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世間的一切全然不在乎的笑容。

但是隻是謊言而已。

說什麼已經不在乎一切。

但是事到如今自己也不過如此罷了。

當我走出醫院的時候,卻再次見到了一個女孩。

女孩雙手都拿着很大的ice-cream。

看着我就大口的將手中的冰淇淋狂吞下。由於吞吃的速度過猛讓奶油理所當然的留在了她的臉上。

然後她那張沾滿奶油的臉就那樣瞬間移到了我的眼前。

那種甜甜的香氣讓剛纔醫院中討厭的藥水味消除了不少。

但是……

果然還是太近了!

與我親近的人,都會受傷,所以,我寧可不要與任何人有所牽扯。

算我求你了,能不能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着我呢?

那麼純潔,那麼迷人,那麼善良……

這種東西,我根本不配擁有,但是女孩還是那麼溫柔的對我說出了,“歡迎回來!”

“下面翻到課本120頁,這道題目呢?要分兩種方法來解決,而答案呢?又要分兩種方法來討論。”

講臺之上,某位陰陽怪氣的看似老師的傢伙在那裏講解着沒人聽得懂的題目。

這位數學老師似乎是傳說中的年級組長的樣子,帶着一副詭異的眼鏡。

不自覺的流露出兇狠的氣息。

雖然現在大多數老師身上都因爲職業原因或多或少有些兇巴巴的。

但是貌似組長更有身居上位的殺氣。

但是除了殺氣之外呢?我只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順便說一句,這位組長老師的課程那還真是言簡意賅。纔怪!

當然,不管你們懂不懂,我反正是不懂。

畢竟我已經退學很久了。

這是一間貌似普通的高中。

既沒有多高的升學率也沒有多麼華麗的外觀。

簡單點說就是普通。

普普通通。

但是該怎麼說呢?

這裏的環境卻給我一種不詳的感覺。

或許說成是不安更加恰當也說不定。

魔天 這種氣氛究竟是什麼呢?

明明應該是自然而然的高中生活而已。

但是爲什麼我卻感到了強烈的不自然。

是錯覺吧。

畢竟我已經好久都沒有上課了。

問我爲什麼沒有上課?那是廢話。

我是一個殺人犯兼精神病人啊,怎麼可能有上課的機會。

但是我目前的身份則是傳說中的謎樣轉學生。 不過在任何故事中轉校的大多數都是傳說中的美少女。

而男主角大多數都是擔任那種吐槽的角色。

但是事實上我則是整天就知道睡瞌睡的不良學生,真是對不起人啊。

記得我剛轉來的那天,無數男同胞都做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女生當然也是相同的狀態。畢竟我又不是所謂的帥哥。

大概?

不過。

不爽!不爽!實在是不爽!

爲什麼我會突然到一家新的學校呢?

雖然也曾經想過回到學校。

不過那只是幻想而已。

一這種虛幻的方式前往一家新的學校只會讓我噁心罷了。

不過現在就算讓我真的回到原來的學校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吧。

畢竟我的世界早就已經崩壞了吧。

整個事情的原因當然是因爲那個女人。

那是在一個普普通通的一天。

不過如果是在外人看來根本就不普通吧。

那天早上,我吃過早飯之後便普通的去散步罷了。

散步的環境當然是在那家無聊的精神病院。

高高的圍牆。

雜亂的樹木。

順便還有一些如同出現在生化戰場的怪異病人。由於過於恐怖我就懶得描述了。

這麼說也不對啦。

畢竟我也是這種生物啦。

名曰怪物的生物。

不過老實說。

這樣的環境我都已經習慣了。

有時候我甚至會友好的想他們打招呼。

雖然回答我的大多是一些電波語甚至是危險的攻擊。

但是——

不是很有趣嗎?

這實在是一個太過無聊的世界。

而我卻在無聊世界的扭曲點。

總裁霸愛:獨寵傲嬌萌妻 隨時會崩壞的扭曲點。

怪物這種東西有時候比正常人或許更加可愛也說不定。

畢竟我們都是被所謂的正常人變成現在這幅模樣的。

比如我們的那位院長。

雖然是被仇恨衝昏了頭腦,但是一那種方式利用病人們的肉體。

實在是讓我不敢苟同。

雖然最後還是原諒了她,但是疙瘩依然是存在的。這也沒有辦法吧。

就在我胡思亂想順便有些想要睡覺的時候。

準確的說我大概已經在樹下睡大覺了。

總之就是這樣的時候。

那個女孩又悄悄的溜到了我的身邊。

雖然不知道她想要幹什麼,但是從那沉重的呼吸聲就可以聽出她的不自然。

雖然那個樣子很明顯就是想要來偷襲的表現。

但是呼吸聲太過沉重了,都讓我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吐槽了。

不說我沒有睡着,就算真的睡着了也會被他的聲音給吵醒吧。

女孩的身體離我越來越近,臉蛋上那甜甜的香味像是奶糖一般。

雖然就這樣聞下去也不錯。

但是要是再讓她靠近那就不妙了。

“啾!”

我條件反射的伸出雙手狠狠的捏住了女孩的臉蛋。

“哇!”

女孩發出痛苦的尖叫聲。

讓我忍不住張開了雙眼。

“叫得太大聲了,這樣別人還以爲我要對你做什麼啊?”

我爲了防止這個女人太過吵鬧,我只好封住了她的嘴。絕對不是用嘴!

那動作實在是太詭異了。

在外人看起來就好像我正要將他推倒似地,但是想要將她推倒的人大概不會是什麼正常人吧。

“啊嗚!阿放好過分!”

女孩一副淚眼朦朧的樣子。

真是可愛啊!纔怪!

給人一種系那個要欺負的慾望,不過我可不敢惹她。

“過分的可不是我,你又幹嘛來偷襲我?”

“這纔不是偷襲呢?人家只是想要給阿放一個清醒的kiss而已。”

“這就是偷襲了!”

你這傢伙還真是敢說啊

“都說了,不是偷襲啦,這是一種愛的表現啦。”

“愛你個頭。”

我在女孩的腦袋上狠狠的彈了一下,反正這傢伙這麼聰明,根本打不傻。

“啊啊,阿放好過分。”

女孩有裝出一副淚眼朦朧的樣子,那樣子很有可能會讓很多少年淪陷,不過我看慣了,所有再次賞了她一個爆慄。

“吶,阿放,現在變得很平靜呢?”

女孩躺在了我的身邊,我也沒有阻止她,雖然距離的確稍微近了一點。女孩的香味讓我頗有幾分想打噴嚏。這是玩笑。

“是啊,前一段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啊。”

我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天空,天空藍藍的,相當的迷人,偶爾有幾朵白雲在空中自然而然的翻滾着,就好像是棉花糖。甜甜的,讓人想要吃下去。

無論世界變得如何,無論我是何人,無論身在何處。

這份天空對我來說,都是那麼的迷人,因爲它永遠都是那麼的公平。

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樣。

“如果能夠一直這麼平靜下去就好了。”

女孩突然說出了我的心裏話,讓我感到幾分愉快,畢竟我們很多時候,思想都是相差極大的。

但是我聽出來了。

女孩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中帶着幾分憂傷。又或者是煩悶,也不對,應該用憂鬱來形容反而更好吧。

“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問。

“……”

突然,女孩變得安靜下來了。

那副沉默的樣子真是讓人討厭。

彷彿無所不知的學者,但是一個女孩子做出那樣的表情實在是讓人不快。

雖然這可能是女孩給我下的套,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提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