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傅嗎?

羅清心裡一緊,還沒等他看清楚,又有一道黑影飛了出去。

這……

什麼情況?

羅清一時有點迷糊了。

然而,這還沒有停止!

又一道身影……一道身影……

這短短的幾秒鐘,竟然有十來個身影全都飛了出去,砸在身後的一片空地上。

「嘭……」

「嘭……」

「嘭……」

……

連續的重物砸地,一層濃濃的煙霧騰地而起,將視線全都遮擋住了。

「師傅,你……」

而羅清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葉風毫髮無損的站在原地,就連身上的衣服也沒有褶皺,而之前的髮型,也一同之前,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

那豈不是說剛剛飛出去的身影……

羅清渾身一震!

師傅能站在原地,那就說明剛剛飛出去的人,全都是自己帶來的那一批宗師高手?

這……

羅清傻眼了,心頭一陣大駭!

這是什麼實力?

短短的十秒鐘,便解決掉了十來個宗師高手,這等實力,簡直就是震古爍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起碼羅清這麼長的時間裡,還從沒有見識過這樣的高手,太強大了!

「師傅,你……」

羅清上前一步,想問點什麼,但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口了。

「怎麼,是不是以為師傅這麼長時間混在農村裡,就沒有什麼能力了,功法修為都退步了,你是不是覺得師傅會是個廢物?」

葉風微微一笑,看著滿眼疑問的羅清,開口說道。

黑暗之淚 這話一出,羅清忽然有點恐慌!

面對眼前的師傅,羅清一開始是沒有任何壓力的,甚至,的確有那麼一點輕視,如今他在藥王谷,混的風生水起,招攬了很多高手,發展壯大,比他父親當年都要強大的多,如今又有一批宗師高手坐鎮,他是有點飄飄然。

所以在看到葉風的時候,也只是當做平常心看待,毫無對葉風的敬意,以及敬畏之心。

現在站在葉風的面前,羅清忽然覺得渾身都是壓力,特別是師傅看過來的那個眼神,更是讓他渾身不自在,有種被全部看穿的感覺。

「師傅,我錯了!」

羅清低著頭,沮喪著說道。

他有點失落,原來自己努力了這麼長時間,自認為也很努力,還壯大了藥王谷,招攬了高手,這麼多的成就,沒想到,依舊比不上自己的師傅!

在師傅面前,他什麼也不是!

「知道錯了就好!」

葉風一隻手搭在羅清的肩膀上,摸了摸他的腦袋,道:「你要記住,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比你強大的人,永遠不要小瞧自己的任何一個對手!」

「是,師傅,我記住了!」

羅清低著頭,應道。

這孩子……是沒經歷過挫折啊!

葉風看著羅清,微微一笑,雖然羅清比常人經歷的多一點,但畢竟還是太年輕。

之前,自己幫他重建藥王谷,打敗了少陽宗,才讓藥王谷有了發展的土壤,然後羅清整治藥王谷,葉風便沒管。

不過他能找來這麼多的高手,也算一種本事了。

這時,那幾個被葉風打飛的宗師高手,無比狼狽的走了過來,一頭的灰塵,以及雜草,讓人看見了,說他們是石頭村的一群農夫,估計也會有人相信。

「羅清,你不地道啊,你師傅這麼強,都不早說!」

「就是,早知道這麼強,我們還會自找死路去挑戰嗎?」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想看看我們怎麼被打的吧!」

「媽的,好疼!」

一劍凌雲 ……

幾個人到了這邊,一個勁的跟羅清抱怨了起來,在他們看來,羅清和葉風這師徒倆肯定是一夥的,要不然他師傅這麼強,他這個做徒弟的會不知道?

不可能!

絕壁是故意的!

太壞了!

「我……我……我之前也不知道啊!」

羅清一陣無奈,連忙解釋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師傅他這麼猛的!」

不知道?

騙鬼去吧!

「現在你們服氣了嗎?」

葉風看著在場的這些人,淡淡的問道。

「服氣了!」

「我們都服了!」

「這一次去天海,就以你為首了!」

……

在場的人也不是傻子,自古以來,有能者居之,既然葉風有這個實力,他們自然不會拒絕。

跟在強者的後面,更能增加成功性!

而現在的葉風,在他們眼裡,也變得高不可攀了起來,甚至,那一抹淡然,更成了深不可測的象徵!

要知道,之前他們看葉風的時候,覺得這人就是個普通人,沒有半點強者的風範!

現在嘛,卻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觀。

「好,今天在村子里呆一晚上,明天一起出發,天海!」

葉風開口說道。

眾人一陣呼喊,全都答應了下來。

夜晚的石頭村,顯得格外安靜,夏末時節,知了的聲音也少了很多,坐在別墅的樓頂,看著上面的星星,葉風一時有些感慨!

短短的幾個月里,石頭村有了太多的變化,而這個世界也有了很多的變化!

「嗯?」

正想著,葉風忽然一陣奇怪,他明顯的感覺到,空氣之中靈力的成分似乎濃郁了很多。

雖然整個石頭村是包裹在聚靈陣之下的,但現在那種細微的變化,依舊讓葉風捕捉到了。 次日,慕雪依很早就起來了,她其實也不會賴床什麼的,基本上每天都是一個點上起來的。

這時候天也就剛亮。

洗漱完后照常出門,去了邪月殿,召集日月星辰四人。

思索了會,慕雪依才道:「星去水雲鳳君身邊照看著,不要被人察覺,辰留在水炎冽身邊,至於月,便跟著我,日把所有任務完成了再回來。」

這是日聽尊主說過的最多的話,但是她卻沒感到任何快樂,因為其他人的任務都那麼輕鬆。

而她,依然要東奔西跑,事情沒辦好還要領罰。

無情!

「是,尊主。」

四人齊聲領命。

剛踏出邪月殿外,就有身著絳紫色華服的男子在外等候,目光瞥過來。

「慕雪依,既然都說了合作,那你倒是說說你的計劃?」

「進來說。」

慕雪依本來準備離開的,但既然他都找來了,那也是需要談談的。

千邪嗤笑一聲,懶散的跟著她走進去,要不是看在她救過他的份上,他才懶得過來跑這一趟。

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好歹知道知恩圖報,哪裡像慕雪依,一個連救人都要先算清利益才出手的冷血之人。

慕雪依並沒有把他帶到主殿,而是一間雅緻的院落,平時在邪月殿處理事情不回去的時候,她都住在這裡。

「說吧。」

千邪不客氣的坐下來,他也不閑,所以最好長話短說。

「你想殺了那個人嗎?」

慕雪依開門見山,直接問道。

千邪皺了皺眉,回道:「你不是他的對手。」

即使是突破了寒冰訣最後一重也未必能是他對手,更何況她還未到達第十重。

不是他輕視她,而是,這就是事實。

他們三個加起來都難在那個老東西手裡過十幾招,更何況那個地方沒有活人,都是傀儡,每個傀儡比活人的動作還要靈敏。

想殺那個人,簡直難如登天。

「將他引出來,我就有辦法殺了他。」

慕雪依不會去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同時也不會讓自己變成任人操縱的傀儡。

「他是不會出那個地方的。」

談起正事,千邪神情凝重起來,想必子祈也跟她說過了,那個老東西在萬幽山上,守著一個人。

當然,不會是活人。

蕪扶的目的,就是待到慕雪依修鍊到第十重,血液至純之時帶回去,進行復活儀式,血液和獨孤九更替。

也就是這樣一個計劃,已經過去了四五十多年,卻仍執著不放,只為一場等候和執念。

「那我就自己去。」

慕雪依唇角似是勾起,幽暗的瞳孔閃過森冷的寒光,不除掉蕪扶,那麼就算她體內的蠱毒解了,對方還會繼續作妖。

倒不如直接一鍋端了。

「你確定?」

千邪再次皺眉,自信是好事,但太過了就是自負,她就算到了第十重也未必是老東西的對手。

一踏入萬幽山,就沒有回頭路了。

他可不想到時候她死了,自己也要跟著她一塊兒死。

「當然。」

到時候,慕雪依會準備好一切,最後結束她來這裡的所有謎團,那個人的確是老謀深算,包括她的出生都算計得剛剛好。 只是她慕雪依,從來都不是被擺布的那個,而是從局中人變成掌控全局的人。

「你有什麼底牌?」

千邪問道,既然是合作,那就要有誠意,把她的底牌露出來。

「他多年來守著一個死人,你知道那個死人在哪裡么?」

沒錯,慕雪依打算從獨孤九的屍身下手。

「你還真是喪心病狂。」

千邪也是後來才知道她的身份的,獨孤家少主的孿生妹妹,獨孤依,按輩分來說,慕雪依的親生母親都是獨孤九的侄女,她該稱獨孤九一聲姑姥姥。

且不說她連死人都算計,而且對方還是她姑姥姥。

這不是喪心病狂是什麼?

慕雪依神色不變,她性子本就冷情,對獨孤家沒有什麼感情,更何況她給了一株冰璃花給獨孤月,也算救過她那個所謂的父親一命。

就當還了這生育之恩。

「或許現在應該喚你一聲獨孤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