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孔秀英卻有辦法讓他不能小看,這說明這個女人還是很有手段的,

今天若不是因為她小看了林小嬌,也不可能中了她的套路。

看著這個所謂的舅媽,郭劍鋒對這些親戚是沒有半點好感的,當年的事情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雖然當時他跟敏慧還小,但是眼前這個女人醜惡的嘴臉他可是看清了的。

因為當時事發突然,那群人直接就來到家裡將父親帶走,而且還把家裡值錢的東西全都一一拿的拿砸的砸。

母親得知父親被下放到鄉下去放牛,毅然決然的辭掉了工作決定跟隨父親一起去。

可是因為當時他和敏慧還小,母親擔心他們吃不得苦,便想將他們兄妹寄養在兩個舅舅家裡面。

而且當時母親還承諾了會每月給錢的,可是他們那些所謂的親人卻關門不見人。

任由母親單薄的身子在門口喊啞了嗓子,可這些人就是面都不見,

後來實在沒有辦法,母親只得將他們兄妹二人也一起帶走,

在他們全家準備坐車離開的那天,這些從一開始就避不見面的親人終於時現身了。

母親本來以為是他們終於想通了,可她白高興了一場,她等來的不過是一張要讓她簽字的紙而已。

雖然當時他還小,可上面寫著那些人要跟他們全家這些壞分子脫離關係的文字,卻是讓他記憶猶新。

他還記得當時母親是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外公外婆的,可換來的卻是他們所有人的拳打腳踢和辱罵。

他和妹妹因為想去把母親救出來,也被這些六親不認的「親人」給狠狠地暴揍了一頓。

母親看見他們兄妹被打,大喊著她願意簽字,這才讓他們住手的。

當時雙方都已經說好了,誰也不欠誰的,以後生老病死都不管不問。

就在在他們全家接到消息說父親已經被平反,他們準備回城的時候,

這些無恥至極的人又出現在他們全家面前了。

特別是在得知母親已經重返醫院去上班,

而父親也被重新恢復了官職后,這些人的嘴臉簡直可以用噁心來形容。

他們就像是趕不走的蒼蠅跟蚊子一樣,成天圍著他們全家打轉。

不管你怎樣拿起過去他們自己的話來說,可人家就是不承認。

特別是他外公外婆那兩個糊塗的老人,竟然被他的兩個舅舅挑唆著,

跑來他們家,將一定不孝順父母長輩的帽子,扣在了剛回城沒多久的父母頭上。

本來母親也是想跟這些人恩斷義絕的,可是想著他們當時剛剛回城沒多久,

如果這個時候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肯定會被有心人拿著「錯處」,

說不定父親又得被小人陷害,

之前他們全家能夠平平安安的回來也是幸運,因為遇見了嬌嬌她們們一家人。

可是現在就不一定了,這些人為了打垮他們肯定不會留情,一定會下狠手的。

為了不讓這種事情發生,爸媽只好跟這些人虛與委蛇,假裝和好如初。

只是沒想到卻把這些人的胃口養的越來越刁,知道了爸媽的短處,這些人就一直找麻煩。 尤其是衛成平兩口子最是惡劣,兩人比衛成軍兩口子還要可惡。

當初他們當初他們逼著母親簽字的時候有多可恥,後來死乞白賴地跑來求衛淑蘭幫他們找工作的樣子就有多麼噁心。

若不是郭德民他們怕讓別人鑽了空子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幫這些「家人」找工作的。

因為他當時回城以後很快就進了部隊,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後來才知道的,雖然沒辦法,但是他知道父母也是為了他們兄妹好。

可是沒想到這卻讓這些無恥的人胃口越來越刁,到了後面隨便什麼事情都能找到他們家來。

如果讓這些寄生蟲繼續這樣子纏下去的話,他們家遲早也會被連累到的。

並且他得到消息,這次衛民被抓,也是被別人陷害的,

孔秀英可能還不知道,這次的事情是她未來兒媳跟「別人」一起聯合演的好戲,為的就是要逼她就範。

算算休假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他也快要歸隊了,在走之前正好給這些人點教訓,讓他們長長記性。

兄弟盟黑巖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上次在百貨大樓門口的那些人應該就是對方派出來的,看來他們是打算跟他死磕到底了。

現在竟然處心積慮的都已經把衛家人都給利用上了,還真是高看他呀,我都不讓他喘一口氣的。

看孔秀英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因為她篤定郭劍鋒不敢拒絕幫忙,因為這些年都是這麼過來的,沒有一次她們的要求被拒絕過。

其實這時候她也只是外強中乾,她心裏面現在急得很,兒子自從昨天被抓以後,她們兩口子一直連人都沒有見過。

無論他們怎麼打聽,怎麼樣通關係,或者是給錢別人都不收,人家就是不讓見面,說是罪證確鑿。

其實她心裏面是知道的,對方肯定是等著她上門去求呢,那個勾引她兒子的小狐狸精還想要想進她家的門,

呸!她絕對不能答應這門婚事,所以就找想來找衛淑蘭她們。

「你走吧,這個忙不是我不幫,而是我根本就幫不上,況且,你不是已經知道對方想要什麼條件嗎?」

聽了他的話,孔秀雲的眼神閃閃爍爍的迴避著,說話也是吞吞吐吐,

「什麼?什麼對方的要求,你說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你不想幫忙就明說,是不是我的面子不夠大,那我讓你外公外婆來求你媽好了,

你媽那麼孝順,肯定不忍心看著你外公外婆那麼大年紀了還為自己的孫子操碎了心,你說是不是呀。」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呀,林小嬌她們在旁邊看的火冒三丈,這個女人還真是無恥。

林小嬌一張小臉氣的通紅,然後盯著郭劍鋒,看他要怎麼處理這個「舅媽」的問題。

「是嗎? 我是半妖 麻煩你現在去把他們請來吧,也許他們很願意能衛明主持婚禮也說不定呢。」

他很明白,打蛇打三寸的道理,兒子就是孔秀英的命根子,為了她兒子的前途,她也不敢再作妖了。

果然,孔秀英被他氣得破口大罵:

「郭劍鋒,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再怎麼說衛明他也是你表弟呀,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他被關在監獄裡面嗎?

你以為你能落著什麼好,他的名聲臭了,你們家的名聲還能好到哪裡去,你們可是同氣連枝呢。」

孔秀英現在心裡就是不相信,衛淑蘭他們還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再重新跌下去,又繼續回去過以前那種苦日子。

「小心你的舌頭,我可不是我爸媽,當年你們可是跟媽家簽了契約說好的,從今以後,兩不相欠,」

但這些話對於孔秀英這種無恥的女人來說,根本當沒聽見,她現在一心只想把兒子救出來,現在看郭劍鋒不肯答應她的要求,頓時就撒起潑來。

「現在老娘把話放在這裡,我告訴你,這人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如果你不管的話,小心我讓你們全家上下,成天沒有安生日子過。」

說完話以後,她轉身就走,跟剛才不一樣的是,進來的時候還笑一兩年的,現在他走的時候可是怒氣沖沖。

「是嗎,那我很想看看你是怎麼讓我們全家身敗名裂的,而且我也很想看看,你們全家像我們家當年一樣下放,會是什麼感覺?」

他的話讓本來就走的很快的孔秀英停住腳步,然後轉頭瞪著郭劍鋒,

看著他臉上表情冰冷的樣子,她覺得這個人真是冷血無情,可怕得很,

剛才他說的那些話難道都是真的嗎?

他說要讓她們全都下放農村,絕對不行,她雖然說沒有去過,但是衛成平他們們廠裡面有很多人都是最近返城的人,

那些人,以前走的時候多麼光鮮亮麗,回來的時候就有多麼凄慘,

一個個瘦的跟皮包骨似的,渾身上下被太陽全部曬脫了皮,

就比如說以前她們那個鄰居張翠雲吧,原來多麼水靈的一個人,可是回來的時候整個人就好像腌乾菜似的,

完全沒有了生氣,記得那張翠雲比她還小兩歲,可是看起來就跟她媽似的,頭髮已經變得花白,臉上也是皺紋滿布,

就連眼睛也因為哭的太多,現在好像視力都有些看不清楚了。

想起張翠雲的樣子,孔秀英心裡一陣惡寒,渾身一冷打了個顫,

她絕對不能變成那個樣子,如果變成那個樣子的話,她簡直是生不如死,

她再一次看著坐在客廳中間,背挺得筆直的郭劍鋒,她突然發現自己小看了這個小子,

原來那個被她們欺負的少年,如今已經長成了真正讓她們仰望的那種,高高在上的,是她不敢直視和得罪的那種人了。

那渾身的霸氣和凌厲的眼神看的她渾身一軟,倒退了好幾步,然後咬咬牙。,定了定神,轉過身,朝門外跑去。

因為跑的太快的緣故,在門口時,她一下子把腳崴了,但她抖著腿爬起來,頭也不敢回的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郭家的大門。

看見孔秀英屁滾尿流,逃之夭夭的樣子,林小嬌她們真是大快人心。

其實林小嬌現在真想把小綠放出來,把這個噁心女人給嚇死算了,可是現在林建忠和郭敏慧還在場呢,她也不能這麼做。

如果是在外面的話,她肯定讓小綠出來把這個女人拋到半空,讓享受一下什麼叫做「拋高高」,

等她被嚇得半死精神錯亂后,然後再送去精神病院,看她以後還怎麼來趾高氣揚的來家裡鬧。 可是兩人故作掩飾的樣子,讓郭敏慧一眼就看破了,她趁著郭劍鋒和林建忠在聊天的時候,跑到廚房去。

圍著林小嬌轉了一圈,發現林小嬌嘴唇有些微紅泛腫的樣子,她偷偷笑了笑,

這兩個人的感情還真是好啊,不過她真替哥哥高興,能找到像嬌嬌這麼漂亮又能幹的女孩兒。

她們剛剛把菜買回來,不過才短短半小時,可是嬌嬌就已經把晚上要吃的菜的都全部準備好了,真是厲害。

要換成自己的話,不知道要弄到什麼時候去了。

她打量的目光林小嬌早就知道了,抬頭看見她臉上取笑的模樣,沒好氣的說:

「看什麼看呀,咱們把飯給蒸上吧,等會兒爸媽下班就能吃上飯了,上了一天班肯定餓壞了。」

「是,遵命嫂子」

郭敏慧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挺直站好行了個禮,兩人頓時哈哈大笑。

聽見從廚房傳出來的笑聲,郭劍鋒和林建忠兩人也不由緩和了心中剛才因為談事情而沉重的心情。

他們剛才已經商量好了,明天林建忠就要先回部隊去一趟,看看他們準備的怎麼樣了。

明月妖俠 而郭劍鋒就等著即將要上門的衛家人就好了,等把這裡的事情一了結,他的假期時間也差不多了。

現在還有一件事讓他有些為難的是該怎麼向衛淑蘭開口,因為他想把嬌嬌一起帶過去。

他曾經向她許諾過的,要讓她幸福,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每天麻煩事不斷。

先是甄家人,現在衛家的人也摻和進來了,如果讓她待在這裡那她肯定不會開心的。

他媽那麼喜歡小丫頭,會同意自己帶她走嗎,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捨不得跟她分開,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一秒鐘,他都會覺得度日如年。

沒碰見她時,郭劍鋒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的佔有慾是這麼強烈,他本以為自己是很理性很冷靜的人

原來只因為不是她,所以他才會那麼理性。

其實他的擔心都是多餘的,衛淑蘭還巴不得他把林小嬌帶走呢,

家裡面平時大家都上班去了,都沒有人,林小嬌也是剛來到這裡不久,她一個人找誰聊天啊。

再說了小兩口剛結婚怎麼能夠分開嗯,所以當郭劍鋒提起這個事兒的時候,衛淑蘭立馬就同意了。

還態度十分積極的讓他們倆人多準備些吃的拿去部隊,好招待裡面的額戰士。

晚飯是林小嬌主廚,郭敏慧打下手,而林建忠和郭劍鋒就負責幫著盛飯端盤子兼打雜。

等到衛淑蘭夫妻倆回來的時候,剛走進屋子的大門,就聞見一陣陣飯菜的香味兒飄了出來。

把郭德民饞的直咽口水,完全不顧平時一家之主的尊嚴,直接把公事包扔給了自己老婆后就跑到廚房去了。

進去就看見自己的兒媳婦正把兒子女兒,包括未來的女婿全部指使的團團轉。

看起來就像一個運籌帷幄的女將軍一樣,看見平時總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兒子,被兒媳婦指使著去剝蒜的順從樣。

他一個沒有忍住,便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好好好,嬌嬌真是不錯,好樣兒的。」

他這一笑把廚房裡的四個人嚇了一跳,特別是林小嬌,看見他臉上的笑頓時就紅了臉。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喊:「爸。你們回來啦,先去休息一下吧,一會兒我們就開飯」

「好咧,有女兒就是好哇,回家都吃上現成的啦」郭德民笑嘻嘻的回答。

郭敏慧立馬不依了,故意裝作不高興的樣子問:「爸,你什麼意思啊,難道我是你跟我媽撿回來的呀?」

聽見他們的對話,林小嬌本來心裏面一咯噔,怕他們父女之間因為自己而生出了嫌隙,還在暗暗著急擔憂呢。

因為在這個家裡面,不管是公公婆婆還是小姑子,都對自己像真正的親人一樣,甚至比有些親人還要好。

如果因為自己讓他們任何一個人不開心,那都不是她想要的。

可是接下來就被他們的對話,讓她的擔心瞬間化為了泡影,只留下了滿滿的感動和溫暖。

只見郭德民在廚房裡的一張案板上面,擺著的盤子里用手拿了一塊紅燒肉放進嘴裡,然後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等慢慢將肉在嘴裡嚼爛吞了下去以後,這才看了看女兒故作生氣的樣子,他笑了笑對她說:

「你是不是撿的這事兒你可要問你媽去了,當年你媽可是痛了整整的一天一夜才把某個沒良心的丫頭給生下來呢」

郭敏慧一聽,臉一下就紅了,跑到他身後挽著衛淑蘭的手說:「媽,您辛苦啦」

捏捏她的小臉,衛淑蘭看著這幾個孩子,心中感慨萬千的說:「真快啊,你們幾個都長大了啊。」

穿成胖妹來種田 林小嬌也走過去,跟郭敏慧一樣一人吊著衛淑蘭一個臂膀,親昵的就像母女三人一樣。

衛淑蘭感動地一手摟著一個女兒,滿足的笑了,「我真是太幸福了,有兩個女兒陪在身邊,就算以前有什麼苦難,都過去了。」

「你們以後也要幸福的,開心的過一輩子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