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陳一一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明白了。

賣家見兩個漂亮的小姑娘點頭,心裡有些著急了,說:「這宅子是我花一千兩黃晶石購買,這樣我給你們打個對摺,五百兩賣給你們,如何?」

慕容澋軒還是很為難的樣子,說:「你這宅子鬧鬼呀。」

賣家也不傻,知道這人是想買,就是故意壓價,想著宅子放著也是荒廢,能回點是點,便伸出四根手指頭。

「四百兩,這是我的最低價了。」

「四…死,聽著不積極,我出三百,賣的話現在就一手交錢一手交房契。」

賣家一臉肉疼,都快哭了,然後點頭:「行,三百就三百,總比沒有好。」

賣家說著拿出房契,慕容澋軒也拿出了三百兩的黃晶石遞給賣家。

一手晶石一手房契,前後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

賣家拿著晶石就走了,慕容澋軒笑著將房契放好,然後轉身招呼。

「進去吧。」

張澋煜抬腳走在前面,澋湘澋瓊跟著,慕容澋軒見陳一一陳樂樂兄妹二人沒動,便想了一個理由。

「府里卻兩個打掃衛生的人,你們兩個要是願意干就進來。」

陳一一點頭,帶著妹妹跟著他進去了。

「這裡環境不錯呀,位置也很不錯。」慕容澋軒已經感受到這宅子的不同之處了,他發現這宅子的靈氣要比外面的濃郁,而且剛好被宅子的院牆隔開了。

沒有這麼巧的事情,只能說當初建這宅子的時候,特意這樣建。

靈氣好的地方,自然會吸引一些怪東西來,就跟當初白峰房間里的樹妖一樣。

宅子被打掃得很乾凈,基本不需要打掃。

慕容澋軒對陳一一兄妹說:「你們自己找個住的地方。」

陳一一點頭,帶著妹妹去了西邊距離司府最近的那個房間,兄妹二人住在一個房間里,放妹妹一個人睡他不放心。

司府,被夫人派著盯著隔壁宅子的下人見宅子被人買了,便立即去告知夫人。

「夫人,隔壁那個宅子剛剛被人買了。」

「調查一下,看看是什麼人買了那個宅子。」歐陽雅沉著臉吩咐道,她看上的東西,居然還有人跟她搶。

那個宅子她一早就看中了,她不想花錢,只能弄點小伎倆了,沒想到嚇跑了一個又來一個,不過沒關係,上個能跑,這個也能跑,東西最終還是會到她手裡。

入夜,為了慶祝住進新宅子,搞了一個燒烤宴。

慕容澋軒跟陳一一負責烤肉,不過也就一開始慕容澋軒烤了一會兒,他教會了陳一一就甩手加入吃肉系列。

可憐的陳一一就這樣被迫當了烤肉小少年,不過他有個好妹妹。

陳樂樂舉起手中的肉串:「哥哥,吃肉。」

俠客管理員 「樂樂吃,哥哥將這裡烤好就沒事了。」陳一一烤肉烤得特別帶勁,他覺得自己學會了一項本領。

陳樂樂搖頭,一定要讓哥哥吃,陳一一無奈,低頭咬了一口妹妹手中的肉串。

「好了,過去坐著吃,這裡油煙大,一會兒油賤到你會很痛。」

陳樂樂點頭,轉身過去坐在澋瓊姐姐旁邊。

一開始她分不清楚澋湘跟澋瓊誰是誰,不過接觸了一會兒后她就分得清楚是誰。

「來,吃這個,這個好吃。」澋瓊將一顆紅艷艷的果子放在陳樂樂面前的盤子里。

「謝謝澋瓊姐姐。」陳樂樂拿著果子並沒有吃,她要留著給哥哥吃。

澋瓊見她不吃,問:「怎麼不吃?」

「我要給哥哥吃。」

澋瓊聽完,又給了她一個:「現在兩個了,一人一個,吃吧。」

陳樂樂點頭,她拿著小的那個咬了一口,甜滋滋的味道讓她眸光發亮。

「好甜。」

「這是甜醬果,是最甜的果子了,吃烤肉的時候吃一顆,烤肉的味道會變得很好吃。」

陳樂樂聽完她的話,拿起那串被哥哥咬過的烤肉,吃了一口后眼睛再次發光。

居然是真的,甜甜辣辣的味道,吃起來一點也不膩。

不過以前她也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她感覺今晚在做夢一樣,不過她知道,這不是夢。

不過她相信,她跟哥哥的生活會越來越好,她會好好修鍊,以後就讓她來保護哥哥。

陳一一烤好最後一批肉,拿過來放在桌子正中央的托盤裡,然後坐在妹妹的旁邊。

「哥哥給。」

陳一一剛坐下,妹妹就遞過來一個果子。

他搖了搖頭:「樂樂吃。」

「我已經吃過一個了,這個是給哥哥留的果子。」陳樂樂直接塞到哥哥的手裡。

陳一一笑了笑,果子有她拳頭那麼大,他兩口就吃了,只是太甜了,連忙拿起一串肉中和一下。

然後他發現烤肉的味道變得更加好吃了,比他剛才吃的還要好吃幾倍。

「來,喝點酒。」慕容澋軒拿了一壺酒放在陳一一跟前,看著陳一一愣住的模樣,笑了起來,「男人怎麼能不會喝酒,而且吃肉必須喝酒,這樣才有滋有味。」

陳一一聽了他的話,很想嘗試一下,然後拿起酒壺,大口喝了一口。

「咳咳……」

「哈哈哈……第一次喝酒就喝這麼大一口,小爺敬你是一條漢子。」慕容澋軒笑著抓了一把肉串放在他跟前,「多吃點肉就好了。」

陳一一被嗆得脖子都紅了,陳樂樂一臉擔憂的給自家哥哥拍背。聽了慕容大哥的話后,他拿起兩串肉串大口大口的吃肉,發現是真的爽。一連吃了好幾口肉,他才停下來,然後拿起酒壺又喝了一口酒,有了經驗的他,這次沒有喝

太多,就喝了一小口,然後吃肉。

陳樂樂看著哥哥緋紅的臉,擔憂的說:「哥哥,你少喝點。」

「好。」嘴上說好,可他拿沒停下來,又喝了一口。

喝著喝著,一壺酒很快就喝沒了,然後陳一一醉暈了過去。

慕容澋軒拿起酒壺,翻過來倒了倒,嘖嘖了兩下。

「這小子酒量不錯,第一次喝酒就喝完了一壺,晚上還有點涼,我將他送房間去,別著涼了。」

說完就將人扛起來帶走了。

陳樂樂放下烤肉,跟了上去。

「你跟上來幹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哥,吃你的東西去,瘦得跟骷髏似的。」慕容澋軒說完使用鬼影消失在陳樂樂視線內。陳樂樂愣了一下,然後轉身回去坐下乖乖吃東西。 寡無聽師妹的吩咐過來隔壁宅子探探,沒想到看到是今天在富貴樓的那幾個人,還真是冤家路窄。

不過他不相信會有這麼巧的事情,肯定是他們特意買了挨著司府的宅子。

寡無回去后,歐陽雅看他這麼快回來了,便問:「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買宅子的人就是今天傷司眣的那群人。」

「什麼?」歐陽雅驚呼,眼裡頓時充滿了狠毒毒辣,「既然送上門來了,呵呵。」

「司晨也在。」

歐陽雅再次吃驚,然後她問:「他怎麼還沒有死?」

「當年他跟那個剛出生的孩子被人救了之後就消失了,如今突然出現,肯定不簡單。」

「這還用你說,你現在趕緊給我想辦法將那兩個孩子弄死,絕對不能讓司徒看到。」

司徒那個負心漢,嘴上雖然不說,但心裡還記著那個女人生的兒子,也就是司晨。

當年雖然廢了他的靈根,但靈根被廢也有再生的可能,所以她堅決不容許那個賤種回來。

寡無沉默不語,他也想幫師妹將那兩個孩子弄死,可實力不允許。

歐陽雅見他不吭聲,臉頓時沉了下來:「你是不是害怕了?」

寡無:……「我就知道,你就是一個沒用的男人,當初你若是有本事,我也不會嫁給司徒,就是因為你膽小懦弱,才造成今天的我。你若是不幫我殺了那兩個孩子,那麼你永遠都

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寡無雙眸一沉,道:「我會找機會下手,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

他說完便轉身走了。

在他走後,歐陽雅鄙夷的冷哼了一聲:「要不是看你還有點用處,早就讓你滾了,居然還敢給我臉色。」

寡無並沒有走,聽到這話,他自嘲的笑了一下,其實他早就知道了當年的真相。

當年並不是因為他的失誤才導致師妹被司徒佔有清白,而是一切都是師妹算計司徒,讓司徒不得不娶了她。

邪帝放肆寵:撲倒狂妃 看著師妹的房間,他心裡暗道:「師妹,這次是真的最後一次了,以後的路不會再有我這個傻瓜陪著你了。」

翌日,陳一一口乾,讓他特別難受,便爬起來倒水喝,便喝水便拍頭。

他在想自己昨晚是怎麼回來的,怎麼腦子裡一點印象都沒有。

美漫從港片開始 陳樂樂一大早就起來了,她去廚房燒熱水,小小的人兒端著一盆熱水慢騰騰的走著。

推開門進來,看自家哥哥醒了,立即加快腳步過去。

「哥哥你醒了。」

陳一一聽到妹妹的聲音回頭,看到妹妹手裡端著一盆水,立即起身過去將盆接過來放在桌子上。

「怎麼不叫哥哥?」

「哥哥昨晚喝多了,我想讓哥哥多睡一會兒。」

聽到妹妹這話,陳一一決定以後喝酒不能喝醉,要不然還得讓妹妹照顧自己,妹妹還這麼小,怎麼能讓妹妹照顧自己。

他洗了一把臉,整個人清醒了很多,然後幫妹妹洗了一把臉。

陳樂樂洗好了臉,轉身跑到床邊,將放在床頭的衣服抱過來遞給哥哥。

「這是慕容哥哥拿過來的衣服,衣櫃里還有幾身,都是慕容哥哥以前穿的衣服。樂樂也有,澋瓊姐姐以前穿的衣服好好看。」

陳一一沒有看衣服,對妹妹淺笑,心底無比的內疚,然後他問妹妹。

「那為什麼不穿上新衣服?」

「太好看了,我怕弄髒。」

「髒了哥哥就給你洗,去拿出來換上,要不然哥哥也不穿這衣服。」

陳樂樂聽哥哥這樣說,便去拿衣櫃拿新衣服。

衣服拿過來,陳一一看布料就知道這衣服特別的貴,然後看了一眼自己的那身,布料上同樣是很珍貴的布料,而且還是稀有很難尋的料子。

他伸手摸了一下,很柔軟,而且有冬暖夏涼的功能。衣服很新,根本看不出來是被穿過,看樣子,慕容大哥他們不是普通人,只是不知道他們來飄渺城做什麼。

不管他們來飄渺城做什麼,都不該是他該管的事情。

「樂樂,來,哥哥給你換新衣服。」

陳樂樂搖頭:「我自己來。」

陳一一見妹妹臉紅了,便點頭:「行,那樂樂自己穿,要是穿不好,哥哥再幫忙。」

陳樂樂點頭,抱著衣服去屏風後面換衣服。

兩盞茶時間過去,陳樂樂從屏風後面出來,陳一一看妹妹衣服穿得有些歪,他笑著過去幫妹妹整齊。

衣服很好看,就是妹妹太瘦了,看起來不協調,他雙眸暗淡下來,以後一定要將妹妹養胖。

之前是因為病痛折磨才會怎麼喂也不長肉,這下不同了。

「走吧,去打掃院子。」他沒有忘記自己跟妹妹是來這裡打掃。

陳樂樂點頭。

慕容澋軒在花園裡晨練,看到一大一小拿著掃把向這邊過來,收了手站直。

兄妹二人也看到了他,走過來,恭恭敬敬的喚了一聲「慕容大哥」。

慕容澋軒看著換下那身破破爛爛衣服的陳一一,笑了起來。

「不錯,沒想到你小子換了一身衣服看跟變了一個人似的,果然人要衣裝。」說完看向陳樂樂,看著瘦得脫了像的小丫頭,嫌棄道,「太瘦了,以後得多吃點才行。」

慕容澋軒將小丫頭手裡的掃帚拿了過來,說:「你就別掃地了,回頭別弄骨折了。」

聽慕容大哥這一說,看著妹妹纖細的手腕,他也跟著說:「沒錯,哥哥一個人掃就行了,回頭樂樂長肉了再幫哥哥掃地。」

「哦,好吧。」陳樂樂很乖,聽話的沒有去掃地。

陳一一淺笑著揉了妹妹頭一下,然後去掃地了。

他一走,慕容澋軒便問小丫頭:「我要去買早點,要一起去嗎?」

陳樂樂點頭,一直待在破宅子里,對外面世界她一概不知,如今自己好了,她好好的認識外面的世界。

走出大門,隔壁司府也有人出來,出來的人走向門口的馬車。

「老爺。」現在下人恭恭敬敬。

聽到這聲老爺,跟在慕容澋軒身後的陳樂樂抬頭看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