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壓根不慌,早有所料,千鈞一髮之際,抓住馬鞍,一個側身翻,不僅躲過馬蹄的襲擊,還穩穩的坐在馬背上。

「這樣也行?」

魏翔飛驚呆了,被顧銘超高難度的上馬姿勢給鎮住,不敢想,這是人辦到的事情,在高明的騎手也辦不到啊!!

胡敏表示,小意思,她見過顧銘比這難度更高的操作,一點都不大驚小怪。

彷彿間。

一聲悶響發出,野王馬落在地上。

很生氣。

野王馬錶示很生氣,受不了有人類騎在它的背上。

對於這種不自量力想要馴服它的人類,它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把它甩下來。

所以,落地后,野王馬壓根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撒腿狂奔。

不僅如此,它還時不時躍一下,增加騎在它背上的難度,興起時,來個馬失前蹄也是可以的。

也不怕被摔!!

野馬王表示,只要能把顧銘甩下去,給顧銘一點厲害瞧瞧,它不怕被摔,也自信不會摔下去。

魏翔飛看著。

剛才的事情雖然讓他很是意外,但他相信,發狂的野馬王,依然不是顧銘可以馴服得了的。

只要顧銘馴服不了野馬王,那麼今天這場比試他贏定了。

退一萬步講,顧銘馴服野馬王又如何?

如此高強度的奔跑,如此賣力的折騰,不僅對顧銘,對野王馬的體力消耗也是巨大的。

精疲力盡的野王馬,不會是他養精蓄銳、以逸待勞魅影的對手。 馬場。

陣陣鐵蹄不絕於耳,野王馬奮力奔跑。

十幾分鐘過去。

野王馬用盡各種辦法,都沒能把顧銘甩下來,顧銘如釘子一般,牢牢釘在它的背上。

一般的烈馬,早就死心了,選擇臣服。

但是,它沒有,依然不死心,依然奮力狂奔,一副不到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

看到這一幕,魏翔飛笑了,嘲笑顧銘的自不量力。

同時,也有點心驚,不成想,顧銘這樣穩,這樣都沒有被野馬王甩下馬,他自問做不到,也相信這個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做到這一點。

顧銘,再一次讓他刮目相看,讓他忍不住嘀咕說:「這小子是哪裡冒出來的妖孽?」

無人給他答案,乃怕胡敏聽到,也沒有心思搭理魏翔飛。

情況不容樂觀。

顧銘低估了野王馬的烈性。

此時,顧銘能不能馴服野馬王,她心裡是一點底都沒有,很擔心。不想輸給魏翔飛,寧願把龍石種扔了,也不給魏翔飛這種人。

可惜,她毫無辦法,只能幹著急。

馬背上。

顧銘雙腿夾緊馬腹,身子向前曲伏,一手抓韁繩,一手抓馬鞍,以此來穩固身體。

他不是沒有想過用韁繩來控制野王馬,他試過,可是這野馬王性子烈得狠,乃怕疼得發出嘶鳴聲,也依然不屈服。

這是一匹有個性的烈馬,寧死不降,以前不知道受了多少罪,顧銘不忍心折磨它,也就打消用韁繩控制它的想法。

打消馴服野王馬的想法了?

沒有。

至始至終,他都沒有打消過馴服野馬王的想法,一直在想辦法,一直在分析野馬王為什麼不願意臣服。

辦法不好想,但野馬王為什麼寧死不服,卻是很好分析。

顯然,它敵視人類,不願意屈服人類,更別說供人類驅使,當人類坐騎。

這如何改變?

傳達的他的善意?博取野馬王的好感?

他想騎人家,能是善意嗎?野馬王能對他產生好感嗎?況且,這種拙劣的招數,魏翔飛能想不到?沙田馬場經驗豐富的馴馬師能想不到?

顧銘有理由相信,沙田馬場的馴馬師不僅想到了,還使用了很多方法來傳達他們的善意,博取野馬王的好感。

顯然,他們都失敗了,野馬王依舊野性難馴,不能為人所用。

好難!!

冥思苦想后,顧銘決定賭一把,死馬當成活馬醫,用商量的語氣說:「馬兄,別跑了,你這樣跑下去也不是一個事,只會把自己累死,要不我們打個商量如何?」

顯然,野馬王不會回話,顧銘接著說:「你今天幫我贏,我以後有時間一定把你送回老家,還你自由,你覺得這筆買賣划算不?」

野王馬依然不回話。

死心了?

顧銘沒有死心,一遍又一遍重複他剛才所講的話,不僅如此,還提高聲音,免得野馬王耳背,聽不到。

魏翔飛聽到了,撲哧一下笑出豬聲,嘲笑說:「顧銘,沒轍就趕緊想辦法下來,換其它馬兒跟我比,少在那裡瘋言瘋語浪費時間,也不怕傳出去,被人恥笑。」

此時,他已經死心,知道野馬王傷害不了顧銘,只能浪費時間,不如換馬跟他比試。

胡敏也是這樣覺得的,覺得這樣耗下去,除了浪費體力、浪費時間,也只能是浪費體力、浪費時間,一點好處都沒有。

所以,她贊同說:「顧銘,下來吧!換其它馬兒跟魏翔飛比,輸了就當你少開出一塊龍石種,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聽到胡敏這話,魏翔飛臉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

龍石種,百年難遇,也就是顧銘才有運氣和實力開出兩塊,換成誰都不行。

TMD,羨慕死他了,暗中發誓,這一次贏了,再找機會跟顧銘比,把顧銘手中另外一塊龍石種也贏過來。

甚至,他還在想,是不是可以用這個辦法把顧銘開出的高品質翡翠全部贏過來。

有點難,顧銘沒有那麼傻,不會頭鐵的一直跟他賽馬。

但是,不試試怎麼知道行不行?萬一顧銘不甘心,非要贏他,那他不就發了?

這一刻,他好似看到無論價值連城的高品質翡翠落入他手中,更看到,胡敏在他面前卑躬屈膝,求把他高品質翡翠賣給她的畫面。

賣?

他一輩子記得剛才胡敏數落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事,非得讓胡敏知道,他乃怕是癩蛤蟆,也是能吃到天鵝肉的癩蛤蟆。

未來可期。

然而,這時,一直撒腿狂奔的野馬王突然停了下來。

「什麼情況?」

魏翔飛懵了,在想,這畜生不會聽懂了人話吧!這怎麼可能?

打死他也不相信,野馬王聽得懂人話。

胡敏也不信,大惑不解的看著這一幕。

自然,看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只能看到顧銘一副慶辛不已的模樣。

「顧銘又在搞什麼鬼名堂?」

胡敏想問,但想了想,算了,不能當著魏翔飛這個外人問那些敏~感的話題,等比試結束再問也不遲。

同時,她們豎耳傾聽顧銘說什麼,結果她們聽到顧銘說:「馬兄,你停下,是不是表示答應了?」

魏翔飛忍不住嘲諷說:「顧銘,它停下,可能是累了,你別在那裡裝瘋賣傻耽誤時間行嗎?」

這是他想到野馬王停下的原因,也覺得只能是這個原因。

胡敏一聽,覺得有道理,只有點不明白,剛才顧銘一副慶幸不已的模樣是怎麼回事。

看錯了?

她自信她沒有看錯,料定剛才發生了什麼她們不知道的事情。

胡敏猜得沒錯,剛才確實發生了一件她們不知道的事情,也正是這件事情,讓野馬王感受到了顧銘的誠意。

馴服嘛,軟的不行來硬的,這段時間野王馬吃了不少苦頭,除了鼻孔,顧銘無意間發現,野馬王身上有鞭痕,還是很深那種,給野王馬帶去不小的痛苦。

這他能不表現一下?

沒得說,他立馬用慈悲手治好野王馬身上所有傷,讓野馬王感受他的誠意。

這是賭。

輸了的下場是野馬王跑得更歡實,他更加受罪不說,最後一絲跟野馬王達成交易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可是,野馬王不是人,他只能先治療,野馬王要是不認賬,他總不能殺了野馬王泄憤吧!那樣他成什麼人了。

他慶幸他賭對了,野王馬停了下來,可不是因為力竭,魏翔飛嘲笑他,註定被打臉。 噗嗤!噗嗤!

野馬王給出回應。

啥意思?

顧銘覺得是問他說話算數不,馬上保證說:「馬兄,你放心,我這人,別的優點沒有,就是說話算數,你放心一百個心,只要我有時間,我一準親自送你回去。」

至於野馬王家在哪裡,這個是小問題,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野王馬在思考。

魏翔飛則是忍不住又嘲笑顧銘說:「說你瘋你還當真瘋上了,那說你上天,一會你是不是真要上天?」

他好後悔,後悔沒有把剛才的事情錄下來,不然,他就可以發到網上,讓所有網友聽聽、看看顧銘的瘋言瘋語,讓所有網友知道,這段時間風頭正勁的翡翠王、神醫,其實就是一個瘋子,壓根不值得別人尊敬他。

現實很殘酷。

他的話音剛落,野王馬又發出噗嗤一聲響。

什麼意思?

這還用問嗎?明眼人都知道。

剛才,野馬王雖然停下,但還保持一個戒備的態勢,一副一言不合它就要再次狂奔的樣子。

但,隨著這個聲音發出,野馬王放鬆下來,再無任何狂奔的意思。

「我這樣也行?」魏翔飛大跌眼鏡的說,難以置信,沙田馬場那麼多馴馬高手都搞不定的烈馬,顧銘三言兩語就搞定了。

這要是讓沙田馬場的馴馬高手知道了,他們……他們也不會學。

原因為什麼很簡單。

良駒有靈,能夠聽懂顧銘的話,併產生回應,足可說明這一點。

這能不放?

不放,說不定哪天良駒就發飆,萬一正好有貴客騎這匹馬,那樂子可就大了。

不是每個人都有顧銘那樣穩,野馬王發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被甩下來,乃怕不死,也要脫層皮,馬場負不起這樣的責任。

良駒必須放。

可,馬場重金購買它回來,不是為了放它回去,而是指望它給馬場創造利潤,放馬回家這種傻~逼事情,他們才不會幹,殺馬吃肉還差不多。

顧銘不一樣。

只要贏了今天的比賽,就有大把的收益進賬,良駒再值錢,也無法跟馬場和十億現金比。

至於輸,那更加簡單,良駒不是他的,放不放對顧銘一點影響都沒有。

魏翔飛有種吐血的衝動,合著鬧了半天,顧銘怎麼算都不吃虧,吃虧的人是他。

氣人不?

都快把他的肺給氣炸了,唯一能給他安慰的,就是顧銘不是一上來就使用這個辦法,這要是一上來就使用這個辦法,今天能不能贏,他還真不能保證。

但是現在,經過十幾分鐘狂奔,野馬王的體力耗去大半,他有百分之百贏顧銘的信心。

這一點,胡敏清楚,所以乃怕顧銘馴服野馬王,她依然臉色凝重,見顧銘還在那跟野王馬吹~逼,沒好氣道:「顧銘,快下來,讓它好好休息一下,準備等會的比賽。」

顧銘聽話,翻身下馬,想了一下,掏出一粒培元丹送到野馬王的嘴邊。

野王馬嗅了一下,沒吃,警惕性十足。

顯然,它吃過類似的虧,長記憶了。

顧銘見狀,好言說:「馬兄,放心,我不會害你的,來,張嘴,把這個吃下去,保管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野王馬吃了,選擇再信任顧銘一次。

顧銘沒有辜負它的信任,培元丹吃進嘴,它就感受到培元丹對它大有裨益,忍不住發出高興的嘶鳴聲。

魏翔飛不懂,不知道顧銘幹啥。

胡敏懂。

見顧銘給野馬王服用培元丹,把心放肚子裡面去了,知道這一下穩了,有全盛時期的野馬王助陣,顧銘今天想輸都難。

她迫不及待想看魏翔飛再次輸給顧銘時那生不如死的樣子,聽到魏翔飛說野馬王只有十分鐘休息時間,時間一到,比賽必須開始后,立馬大氣說:「不用休息那十分鐘,現在就可以開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