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打扮除了古霸天就沒有誰了。古霸天看着快速向自己而來的兩人,豪邁的笑道:“兄弟,這裏由我擋着,你趕快走吧。往十萬大山去。在裏面別人想找你,就不是那麼容易的。”說話之間,手中的巨劍,對着白羽猛的揮了下去。

一道金色的劍氣向白羽迎頭斬下。白羽看到那巨大的劍氣,一種強烈的威脅氣息,使得其不得不停了下來。羽扇一揮,一道龍捲猛的把劍氣擋住。看着古霸天驚訝道:“你是殭屍,還是金甲屍。”

黃鵬卻沒有聽古霸天所說,離去,而是骨翼一展,在古霸天身邊停了下來,激動的道了一聲:“大哥,你怎麼來了。”確實,黃鵬雖然也知道古霸天有想要水晶頭骨的意思,但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並幫自己。

古霸天笑了笑,道:“都是自家兄弟,你有事,大哥怎麼能袖手旁觀。兄弟啊,我早就和你說過,這水晶頭骨雖然珍貴,但以你的實力還是不足以保的住它。本來我以爲你最多也就是看看,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把它給奪過來了。不過搶是搶,可你的麻煩就大了。”

“你可知道,現在整個靈界爲了這

經完全震驚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搶劫你。兄弟I了。”說話的時候,古霸天的神情始終看着對面的白羽,手中的巨劍始終放在最佳的出手位置。

黃鵬聽到古霸天的話,心中也是苦笑,道:“大哥,那現在怎麼辦,這水晶頭骨不奪也奪了,不搶也搶了,總不能拱手讓人吧。”黃鵬心中何嘗不知道惹了大麻煩。單單一個白羽,就讓自己如此狼狽,可想要是其他人來,絕對會讓自己很難看。

古霸天搖搖頭,突然扔出一件玉簡,道:“這是十萬大山的位置,你趕快走,這裏暫時由我抵擋一陣,大哥能幫你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不過兄弟你記住,進入十萬大山後,儘快參悟水晶頭骨的祕密。要是參悟不了,你趕快放手,千萬不能遲疑。對這東西有興趣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你趕快走。”說完手對着黃鵬突然打出一道柔勁,那勁道瞬間把黃鵬送了出去。

黃鵬心中一恨,也知道現在可不是逞強的時候,後面的追兵還不知道有多少。大哥說的對,要是不能參悟水晶頭骨,只有放手纔是最好的辦法,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的擺脫身後的危險。現在也不是矯情的時候,點點頭道了一聲:“大哥保重”然後轉身展動骨翼飛速的離去。

白羽在看到黃鵬離去,臉上一陣顫動,要不是因爲面前有古霸天這個大敵在,白羽早就追上去了。

黃鵬在骨翼的幫助下,速度竟是超過了音速。要不是他可以控制,恐怕在飛中之間,伴隨的將是一連串的音爆。在持續兩天的飛行。黃鵬也終於進入了十萬大山。十萬大山並沒有固定的進出點,只要你靠近,並且自身有能量波動,就能進去,所以,黃鵬很是輕鬆的就進入了十萬大山。

這一進入,黃鵬心中卻是一震,只見這裏和外面簡直就是兩個世界。眼前出現的是就是一連串的各種各樣的山脈。山脈之中各種見過,沒見過的樹植物到處都是,各種野生物在山脈中游戈。 人生贏家進化論 那些生物中多種多樣,什麼現實世界已經絕種的生物,這裏簡直就和不值錢一樣。到處都是。在之後。這裏面也有人存在。

而且還是一些身穿古裝的普通人。這十萬大山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這裏看起來,比現實世界還要廣大。真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黃鵬也只是感嘆了一下,但馬上就向着下面的山脈而去。並迅速的找了一個山洞,安身下來,在安頓下來後,拿出古霸天給自己的玉簡一看,一股龐大的信息瞬間涌進了腦海中。也終於明白了十萬大山的一些事情。

原來,這十萬大山雖然和現實世界連接,但卻是分屬一個不同的空間,這裏靈氣充足。資源豐富。所以各大派在十萬大山中都有自己的門派駐地。向現實中的那些大派更是如此,只是十萬大山中,卻是修道者和妖魔共存。誰也奈何不了誰。

在這裏面唯一沒有的就是普通人。在這裏沒有普通人,這也算是一大另類。這也是爲什麼各大派有了十萬大山這個地方,卻始終不放棄現實世界的原因,修道也需要人,沒有人如何傳承道統。

不是修道界不想把人遷移進來,只是在這裏,普通人根本就生存不下去,不要說十萬大山中的各種危險猛獸。就算是妖魔,普通人在他們眼中,那也不過是食物而已。這裏根本就不適合普通人生存。

所以纔會出現一個門派,兩個駐地,而且還是一個在十萬大山,一個在現實世界。在現實世界的一般是爲了往十萬大山中輸送人才。這也是他們存在的最大目的。

十萬大山做爲一個特殊之地,可以說是修煉者的洞天福地。靈氣充裕。在這裏修煉起來,比起現實世界要快上好幾倍。只是這種地方並不是只有一個,這十萬大山比起另外一個地方來說,卻顯得要貧瘠不少。那地方就是仙凡共存的地仙界。只可惜要想進入地仙界,卻需要達到合道境界才行。這也是對人間界的一種變相禁制。

但不管怎麼樣,黃鵬也算是進入了十萬大山。躲藏在一個不知名的山洞裏面,黃鵬迅速的把那山洞的洞口隱藏住,外面用各種各樣的雜草植物掩蓋,洞裏面則是直接從裏面挖出一塊巨大的石頭,堵了起來。並且在洞口布下了一些警戒陣法。 個時候黃鵬纔有時間真正的觀看早已到手的水晶頭骨頭骨在這密封的而毫無光線的山洞中卻緩緩的散發出淡淡的水晶光芒。拿在手中,隨便捏拿,可以知道這水晶頭骨絕對不是現在已知的任何材料所能構造的。

而水晶頭骨在微弱的光芒之下,顯得異常神祕。但不管從什麼地方看,這水晶頭骨也就是一個人類的頭骨。裏面蘊涵的世界卻怎麼也沒辦法察覺到,黃鵬幾乎是用盡了所有的辦法,水侵,火燒。刀砍,可水晶頭骨已經沒有絲毫變化。

看着面前絲毫不動的水晶頭骨,黃鵬心中也不由升起了一種深深的挫敗感。最終不得不依舊把它放進了攝魂鈴裏面。只能等待以後在研究了,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儘快恢復自身的魂力,在這裏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只有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纔是王道。

一天過後,黃鵬體內的魂力不但已經恢復到了顛峯狀態,而且,自身的魂力竟然還有不小的精進,這也要取決於一個多月不停的逃亡生活。

雖然已經恢復,但黃鵬並沒有馬上就出去,而是依舊不停的吸收起腦海中的鬼玉珠開始修煉,每多吸收一點鬼玉之力,自身的魂力也就更加強大一點,黃鵬能有今天的成就,不能不說是黃鵬的好運,竟然有如此多的鬼玉珠供他吸收修煉。要是按照種玉煉魂訣的修煉方法的話,那修煉起來卻是比較緩慢。

以前幾個修煉種玉煉魂訣的前輩就是因爲沒有鬼魂修煉,纔會落的一個悽慘的下場。從沒有一個能達到黃鵬現在的境界。能修煉到現在這個境界,不得不說,是一種幸運。黃鵬現在已經修煉到了藍色境界。自身的實力並不比返虛期的人要差,而且加上他身體的特異,勝返虛期的人可以說也沒什麼問題。

和白羽鬥,黃鵬並不會落在下風,不過,當時追黃鵬的並不止白羽一個,後面還不知道有多少,要是自己和白羽鬥個兩敗俱傷,那便宜的只能是別人。所以纔會產生一個追,而一個並不還手,只是逃的狀況。

當時間過去足足一個月的時候,黃鵬眼中沉寂的眼火瞬間亮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然後小心的把洞口的大石移了開來。看了看外面,發現沒有任何異常之後,黃鵬迅速的從洞中走了出來,這時在不遠處傳來一陣說話聲,警覺的黃鵬,迅速的回到了洞中,並隱蔽起來。

只見兩個身穿黑色服飾的男子邊說邊向這邊走了過來。“師兄,你說那死神究竟會藏在哪裏,現在已經過去一個月了,還沒找到死神的影子。我們萬魔宮出動了上萬人手。還是沒有結果,這樣要找到什麼時候啊。”其中一個臉上明顯有稚氣的人小聲的向身邊的師兄問道。

那師兄冷漠的搖搖頭道:“這些不是我們能知道的,小師弟,不該問的千萬不要問。要是知道了你不該知道的事情。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小師弟聽到,臉上也是一楞,但馬上回過神來,道:“師兄,這些我當然知道,不過師弟我確實很好奇,那死神究竟有什麼值得如此大張旗鼓的。不但是我們,就連崑崙蜀山這樣的修道界大派也照樣大舉出動。這種景象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現在十萬大山中基本上都是各派的人手。也不知道那死神究竟爲什麼值得如此重視。”

那師兄聽到,依舊沒有絲毫表情,只是神色間出現一絲不屑。那師弟也算是識趣,看到他沒有反應之後,也沒再說什麼,只是跟在他後面,眼睛不停的四處掃視。突然,一個異常隱蔽的洞口瞬間出現在他面前。

不由拉了一下前面的師兄道:“師兄,那裏好象有個洞口,不如我們進去看看吧,說不定死神就在裏面也說不定,要是真的被我們找到的話,以後在萬魔宮中地位還不是水漲船高。”那小師弟開玩笑的說到。其語氣中也沒什麼在意,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

前面的師兄更是沒有在意,這樣的話,在一個月裏面他不知道聽到了多少,幾乎是看到一個山洞,他就要說一次,但每次都沒有任何收穫。這次聽到,也沒有太大的在意。只是例行公事的點點頭道:“好吧,我們過去看看。”

雖然不相信山洞裏面會有自己想要找的人,但兩人還是那出了自己的法寶,卻是嗜魂幡。嗜魂幡從表面看起來也就是一面小旗

卻整體黑色,上面有無數怪獸的魂魄在隱隱咆哮。

這嗜魂幡是萬魔宮人手一面的法寶。十八人在一起拿着嗜魂幡就可以組成一座嗜魂大陣。威力無比。而且嗜魂幡吞噬的魂魄越多,自身的威力也就越大,至於它能成長成什麼樣,就看他的材料如何了,但卻始終有一個極限。

兩人緩緩的走進了山洞,只見山洞之中沒有一絲光線流入,但這些對於他們這些修道者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再黑暗的地方,對他們而言,也和白晝沒有區別。隨便掃視了一下。發現這洞中沒有任何事物,兩人心中一送,想到這也許只是一座普通的山洞。

但就在他們放鬆的一剎那,一柄天藍色的鐮刀從一個詭祕的角落在兩人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猛的劃過了師兄的脖子。那師兄在反應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自己沒有頭顱的身軀,眼中在最後一刻閃現出恐懼的神色。

之後一個小巧的元神在不知名的牽引下,瞬間投進了死神鐮刀之中。這些並沒有停止,鐮刀收割了師兄的靈魂之後,沒有停頓,速度快到那師弟還來不急反應的地步,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脖子前面。

但那鐮刀卻在間毫之間停頓了下來,冰涼的鐮刀散發出陣陣寒意。讓那師弟手中的嗜魂幡動也不敢動。身上的汗毛陡然倒立。鐮刀的寒意從脖子一直涼到了心裏。從剛剛師兄的下場來看,這個神祕人想要殺自己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他雖然不聰明,但也不笨,師兄死了,而自己卻沒死,那肯定是因爲自己有存在的價值,現在自己唯一該做的就是如何用自己的價值得到最大的利益,最少也要保住性命。所以他想清楚,也就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不錯,這偷襲的人就是黃鵬,本來黃鵬還不想驚動他們,只想等他們走後,再想辦法離開,但沒想到從他們口中卻得到了一個不錯的信息。也知道了外面到處是找自己的人。現在自己需要的就是十萬大山如今的狀況。這一切就要靠自己手中的人了。

在這頓頓的瞬間,兩人同時在考慮自己的事情。黃鵬用一種冰冷的聲音道:“把你的身份說一遍,要是有絲毫的停頓,剛剛的情況就是你的下場。”

那師弟沒有在這種小事情上計較,馬上就快速流利的道:“昆情,萬魔宮三長老座下弟子。剛剛的是我的師兄。不知道前輩是?”

他還沒說完,就聽到黃鵬一聲冷哼。也就馬上停了下來。黃鵬冷道:“你們到這裏來是幹什麼,還有,這周圍怎麼多了那麼多人,好象在找什麼,他們是在找什麼,你又在找什麼。說。”

昆情一聽,也知道正題上來了,討價的時候到了,連忙道:“前輩,我是魔道中人,問完話殺人的事情,我也見過不少。我要是說了,誰來保證我的性命,不是我不信任前輩,而是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前輩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可以完全奉告,但這就要在晚輩生命得到保證之後。不然,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說的。”

黃鵬一聽,心中一冷,在這十萬大山自己完全不熟習,要是讓一個知道自己存在的人離開了,那自己就多一分危險。無論如何他都沒打算讓昆情活下去。只是沒想到昆情竟是如此警覺。不過黃鵬可不打算承諾什麼。既然不說,那也只是麻煩一點而已。

想也沒想,手中鐮刀一個反轉,猛的擊打在昆情的後頸。霎時間昆情腦中一痛,最後一個念頭就是:完了。然後就直接暈了過去。

昆情這次的主意可以算是完全打錯了,黃鵬從來就沒打算放走他們,見一個殺一個,在這個到處是敵人的地方,已經沒有絲毫情誼可講,因爲自己身上有水晶頭骨,爲了水晶頭骨,這些人完全瘋狂了。

黃鵬有理由相信如果自己一出現或被別人發現,那等待自己的肯定是無窮無盡的追殺。沒有絲毫妥協的餘地。所以,昆情必須死,但在死之前也要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訴他。

綁愛成婚:總裁他又精分了 搜——魂——術。

霎時間兩道藍光射進了昆情的腦袋。昆情一點阻擋的能力也沒有,就瞬間被黃鵬侵入。霎時間昆情腦海中對黃鵬再沒有祕密可言。完全暴露在他的心神之下。 鵬利用搜魂術也終於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心中也不由來在黃鵬進入十萬大山的時候,外面就已經鬧翻掉了,基本上十萬大山裏面都知道,一個叫死神的傢伙得到了水晶頭骨,並且進入了十萬大山。

一得知這個情況,十萬大山中只要有點實力的紛紛開始到處搜索黃鵬的身影,但卻接連一個月沒有絲毫消息。黃鵬所在的這座山脈就是萬魔宮所管轄的地帶。當然,那些出去尋找的弟子只知道是要找人,也不知道是爲什麼要找,知道的人非常有限。這也是高層的決定,知道的人越少,自己的機會也就越大。

黃鵬眼神冰冷,這時已經沒有任何仁慈可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沒有什麼好猶豫的。背後一片骨翼瞬間劃破了昆情的喉嚨,並插進他的體內,霎時間他全身的血肉元神已一種肉眼能見的速度飛速的被死神戰甲所吸收。眨眼之間就消失不見。而對那師兄的處理也毫不例外。而死神戰甲在吸收了兩人的血肉卻不見有絲毫的血腥,依舊白亮,只是戰甲上面的光暈更是神祕的幾分。幾條光暈靠在一起,彷彿要組成什麼圖案一般。

黃鵬想了想,心念一動,面前的空間中猛的出現了道裂縫,一隻騎着高大骨馬的黑暗騎士跨越空間,瞬間出現在眼前。那黑暗騎士對突然出現在這裏沒有絲毫意外,只是在馬上一恭身,一句話瞬間從靈魂中傳到了黃鵬的腦海中:“黑暗騎士拜見主人。”

黃鵬點點頭,然後就一陣吩咐,那黑暗騎士在聽到之後,沒有一絲猶豫,馬上就從洞中跳了出去,然後就在洞口遊走,彷彿是巡邏,又彷彿是散步。但不論是怎麼樣,黑暗騎士完全是暴露在大衆之下。可又約隱約現。非常的古怪。

這卻是黃鵬的反獵殺計劃中的誘餌。你們不是要找我嗎,不是要殺我嗎,這些我就來個反獵殺。用黑暗騎士爲誘餌,不停的誘惑周圍來尋找他的人。再把他們引誘到山洞中,一舉擊殺。

“師兄,那是什麼,我好象看到一個身影跑過去了。”“那還等什麼,快追。”幾人追到一個山洞,就看到一隻黑暗騎士正悠閒的看着他們。幾人的神情不由一鬆,這些黑暗騎士在他們修道者的眼中根本就是一無是處,隨便就能殺掉。但就在他們神情一鬆的瞬間,死亡已經降臨。冰冷的鐮刀迅速的劃開他們脆弱的喉嚨,最後連自己的元神也無法逃離。直接被死神戰甲所吸收。

黃鵬冷酷的站着,心中計算道:第十批了,這已經是第十批了。不錯,剛剛他所殺的已經是這段時間所引誘過來的第十批人。這些人無一例外的死在了死神鐮刀之下。陡然失蹤的人也讓所有出來搜查的人心神一陣緊張。這次碰到的也是個急性子,要是被那些謹慎的人,一般不會上當。

看了看天色,已經接近傍晚,心中想了想,知道這樣引誘殺人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少了,而且那些人已經開始有意識的對這裏加強了封鎖。來回巡邏的人比以前足足增加了好幾倍。已經沒有在這裏待下去的必要了。

再把黑暗騎士送回亡靈空間之後,黃鵬掃視了周圍一下,然後迅速的隱身出了山洞。但他剛一出山洞,天空中猛的就有如白晝一般。擡頭一看,只見周圍裏三層外三層的站着無數修煉者,但這些修煉者明顯分爲兩邊,一左一右,應該就是正邪之分。

但不管人再多,裏面卻以七者爲首,一爲崑崙掌門玉虛真人、一爲蜀山劍聖白玉、一爲散修代表白羽散人、佛門天心大師、再者就是魔道萬魔宮滅情魔君、血魔宮血河魔君、另一個就是妖怪聯盟的盟主狐媚公主。不要懷疑,狐媚確實是一個女的,而且還是天狐一族。她本來是在地仙界的,但因爲機緣巧合,進入了人間界。

雖然現在來的人衆多,但基本上已七人爲首,當然也有不少是不遵從他們命令的。這些在此時也不屑說。

黃鵬卻是心神一驚,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剛一出來,迎接自己的就是如此場景,難道他們真的能未卜先知。專門在這裏等自己。中計,這是黃鵬現在唯一想到的事情。想雖然想,但卻不敢有絲毫的動作,因爲他知道,周圍無數人的氣機已經隱隱把自己鎖定,只要自己有絲毫的異動,那自己肯定會變成一堆渣滓。

黃鵬沒有說任何話,只是隱隱戒備。身上的魂力飛速運轉。而這時玉虛真人看着黃鵬笑道:“你就算不說,我們也知道你就是死神。至於我

麼來,你應該很清楚。”

黃鵬用一種嘶啞的聲音道:“爲什麼?”就這短短的三個字,但玉虛他們卻知道黃鵬想要問的是什麼。玉崆不由有點得意的解釋道:“死神,你雖然藏的隱祕,但我們的門下接二連三的失蹤,已經讓我們知道你就在這一帶,後來玉虛師兄更是動用玉虛鏡,終於查找了你的蹤跡,只是一一直躲在山洞裏面,不出來,我們也不好進去,所以就一直等在這裏。”

黃鵬神情一楞,也沒想到他們的反應竟是如此厲害。滅情魔君眼中沒有絲毫的情緒,有的只是一片冰冷。看着黃鵬冷道:“死神,你現在已經無路可逃。十萬大山雖然大,交出來。我滅情魔君保證,絕對完好無缺的放你走。”

滅情說完,其餘幾人也紛紛點頭,明顯在以前就已經商量好了。但黃鵬何嘗不知道,自己只要一交出水晶頭骨,等待自己的肯定就是挫骨揚灰。

搖搖頭道:“對於你們,我可信不過,要是你們得到東西,最後又不守承諾,那我不是很冤枉。而且你們也不要妄想從我身上找到,那東西我早就藏在一個非常隱祕的地方。除了我,誰也找不到。再說,你們有如此多人,我怎麼知道要把東西給誰?”

玉虛輕笑道:“這個小友就不用擔心了,只要你能交出來,我們就可以當着所有同道的面,許下承諾。不動你分毫。如違此勢,天譴之。”

在玉虛之後,其餘人也各自發了誓,不是他們如此遷就黃鵬,而是水晶頭骨實在是太重要了,只要得到水晶頭骨,一個區區死神能翻的起多大風浪。

但此時黃鵬卻有了計較,聽到幾人的誓言之後,也點點頭道:“我得到那東西如此多天,也沒有參悟,可見我與他無緣。再留在身邊也是徒勞。交給你們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要確保我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的情況下才會交出,不然你們休想得到。”

玉虛他們一楞,想了想,道:“善,不過你要怎樣才絕對是安全,但小友要知道,如果你不交成東西,是絕對不可能活着離開。”

黃鵬點點頭道:“好,你們先讓開一條路,並退後五丈,這個距離對你我都是一個可以接受的範圍,你們絕對如何。”沒有多餘的話,直接說出了一個合理的方法,玉虛等人對望了一眼,也各自點點頭,並讓自己的門下,讓開了道路,並退後了六丈。

黃鵬看到,點點頭,手中突然出現一隻水晶光芒的頭骨,那頭骨上不停的散發出隱隱的能量波動。想也沒想,手一拋,那水晶頭骨就飛速的向玉虛他們拋了過去。口中道:“水晶頭骨給你們,希望你們遵守承諾。我死神去也。”

說完身體化成一道青煙,迅速的離開了現場。滅情魔君眼中寒芒一閃,冷道:“追,格殺勿論。”霎時間萬魔宮的人就一個個用各種各樣的方法飛速的向黃鵬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不但是滅情魔君,幾乎其餘人也各自下達了同樣的命令。

滅情手中拿着水晶頭骨,嘴角露出一絲冰冷的笑意。手中白光一閃,那水晶頭骨就變成了一堆粉末,心道:“哼,一個假的水晶頭骨也想騙的了我們,簡直就是癡人說夢。既然如此,那也就別怪本君心狠手辣了。”

玉虛也笑着對其餘人道:“衆位道友,按照以前的協議,我們各憑手段吧。如何?”滅情魔君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直接道了一個字:“好”然後腳下突然出現一面巨大的幡,幡中一層黑霧翻滾。無數魔頭在上面閃現。這卻是萬魔宮的鎮宮之寶萬魔幡。威力大的難以想象。

其餘人看到那幡,眼神中也不由爆出一團精光。這萬魔幡可不是什麼普通法寶,而是能媲美仙器的魔寶。他們宮中的嗜魂幡也不過是仿照萬魔幡煉製的而已。但也有不凡的威力。

其實他們這些人早就已經商量好,這次並沒有真正想要殺黃鵬的意思,畢竟正邪之間不可能真正的合作。剛剛黃鵬逃出去,也是他們有意安排,這也是他爲什麼如此輕鬆就能脫困的原因。

至於他們之間的協議是什麼就沒人知道了,只是可以確定的是,黃鵬身上的水晶頭骨就是這些的賭注。誰先得到黃鵬,誰就有搶先參悟水晶頭骨的資格。這是一場遊戲.一場獵殺與被獵殺的遊戲. 以說剛剛放黃鵬走是他們早就已經商量好的結果,這不過這獵殺卻可以說是不公平中的公平。因爲他們獵殺的對象是黃鵬,是死神,既然決定獵殺他,那就要有死的覺悟。獵殺者,恆被獵殺。此乃古往今來不變的真理。

追殺,黃鵬在離開之後就已經知道的結果,無窮無盡的追殺一直在自己身邊上演,每時每刻,不盡的戰鬥。每一妙都是生與死的竟速。

三天,足足三天的時間。黃鵬無時無刻不在生與死的考驗中度過。自己面前由再次出現了一羣人,他們身上穿着看,應該是蜀山的弟子。

沒有任何話,兩者相對,瞬間就進入戰鬥狀態,那羣蜀山弟子帶頭的叫周星。一身修爲已經到了煉神返虛初期。是蜀山的中堅力量之一,這次奉命追殺死神。不單如此,同時出發的還有不少。

黃鵬沒有絲毫猶豫,這裏沒有戰友,只有敵人。手中的死神鐮刀突然發出一聲厲嘯。那聲音竟讓對面的周星等人心神一顫。在還沒有反應的瞬間,就看到對面的死神突然消失,接着身邊就傳出接二連三的慘叫聲。無數殘影不知何時已經佈滿整個空間。

只一眨眼之間,周星周圍的弟子就基本上全部死亡。那速度之快,連周星也只感覺到一道虛幻的影子。接着黃鵬的死神鐮刀,輕柔的貼近了周星的脖子。周星心神一跳。一柄仙劍瞬間出現在手中。腳下一動,猛的錯開。手中仙劍毫不停息的順勢向背後斬了下去。

“當”地一聲巨響。兩人同時分開。面對面站立,而周星看到倒在地上地蜀山弟子。心中的憤怒霎時間涌了上來。眼中出現無比憤怒的色彩。

雖然憤怒。但卻沒有絲毫言語。只是拿在手中地仙劍瞬間飛出。對着黃鵬接連發出三十六到劍光。這三十六道劍光交織在一起,彷彿是一張密不偷風的網,沒有留絲毫的空隙給他。猛的把黃鵬罩在裏面。但黃鵬卻怡然不懼。只是手中的死神鐮刀握的更穩。

死神鐮刀之勾——魂——奪——魄

霎時間無數鐮刀隨着死神地舞動而出現在周圍,每一把鐮刀裏面都蘊涵了無比強大的魂力,每一把鐮刀都在順從着一種神祕的軌跡。它們在舞動,這是屬於死神的舞蹈,一聲聲蕩人心魄的攝魂之音不停的攻擊着周圍的所有存在。這是屬於死神的樂章。這是勾魂奪魄地死神之舞。

霎時間那三十六道劍光沒有堅持一秒,就被無數鐮刀絞的粉碎。周星看到神色異常凝重。死神確實有自傲的資格,如此強大的招式,不愧爲死神之說。手中劍訣瞬間一變。霎時間在空中地仙劍猛的一變。

一變二,二變四,直至整個空間完全被劍所籠罩。一道道劍光夾雜了無比地劍氣從天而降,向黃鵬落了下來。

黃鵬冷哼一聲,沒有絲毫猶豫。手中的死神鐮刀毫不停留,不停的舞動。無數鐮刀在周身飛舞。劍光瞬間與鐮刀接觸。霎時間無數爆炸之聲從兩者之間連綿不絕的傳了出來。劍光在鐮刀中絞碎,鐮刀在萬劍的攻擊之中破碎,但那些鐮刀每破碎一把,又有另外一把出現。源源不斷的把周圍三米的範圍完整的保護起來。

這連綿不斷的攻擊在一小段時間後。終於停了下來,仙劍也回到了周星的手中。冷看着黃鵬道:“死神,你殺我如此多蜀山弟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黃鵬不屑的冷哼一聲道:“既然敢來追殺我,那就要有死的覺悟。我不是任人宰割的家禽。因爲,我是死神。你們要殺我,就要有被我殺的準備。死,我已經準備好了,不知道你,有沒有準備好。”說完再不管周星的反應。手一揮,手中的死神鐮刀劃出無數殘影向周星割了過去。

周星也沒有說什麼,手中的仙劍猛的激射出無數劍光,在周圍的空間瘋狂的絞殺。周圍的空氣在這種激烈的絞殺之下,發出一道道撕裂的聲響。一時間黃鵬和周星手中的仙劍不知道撞擊了多少次,每一次撞擊,伴隨的總是一陣陣激烈的爆炸聲。在他們激戰的範圍內,所有的樹木,草地紛紛被絞的粉碎。化成一顆顆微不可見的粉塵。

蜀山以劍修爲主,戰鬥力最爲強大,而且在修道者之中也是最能戰鬥的一類,周星現在雖然只有返虛初期的修爲,但實際上能和返虛後期的人打個不相上下。其戰鬥力可。

但現在周星身上卻有說不出的狼狽。身上的衣服被死神鐮刀劃成一塊一塊的,基本上可以算的上是洞洞服了。可對面的黃鵬也不好看,雖然外面有黑色斗篷籠罩看不出什麼,但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自己的骨頭上不知道被那該死的劍光劃出了多少道痕跡。要不是因爲有死神戰甲的守護,現在可能已經產生裂痕了。



黃鵬眼睛死死的看着周星,心中冷道:是該結束了。霎時間背後猛的出現一對骨翼,那骨翼有如蟬翼。但鋒利的卻能劃破天地。黑色斗篷首次被黃鵬收了起來,一身死神戰甲,身上一根根鋒利的倒刺凌厲的出現在周星面前。

周星一看到,心中不由倒吸一口氣,骷髏,好恐怖的戰甲,好厲害的骷髏,好厲害的死神。一身死神戰甲,手中拿着死神鐮刀的黃鵬就彷彿是一個準備隨時收割靈魂的死神。這時的黃鵬已經毫無顧忌。

手中的各種招式連綿不斷的打出來,身體每一處都是最鋒利的武器,每一個地方都能制人死命。霎時間黃鵬身上的氣勢大漲。

死神鐮刀第二式形——神——懼——滅。

黃鵬的聲音彷彿從九幽之下傳出一般。使的周圍的空間猛的出現一種異常冰涼的感覺。周星心中也知道決戰的時刻到了。同時冷喝一聲:蜀山劍訣——天劍。手中的劍突然飛出,然後直接灌進了周星的體內。霎時間一股凌厲的劍氣從周星身上閃現。

一道道劍氣瞬間在周星身邊構成了一柄巨大的天劍,在這一刻,周星就是劍,劍就是周星。完全化成爲劍。再不分彼此。劍就是他,他就是劍,在這一刻,天地間沒有周星,只有劍。一種古樸的氣息從那巨大的劍上面散發出來。

一道道肆略的劍氣直接把周圍的所有的一切完全毀滅,沒有任何東西能在如此劍氣之下存在。這天劍本就是蜀山不世劍訣,有道是:天劍一出,萬物服誅。只可惜這天劍雖然厲害,但也只有修爲到了返虛才能修煉,而且就算修煉,使用也會耗盡自身所有的力量,這一招完全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絕招。不管結局如何,一招出,則結果分。你贏則我死,我贏則你亡。

黃鵬凝視着面前的巨劍,身上涌現的是無窮的戰意。也用出了死神鐮刀中的第二式形神懼滅。一時間只看空中突然出現無數把鐮刀,但黃鵬手中的依舊只有一把,那些鐮刀卻不是用來殺敵,只見空中的鐮刀紛紛有如倦鳥歸巢一般融進了死神鐮刀中。而死神鐮刀每多融進一把,刀上面的氣勢就增一分。當所有的鐮刀全部進入的時候,黃鵬和死神鐮刀的氣勢也終於到了一個頂點。

死神鐮刀第二式形神懼滅重的是勢,重的力,重的是一無即往的氣勢,重的是無物不破的力。此一刀凝聚了無數鐮刀的力量,足以讓任何事物形神懼滅。這一刻死神鐮刀上卻沒有任何光芒閃現,彷彿它就是一把毫無彩色的鐮刀一樣。

周星和黃鵬幾乎同時斬了出去。鐮刀與巨劍瞬間擊打在一起。沒有巨響,兩者之間竟詭祕的沒有一絲聲音散發出來,有的只是無數狂暴的劍氣和無比強大的魂力在周圍肆略。周圍的土地寸寸碎裂。一點點化成灰塵。

兩人之間在這一刻竟是一個相持不下的結果。但周星不會滿足現在的戰果,巨劍之上猛的閃現出強烈的白光,一股更加強大的劍氣瞬間把周圍幾十丈範圍完全的包圍住。在此時黃鵬也沒有任何保留,全身的魂力不要錢一樣的涌進了死神鐮刀中。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周圍百米完全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黃鵬手中的死神鐮刀柱在地上,而他自己也單膝跪地。身上的死神戰甲再沒有往日的光暈,裏面的骨頭出現一道道恐怖的細小裂縫。

而周星所化成的巨劍卻依舊屹立在面前。周星的影子在劍中若隱若現。一道沉穩的聲音從劍中傳了出來

蜀山天劍、萬物服誅。

然後就看到那彷彿恆古變存在的巨劍寸寸碎裂,化成一道道劍氣消散與空氣之中。周星的身體已經變成了無數碎肉散落在周圍。

這一次的比拼,最終還是黃鵬更勝一籌,再加上死神戰甲的力量,他,勝了。所以周星死了。 然黃鵬勝了,但自身的傷卻不是一點點,自身的骨骼密麻麻的裂痕,這些裂痕足以讓他的戰鬥力下降三成。不要小看這三成,高手相爭,只爭分毫。一分之差也能決定勝負。何況自身實力突然下降如此快。

黃鵬看到周星已經死,也不管再留在這裏,剛剛的戰鬥,肯定已經引起了別人的注意,要是自己不能在別人來之前離開,那等待自己的和周星沒區別。身後的骨翼瞬間收起,腳步一錯,隨意踏出。那樣子有說不出的清閒,但就是這隨意的一步,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卻是在幾千米之外。黃鵬走在山林之間,散步一般,卻又快捷無比。這就是華夏修道中非常不起眼的一種術法——縮地成寸。

方圓天地盡在指寸之間。這就是縮地成寸的精要。當然這點點術法也就是修道中最不起眼的,一般來說,很少有人會修煉。因爲他不夠帥。不夠飄逸,不由顯露修道者的風采。不如飛劍那般飄然欲仙。

但他們卻不知,最簡單的東西反而是最神妙的法術。縮天地於指寸之間。踏步即天涯。如此法術,卻被如今的修道界拋棄於腦外,真是悲哀。

在黃鵬剛剛離開後,剛剛戰鬥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羣腳踏仙劍的蜀山弟子,爲首的就是蜀山掌門劍聖白玉。白玉之所以稱之爲劍聖,是因爲他的功力確實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這也直接表現在劍道修爲之上。

他已經到了煉虛合道初期,完全可以在修道界橫走的人物。更能進入地仙界。不要說他。其他地各大派掌門基本上都已經到了這個階段。周星是誰,周星就是劍聖白玉地嫡傳弟子。也是蜀山最具天分的一個,驚才絕豔的人物。只用了一百五十年地時間就到了返虛期。這在蜀山也是一個數一數二的速度。

對他,白玉一種器重有加,當之爲下一任掌門的最佳人選。這次讓他帶隊出來,不過是爲了歷練一下他,畢竟死神雖然看不出具體的修爲,但絕對不會比他高。更加上身邊有如此多的蜀山弟子,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

可怎麼也沒想到,結果竟然會是今天這個樣子。白玉看着周星散落在周圍的碎肉,看看周圍凌亂地戰場,身上猛的閃現出一股恐怖的劍氣,那劍氣一閃即逝,但那壓力卻瞬間讓周圍的弟子臉上一陣蒼白。

白玉用一種異常平靜的語氣吩咐道:“你們趕快去找死神,他剛剛和星兒戰鬥過。自身肯定不會完好無缺。我要用死神來祭奠星兒在天亡靈。去吧”話雖然平靜,但那話中的殺氣卻讓周圍的人心中一棱。接着就一個個架着自己的飛劍開始快速地搜索周圍。誰也沒看見,白玉在衆人走後,眼中滴落的一滴清淚。

黃鵬利用縮地成寸的神通。飛速的在十萬大山中穿梭,在穿梭地同時。魂力也開始快速的修復自身地傷痕,對於周星,黃鵬並沒有什麼憐惜,既然要阻殺自己,那就要有死的準備。我不敵,就是我死,結果都是一樣,很公平。這裏是弱肉強食的世界,這在黃鵬踏入靈界的時候就已經知道。

這裏沒有絕對的對與錯,你力量強,那你就是真理,你就是對,你沒有力量,那隻能任人宰割。沒有什麼情理可講。

想着事情,隨意一踏,突然身邊的空間瞬間發生變化。只見周圍的山林瞬間變成了一幅仙境般的地方,鳥語花香。一隻石廳屹立在前面不遠出,而在廳中,一個美妙的背影背對着他,一陣幽雅的琴音緩緩的從廳中發出。

無限之盤古的逆襲 聽着琴音,彷彿自身的疲勞都在一瞬間消失無蹤。一隻只蝴蝶在隨着琴音不停的飛舞。黃鵬聽着,卻沒有絲毫的大意,能夠在瞬間轉換周圍景象的,一是幻境,二是世界。依他看來,幻境的可能大過世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