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眼睛一瞪,心頭狂顫,他從來沒有想過,對方的屍氣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而此時,銅屍的攻擊也到了他的面前。

「砰!」

一聲驚天巨響。

林逸只感覺,一股讓山河失色,讓日月無光,能夠移山填海,撕裂蒼穹,粉碎大地的偉力狠狠的砸在了軒轅劍之上。

瞬間,軒轅劍顫鳴,林逸的虎口炸裂,整個人抑制不住的朝著後面倒飛了出去。

這伴隨了他連續征戰的聖道之劍,終究還是擋不住對方。

銀屍的攻擊此時也到了林逸的面前,兇猛的撞擊如浪濤衝天,拔山裂地,瞬間就湧入了林逸體內,炸開了他的經脈,使得他處於頻死的狀態。

「老三!」

銀屍跟銅屍,緊緊的抱著鐵屍的屍體哀嚎。

三人從小都屬於那種不才聰明的人,不過萬幸的是三人一條心,歷經千辛萬古才有了今時今日的實力跟地位,本以為這次要一飛衝天,卻沒想到,尚且在外圍就被斬殺了。

「啊!!!!」

憤怒的咆哮,從銀屍的口中傳出。

紫嫣跟燕別離兩人現在根本沒有再戰之力,躺在地上,一臉絕望的看向了百米之外的林逸,此時的林逸,簡直就像是一攤爛泥一般,整個人都扭曲到了極致,歪七扭八的躺在山體上。

背後,足足有數百米大小的山體,也被他落下時攜帶的恐怖威力,撞的炸出了無數條十幾米長的裂縫。

「該死的畜生,我要把你練成活屍!」

銅屍猛的抬頭,朝著林逸沖了過去,隨後一把抓了林逸的衣領,就像是拎著小雞仔一般,直接把林逸從地上拎了起來。

對於自己跟銀屍的實力,他有著絕對強大的自信,他們本身修行的就是屍魔龍拳這等逆天到了極致的功法,不但力量恐怖絕倫,能夠碎山河,裂蒼穹。

那功法之中自帶的屍氣更是恐怖絕倫,讓人心驚膽顫,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個世界上,但凡有人沾染到了他們的屍氣,根本就沒有活下去的可能。

所以,此時的他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張口便噴出一道屍氣朝著林逸的了臉頰上落下,他要用最殘忍的方法把林逸煉成屍體。

他要讓林逸從今天開始,神魂永墜地獄,日夜承受著無盡的痛苦。

「唰!」

原本眼眸緊閉的林逸,在屍氣即將落在他身上的時候,瞬間睜開了眸子,一雙深邃,恐怖到了極致的眸子里此時雷電交織,殺機宛如洶湧的暗流一般,在瘋狂的蠕動,瞬間就把銅屍整個人淹沒。

「不好!」

銅屍驚悚的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

「嘿嘿,既然你那麼在乎他,我送你見他!」

話落,林逸雙臂宛如蒼鷹的鐵爪,狠狠落在了銀屍的腦袋上,而後,全身的力氣在這一刻沒有絲毫的保留,力量簡直狂暴到讓人心驚,猛的扭動了銀屍的脖子。

「咔咔……」

一連串骨骼錯位的聲音驟然響起。

而後,銀屍抓住林逸領口的大手,慢慢的鬆開,原本金燦燦的軀體,在這一刻,也再度變成了死人應有的蒼白之色。

林逸落地,嘴角噙著一抹邪惡而瘋狂的獰笑,輕輕的晃動了一下肩膀,咔咔,之前被打的錯位的骨骼,在這一刻慢慢的回歸到了本來的位置。

天地間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燕別離,跟紫嫣那絕望的眸子,都死死的鎖定了林逸,在上一秒,她們甚至都已經做好了死在這裡的準備。

可現在……林逸竟然像是沒事兒人一樣,最要命的是他又殺人了啊!

銅屍,戰鬥力明顯比鐵屍更加的恐怖啊!這樣的人物不管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那都是響噹噹的存在啊!

可現在,就這麼成為了一具屍體?

銀屍也愣住了,一臉的不敢置信,他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他自己的屍氣有多邪惡,有多恐怖,有多可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在修行屍魔龍拳的時候,他們三番五次都要被屍氣侵蝕,差點變成了怪物。

所以,當屍氣進入林逸體內的瞬間,他們就等於已經掌控了全局,可現在,在他們眼裡幾乎已經死了的林逸,竟然再度殺了一人。

「啊!!!!!賊老天,你為什麼這麼玩兒我?」

憤怒的咆哮,宛如驚雷炸出,傳遍千山,怨氣更是如山如海,簡直深不可測。

「我要殺了你,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啊!」

銀屍那詭異,金色的眸子緩緩流下了兩行宛如金子融化了一般的淚水。 林逸聞言,不屑冷笑,「你是第一天進入修行界嗎?殺人者人恆殺之,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你們三兄弟這些日子可沒少製造殺戮,我送你下去見他們!」

話落。

一把丹藥直接被林逸塞進了嘴巴里,而後,整個人就像是離玄之箭一般,以恐怖到了極致的速度朝著銀屍殺了過去。

燕別離見狀,銀牙一咬,也顧不上自己的情況了,撿起地上的仙劍就沖了過去。

紫嫣一看,燕別離都如此拚命,哪裡還敢落後遲疑啊!現在三人被林逸斬了兩人,就只剩下一個了,她豈能不拚命?

當即,也是銀牙一咬,捂著自己骨骼斷裂的地方,沖了過去。

「荒天劍法!!!」

林逸一字一頓,軒轅劍再度揮動,宛如怒海浪濤而出。

這一劍,不僅是三百龍之力,同時,天帝拳疊加,心劍加持,他那恐怖的神魂在這一刻也沒有絲毫的保留,一股腦的朝著銀屍的腦海中而去。

他要摧毀銀屍的神魂,雖然他不曾修行屍道,可對於這一脈的一些習慣他還是非常清楚的,修行屍道雖然威力驚人,可大多數人的腦袋都會受到損傷,神魂攻擊對他們來說尤為致命。

果然。

下一秒,殺機滔天的銀屍,在林逸的神魂攻入他的識海中時出現了一絲獃滯。

而軒轅劍的攻擊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瞬間就到了他的面前,二者之間的配合首尾相接,簡直到了一個完美無缺的地步。

生死一瞬間……

銀屍心頭狂顫,剛剛銅屍跟鐵屍可都死在了他的面前,依然讓他很清楚,他們這近乎無敵的防禦在林逸的劍下恐怕沒有多大的意義,當即死咬槽牙,瘋狂催動體內的屍氣,在自己的體表形成了一股厚厚的繭,那感覺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蠶蛹一般,以此來抵擋林逸這恐怖的一劍。

「咻咻!!!」

神劍如林,劍鋒森寒,一道道劍芒更是直衝霄漢,瘋狂的斬在了銀屍的身上。

「噗噗噗……」

隨著那舉世無匹的劍芒不斷的落下,銀屍也開始大口吐血,一張臉萎靡慘白的嚇,那屍氣凝結成的繭在這一刻都被染成了紅色。

但,拼著重傷的後果,他還是僥倖從林逸這一擊之下活了下來。

屍氣散落。

銀屍那詭異的金色眸子里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背後的汗毛在這一刻都一根根的炸起,在剛剛,他感受到了死亡,那種感覺讓他的眸子里浮現了一抹畏懼,恐慌。

他從來沒有想過,在他屍魔龍拳大成之後,竟然還會遇到如此危險,恐怖的時刻。

屍魔龍拳,修行成功之後,他們的屍氣簡直猶如上古魔頭一般恐怖,他們的氣血,他們的力量足足能夠跟真正的巨龍相媲美,這才是屍魔龍拳。

可現在,他連林逸的一劍都擋不住啊!

「砰砰!!!」

兩聲悶響。

燕別離跟紫嫣二人那足以跟同境界人大戰的恐怖攻擊,此時落在銀屍的身上,卻如同水面上的漣漪浪花一般,輕輕的波動了一下,而後馬上消失不見。

銀屍也沒有理會兩人,一雙詭異金色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林逸,腦海中嗡嗡作響,無法接受。

一個渡劫期的小子,竟然接連殺了他兩位兄弟,不但如此,剛剛這一劍,更是連他都感受到了一絲死亡的威脅,這一幕哪怕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他的面前,他的思維,他的心臟都無法接受。

「銀屍,我感覺你好像怕了?」

林逸再度拿出了一把丹藥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瘋狂的咀嚼起來,盯著銀屍不屑的獰笑道。

銀屍一聲不吭,窒息了一般!!!

「也許,現在,應該交出儲物戒指的是你了吧!」林逸嘴角浮現玩味的輕蔑的冷笑,說道。

銀屍深吸了一口氣,他很清楚,林逸說的是實話。

之前,三打一的局面都被林逸給瓦解了,現在變成了一打三,他還有什麼勝算呢?

恐怕現在就算是想要逃走都不現實了。

他的命運,現在就決定林逸手裡。

「呼呼……」長長吐了一口濁氣之後,銀屍才咬著槽牙,心情凝重不爽到了極致的說道:「你的實力的確超出了我的想象,可孔雀公子的實力也絕對不是你能夠想到的,我們三人也只是孔雀公子的僕人而已,不過哪怕僅僅只是僕人,也絕對不是外人能招惹的,放過我,我答應你這件事兒不會讓孔雀公子知道!」

孔雀公子?林逸眸子微微一怔,這個名字光是聽起來就給人一種高傲到了極致的感覺,不過林逸卻是依舊一臉的輕鬆玩味。

高傲?

這種人他見得多了。

可,他殺的更多。

可踉蹌走到林逸身邊的燕別離跟紫嫣二人,此時卻是面色一變,身體下意識的就是一抖,手中的仙劍都無法拎著,當場就像是生了大病一般,瞳孔之內全部都是濃濃的畏懼跟絕望。

孔雀公子!!!

林逸不知道他的傳說,不知道他的妖孽,不知道他們的恐怖,可她們卻知道的一清二楚啊!

這一次百龍界來的強者如雲,可就算是在這無數強者,天才,妖孽之中,孔雀公子的實力也足以排到前幾名。

孔雀公子不到三十歲,大羅金仙之境後期的修為,曾經親手誅殺過一頭大羅金仙之境的妖獸啊!更是明王一族最妖孽恐怖的天才。

不管是個人實力,還是家庭背影,這孔雀公子都牛比到了極致。

如果說燕別離跟紫嫣是仙子的話,那麼孔雀公子便是專門吞噬仙子的大妖,二者之間的差距簡直大的離譜,讓他們生不起絲毫反抗的念頭。

「侯爺,萬萬不可招惹孔雀公子的人,否則……會萬劫不復!」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 燕別離深吸了一口氣,強行驅散了一些心頭那如鉛塊一般的凝重,盯著林逸勸說道。

哪怕現在林逸的表現已經可以用驚駭世俗來形容,可跟孔雀公子相比,真的還有差距,否則,這些人如何會成為孔雀公子的奴僕呢?

只是,燕別離的心頭卻有一種荒謬的感覺,彷彿就算是孔雀公子親自到了林逸的面前,林逸也不會放在眼裡一般。

需要浪漫 「侯爺,不可,孔雀公子真的招惹不起!」

紫嫣也急忙衝上前,可憐兮兮的盯著林逸哀求道,那惶恐不安的感覺,彷彿下一秒,孔雀公子就能夠隔著千萬里把她斬殺一般。 這一幕,讓林逸眉頭微微一皺。

燕別離開口好歹人家還能夠保持一絲理智,可這紫嫣實在太過不堪,整個人完全被嚇傻了,這樣的人這輩子的成就恐怕也就這樣了。

當然,最讓林逸不爽的是紫嫣現在好歹也是他名義上的女人,可卻如此畏懼其他的男人,這種感覺,簡直要讓林逸恨不得一掌拍死她。

楚紅跟他一起歷經千百劫難,無數次生死徘徊,可什麼時候有過這麼惶恐慫包的時刻?

「告訴我有關孔雀公子的一切!」

林逸淡淡的說道。

銀屍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脫口尖叫道:「你……你想要打孔雀公子的注意?」

銀屍真的是被嚇著了。

林逸的膽子,比他想象中還要大十萬倍啊!

孔雀公子!那就是人中龍鳳,天下一等一的存在啊!

可現在,林逸在明知道對方恐怖如斯的情況下,還要打聽孔雀公子的下落,這豈不是想要有跟孔雀公子一爭高低的意思?

瘋了!

這小子絕對是個瘋子!

銀屍腦袋猛烈的晃動,無法接受,他實在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敢打孔雀公子的注意。

要知道,魔佛獨孤敗天已經牛比到了極致,不少大羅金仙之境的強者,在聽到他的名字時,都被嚇的瑟瑟發抖。

可如魔佛這樣的妖孽,巨擘,在孔雀公子的面前也根本算不的什麼了不起的存在啊!

「我讓你說你就說,哪裡來的這麼多的廢話?」

林逸桀驁不馴的冷笑道,那聲音中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口吻,那感覺就像是一尊帝王在呵斥臣子一般,帝王一言既出,這滄海之內,無人敢不從。

「你……」

銀屍眼眸猛的一縮,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不過倒也不敢在廢話了,沒辦法現在讓他殺林逸,他已經沒有把握了,更不用說,現在還多了紫嫣跟燕別離兩人。

這兩人好歹是金仙之境,只要不死,總歸能夠對他造成一絲干擾,到時候,他不是死定了?

「我若是說了,你是不是會放過我?」

銀屍深吸了一口氣,盯著林逸沉聲質問道,至於報仇的事情,此時已經本能的被他拋到了一旁,不是他不想報仇,而是這輩子他恐怕都沒有報仇的機會了!

修行越到後面越難,以他現在的境界,想要再邁出一步,幾乎是不可能的了,可林逸卻不同了,區區渡劫中期,想要進入仙人之境,那簡直就像是喝口水一樣輕鬆簡單。

甚至有些丹藥,都能夠直接讓他進入仙人之境。

現在,林逸的戰鬥力都已經恐怖如斯了,一旦進入了仙人之境,那他的實力該會暴漲到什麼地步啊?那絕對不是他能夠想到的。

現在,銀屍只有一個想法,回答林逸的問題,然後儘快的離開這裡,至於百龍界中心,他也一點想法都沒有了,林逸的強勢出現,直接把他嚇破膽了,現在哪裡有膽子再去爭雄?

一個渡劫期的小子都這麼牛,如果再遇到一兩個妖孽,他還怎麼活?

林逸盯著銀屍,嘴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冷笑,淡淡的道:「這個要看你回答的我是否滿意了,我若是高興,放你一馬也不是沒有可能!」

「公子實力已經是大羅金仙之境後期,離突破大羅金仙也只差一步之遙,現在手裡還拿著一株上古寶葯威靈仙,這次進入百龍界,為的是另外一株萬年寶葯,一旦能夠得到,公子的實力就會突破大羅金仙,成為真正無上的存在!!」銀屍猶豫了一下,回答道。

「什麼?威靈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