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陣慘叫聲。

我看過去的時候,發現是前世的那個她。

她的身體癱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一灘血來。

“你因爲我是真的在相信你嗎?我只是在拖延時間讓我的法力恢復罷了,你的心機也應該收一收了。”

雬月冷聲的說道。

前世的她冷冷的看着雬月“你當真這麼絕情,你等着,我所受到的傷害,我會加倍的討回來。”

雬月扶着我,看了一下我的身子道,“有沒有受傷?”

我搖搖頭,表示自己並沒有受傷,只脖子有些隱隱的發疼。

雖然我沒有說出口,但是雬月好像知道似的,他拿出一個符咒來在我的脖子上面一抹,我的脖子果然就好了。

他給我解釋說,這叫詭刺,如果幻想中的人被刺死之後,現實中的人的魂魄肯定也會死了。

雖然我早就已經想到了,但是當雬月這麼明確的跟我說出口的時候,我還是不由得有些全身發寒冷。

多惡毒的手段啊,因爲她想要我的身體,所以她根本不可以傷害的身體,卻可以傷害我的魂魄,她把我的魂魄殺死之後恐怕就可以完全的佔據我的身體了,這中女人實在是太惡毒了。

雬月扶着我讓我先坐在一邊等着,他回去將其他的人救出來。

他先做了一個結界,在裏面放了空氣,這樣的話就可以回來的時候,讓蘇溫柔還有兩個孩子都放到結界裏面,然後就可以帶着他們過來了。

我就坐在洞口的旁邊,看着雬月進去,然後等着他們回來,雬月進去之後,我纔想起來一個問題,那個前世的人走了之後,不知道會不會趁着雬月不在的時候,再過來傷我。

但是等了一會兒發現這裏面安靜的很,給人的感覺也很安全,好像並不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差不多等了有半個小時了,還不見雬月他們過來,但是從我們所在的地方道現在這個地方,統共也就是十幾分鐘的路程,怎麼會還不回來呢。

當時,我還想了一下,會不會這裏的時間跟外面的時間不一樣,當然是一開始的時候只是隨便這麼一想,沒想到後來還真的應驗了。

忽然的,我聽到身後的草叢裏面傳來一聲什麼東西鳴叫的聲音,一開始的時候,我聽着像是蛐蛐,但是仔細聽了之後,發現跟蛐蛐的叫聲也不完全一樣。

就轉過身去,找那個東西。

我身後的草叢比較矮,大概是剛漫過自己的腳面。這個時候就看到在草叢裏面,趴着一個金色的長得非常像是蛐蛐的東西。

就是這個東西在叫嗎?

那個蛐蛐顯然是也看到了我,他也不跑,反倒是就仰着頭愣在那裏,也不叫了。

我覺得好笑,感覺這個蛐蛐好像是還有思想似的,就上千蹲在地上問道,“你是誰啊?怎麼會在這裏啊,是一個蛐蛐嗎?”

那蛐蛐聽見我的話之後,就啾啾的叫了兩聲,我一聽來了興趣了,想不到他還真的聽懂我的話了。

但是,我卻聽不懂他的話,想來是百搭啊。

自顧自的完了一陣,覺得沒有意思,就不再搭理他完了。這個地方的太陽已經升起來了,曬得人身上暖暖的,我的肚子也感覺到非常的餓。

這都等了大半天了,他們怎麼還不來。

因爲肚子餓的原因,我看到不遠處有一些果子,就想着要摘下來去吃。

就在我起身的時候,就聽見後面的蛐蛐又叫了幾聲,而且這幾聲跟先前的叫的不一樣,好像更加的急切了,我忽然覺得他好像是要跟我說什麼似的。

我剛纔的時候一直坐着沒有動,現在要起身,難道他是讓我不要動。

可是我爲什麼要聽你的,我可是已經餓的不行了。

隨機,我沒有管他,繼續往前走,走了兩步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的腳腕子有些癢,就停下來想要撓一撓,低頭看到按個金色的蛐蛐竟然趴在我的腳腕上面,雖然這個金色的蛐蛐看起來是挺可愛的,但是我還是會害怕這種小蟲蟲之類的東西啊。

甩起腳腕子我就準備吧他給摔下去,但是沒想到他抓的還挺穩的。

就在這個時候,我就聽到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好像是什麼山體要坍塌的樣子,我有點害怕,發現那個聲音就是從我想要過去摘果子的地方發出來的。

現在想想還挺害怕,難道這個蛐蛐是爲了想要救我纔會這樣?

我沒有再將蛐蛐扔下去,而是彎身將它拿起來放到自己的手心生面。

之間蛐蛐就趴伏在我的手心裏面好像非常的愜意似的。

我還是等的十分的無聊,而且肚子裏面咕咕的叫的厲害,也不知道否有他們到底還來不來了。

我來的額時候,是那個前世的女人帶着我過來的,所以能夠經過這條河,但是現在我自己的話根本沒有這個本事,也一下就被憋死了。

覺得無聊,我就朝着自己的手上的蛐蛐看過去,這一之下,吃了一驚。 我明明記得我是把金色的蛐蛐放到我的手心裏面的,而且在這期間我沒有覺察到他的離開。

可是就在我回頭看的時候。發現我的受心理面空無一物。

那中感覺就像是他進入了我的手心裏面一樣。

但是轉念一想。我覺得一個小蟲子說不定就是自己跑掉了,也沒有太多想。但是不知道是自己心理所用還是什麼我總覺得自己的手心裏面就像是有異物一樣,實在是奇怪的厲害。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也發現雬月和軒轅上祁他們已經回來了,所以也來不及多想關於一個小蟲子的事情了。

就趕緊的扶着雬月和軒轅上祁他們上來了。

等雬月他們穩定下來之後。我就開始瞭解他們離開的這段時間都是做什麼了,爲什麼會需要這麼久的時間呢。

“時間久麼。我們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我到了之後幾乎是緊接着就來了。大概也就是十多分鐘吧。”

聽到雬月這麼說我當下就愣住了。十多分鐘麼。的確第一次我進來的時候,感覺也就是十幾分鐘的模樣,難道真的是這裏的時間有問題。

於是,我把這裏等待的多長時間的事情告訴了雬月。雬月和軒轅上祁都連連稱奇怪。

據雬月說,他自己是知道這個地反,而且在很久之前的餓時候也已經到過這裏來。但是從來還沒有發現時間的這個問題。

“那是不是說明,在剛纔穿過那條河的時候。我們經歷的其實一種時空的穿梭。”我突然的說道。

說是時空穿梭,其實這個詞兒是很新鮮的。

畢竟即便是雬月和軒轅上祁這麼見多識廣的人都沒有見識過什麼時空穿梭的問題。我也只是在電視聽到過這種科幻類的電影。

“時空穿梭?”蘇溫柔驚訝的說道,但是隨機又笑道“瑤瑤你是腦洞大開吧。哪裏會有什麼時空穿梭呢。”

其實對於這個論調我當然那也是隨便瞎猜的。而且從現在這個地方來看,根本就沒有辦法區分,我們現在所在的社會跟原本所在的社會到底是不是同一個社會,同一個年代的事情。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找到天地人三界的中心吧,這樣也好組織老祖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雬月說道。

我們紛紛表示同意,在洞口的邊上,稍作休息,我們就開始往裏面行進了。

這個時候我就想起來先前的時候還聽到那邊轟隆隆的聲音來着,不知道我們現在過去是否安全。

但是想到雬月和軒轅上祁現在的都已經恢復法力了,即便是我們遇到什麼用的危險應該也能夠來得及吧。

“我們現在要過去嗎?”我問道。

雬月點點頭道“如果我們的測算沒有問題的話,天地人三界的中心就在那個位置。”

我們走了大約有半個時辰,終於決出不對勁來了,其實那個地方按理說也就在我們前方不遠的位置,起碼眼力可見的地方也遠不到哪裏去,但是奇怪的是,不管我們怎麼走就是走不過去,你說這奇怪不奇怪。

“這個地方是海市蜃樓嗎?”我們停下腳步,我奇怪的問道。

雬月和軒轅上祁沒有說話,而是直接開始念起了咒語,雬月在念咒語的檔口,就朝着前面扔了一張符紙。

幽冥剪紙人 這一張符紙扔出去,讓我們感到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個符紙原本是在沒有東西的空間裏面可以一直往前跑的,但是沒想到,符紙竟然就在我們眼前不到十米的地方定住了。

現在看過去,就像那符紙是憑空懸掛着似的,但是我知道,符紙是不可能憑空懸掛的,因爲符紙本身都是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懸掛在半空的。

“是結界嗎?”我好奇的看着那幾張符紙,然後試探着想要接近符紙,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每次我們到了符紙旁邊也就是那個神祕的東西旁邊的時候,就能夠看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我一臉的黑線,原來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們都是在繞着這十幾米的距離在走,實在是太傻逼了。

雖然現在通過符紙我們已經發現自己是在這裏面繞圈,但是現在問題來了,我們眼前的額阿和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到底是不是結界,還有不管他是什麼,我們到底應該怎麼破。

這個時候,雬月和軒轅上祁也在重複的嘗試但是都一籌莫展,我們現在連他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你先前在這裏的時候有這個東西嗎?”軒轅上祁問道。

雬月瑤瑤頭到,“應該是沒有,但是現在也不是那麼確定,畢竟自己也不知道當時那個時候有沒有注意這些事情。”

我的姐姐是外送小妹 現在就不好辦了。

如果雬月能夠記得當時有沒有這個東西,那就能夠知道這個東西是不是後期加上的,如果是後期加上的那就說明很可能是老祖給加上的,但是現在我們對他一無所知。

“如果是結界的我覺得我能夠穿過去他,但是現在我自己穿不過去,說明他根本不是結界。”我在試了幾次都以失敗告終之後說道。

雬月和軒轅上祁點點頭,他們都陷入了沉思。

“要麼你們試試瞬移”我又提議道。畢竟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雖然雬月覺得不行,但是還是嘗試了一下,當然結果跟預料的一樣,根本行不通。

這個時候,我忽然覺得自己的手心裏面一陣發熱,我就把手伸出來看,但是就在我將手伸出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右手竟然已經穿過了個東西。

因爲先前的時候,我們的身子無論怎麼動都是在符紙的後方,但是就在剛纔,我伸手的時候,好像是觸摸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接着就看到自己的手伸到了符紙的後面。

但是就在我伸出去之後,我還是猛地縮了回來。

“你能夠過去了?”雬月驚奇的問道。

我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又看了看自己右手,發現自己的右手剛纔那種發熱的感覺已經小退了。

“我覺得另一邊的那個東西好像並不適合我們過去。”我對雬月說道。

雬月看了一下我的手問道,“怎麼了?你感覺到什麼了?還有你的手怎麼會可以過去?”

我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從我剛纔把手伸過去的情形來看,那個地方的溫度非常的高。

我把這些都跟雬月說了。

“這跟先前的情形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之前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雬月說道。

雬月這樣一說,我們就知道了,那現在就是說明這些是老祖給弄出來的。

這個老祖還真是本事通天啊,哪哪都有他,想想也真是挺厲害的。

看來這個天地人三界的中心果然不是這麼好接近的,怪不得老祖這麼淡定,原來這邊還有這些在等着我們。

這個時候,忽然身後的東方青冥開口道,“我臨來的時候,叔叔給了我一個東西,說是到了困難的時候,能夠幫助我們度過難關,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你們要不看看?”

自從先前的時候,因爲東方青冥的緣故在密道里面我們差點被那些魂魄給消滅了,東方青冥就一直都比較沉默,我覺得應該是他覺得愧對大家了吧。

想到這裏,我就表現的對東方青冥親切一些,反正雬月是對他愛答不理的。

“什麼東西?”我趕緊的問道。

東方青冥從懷中拿出一把匕首來,我一看有些失望,就是一把普通的匕首,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啊。

東方青冥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道,“也許你是覺着這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其實不然,這可是我們的傳家之寶啊。”

傳家之寶?我聽了有些驚奇,可是從外觀上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厲害之處啊。

雖然有些不相信,但是我還是接了過來。

這個時候雬月轉過頭來“莫非是傳說中的鬼劍?”

雬月的口氣中充滿了驚訝,他狐疑的看着東方青冥道,“可是我聽說這東西……”

還沒有等雬月說完,東方青冥就瞪着一雙無辜的眼睛說道,“我只是受了叔叔的委託,其實我並不知道這個劍的用法,還有威力。”

雬月點點頭哦了一聲。

這個時候軒轅上祁也看了過來,他說道,“這個劍我到時真的聽說過,也見識過他的威力,但是你作爲驅魔獵人竟然不知道這劍的用法嗎?”

東方青冥仍舊用無辜的眼神看着軒轅上祁道“確實不知的,按時這鬼劍是識的有緣人的,據說是只要碰到有緣人,這個人就自然而然的會懂得使用這個鬼劍的。”

還有這說法,此刻劍正在我的手中,可是在我看來他還是隻是一把普通的劍而已。

就在這時候,我發現大家都在看着我,我嘟嘴說道,“看我幹嘛,我可不是有緣人,你看我那着這劍也有一會兒了,他可是完全沒有反應的。雖然這個地方的通道是我發現的,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對什麼東西都有緣啊。” 只是說到有緣,我忽然想到了一個東西。就是那個無故消失的金色的蛐蛐。

剛纔的我的手掌能夠穿過那個不知名的東西。真的是因爲那個金色的蛐蛐的緣故嗎。

現在想想還覺得怪怪的,如果那個金色的蟲子真的鑽到的皮膚裏面還是覺得挺可怕的。

還沒有等我想明白金色的蟲子的事情。就直覺的自己的手上的劍亮過一陣金光。

金光閃閃的那種,我被嚇了一跳。

“怎麼了?”我趕緊的問雬月,可是這個時候,他們都只是看着我根本就不說話,那眼神也怪怪的。

我這才轉頭去看自己的手上。尼瑪,我竟然發現是真的呢。是我手上的劍發光了。

這特麼又是有緣?我拿着一把閃閃發光的劍現在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於是,我顫顫巍巍的把手中的劍遞給東方青冥道。“你這劍發光了,你還是用劍鞘把他給套起來把。”

東方青冥搖搖頭,我心想,尼瑪難道這麼好的劍連一個劍鞘都沒有。太坑了。

“那現在準備怎麼辦?”我問道。

東方青冥道,“你們不是想要通過這個層屏障到裏面去嗎,現在你完全可以用手中的劍將屏障打破。然後我們就可以進去了。”

原來是這樣,這樣說着。我就將發光的劍,對着那屏障劃了起來。

可是剛劃了一下,我就感覺到一種陰森的感覺。

“什麼東西?”我嚇得一下子把劍給扔到了地上。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那劍的金光也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怎麼了?”雬月趕緊的上前來問道。

冷情烈愛:婚暖入心扉 我告訴雬月說是因爲在我砍掉那個屏障的時候。就像是劃在某種身體上面的感覺而且我也清楚的聽到了有什麼人在慘叫,我覺得這一定不是偶然的,而是這層屏障上面有蹊蹺,但是具體是什麼蹊蹺我又說不上來。

忽然我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把劍的名字是叫做鬼劍,所以我轉頭問東方青冥道,“你的這把劍爲什麼要叫鬼劍。”

東方青冥脫口而出道,“我們就是驅魔獵人,我們的劍當然是也用來殺鬼的,所以就叫做鬼劍,就是說,任何的鬼只要是落到我們的手中,就肯定能夠被這把劍所收服。”

聽到東方青冥這麼說,我忽然有點明白了。

“既然這把劍是叫做鬼劍,那是不是說明,這層屏障上面就是沾上了魂魄,所以剛纔我將劍砍下去的時候,纔會有鬼哭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