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號飛船第五中隊隊長楊……」

話還沒說完,突然半空之中,一道孤形長虹劃過,如同一道流光。

噗噗噗噗!

那名金丹巔峰修士還沒說完話,身體就直接被切成兩半。

剩下那五名修士,有三名是跟他同一個平面的,同樣被瞬間斬成兩半。

剩下的兩名金丹後期修士,因為不是同一平面,躲過一死。

「啊啊……」

「快跑啊!」

兩名修士像是見鬼一樣,化成兩道流光,瞬間就逃回飛船之內。

一劍斬殺三名金丹巔峰,一名金丹後期,這種實力,還是螳主臂擋車嗎?

原來鬨笑的作戰指揮中心,笑聲瞬間停止了。

笑聲就像被一把刀,生生從半空切斷一樣,所有人都笑不出來。

包括艦長瓦斯,副艦長卡夫。

阮玫瑰看著面前的男子,心情突然激動起來。

短短時間沒見,他怎麼變得這麼強大?

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在此時,飛船外面傳來一聲震天的聲音。

「把人交出來,不然的話,我屠盡8號飛船三萬人。」葉雄鏗鏘地說道。

屠盡三萬人,好霸氣的話。

如果前一刻,他這麼說的話,肯定會被哄堂大笑。

蜜愛嬌妻:總裁大人請溫柔 但是現在,沒有人敢笑。

一劍四命,其中還包括三名金丹巔峰修士。

雖然他們是金丹巔峰之中實力較弱的,但是境界擺在那裡啊!

這說明葉雄的實力,遠比他想象之中要厲害。

「徐圖,你說執法隊隊長聶彪是申屠雷殺的,確定不是他殺的?」瓦斯嚴肅地問。

「回艦長,是申屠雷殺的,千真萬確,但是……好像是葉雄將他打傷的。」

徐圖是8號飛船的軍師,實力雖然不是頂尖的,但是戰術卻是數一數二的,各種各樣的陣法,順手拈來。

他在8號飛船,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卡夫,你去對付他,如果他真的打傷了聶彪,說明他的實力已經很厲害了,咱們這飛船,除了你跟我,也沒有幾個有把握了。」瓦斯說道。

「是,艦長。」卡夫正準備出去。

徐圖突然說道:「艦長,對付一名區區的黑戶而已,如果出動副艦長,那豈不是抬高他的身價,咱們先用陣法將他困住,順利讓他試試咱們新研製出來的困陣。」

困陣是陣法之中的一種,專門用來困住敵人,消耗敵人的。

徐圖作為軍師,精於陣法,有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會放過。

「好,那就讓他試試咱們陣法的厲害。」瓦斯點頭同意。

「昆多,帶三十二名手下,按照我的陣法演練,記住,只用金丹後期的,金丹巔峰一個都不要。」徐圖吩咐。

「昆多領命。」 重生八零辣媳婦 昆多下去安排了。

……

葉雄等了片刻,很快就從飛船裡面飛出三十二道流光。

流光出來之後,就化成八個方面,從八個方向,每四人一組,把他緊緊地圍住。

突然,三十二道流光,快速流轉起來,看起來每個人都一模一樣,把葉雄緊緊地圍住。

「不知死活。」

連金丹巔峰都一劍殺了,還說這些金丹後期。

葉雄冷哼一聲,手中飲血劍一劍斬出,一道滔天紅光直切出去。

三十二名修士突然快速變幻起來,幾乎同一時間出手。

三十二種攻擊,瞬間把那道霸道劍光擊潰,餘威不減,氣勢洶洶地繼續朝葉雄襲來。

「好,這陣不錯!」瓦斯哈哈大笑起來,十分滿意。「這陣法顯然是專門針對高手的,能把三十二名修士的實力匯成一起,軍師,好厲害的陣法……」

話剛說完,外面大陣突然傳來一聲慘叫。

葉雄手中一道風雷飛劍衝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將三十二名修士之中的其中一名斬殺。

本來,三十二少了一個,並沒什麼。

偏偏,少的是一名陣眼修士。

什麼是陣眼?

等於大腦的中栓。

少了他,等個大陣就等於沒有主腦一樣,瞬間就亂了。

徐圖不明白,對方是怎麼在快速輪換的三十二名修士之上,精準地把陣眼殺掉的。

「快跑……」軍師大聲命令。

已經遲了。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手中的飲血劍不停地劈出,每劈出一劍就有人殞落。

僅僅片刻,半空之上,就懸浮著無數的屍體殘軀。

整個作戰指揮中心,一片寂靜,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半晌之後,軍師徐圖才說道:「艦長,此人似乎精通陣法,我倒是還有幾個厲害的陣法,但是害怕被看穿,枉送性命……」

瓦斯臉色說不出的難看,緊緊地盯著半空之中那道人影。

「艦長,讓我去幹掉他吧!」卡夫申請。

「好,你帶人出去,不必活捉,必要時可以斬殺。」瓦斯命令。

「是,艦長。」卡夫領命。

「等一下,再帶三十名金丹巔峰戰士出去。」瓦斯補充。

卡夫點點頭,帶著人沖了出去。

(本章完) 葉雄站在飛船前面,他的身邊懸浮著很多的屍體,一塊一塊的。

此刻的他,就像地獄之中的死神一樣。

由於身處太空,那些屍體不會下掉,只是懸浮在半空。

正在這時候,十幾道人影從飛船之內出來,懸浮在半空之中。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別再叫一些廢物過來送死了。」葉雄冷哼。

「我乃8號飛船的副艦長卡夫。」卡夫傲然回道。

「副艦長?」葉雄冷哼一聲,問道:「你的身價高還是阮玫瑰身價高?」

「放肆,你竟敢將我的身份跟一個戴罪的黑戶相比,你把我當什麼人了?」卡夫大怒。

「是高是低,試試才知道。」

葉雄冷哼一聲,背上突然生起一雙風雷翅,同時身上金光大盛,不破金身施展出來。

也不見他怎麼動作,身影嗖的一聲,直接就在原地消失,速度快到讓人看不清軌跡。

等卡夫反應過來,葉雄已經到他的面前,手上一道紅光閃過。

一道無比匹比的劍芒,當頭劈落。

卡夫嚇出一身冷汗。

雖然在出來之前,他就知道對方的實力很厲害,但是怎麼也沒想到,居然厲害到這種地步。

沒有親自嘗試過,所有的都是浮雲。

他哪裡知道,葉雄在突破金丹後期的時候,已經擁有輾壓金丹巔峰的實力,現在身上還有風雷翅,飲血劍,這兩種絕世神器,這可是當初半步元嬰使用的法寶武器啊!

還好卡夫是金丹巔峰之中的佼佼者,不然的話,這一劍就要了他的命。

卡夫嚇出一身冷汗,連忙從身上拿出一個法寶。

這個法寶有些奇怪,像一樣棍子,彎彎曲曲,像一條風乾的蛇。

不知情的人,還不知道什麼,但是知情的人才知道這法寶的厲害。

這難看的一條棍子之中,封印著一隻帶著真龍血脈的偽龍的獸魂。

嗚嗚!

棍子之中,一頭數百米高大巨大蛇影,在半空之中出現,似蛇似龍,威勢不凡,朝葉雄咆號著撲過去。

那強大的氣勢,讓人心驚膽顫。

「這是兵魂的一種吧,不知道劍兒喜不喜歡。」

葉雄冷哼一聲,身上湧起十分恐怖的戰氣,手中飲血劍像是感受到他的意志,頓化成一道滔天劍影,跟偽龍虛影對峙著。

「斬!」

葉雄一聲怒吼!

紅色劍芒直斬而落。

摧枯拉朽,偽龍影直接被斬成兩截。

「劍靈,快!」葉雄大吼。

劍靈早就得到命令,飛快地從他的身上出去,來到被斬到兩半的偽龍影面前,張大嘴巴一吸。

那道偽龍虛影直接被他吞下腹上。

「謝謝主人。」劍靈大喜。

「回去吧!」葉雄吩咐。

「謝謝主人。」劍靈一頭鑽進他的身體里。

圍觀的人全都驚呆了,全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有些人連劍靈的樣子都沒看清楚,劍靈就消失了。

「剛才那是什麼?」

「鬼魂嗎?」

「不像鬼魂,鬼魂陰森森的,但是剛才那東西充滿了天地正氣。」

卡夫看著自己手中的棍子。

只聽聞卡嚓一聲,那棍子直接碎裂,化成粉碎。

這棍子是因為無意之中封印了偽龍魂,這才變成法寶的。

偽龍魂一死,它就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卡夫一陣心寒,自己最厲害的法寶,一招就被毀了,這個傢伙該厲害到什麼程度嗎?

現在他才明白,為什麼對方敢以一人攔一艘飛船。

他來不及多想,面前一道人影就氣勢洶洶地殺來。

一道紅芒直斬而下。

「咱們一起出手,殺了他。」卡夫一聲大吼。

現在,他已經明白,以自己一人之力,是絕對贏不了的。

既然贏不了,那就拼人多。

當下,十幾名金丹巔峰修士同時出手,各種各樣的法寶法術,劈頭蓋臉地攻來。

葉雄嘲笑似的冷哼一聲,身體突然就動了。

下一刻,無數滔天的劍芒,組成一道道劍網,之中夾雜著無數的慘叫。

那些剛才還活生生的人,片刻間就跟剛才的那些死去的修士一樣,化成一具殘軀,為太空多添一些肢體。

死神,魔鬼。

此時此刻,卡夫心裡,只有這兩個字。

就在這一瞬間,他只覺得手臂一疼,右臂已經跟身體分離了。

卡夫還來不及慘叫,飲血劍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之上,散發著森嚴的氣息。

不愧是飲血劍,見血就吸,哪怕殺了無數人,體表還是沒有半點血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