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季同學,你能不能不要忽然拍桌子,這樣子很嚇人誒!”

張曉拍了拍‘胸’口,驚詫未定。

“都怪江佑赫,那個‘陰’險的小人,出這種‘陰’招!看本少爺今天不宰了他!”

惡狠狠的說着,季唯亞將衣袖捋到胳膊以上的位置,快步向着‘門’外走去。

一看他這陣勢,諾熙連忙朝左漠張曉使眼‘色’。

不要理他,他一定不敢去!

他敢去纔怪!

去了他也只有捱揍的份!

三個人不斷的用眼神‘交’流着,嘴角的笑意愈發濃郁……

走到‘門’口的季唯亞等了許久,卻沒見一個人願意跟他同甘共苦。

等一等……

再等一等……

面子啊面子!

萬惡的面子!

江佑赫,本少爺的一世英名全讓你這個‘混’蛋毀了!

額……

他們怎麼還不出聲讓他不要去的?

微微側了側臉看了看客廳裏的三人,見他們還在原地互相瞪眼,季唯亞連忙轉過臉來……

“我走了啊!”

“我真走了啊!”

……

還是沒有人理他……

再側過臉瞄了瞄,他們還在瞪眼!

靠!最起碼也該做做樣子不是?

哪有人連個臺階都不給的?

好吧!

忍一忍!

反瓊瑤之格格千歲 再忍一忍……

他們現在是同盟不是?

同盟之間應該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不是?

他們一定捨不得他去送死的!

還不來?

“喂!你們三個難道就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嗎?”

一忍再忍,季唯亞終於忍無可忍的回了頭,看到那三個所謂的盟友還在眼神傳遞信息,他不由得火大。

無視……

他堂堂季少爺,竟然就這樣被人給無視掉了?

丟人!

實在是丟人!

“呃……唯亞同學,祝你一路順風馬到功成!你去吧!打敗了江佑赫本小姐帶你吃大餐去!”

反應過來,諾熙笑眯眯的開口。

去吧!你快點去!

去跟江佑赫拼個你死我活,鬥得魚死網破,到時候我們一定在你的墓前爲你掛上英勇就義的小紅旗!

“諾熙同學,我一定會馬到功成的!”季唯亞咬着牙,雙手緊緊的握着。

忍耐!

忍一忍風平‘浪’靜……

“嗯!唯亞,去吧!到時候我和諾熙同學一定會趕去見你最後一面的!”

使勁的一點頭,左漠若有其事的開口道。

汗……

左漠同學,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直接的啊?

季唯亞這種人,不能跟他這麼說話了啦!

聽他說的這麼直接,諾熙害怕把某些人給惹‘毛’了,連忙朝着他一個勁的使眼‘色’……

季唯亞緊握着的雙手上面青筋暴起,‘毛’孔裏開始滲出細細的汗珠來。

我再忍……

忍字頭上一把刀!只要生命不止,我的信念就在!

“諾熙同學,左漠同學,你們怎麼能這麼說話呢?季同學是我們的家人,你們怎麼能看着他去送死呢?”

張曉板起臉一本正經的訓斥說風涼話的兩個人。

嗯!

這還差不多!

雖然言語稍微有那麼點兒不中聽,不過總算是給了他點面子了…… 以下是:

可是……

“唯亞同學,對付江佑赫那種混蛋赤手空拳的一點兒勝算都沒有,來,我給你找工具去!”

張曉說着,快步走過去拉起季唯亞的手在客廳裏不同的翻找着……

……

這下子季唯亞徹徹底底的凌亂掉了……

他這都是些什麼盟友?

一個比一個會說話,一個的思想比一個的邪惡……

找工具?

找什麼工具?

“這個……不行!這個嘛!嗯,也不太好,這個……”

張曉將翻找出來的工具一字排開,拿起一個看了一眼感覺不合適扔!

再看下一個,還不合適,扔!

……

季唯亞簡直想要淚奔了……

“啊!這個好!實用!”

終於,在翻遍了大大小小無數種打鬥工具之後,張曉的眼睛裏終於燃起了光彩。

將一把寒光閃閃的菜刀舉在面前,得意的讚歎一聲之後連忙塞到季唯亞的手裏。

看到那把明晃晃的菜刀,諾熙和左漠的眼裏也燃起了一抹亮光……

張曉同學,這是在做什麼?

找死嗎?

膽子可真夠大的!

“喏!唯亞同學,去吧!我們等你的好消息!”

張曉一本正經的說完,盯着身體都在發抖的季唯亞看了三秒鐘之後連忙退遠……

諾熙連忙朝着左漠使了個眼色,然後向着樓上跑去……

接到訊息,左漠也是拔腿就跑!

“伊諾熙!左漠!張曉!你們這幾個混蛋!”

一曲畫未最相思 “嘣!”

伴隨着一聲刀具砸落在硬物上的脆響,季唯亞氣得幾近發狂……

哇!

氣死了!

實在氣死了!

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剛剛跑到樓上的諾熙看到這驚心動魄的一幕連忙恐懼的捂住了雙眼……

還好跑得快!

嘿嘿!

季同學的火氣,果然很狂熱哇!

“都給我滾回來!”

發現那幾個傢伙並沒有跑遠,季唯亞閉着眼睛怒吼一聲。

看吧!都怪你!要不是你們煽風點火的,至於把他氣成這樣子嗎?

一看季唯亞發這麼大火,諾熙不由得白了一眼左漠和張曉。

明明也不是什麼多大的事情,被這兩個傢伙一攪合,唉……

我們沒有做什麼啊?我只是說了該說的而已,要說罪魁禍首,可是你領的頭呢!

左漠無奈的一攤手,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好吧!

她忍了!

這一次的確是她不應該去激怒季唯亞的,可是,她說了什麼?貌似什麼過分的都沒說吧!

倒是他們,一個用惡毒的話語諷刺他,一個竟然還給他找了工具!工具找了也就找了吧,可是爲什麼要給把菜刀?

藐視!

這可是對及唯亞同學赤果果的藐視啊!

是你們,點燃了季同學滔天的怒火,爲什麼要讓我來承受你們的行爲所造成的過錯?

“滾下來!”

看到他們在上面磨磨唧唧半天一點動靜都沒有,季唯亞再一次怒吼出聲。

哇……

氣死了!

這幫討厭的傢伙,壞蛋!

去不去?

聽到季唯亞發火兒了,諾熙連忙用眼神問左漠。

左漠和季唯亞從小青梅竹馬,他的脾氣秉性他應該很清楚的不是嗎?

接受到訊息,左漠只是茫然的搖搖頭,然後比了個‘我也不知道’的嘴型。

說實話,從小長這麼大,他也沒見季唯亞發過這麼大的火……

額……

貌似開始後悔了……^_^ 以下是:

“還要本少爺再說一次嗎?”

陰戾的目光冷冷的掃過趴在樓上欄杆旁傳遞眼神的幾人,季唯亞冷冷的開口。

聽到這冰冰冷的聲音,諾熙的身體不由得一顫。

這次好像是真的生氣了!

瞅了瞅左漠,見他也是一副皺着眉頭的樣子。

看起來,情況似乎不太樂觀了!

使勁的捏了捏手心,一狠心,一咬牙,諾熙終於戰戰兢兢的邁開了步子向着樓下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