢。

所以張一凡決定如果日本人來犯的話,那麼就用這個時候相對強大的空軍全力對付日本的海軍,張一凡相信這是沒有問題的,因爲這個時候的海軍還是沒有什麼所謂的防空概念的,更不要說良好的防空能力了。

張一凡現在等的就是日本人來犯,然後將日本人的海軍打沉掉小部分,滅滅日本人的囂張氣焰。

張一凡幾乎就是天天都在等待消息,看日本人是不是來犯了。

“日本人有什麼動靜沒有?”張一凡有點迫切的問着張武。

“都督,我們現在的情報機構對於國外的情報並沒有足夠的調查能力,目前對於日本人的態度還是不是很瞭解,並沒有辦法獲得日本人的決定。”

“另外,就是從我們海軍偵查的情況來看的話,我們福建附近海面上並沒有什麼動靜。”林龍補充道。

“恩,我知道的了,但是我們並不能因爲日本人現在沒有出現,我們就放鬆警惕的了。我相信日本人肯定是不會嚥下這口氣的,他們一定會來報復我們的。”張一凡眯着眼睛說道,他清楚以日本人那種對待強者卑微得像奴才,對待弱者不可一世的心態,肯定是會報復自己的,而且張一凡幾乎就是可以肯定一點的就是,日本人肯定是會耀武揚威一樣的派出不少軍艦前來的。

張一凡等的就是那個時候,他要在那個時候狠狠的坑日本人一把的。

“林宇,我們空軍的訓練一切都是沒有問題的哦。”時刻關注空軍的張一凡哪裏會不知道空軍現在是什麼情況啊,不過就是關心則亂,想要問問而已。

“都督,一切都是沒有問題的。我們轟炸機飛行員訓練很好,誤差在50米之內的命中率現在已經達到80%了。”林宇很是肯定說道。

而張一凡要坑掉日本人的利器就是轟炸機,張一凡記得日本人偷襲珍珠港那就是艦載機乾的好事了。張一凡有把握日本人那種對待中國看不起的態度,一定是大意,那麼到時候只要等到日本海軍進入自己空軍的有效半徑之內的話,那麼就要日本人哭了。

這一次的作戰計劃,張一凡已近擬定好了的,那就是用空軍強襲,自己微弱的海軍在遠處觀望,如果可以的話,海軍也一起上,給日本人的海軍一次重重的打擊。

只要有了這次打擊之後,日本人被打怕了肯定是不會那麼囂張的了,而且自己肯定是會在國內博得一片好名聲的,到時候輿論上肯定是支持自己的,那麼就可以爲自己日後的對內戰爭起到一定的粉飾作用了。

日本人一貫是對弱者自高自大,對強者卑微得像奴才的一種犯賤種族,在日本人強佔山東的時候,被張一凡派兵偷襲了,雖然沒有造成什麼實際的損失,可是日本憤怒了,他們不允許的。

在日本的內閣會議上,所有的大臣都憤怒了。

“支那人,都應該去死。一個小小的張一凡居然敢派兵阻擊帝國的軍艦,那是自不量力知道嗎,那是對帝國的羞辱,諸位知道嗎,我們必須要給予狠狠的教訓,好讓支那人明白我們大和民族纔是最優秀的民族。”

“沒錯,必須要給予教訓的。”

“沒錯,給予教訓。”

內閣的大臣大部分都是附議,他們都覺得自己被羞辱了,在他們看來,那就是自己日本人如果攻打中國的話,那是合乎天理的,但是如果中國人攻打日本人的話,那就是大逆不道的了,是以下犯上的,必須要教訓的,如果不教訓那不是讓全世界笑話大日本帝國居然被支那人一個小小的地方都督羞辱了嗎。

“我們是必須要給予支那人教訓,可是我們現在還沒有做好戰爭的準備。如果我們這個時候貿然進攻支那人的話,那恐怕有些不妥當的。”

“能有什麼不妥當的,難道那個支那人還有反抗的能力嗎,只要我們大日本帝國的海軍遊弋在臺灣海峽,我想那個叫做張一凡的小都督,勢必就要投降的,即便是不投降,只要我們大日本帝國的軍隊登上了福建的地面,難道那個小小的地方都督還有能力抵抗嗎?”

這羣內閣大臣本來就準備要要進攻張一凡的,正在準備的時候,就收到了來自袁世凱的密信,信中非常明確的說道了,那就是如果日本人肯和自己配合將張一凡剷除掉的話,那麼自己願意將福建割讓給日本人。

日本人自然是不會以爲袁世凱會陰謀算計了,在他們看來袁世凱就是一個已經投靠他們日本人的支那人,他們絕對是想不到袁世凱居然是指望日本人和張一凡打個兩敗俱傷,如果日本人被張一凡打得沒有什麼力氣的話,那麼自己肯定是不承認的。

這些日本人本來就準備要正大光明的教訓張一凡的,可是即使教訓張一凡之後也沒有十足的理由佔據福建等地的,因爲張一凡並不能代表中國政府,而福建屬於中國的,並沒有獨立的,所以日本人雖然可以派兵攻打張一凡,甚至可以趁機佔據部分地方,可是那些都是沒有得到中國政府承認的。

現在他們強佔中國土地,還可以得到中國政府的同意,自然是非常高興的。

日本攻擊張一凡的海軍有兩艘戰列艦,10艘巡洋艦,以及一些驅逐艦還有護衛艦等,這些軍艦的實力對於當時的中國來說已經是非常的巨大了,甚至可以說是巨無霸一樣的存在了。

日本人高傲的沒有派出偵查,直接就是主力部隊逼近福建海域。

日本人出兵了,日本人高興了,袁世凱高興了,張一凡也高興了,真是難得大家都非常高興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以爲自己是對的,是十拿九穩的,所有的人都以爲別人是傻子的。

日本人在國內等着再次戰勝中國的好消息,雖然這次中國並不是中央政府,只是地方政府,可是也足夠日本人高興。

袁世凱也是在時刻關注着日本人的動向,他心中有點惴惴不安的,不沒有十足的把握,他根本不相信張一凡可以打得過日本人的,甚至他還在想張一凡是不是會在日本軍隊登錄福建之後短短几天就失敗了呢。

張一凡也是時刻的關注着日本海軍的行程,他心中大笑不已,沒有想到小日本居然如此的自大,並沒有做絲毫的保密措施,不過想想也是啊,以現在日本海軍的實力,對付中國的海軍需要保密嗎,需要那麼多計謀策略嗎,顯然是不需要的。

毒妻三嫁 張一凡一天天的等待着,要等待日本人的軍艦進入自己轟炸機的作戰半徑之內,越近越好的,越近,小日本就越難走脫的。

而至於這次戰鬥之後,殲滅了日本人這一批的海軍,日本人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決定拿已經不是張一凡可以決定的了。他也不想這個了,他纔不管日本人在不久的將來是要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什麼樣的決定,他纔不管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空軍已經是整裝待發,時刻時刻出擊作戰了,戰士們緊繃着的神經隨着日軍戰艦的步步逼近而更加的緊張了。

在這些士兵的印象中,中國人是打不過日本人的,他們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等人會打得過日本人強大的海軍,他們不知道自己這些所謂的轟炸機以及戰鬥機到底效果怎麼樣,雖然他們聽自己的長官講,自己飛機在天上,日本人是拿我們沒有辦法的。

可是沒有經過實踐的證明,儘管這些士兵自己也是覺得自己在天上,日本人拿自己沒有辦法,但是長期以來由於畏懼日本人形成的心理已經造成了,沒有一場勝利的戰鬥,是沒有辦法克服他們畏懼日本人的心理的。

“聽說日本人很厲害的。”空軍的軍營中一個士兵看起來很是緊張有點哆嗦,心裏一點底都沒有的。

“誰說不是啊,那些洋人都是非常厲害的,自從英國人來了之後,我們就在沒有打過勝仗了不是嗎?”這是一個頗有點怨氣的士兵,他希望自己的國家是可以大勝仗的,可是又沒有信心。

“你們都忘記了嗎,長官是怎麼和我們說的,我們這些飛機可是世界上最先進的飛機了,日本人根本就拿我們這些飛機沒有辦法的,我們有什麼好怕的。”這個士兵看起來是一個憤怒的青年,一個熱血的青年,他堅信自己的民族和國家是一定可以勝利的,儘管理智告訴他很有可能是失敗的,可是他還是要堅信一定是會勝利的。

但是這種人必境是很少的,大部分的士兵還是屬於那種沒有信心的。

“那即便是擋住了這一次,那下一次呢?”

沒有實際的勝利,士兵是焦躁的,他們希望勝利,可是又認爲是不會勝利的。不僅是士兵在畏懼,還有很多普通百姓官員他們都在畏懼,他們需要一場勝利來堅定他們對於自己民族國家的信心。

端坐都督府中的張一凡知道自己這一次一定是不允許有任何的差錯的,一旦出現差錯,不僅自己要身敗名裂,甚至還會給自己的國家和民族帶來深深的災難。

但是一旦成功的話,這將不僅是自己的一次轉機,也將是國家民族的一次轉機,一次重大的轉機,自己斷然是可以向日本人提出要求的,那麼中國和日本自從甲午之後的形勢就要發生很大的變化,而這一切都是要依靠這一次的勝利。

高傲的日本人將軍艦逼近福州,福州郊區已經進入了戰列艦的射程範圍之內了,日本人肆無忌憚的宣泄着他們的炮彈。

“你看支那人只能接受我們的炮火,一點反擊的力量都沒有的不是嗎。”肆無忌憚的狂笑,絲毫沒有將中國放在眼裏,哪怕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在普通士兵了。

這就是此時日本人對中國人心理上的巨大差距了。

“那還用說嗎,我看用不了半天的時間,中國人一定會放棄防守的,我敢肯定。”他說的那麼的肯定,可是實際上他就連他們戰鬥目標福州現在擁有多少士兵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日本人對付中國人那是肯定勝利的。

“需要半天嗎,你也太看得起支那人了,我看用不了三個小時吧。你們看見沒有,從頭到底都沒有支那人的海軍啊。”

“哈哈,真的是笑死我們,支那人有海軍嗎,支那人的那幾條破船能稱爲海軍嗎。”

日本士兵在肆無忌憚的笑着,儘管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朝着中國人的領土開炮了。而早在日本人進入福建空軍作戰半徑之內的時候,張一凡手下空軍將士都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可以出擊。

但是張一凡並沒有着急進攻,他在等待,他在等待瘋狂的日本人距離更近之後,自己這一次要讓日本人付出慘痛的代價,一定要叫世界上所有的帝國知道,從今天開始之後,中國將不再是以前那個任由他們欺負的中國了。

“都督,已經可以開始讓空軍出擊了,日本人已經開始攻擊我們了。” 步步情錯:總裁,我已婚 這個要空軍出戰的請求自然是從林宇的口中說出的,睡覺他現在是福建空軍的司令呢。

“是啊,作戰是由你來決定的,你覺得可以出戰那就是出戰吧。”張一凡這個時候要是說沒有緊張,那是騙人的,心裏的緊張並不比那些士兵少,他的緊張不是害怕被日本人打敗,而是害怕沒有將來犯的日本海軍大部吃掉,害怕讓他們跑掉的,一旦沒有消滅日本海軍的大部,那麼日本海軍下一次肯定是要派出大部隊來作戰的,而如果這一次將來犯的日本海軍大部都消滅的話,張一凡估計日本人就會從心裏上怕了,最不濟也不會貿然出兵的。

“都督放心,保證完成任務。”林宇簡單的敬了一個軍禮,板直着身軀走了出去。

張一凡心想這要是再沒有完成任務那問題可就真的大了,日本海軍進入自己空軍的作戰範圍之內,同時自己擁有的200架轟炸機以及300架戰鬥機全部出戰,同時還有4艘軍艦隱匿在旁邊伺機偷襲,如果給還不能將來犯的日本海軍殲滅的話,那真的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作戰的指令已經下了,剩下的就不是張一凡可以做的事情,他現在唯一等待的就是戰果,希望是自己期待的戰果啊,如果不是的話那自己將失去一次重大的機會,以後就很難有這種好機會殲滅日本海軍了。

日本人的海軍戰艦,並沒有講究什麼戰術,在他們看來對付沒有海軍的支那人還需要講究海軍戰術嗎,明顯是不需要的,他們一字排開,將戰艦上的巨炮對着福州郊區中的軍事目標發射,或者乾脆隨意發射。

硬核悍妻:楚少步步緊逼 日本人不會料到中國人尤其還是中國地面上的一個小小的地方政府居然還有能力打擊他們強大的海軍,他們是怎麼也不會想到的,而且他們的情報能力根本就沒有探查到張一凡擁有強大的空軍,他們只是知道張一凡有少數的空軍而已。

日本人不會料到不會想到,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中國上的這個地方都督張一凡就沒有能力戰勝他們或者不會戰勝他們。

在日本海軍士兵肆無忌憚攻擊沿海地帶的時候,忽然有點士兵見到遠處好像是有一些黑點的,知道那些黑點逼近的時候,他們才發現那是飛機。

可是他們即使看見飛機過來了,他們也並不懼怕,因爲在他們的認知中,飛機並沒有什麼實際的戰鬥力,就連老牌的帝國英國以及最先發明飛機的國家美國他們現在都沒有非常好的將飛機運用在軍事用途上。

現在用於軍事用途的飛行器更多的是飛艇而不是飛機。在那些帝國中,他們的轟炸機並沒有辦法瞄準,飛行員投彈只能是大概,結果是非常不理想的。在日本軍官以及士兵的認知中,這個時候的飛機更多的是充當偵察機的角色,是在戰場上充當偵查獲取敵情的角色,戰鬥力可以忽略不計的。

在他們的認知中就連英美這樣的國家都沒有很好的辦法讓飛機提高戰鬥力,只能是用在偵查上,那何況是一貫被他們看不起,一貫被認爲是落後的中國呢。

所以他們即使見到飛機很近了,他們也不害怕,他們以爲這些飛機是過來偵查的。

可是他們錯了,他們大錯特錯了。

日本人毫不在意的時候,飛機上的中國福建飛行員心中的緊張慢慢的放鬆了下來。他們也是根本就想不到日本人就會傻傻的看他們一步步的近了,根本就沒有做出任何防備的意思。

這些飛行員的信心慢慢的被提升上來了,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記得自己轟炸機投下的炸彈都多大的威力。他們同時也很清楚自己投彈到底是有多麼的精準。

如果還是這樣的形勢,他們非常的有信心可以炸燬日本人在這裏的這些海軍。非常的有信心,眼前的這些日本海軍不就是一個個靜止不動的靶子嗎,這還有什麼投不中的道理啊。

投十次起碼也能中八次的吧。

在軍艦上的日本海軍,愣愣的看着中國福建的空軍在逼近,知道飛機上投下了東西,他們直覺意識到這將是不好的東西,但是顯然不會意識中這對他們將是都麼巨大的災難。

軍艦上的日本軍官士兵見到其他的軍艦上火光沖天,,一朵朵的爆炸的花朵在他們的眼中閃現着,他們再傻也知道那是災難了。

“全速離開這裏。”軍艦上的軍官總算是知道了要逃跑,可是這個時候哪裏還逃跑得了呢。

炸彈一下就到了自己的軍艦上了,炸燬了設備,炸死了士兵。他們已經可以看得見部分比較小的軍艦因爲炸彈的轟炸,被炸燬了部分的船體,已經開始傾斜了。

想想就知道日本海軍現在面臨的轟炸機油多少了,幾十條軍艦面臨着200架的轟炸機。

這些轟炸機將炸彈拋下之後,並沒有立刻離開,他們立刻調轉了機頭重新俯衝再次將炸彈拋在了日本軍艦上。

最被重點照顧的自然是那兩艘戰列艦了,其他的軍艦或許還可以讓他們逃掉一點點,可是戰列艦是絕對不可以的。 戰列艦雖然在不久的將來將會退出歷史的舞臺,可是戰列艦這個時候正式要等上登封時刻,正是要輝煌的時候,正是要大展身手的時候,真是海軍最爲主力的存在。

這個時候如果不打擊戰列艦那真的是沒有天理,日本人的戰列艦必須要被炸燬,一定不能叫他們脫逃。總共有將近100架的轟炸機在照顧着這兩艘戰列艦,兩艘戰列艦被轟炸機來回照顧幾回,艦體上已經被炸彈炸到很多處,幸好還沒有被炸彈炸到軍艦上的彈藥庫,要不然就要完蛋了。

但是其中的一艘戰列艦艦體上已經開始出現裂痕了,已經開始進水了。

轟炸機來回的轟炸,直到飛機上的炸彈全部投放完畢爲止。這個時候不僅兩艘戰列艦其他大部分的日本軍艦上也已經開始着火了,出現種種的毛病了,有的艦體已經開始明顯傾斜了,那些沒有明顯傾斜的軍艦也有不少也開始進水。

日本海軍的形勢非常的嚴峻,很明顯稍有一個差池就是要全軍覆沒的,而即使沒有差池也是註定要全軍覆沒的。

日本的艦隊指揮官已經沒有任何能力可以幫助此時的日本艦隊擺脫死亡的結局,他只能下一個突圍的指令了,然後能逃離多少那是多少吧,他也知道經過這一次海戰,自己面臨的唯一結果就是剖腹自殺。

旗艦上的艦隊指揮官兩眼已經失神了,再沒有來時的那種意氣風華了,有的只是無盡的絕望,有的只是看不見的死亡,他已經無力迴天了。

一世護紅裝 “將軍閣下,我們戰列艦上已經開始出現輕微傾斜了,如果沒有及時脫離戰場的話,會很危險的。”軍艦的艦長滿心悲哀的向艦隊指揮官報告着。

“諸君,全部靠你們了。”指揮官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話了。

日本軍艦四處逃散,可是他們距離福州的海岸線太近了,一時半會根本就沒有辦法脫離飛機的,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中國人的飛機往日本人的軍艦上冷炸彈,而海軍卻無能爲力,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已經開始有軍艦沉沒了,自從甲午中日戰爭以來,日本人何曾被中國人這般欺負過,從來都是他們欺負中國人的,中國人向來只能忍氣吞聲的。

但是今天就是中國的一個小小的地方都督讓日本軍艦開始沉沒了,日本的軍艦一艘艘的沉沒,整整兩百架的轟炸機,照顧那些沒有防空能力,航速比飛機要慢得多的軍艦,完全就是一邊倒的虐殺。

日本人毫無反抗之力,已經有近半的日本軍艦沉入馬尾港附近了,其他的也即將步入那種命運的。日本人的在亞洲獨一無二的戰列艦已經有一艘即將要沉沒了,而他們顯然是沒有任何能力改變的。

這前後不過纔是十幾分鐘的時間啊,就是十幾分鐘的時間而已,就是這麼一點是將會讓日本人記住的,就像美國人記住日本人襲擊珍珠港一樣的記住。

突然他們感覺到頭頂上沒有炸彈扔下來了,他們以爲中國人的進攻就到此爲止了,很多沒有隨着軍艦一起沉默的日本海軍士兵軍官非常慶幸自己等人沒有殉國。

然而今天將註定是日本人的災難日將是日本人哭泣的日子,轟炸機是因爲沒有炸彈所以飛了回去,可是轟炸機這才停下來,裝着輕機槍的300架戰鬥機卻開始出現在他們的頭頂了。

剩下的日本軍艦隻有一半不到,兩艘戰列艦中明顯有一艘是救不活了,是必然要沉沒的了,另外一艘的戰列艦冒着濃煙,慢吞吞的行進着。

整整300架的戰鬥機,架着輕機槍從軍艦的頭頂上飛過,日本海軍士兵根本都沒有見識到軍用飛機是怎麼回事,他們並不知道要做好怎樣的防護工作,他們就是傻愣愣的看着飛機在逼近,他們不知道這邪惡飛機是幹什麼的。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了,飛機上的輕機槍噴射出一條長長的火龍,日本士兵知道那是射擊,不用軍官提醒,他們自己都知道找地方躲避的,可是遲了非常的遲了。

剩下的軍艦就是那麼不到十艘的軍艦,平均下來每艘軍艦被幾十架飛機射擊,毫無反抗能力的射擊,完全可以想象軍艦上的士兵死傷會有多少的。

本來已經被轟炸機炸死不少的是士兵了,這一次又被戰鬥機用機槍來回的掃射多遍,軍艦上的士兵已經明顯不夠用了,死的死,殘的殘,傷的傷,而剩下沒有幾個人的日本士兵還要分出一部分照顧傷殘中的重要人員,軍艦上很多崗位都沒有士兵了,日本人的軍艦隻能勉強維持着航行,已經沒有什麼戰鬥力了,日本海軍現在還剩下的幾艘軍艦也都是徒有虛表了。

他們現在只剩下一個花架子了,軍艦本身就已經是到處着火,到處要救火了,現在就連人員都已經不夠用了,勉強維持運行就已經不錯了。

戰鬥機並沒有將剩下的幾艘軍艦炸燬,因爲他們並沒有攜帶炸彈的。

戰鬥機也離開了這片戰場,離開這了這片海域。日本人見到戰鬥機已經是化成一個個的小黑點消失在天邊處,他們僥倖的認爲自己已經安全了,中國人已經沒有能力派出更多的飛機來攻擊自己了。

他們在給自己催眠,可是心中總是有一點理智在告訴自己,好像還有更加可怕的事情會發生一樣。

早先埋伏在遠處的福建海軍,現在這個時候已經開始是要顯現自己的能力了,顯示出自己的作用了,日本人沒有見到中國人的戰鬥機,他們抱着僥倖的心裏,慢吞吞的離開開了剛纔的戰場,他們覺得自己現在離開那麼遠了,中國人的飛機一定是不能飛得那麼遠來進攻自己的。

一切都是安然無事,日本海軍上下都鬆了一口氣,他們相信自己這一次是真的逃過一劫了,他們同事心中已經堅定了報復中國人的心思,他們下一次一定要碾碎這個小都督,他們一定要叫中國人知道日本人不是他們中國人可以冒犯的,他們一定要叫中國人知道大和民族不是支那人可以戰勝的。

他們抱着爲冤枉死去的同胞報仇雪恨的悲壯心情,恨恨的望着福州的方向,他們永遠不會忘記今天,永遠不會的。

他們是永遠不會忘記今天的,因爲他們的生命就只能到今天了,過了今天他們再沒有生存的可能性了。

此前一直沒有被他們看在眼裏的中國海軍,現在卻是成了要他們性命的最後一根稻草了。他們是做夢也想不到的。甲午海戰中,日本人佔足了中國人的便宜了。

而從今天開始他們將會慢慢的還債了。日本海軍剩餘的士兵見到平靜的海面上出現了幾個小黑點,他們已經通過望遠鏡看清楚了這些戰艦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