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一聲,不發一語,帶著手下眾人,他默默離去。

看著霸天會車隊離開,風雪中,有人問到:「刀爺,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不將他們都留在這裡?」

此處所謂留,自然就是殺!

便是這一問,周圍很多類似的聲音響起。

刀爺沒出聲,就看著地上那堆已經被冰雪掩埋近半的血肉碎塊出神。

張青笑罵道:「胡思亂想什麼,是那麼好殺的?

雷虎是死了,可那跟霸天會有什麼關係,跟我們長刀會又有什麼關係?」

說罷,見有人不服,也不等反駁,又道:「都搞清楚,林大師是林大師,長刀會是長刀會。

林大師從來不是長刀會的人,更加不是我們長刀會的打手。

別以為林大師兵不血刃屠了雷虎,我們長刀會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不拿霸天會當回事。

真要柳城爭霸,跟霸天會拼,拼的還是我們兩家各自的實力……」

這樣一說就明白多了。

槓上冰山老公 周圍也沒幾個真正的傻蛋,即便當時不明白,此刻細細一想,便明白為什麼放霸天會的人走,又為什麼霸天會的人並不害怕。

只是……

「難道就這樣算了?」

「是啊,要是什麼都不做,那也太便宜他們了吧?」

「……」

到底不甘心。

霸天會野心勃勃,不但找來了雷虎針對林大師,同時還蠢蠢欲動,準備大舉進攻長刀會。

眼下好不容易林大師屠了雷虎,危機解除,若是不乘勝追擊找點什麼回來,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聽到這些話,刀爺沒有再沉默。

目光收回,他笑道:「放心吧,霸天會蹦躂不了太久了,聰明的話,王天霸此刻應該在準備撤出柳城之事了,日後,這柳城地下就我們長刀會一家獨大。」

「真的?」

人群一驚,繼而狂喜。

便是張青,此時此刻亦不免有些激動起來。

刀爺點頭笑了笑,又搖頭道:「不論霸天會如何抉擇,這裡我要說的是,時代在變,我們長刀會也該變一變了。

最近柳城變化很大,這點不用我說,你們想必都知道……」

時代在變,長刀會也要跟著改變了。

如果柳城還是從前那樣,長刀會或許不需要怎麼改變,可眼下柳城註定會有大發展,那麼再不思變,等待長刀會的唯有滅亡。

這一點身為龍頭老大,刀爺看得很清楚了!

是以趁著這次機會,他準備讓長刀會洗白,帶弟兄們上岸。

左右這些年也積攢了不少家底,加上柳家的關係,大發展不指望,安安心心過富足日子還是沒問題的。

離開思歸亭,車裡面,長刀會眾人有商有量,說到高興處,笑聲不斷。

就在這一行人離開之後約莫一小時,柳傾城張叔到了,差不多前後腳,各大古武世家一一到來。

這時天色一黑,時間臨近晚上七點。

沒什麼發現,很快車輛人群陸續撤離,江邊繼續安靜,思歸亭千古悠悠,靜看風雪。

等這些人一走,不多久,炎龍三位長老聯袂而至,數聲不以為然的嗤笑過後,翩然而去。

最後,柳老與炎龍悄然而至!

沒怎麼說話,思歸亭里,看了看江風雪景,又論了論古今風月,而後又悄然離去。

臨走前,有意無意,炎龍揮了揮衣袖,悄無聲息的,冰雪掩埋的屍骨血肉沉入大江,滾滾東流去……

而這個時候,一輛摩托車載著,林昊和寧珊珊已經回到柳城。

「才發現,原來你也蠻會討女孩子歡心的!」

「噯,問你一個問題啊,你有女朋友嗎?有幾個,都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我沒交過男朋友,手都沒讓人牽過呢,真想知道戀愛是什麼滋味!」

「……」

林昊開的車。

坐在他後面,女警也不怕了,單手環著他的腰,單手拿著那朵玫瑰冰花,一邊喋喋不休說著,一邊還時不時嗅一嗅,彷彿能聞出香味一樣。

對於江邊發生的事,到現在她還不明所以,不過很顯然,她的注意力也不在這上面。

重生之錦繡春 事實上這一路過來,類似的話語她一直在說,不過林昊都沒怎麼理她,就放任她一個人自說自話。

就是這樣,差不多七點半,摩托車開到柳家莊園附近。 今天不光是聖誕節,更是柳夏十八歲生日。

對於許多人來說,柳夏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柳家的人,是柳家第三代中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唯一存在。

這就夠了!

這足夠大家將此事當成頭等大事來對待!

晚宴開始的時間是晚上八點,眼下時間才七點多。

這個時候,除了一些一些不太重要的人在外負責接待,其它重要人員諸如柳老,柳傾城,甚至今晚的小壽星柳夏,一個沒在晚宴現場。

儘管如此,從六點鐘開始,陸陸續續便有人攜重禮登門,場面很快熱鬧起來。

林昊在莊園大門附近下車,正要離開,忽然寧珊珊道:「你就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啊?」

雙手捧著冰花,眸光帶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希冀。

便是這話,說完她就有些後悔了,一張臉也在夜色中紅得嚇人,燙得嚇人。

林昊有些不太明白,卻也沒有多想,頓了頓,道:「你回去吧,路上開慢點……」

很難得,這是他這個時候唯一想到可以說的話了,說完就走,毫不拖泥帶水。

寧珊珊就傻乎乎看著,直到夜色中都看不見人影了,這才癟嘴道:「沒誠意,好歹人家也陪了你這麼久,說一句節日快樂會死啊?」

不開心!

不過很快又笑了。

知道叮囑她回去慢點開,多多少少還算有點良心,比從前有進步多了。

況且……

「玫瑰花啊玫瑰花,你怎麼就那麼漂亮呢?」

「你一定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吧?嗯,一定是,你騙不了我的!」

「……」

傻兮兮笑著,也沒想著離開,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一邊看著莊園門口華燈下豪車如雨,一邊安安靜靜的等。

而這個時候,林昊已經進了莊園。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莊園里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燈火如晝。

便是那明亮的燈火,縱然夜色如墨,莊園里依舊能見雪舞紛飛,玉樹瓊枝。

柳家莊園不是隨便能進的,尤其這樣的日子,想要進入莊園,必須出示請柬。

林昊沒有請柬,不過進來的時候也沒人攔他。

負責安保防衛的人眼力不錯,記性更好,雖然沒來過太多次,但這些人已經牢牢將他記住。

是以,他不但未受到刁難,反而有人在前面為他引路。

而這個時候,隨著距離宴會開始的時間越來越近,隨著道賀的人越來越多,舉辦宴會的大廳裡面已經十分熱鬧。

「老徐,好久不見,捨得出來了哈?」

「哈哈,彼此彼此,平時找你們一個個都沒空,說忙,這不,這下全都有空了?」

「必須有空,今天不一樣,沒空也得有空啊!」

「那是,明人不說暗話,就是不看柳家的面子,如今柳城騰飛在即,我們也不能不來助一臂之力啊!」

「錯,我看不是助一臂之力,是分一杯羹吧?」

「分一杯羹?哈哈沒錯,分一杯羹,就是分一杯羹。

不過話說回來,我怎麼聽說最近柳城的風聲不大對,據說來了不少什麼人物啊?」

「不是聽說,那是事實。

這段時間柳城的確來了不少大人物,而且據我了解,柳城最近一系列的變化,很多都是這些人在背後運作!」

「是這樣啊,具體怎麼說?」

「是啊老楊,你路子多,消息比較靈通,給我們也說一說,不然到時候一個不小心衝撞了哪路大神,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嗨,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

兩個多月前,雲州紫禁山莊那場拍賣會,記得不?

當時跟柳家大小姐柳傾城一起出現的林大師,就是他,聽我兒子說,這次來的那些人,就是專程為林大師而來!」

「專程為林大師而來,不是吧?」

「對啊,這會不會有些太荒謬了,那林大師雖然厲害,也不值得如此重視。

別欺負我們不懂,短短兩個月時間,能把柳城運作到如此程度,就是唐家也辦不到的。

有那種能力,用得著如此看重一個林大師?」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小兒子那麼說的,那小子現在就在三中,跟一幫外來的小子混得挺好。

聽他的意思,那些人背後的家族都是為林大師而來。

至於這些家族到底什麼來頭……不好說,總而言之,肯定不是我們這種光有幾個臭錢的能望其項背的。

不出意外的話,這些人裡面,每一家都不比雲州唐家差,甚至更強!」

「……」

高朋滿座,豪客如雲。

這樣特殊的日子裡,為表明重視,到場的人物身份地位自然都不一般。

除開那些小一輩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那些個平時一個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等閑難得一見的巨頭們也一一臨場。

當然,過來赴會的巨頭遠不止這些。

而事實上,此刻這些雲州過來的商業巨子們,根本稱不上巨頭。

真正的巨頭還在路上!

因為出發的時間比較晚,那些真正的巨頭們根本沒趕上林昊與雷虎一戰。

等他們返回的時候,夜黑雪大,道路難行,想要趕回這裡,少說也是九點以後了。

拋開外間正在發生的事情不說,此刻宴會大廳,不光大人們在議論揣測,便是那些小一輩的,此刻亦興緻勃勃,高談闊論。

「好激動!」

「聽說今天晚上林大師也會過來祝壽,早就想一睹大師風采了!」

「是啊,我爺爺,我哥,還有家族幾位長輩,可都對林大師推崇備至,說實話,長這麼大,我還是頭一次見他們這麼推崇一個人!」

「你們說的林大師到底是誰啊,真有那麼厲害?」

「廢話,要是不那麼厲害,我們會眼巴巴大老遠跑過來?」

「就是,別拿無知當炫耀,你們這些人,除了家裡有幾個臭錢,還有什麼?」

「告訴你們,若不是為了林大師,區區柳家根本不入我們的眼!」

「好了好了,要吵要爭私底下找地方解決去,別忘了今天都幹什麼來的,都老實點!」

「哈,差點忘了,沒錯,都老實點,別再問林大師到底什麼人,你們只要知道他很厲害,今天到場絕大部分因他而來就對了!」

九轉神龍訣 「是極是極,不過話說回來,這馬上都八點了,人呢,怎麼一個都沒看見?」

「還真是,明明說要提前過來的,我哥我爺爺都不見人!」

「我們家也是,奇了怪了!」

「……」 為人不識林大師,空活百年也枉然!

眼下宴會大廳的情況,不論長一輩的,還是小一輩的,不論是知道,亦或者不知道,總而言之,慢慢的,人人林大師,個個林大師,那架勢,彷彿今天的晚宴根本不是為柳夏舉辦,而是為那位神秘莫測的林大師舉辦。

與「林大師」這個話題相比,什麼柳家小公主,什麼長輩沒有及時到場,雖然也引起了一定程度的討論,但終究只是末流,很快淹沒在因「林大師」而帶來的滾滾浪潮中。

然而,不論這些人如何議論,如何憧憬,事實上,在場根本沒人知道林大師是誰。

雲州過來的富一代富二代們不知道!

他們知道林昊,但是並沒有把林昊跟林大師畫上等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