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穿越的嗎,她也是穿越過來的嗎?

對女人爭吵是永遠也贏不了的。

吳節有些喪氣,朝關夫人一拱手:“夫人,事情真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樣,小侄是冤枉的,小侄告退。”

“站住,當着大家的面,你還沒把我們的關係說清楚呢!想我陸爽清清白白,怎可受這樣的屈辱?”

吳節無奈,只得道:“夫人,小小姐。吳節和三小姐乃是清白的,是吳節自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覬覦她的美色。無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都是我的錯。要打要殺,我認了。”

三小姐咯咯笑着:“算你識相。”

陸暢後面朝吳節露出一個佩服的神色,然後豎起了大拇指:好一個能屈能伸的吳士貞,這個女魔頭的厲害你知道了,還是乖乖投降的好。

吳節朝他翻了一個白眼,從懷裏掏出一疊錢票遞給蛾子,低聲道:“祝丁香姑娘和陸暢兄年好合,早生貴子。”

然後就悻悻地退了出去。

背後,陸三小姐笑道:“娘,你看到了,我和吳節真的是清白的。你也別聽院子裏其他人胡叻,他們呀,見咱們這房二哥了舉人,林廷陳也了舉人,見不得我們好,造謠的。不就是抱了一下,有什麼大不了的?”

關夫人又哭了起來:“髒死了,髒死了,我陸家的臉都給你們丟了。”

p:這書上了國移動,各位讀者朋友如果圖方便,另,本書的時間都下去兩點到五點之間。前兩天因爲要陪孩子出門郊遊,特意將時間提前零點。另,今後不會再弄大章節,每章都是兩千到三千字的樣子。 說起陸府,這個家族裏的人好象都有兩種基因:糖尿病和瘋勁。

先說糖尿病,陸炳已經到了晚期,隨時都有可能掛掉,而陸暢好象也得了這個病,如果不好好將養,將來也會出大毛病。

至於瘋勁,陸炳其實是一個很溫和很爲原則的爛好人,這一點從他寵溺陸爽,把她嬌慣性額不成樣子上可以看出來。當年在朝堂之上,陸指揮使也與人爲善,從不輕易得罪人。可一但決定與人爭鋒,就下手無情,什麼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當年,皇宮失火,嘉靖皇帝被困在裏面。別人都不敢進去救人。還是這個陸指揮,瘋勁一上來,就不管不顧地撲了上去,立下了救駕糖尿病陸爽是沒有得到遺傳,可陸炳這股子瘋狂卻學得十足。

等吳節走了,聽到他和陸爽拌嘴說的那席話。關夫人算是相信女兒同吳節沒有任何瓜葛,心中不覺一鬆。可是,女兒一個小姑娘家,竟然當着衆人的面和吳節說這些,叫人聽了,只恨不得用水將耳朵洗乾淨。

她這種性子若再發展下去,將來還如何得了?

一樁心事去了,另外一樁心事又起。

讓關夫人悲不自勝,又痛哭起來。

還好衆人一擁而上,遞毛巾的遞毛巾,勸慰的勸慰,總算讓她的心緒平定下去,這纔回屋歇息去了。

見院子裏平靜下來,陸暢就欲跟着去綠竹觀…卻被陸爽一把拉住:“二哥你來我屋一下,有話同你說。還有丁香,你也來一下。”

死胖子也知道女魔頭不是好相已的,卻不敢不去,只得和丁香一道進了屋…剛纔一通鬧,陸爽的臉上沾了些灰。

丁香忙倒了盆熱水,又挽了袖子給陸三小姐擰了條熱毛巾。

“不忙。”陸三小姐指了指牆壁邊上一口紫檀木箱子道:“胖子,這裏是我這些年買的首飾,還有月錢份子什麼的,湊一起,大約有五六萬兩。我不方便出府…你找個機會帶出去,全部賣了,換成錢票。”

孕從天降 陸暢吃了一驚:“妹子…你換這麼多現銀做什麼,想幹什麼呀……”

陸三小姐一翻杏眼:“問這些做什麼,是不是怕我換了現錢和吳節私奔啊?”

“啊!”丁香一驚,手中棉巾落到了地上。

陸胖子:“不可,你私奔什麼呀。節哥雖好,可人家堂堂乙榜解元…前途遠大,沒幾天就是春闈了,你這麼做不是害人嗎?不行,不行!”他狠狠地捏起了拳頭。

“撲哧,誰說要同他私奔了,我不可以同別人跑嗎?”陸三小姐笑了起來。

丁香忙跪在地上:“小姐…不可呀,不可呀!”

撒旦危情:大亨的豪門叛妻 “起來,別跪着,話都沒說完,你們着急個什麼勁。”

“是。”

丁香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

陸胖子:“小妹,究竟是怎麼回事?”

陸三小姐:“不談這個我且問你,你什麼時候去江浙?告身和任命書下來了嗎?”

這次陸胖子得了個江浙都轉運鹽使司判官的官職,他又無心參加來年的進士科考試…估計也該離開京城上任去了。

江浙鹽運司不過是京城民間的說法,實際上,這個職位的全稱是江蘇浙江兩淮都轉運鹽使司判官。主要負責現代社會江蘇、浙江和福建海鹽鹽場生產、銷售和運輸,鹽運使乃是二品大員,秩同封疆大吏。他這個負責執法的判官也是堂堂六品,手握好幾千鹽丁、數萬鹽民,權勢極大。比起一個參將、遊擊什麼的都還威風。更別說其中的實利,光鹽商們的孝敬,如果貪一些,一年下來,三五萬兩銀子的入項也是能見着的。

爲了這個職位,陸炳可說是將他手頭的攢下的權勢都用盡了,可見其對陸暢這個嫡孫的重視和寵愛。

陸胖子回答道:“已經下來了,等拜謝完代先生之後就會啓程南下。都轉運衙門設在揚州,從京城出發,估計半月就到。”

“揚州乃是天下一等一繁華的所在,真想去看看看啊!”陸三小姐雙目放光。

陸暢感覺到一絲不好,正要再說,三小姐又問:“二哥,這次南下你帶誰一道去,丁香去不去?”

陸胖子回答說:“當然要去的,我又不是主政一方的父母官,可以帶家眷的。再說,娘一心想抱孫子,丁香不隨我去,還抱個屁啊?”

丁香聽到這話,羞得將頭低下去,眉目之間卻有喜色閃動。

“其他人呢?”陸三小姐又問。

陸胖子回答說:“還得帶兩個小子和一個管家,程管家要跟我一起去的。”

“程管家也去,這人倒是不錯。”

陸暢:“另外,我從學堂裏選了一個與我相熟的,沒有中舉的秀才去做幕僚,大概,就是這樣了。小妹你問這些做什麼,又爲什麼要賣掉首飾換成錢票?”

“對啊,我賣什麼首飾啊。你是鹽運的鹽耗子,富得很,要養活我還不容易。”三小姐一拍巴掌:“就這麼定了,不賣,省得那麼麻煩。”

“啊!”陸胖子和丁香都張大了嘴巴。

良久,陸暢口吃:“你要偷偷地同我一起去揚州………你馬上就要和林廷陳成親了啊!”

“成親,就憑林廷陳,做夢!”三小姐哼了一聲:“本小姐可看不上他,一個僞君子,裝模做樣的。他以前那麼巴結陸軒,我一看到他那下賤樣兒,就噁心死了,怎肯嫁他?事情就這麼定了,我同你一道走。”

“可是,可是……”

“呵呵,先前出了那件事也好,就讓別人以爲我和吳節有私情好了。 放養彪悍妻 一但見不着我的人,府裏的人肯定會去找吳節討要,一來二去,不知道要huā多少時間。等到查出來,咱們已經順風順水到江南了,哈哈哈哈,真真是有意思!”三小姐得意地笑了起來。

“不行,不行,我堅決不答應。”陸暢將頭擺得和撥浪鼓一樣:“小妹,以前咱們兄妹不管如何胡鬮,可只要不出格,卻也由得你。可這事卻不是能拿來開玩笑的,斷不可行。以後也不要再提這事,否則,我當稟明母親,把你關在屋中。”

“還有,這事怎麼能牽扯到節哥,讓人家蒙受不白之冤,做人不能這樣。” “女魔頭瘋了!”摸着額頭上的一個大包,陸暢悲憤地到了綠竹觀。

先前在陸爽屋裏說了那段話,並拒絕了她那不切實際的狂笑之後。陸三小姐立即發飆,將桌子上的杯兒盞兒盡數地摔了過來。

陸胖子大病初癒,這段時間又盡吃素,身上無力。一時躲閃不及,立即中招。

到現在,他額頭上那個包還疼的厲害。還好沒有破皮,否則來一個血流滿面,今天這個醜可就出大了。

開玩笑,怎麼可能讓她跟着我去揚州。她若就這麼走了,家裏人不知道會急成什麼樣子,別人且不說了,娘首先得被她生生氣死不可。

畢竟,小妹是已經許給了林廷陳的,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會完婚,家裏人可是答應過人家,一旦林廷陳中舉都會讓他迎娶女魔頭,怎麼好反悔。若傳了出去,我們陸家還有何顏面在朝堂上立足。

雖然我陸暢看林廷陳那鳥人很不順眼,也不願意將妹子嫁過去。可既然家裏人這麼定了,又有三媒五聘,這事就沒有迴旋餘地。

誰能有法子?

我陸暢雖然也是個胡鬧混帳的性子,可大節上還是看得清楚的。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卻是做得的。

還有,人家節哥如此仗義,我陸胖子能有今天,都是拜他所賜。以我的才學,別說拿第二名,就算是讀一輩子書,也中不了這個舉人。如果沒猜錯,肯定是那四個“一”字的關節。科場舞弊可是殺頭的重罪…節哥爲了我這個兄弟,連命都豁出去了。這份情誼,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報答不了。

你女魔頭竟然想將私奔的罪惡栽在他的頭上,做人不能這樣啊!

恩,絕對不能讓她這麼做…這陣子我得把她給看緊了。

捏了捏拳頭,陸胖子深吸了一口氣,卻又感覺頭上火辣辣的。

如此情形自然不方便進觀去與代先生、爹爹和大伯見面。

想了想,觀後有一條小溪,是從外面引來的泉水。又因爲有泉水的滋潤,綠竹觀前兩畝水田種出的稻米分外香甜。

此刻已經冬天,稻子都已經收割完畢…耙開了,種了一大片冬小麥。

溪水還在汩汩流淌着,注入府中的荷塘。

陸暢朝觀後的竹林裏走去…想就着溪水冰鎮一下額頭,讓頭上的紅腫消下去一些。

剛鑽進竹林,就聽到吳節的聲音緩緩響起:“可算是來了,隆冬時節,萬物蕭瑟,偏偏這裏一片綠意盎然…也算是陸府中的一景。讓我突然想起一個對子‘風翻綠竹竹翻風”倒也契合。”

陸胖子以爲吳節發現了自己,心中好笑。就想走出去,笑着說:“節哥,你雖然有才子之名,可咱們弟兄私底下誰不知道誰啊…拽什麼文,在我的面前有必要嗎?”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個女子的聲音柔柔道:“這個對聯的好象是下聯吧,上聯是什麼?”

“是個女子,誰呢?”陸胖子心中好奇,將頭探出去,就看到一張絕世容顏,和一襲水田衣道袍…不是唐不二又是誰?

只見,唐不二在陽光下仰起臉,微笑着看着吳節,目光中全是歡喜。那張臉白皙得好象要透明瞭,微微泛起一層紅潤,宛若情竇初開的女子。

陸胖子一震:“私通,他孃的,剛纔大家還以爲節哥和女魔頭私通。想不到卻是他和唐仙子,這個節哥,真厲害啊。不知不覺就得了不二仙子的芳心。”

“上聯是,雪映紅梅梅映雪。”

“倒是不錯,對得工整,偏偏有帶着一股冬日晴明暖風撫野的韻味。”唐不二微笑道:“看樣子,我得找人在這觀裏種幾株梅花。也許到明年,等到梅花開放,就能配上你這副對聯了。”

“只怕看不到了。”吳節卻是一笑:“我勸你也被種梅花,真喜歡,我弄個大宅子,讓人挖出一口池塘,再將挖出的土在湖新堆成小山,將桃花種滿,取個桃花島的名字,讓你做那個島主。在春日裏,梅花插滿頭,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那纔是神仙般的日子。”

“好一個梅花插滿頭,若得梅花插滿頭,便是人間最好最好的日子。”唐不二幽幽嘆息一聲:“士貞,妾身也知道這只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也只是想想罷了。”

“士貞………這二人什麼時候這麼親熱了?”旁邊偷聽的陸暢大驚。

“會的。”吳節哈哈一笑,滿面都是自信:“我已經得了這科解元,馬上就是會試,等我中了進士,就託人來救你出去。等着吧,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而已。”

“妾身先恭喜士貞高中解元,不過,進士科的事說不準,你也不需爲妾身擔心的。妾身讓士貞掛念了,罪過,罪過。”

“宓兒,相信我!”吳節一把抓住她的手:“難道你不相信我?”

“啊!”胖子幾乎驚得叫出聲來,頭一仰,撞在一根竹子上,有竹葉紛紛落下。

好在吳節和唐不二沒有發現。

唐不二的俏臉突然一紅,將頭低了下去:“妾身如何當得起,自然……自然是相信士貞的。對了,聽府中的傳言,陸三小姐好象對士貞很是傾慕啊!”

說完,似笑非笑地看着吳節。

吳節也笑起來:“一個小女娃娃而已,陸胖子的小妹,也是吳節的小妹,怎會褻瀆?再說了,我還是喜歡那種有大家風範的女子。陸爽可是有名的女魔頭,誰敢招惹,讓林廷陳頭疼去吧!”

“哦,原來士貞喜大家閨秀啊,你乃新科舉人,又沒有定親,也不知道京城中有多少大富大貴之家緊趕着過來提親,不知道士貞選中了哪一家?”唐小姐微笑起來。

吳節:“真事可以有,我選中了陸家道觀的那個道姑。”

說完,就哈哈大笑起來:“宓兒,不知道代先生和唐家兩位老爺來沒有,也知道是什麼情形。”

唐不二:“兩個老爺好象都很高興的樣子,我隱約聽到他們提起士貞的名字,我先進去了。”說完,丟開了吳節的手,轉身進觀。

“陸家兩個老爺提起我的名字,好象不是什麼好事啊,究竟會怎麼樣呢?”吳節摸了摸下巴,笑了笑。

等唐小姐離開,他轉頭對陸暢笑道:“胖子,你電燈泡當夠沒有,出來吧,早就看到你了。” “節哥,什麼叫電燈泡?”陸暢有些疑惑,問。

吳節這纔想起自己說順了嘴,支吾了兩句,算是將這一樁揭過。

“節哥,你什麼時候同唐不二勾搭上了。”死胖子壞笑着用手肘拐了拐吳節,“是不是那日彈琴之後啊……大哥,佩服,真的佩服。”

“去你的,看看你現的模樣,還有哪一點像是一個舉人,分明就是浪蕩子。”吳節笑了笑:“其實,這事說來有些話長。”

說完,也不隱瞞,就將自己和唐小姐有婚約身,以及唐家因爲印書被抄家一事同陸暢說了。

陸胖子驚訝地張大嘴,半天才道:“原來如此,我先前也隱約知道節哥你同唐家有關係,卻不想原來你是唐不二的未婚夫。哎,這下麻煩了。唐仙子如今已經出家做了姑子,如此一來,節哥你豈不是要永遠地等下去。”

吳節心情有些沉重:“事人爲,終歸能夠想出法子的。”

不想再提起這件鬱悶之事,陸胖子將話題引開:“節哥,其他人都到了嗎,怎麼不進去?”

吳節:“你父親和大伯,還有代先生都到了,正裏面閒聊。林廷陳、高克進也來了,因爲還缺你一個,都等着呢。我同他們也說不到一塊兒,裏面坐得氣悶,性出來走走。”

腹黑老公,別越界! “是和唐不二幽會?”胖子又壞笑:“走,咱們進去。”

今天這個謝師會雖然人不多,又設置道觀裏,卻也顯得清雅正經。

陸家族學的四個科舉人因爲都是有功名身的,也不用跪拜,只依次上前向代時升和陸家兩個老爺作揖,說些多謝提攜的話兒。

三人分別勉勵衆人幾句,又各自贈送了些禮物給舉子們。

代先生送了每人一快端硯和一快紅木鎮紙,陸家兩個老爺則送了每人十兩銀子的彩頭。

吳節對陸家兩個老爺沒什麼好感,倒是念及代時升往日對自己的教導,又想到從此之後就要離開陸家族學,心未免有些難過。

這感覺倒有些大學畢業和老師同學分手是的情形,讓人略微傷感。

至於其他三人,陸胖子和林廷陳本就是陸府家人,倒沒有這種感觸。至於高克進,則全副心思都落到唐宓身上,不住地吳節身邊小聲問:“不二仙子什麼時候出來呀,怎麼還不到呀……”

問得人心惱怒。

舉行完謝師儀式之後,宴會正式開始。

座的除了陸大老爺陸繹是個武人,其他人都是科舉出身,又綠竹觀這樣的清雅之地,自然不會像榜那日樣山珍海味可勁兒的造。

也不過是幾碟涼盤,一壺滋味寡淡的薄酒。

有檀香氤氳燃起,和着插瓷瓶裏的梅花,讓人心一靜。

好不容易等到唐宓出來,卻是隔着片竹簾,輕輕撫琴,正是一曲沖淡平和的《瀟湘水雲》

高克進不住地伸着脖子朝竹簾後看去,卻如何看得清楚,急得一陣抓耳撓腮,全然沒有讀書人應有的瀟灑從容。

衆人又喝了幾口酒,說了半天話,聽了幾曲子,這次宴會就算是結束了。

高克進因爲沒看到唐小姐真容,心不捨,卻只能無奈地站起身來,起身作揖,然後失望地告辭而去。

陸胖子對古琴自來沒有興趣,這裏坐了半天,早就不耐煩了,立即跳起來,朝陸家兩個老爺和代先生一施禮:“大伯、父親大人、代先生,陸暢去也!陸年兄,咱們一道走。”

就要去拉吳節。

吳節今日來這裏主要是同唐小姐說幾句話,目的已經達到,也不想久留,也站起身來:“代先生,二位老爺,吳節告辭了。”

代先生和兩個老爺互相看了一眼,接着,陸二老爺則朝陸胖子揮了揮袖子:“你這小畜生要走自己離去便是,廷陳你也走,我自同士貞有話說。”

說完,就撫須笑道:“士貞快坐下。”笑容顯得很慈祥,如同一個德高望重的老者。

見父親的態如此和藹,陸胖子心鬆了一口氣,又一恭身,退了下去,倒是那林廷陳臨離去的時候狠狠地盯了吳節一眼,眼神裏全是怨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