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已經到了下午,黃昏臨近,一天之中最冷的時候,在場的所有攤位都已經收攤回家,只有寥寥數家沒有離開,牛翠英就是其中的一員,坐在椅子上,用薄薄的毛巾包裹著雙手,再出口哈氣,打算暖一暖手。

旁邊的葉仁倒是先忍耐不住了,連忙說道。

「媽,這裡怪冷的,我們先回家吧。」

「應該還有人會在晚上逛花市的,我再留一會兒吧,這競爭對手都離開了,說不定我的生意會更好一點。」牛翠英身子有些抖,隨即對著葉仁笑道:「要不你先回去吧,媽等一下就回去。」

葉仁臉上有些猶豫,臉上的表情也是天人交戰,看著瑟瑟發抖的牛翠英,最終還是說道。

「算了,還是等一等吧,也不急這一時,就當手游休息時間好了,玩了一天也挺累的。」

在等了一個小時,天色徹底昏暗下來之後,夜市的人也基本走完,沒什麼人在此地閑逛,牛翠英和葉仁也開始收拾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不過葉仁在途中接到了好友的solo邀請,繼續打著手游去了,牛翠英也沒有多說什麼。

葉仁用帽衫將自己的頭遮住,戴上口罩,上了這擺攤用的大電動三輪車後排,而牛翠英負責騎車回家,騎車的時候,大風打在臉上,不過她卻沒有怨言,因為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種冷冷的風在臉上胡亂拍的感覺。

兩人回到家中,一間簡陋的舊樓出租屋裡,兩個房間,一間廁所,還有小小的走廊客廳就是出租屋的全部。

「小仁啊,你這風也吹冷了,先去洗澡吧。」

「哦,好啊。」

葉仁在進去洗澡之後,牛翠英也沒有停止自己的工作,拿起手中的紅紙,開始剪裁成各種各樣的圖案,明天拿出去售賣。

洗完澡之後的葉仁,在刷完牙之後,便躺到床上,裹上被子,舒舒服服的玩手機。

「今天我六神裝孫悟空就是要錘爆你們這些青銅小學生,讓你們看看什麼叫真正的操作和技術。」

摩拳擦掌,插上電源,打算玩手機。

然而卻突然一個提示出來流量超額,欠費停機,請立刻續費…

「草,居然停機了?」葉仁下意識的就想要出門找自己母親要錢沖電話費,不過出門看到牛翠英在小檯燈下剪綵花時的身影,還是沒有好意思出去伸手要錢。

「算了,明天再要好了。」葉仁嘀咕了一下,暗道晦氣,躺在床上,被子裹頭。

大夢之間,忘掉一切塵世的煩惱,尋求一時的安寧。

「現在只是我的蟄伏期而已,在以後我肯定會擁有美女紅顏…變成總裁…走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哈哈哈!老子就人生的主角啊!」

葉仁的意識逐漸模糊,進入了夢鄉之中。

然而剛剛進入夢鄉之後,葉仁就【醒】了過來… 「我是誰?我在哪?誰在打我…」葉仁一臉迷糊的看了看周圍的情景,天色還微微朦朧,是早上六七點特有的明亮度,清清冷冷,路上的行人車輛稀稀拉拉的,絕大多數人在這個時候還沒有起床。

在一片寒冷之中,葉仁清醒了過來,身子被風吹的有些瑟瑟發抖,不明所以,然而剛剛出口就有點懵逼,他發現自己現在的聲音是一種略顯蒼老的女聲。

自己變身了?

葉仁才發現眼前的水果攤,不就是自家那個水果攤嗎?熟悉的三輪車,剛剛還他還在後排打著王者榮耀呢。

平時不帶年貨的時候,用的就是這三輪車賣家鄉的水果。

「我怎麼變成我媽了…沒錯,我現在在做夢,我還記得我剛剛睡覺了呢,做完夢之後應該就能醒過來了。」葉仁想要自我安慰,不過周圍時不時吹來的瑟瑟寒風卻在告訴他,這如果是夢的話,未免也太過真實了吧。

「難道…我真的穿越了?不是吧!」葉仁痛苦的呻吟兩聲然後指天罵道:「為什麼穿越不讓我穿越到異世界的主角身上?讓我變身女人也讓我變個B站蘿莉什麼的啊!」

轟隆——

天邊劈下一道閃電,打在了葉仁旁邊的地板上,劈出了一個碩大的缺口。

「大仙大仙有怪莫怪,是小子的錯,是小子的錯。」葉仁被這一雷電嚇得趕緊跪下來了,連忙對天磕頭,生怕再來一道雷電下來。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了,葉仁也想要掏出手機來,打一打王者榮耀,對他來說,打遊戲用哪一副身體不一樣?

翻找口袋,出來的卻是一部破舊的諾基亞5800,這一款手機在以前還算不錯的手機,然而在現在可不是一般的落伍,除了異常堅硬以外一無是處,在二手市場里幾百塊錢能買一打。

「什麼年代了,還用那麼破爛的手機,諾基亞5800?能玩個屁的王者榮耀啊。」葉仁抱怨一番之後,氣呼呼的將手機塞回口袋裡,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自言自語道:「什麼嘛,居然來市中心商業街這裡賣水果,不知道這裡離家得有十公里嗎?每天這樣累不累…」

十公里葉仁可騎不回去,特別是這三輪車上的水果那麼多,單純電動的話拉不動,至少得賣出一半才行。

葉仁看了看滿滿都是散錢的錢包,看起來雖然多,但還沒有幾百塊的呢。

幾百塊錢,皮膚都買不了幾個,有個屁用!

不過葉仁也是既來之則安之,覺得先把這一車水果賣出去,然後再去買手機。

就這麼定了!

葉仁坐在小凳子上,看著來往稀稀拉拉的行人。

隨著時間的流逝,行人也逐漸的多了起來,有一些來往的白領們,叼著個麵包,就來問水果的價格。

「這香蕉多少錢。」

「五塊五塊。」葉仁翻著白眼,有氣無力的說道。

「五塊?這麼貴,你搶錢呢!」白領嘖嘖一聲,就直接離開,也不問價格了。

葉仁就有些愕然了,五塊錢,商場里的價格可是貴好多呢。

「切,神氣什麼嘛,愛買不買的。」葉仁也懶得搭理,愛買不買了,拿出諾基亞5800,玩起了上面自帶的俄羅斯方塊遊戲。

一個上午冷冷清清,雖然還時不時有人問價格,但真正買下的卻一個都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葉仁有些不安了。

一上午直到中午一點鐘點都傻傻的坐在這裡,居然連一點水果都沒賣出去!

「什麼毛病…一上午就這麼白乾了啊,特么的…」葉仁一臉無語,大中午的,肚子也是咕嚕咕嚕直叫,翻找了一下自己的小包裹,想要去打一份雞腿快餐來吃。

然而在翻找著錢的時候,卻在包包的底下發現了一塊黑布包裹,出於好奇之下,葉仁打開黑布包裹,發現裡面是一塊飯盒。

「這就是老媽的午飯了吧,看看是什麼…應該是雞腿飯或者豬腳飯吧。」葉仁吞了吞口水,打開了飯盒,卻發現裡面是兩塊還有餘溫的白面饅頭。

白面饅頭被包在飯盒裡,所以直到現在還非常的暖,然而即使是軟軟的白面饅頭,沒有其他配菜的情況下,還是難以下咽,就好像吃白飯一樣,單純吃下去只會讓葉仁覺得噁心。

「只有…白面饅頭?」葉仁覺得自己的心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敲打了一下,這兩塊白面饅頭就是午餐…

而看著這兩塊白面饅頭,葉仁咬了咬牙,想要咽下去。

咕嚕咕嚕——

干,就算就著白開水也很難咽下去的感覺,卡在喉嚨里,怎麼都難以咽下。

在吃完一個的時候,葉仁終於是吃不下去了,將剩下的一塊白面饅頭蓋進飯盒裡。

「原來媽中午就吃這玩意嗎,真的…不是一般的難吃啊。」葉仁想一想自己平時吃的雞腿飯,吃的牛肉蓋飯外賣,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母親出攤的時候好像從來沒有在自己眼前吃過飯,好像都是從自己的飯盒裡拿出什麼東西來吃。

一想到這裡,葉仁就有一些酸酸的感覺…

原本想要打退堂鼓,回家睡覺的葉仁最終還是沒有回家,在這市中心商業街里擺到了晚上九點鐘,讓葉仁意外的是,居然沒有城管來趕他。

夜色降臨,葉仁只覺得眼皮在打架,隨時隨地都能睡著似的。

寒風凜冽,吹得耳根子生疼,臉皮也像是被刀子刮過一遍似的,不過葉仁還是咬咬牙,騎著電動三輪車回家。

瑟瑟發抖…

終於回到了家,那小出租屋裡之後,葉仁開始清點今天收到的錢。

「今天純利潤是30塊錢嗎…」葉仁雖然覺得現在全身生疼,但還是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這是他第一次賺到錢。

原來親手賺錢的感覺,是美滋滋的…

然而就在這葉仁沉浸在莫名感覺中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進來,上面的來電顯示是【乖兒子】,也就是葉仁。

看著來電顯示,葉仁的心情有些複雜,不過還是選擇了接聽電話。

「喂…」

話沒說完,對面就二話不說來了一通。

「老媽,學校要交資料費,300塊錢,打到我卡上來就好。」 葉仁知道,這是自己大三那一年,宿舍聚會,大家輪流請客,這一天輪到了葉仁請客,卻是沒有閑錢,於是也只能打電話向自己母親要錢了,三百塊錢加上自己平時零散要來的生活費,隔天就請自己同學去KTV包了個場。

如今的葉仁可是記得,當初自己媽可是二話不說就打了錢過來的,同樣是晚上十點鐘,當時的【葉仁】正在和朋友打著遊戲呢…

「我…我沒錢。」葉仁的嘴角有些苦澀。

「我靠?沒錢…算了算了,我自己想辦法吧,到時候學習成績下降了就麻煩大了咯,掛科的話就麻煩了,唉,成績啊…」那邊的【葉仁】故意嘀咕幾聲,然後掛掉了電話。

這邊累癱下來的葉仁癱坐在椅子上,看了看自己充滿老繭,皺巴巴的手,心情是愈發的沉重,就是這一雙手,供養他上的大學,供養他這個人渣每個月吃喝玩樂的。

他想了想,像今天這樣,賣掉一半水果賺取的利潤能賺到的錢,他多久能夠全部花掉?

答案是一瞬間,動動手指,將金錢換成點卷,連手續費都夠不上的標準。

「我…到底做錯了多少?」

葉仁思考起了自己的前半生來,沒錢就找母親要,要玩遊戲也找母親要,要學費,要談戀愛,要任何東西,都沒有任何怨言。

他每一次想到那白面饅頭,那薄薄的錢包,再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的時候,他的心就好像被刀割一樣,痛苦不已。

「對了,我當時還只是個孩子啊,孩子任性一下不是可以的嗎?哈哈…我現在才剛剛大學畢業呢,我的同學也有很多待業在家的啊,比如老爹是上市公司老總的那個,比如老媽是銀行行長的那個…」葉仁自言自語安慰著自己,以前他也不是沒有想過類似的事情,但都被他用這個理由逃避掉了。

自言自語了一陣子之後,葉仁果然還是跪了下來…

「果然這一次…騙不了自己啊。」

然而這一次,葉仁卻是怎麼都逃避不掉,自己已經不是一個孩子了,是一個大人,畢業的大人,拿著學歷,拿著畢業證,就因為【丟臉】還有【懶惰】這可笑的原因,讓自己母親要付出成倍的辛勞。

再也騙不了自己了…

場景開始扭曲變換,僅有幾件廉價傢具的出租屋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個KTV廳里,葉仁又變回了葉仁,大學時代的葉仁。

這是一次寢室聚會,還有幾個女生都在這KTV聚會裡。

「哈哈,今天玩得真是開心。」

「是啊~對了,我要離開了,我男朋友還要來接我呢,白白。」

「多謝我們仁哥請客了,不愧是303寢室的【土豪哥】呢。」

女生們都陸陸續續的離開了,男生們還留在這裡,跟葉仁喝著酒。

其中一個胖子一口悶下了酒水,一臉舒爽的說道:「爽啊…這貴的酒就是不錯,真羨慕你啊仁哥,一出手就是這麼貴的酒水,平時我們想喝都喝不到咧。」

「那當然,我們303的土豪哥嘛,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抱歉,有錢當然是能夠為所欲為咯~」其中一個瘦子舍友也一臉感慨的說道,手裡還拿著一杯名貴的威士忌,咕嚕咕嚕的吹了小半杯下去,大呼一聲真爽。

「也不知道葉仁哥的家人是幹什麼的呢。」其中一個平頭一邊磕著花生,一邊笑道:「我猜是做生意的吧。」

「我猜是做醫生的。」

「我猜是國企領導…」

「我猜是高級律師。」

「我們的當事人還沒說話呢,你們在瞎猜猜也沒有用。」胖子舍友一臉期待的看著葉仁,然後說道:「仁哥,你的家人是做什麼的?究竟是國企領導呢?還是大老闆?還是醫生律師?」

眾人都看著葉仁,看著一臉獃滯的葉仁,葉仁手裡拿著名貴的酒水,卻是怎麼都沒有喝下去。

專情首席,前任請稍息 「我的家人…」

眾人一臉期待的表情,彷彿接下來就會聽到大人物發話一般。

葉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這名貴的酒水統統倒在自己的頭上,然後大聲說道。

「我的爸爸很早就因病去了,我的媽媽…是賣水果的,在過年的時候會賣一些手工的年貨,春聯紅紙,靠著微薄的收入供養我讀書上學,供養我這個人渣玩遊戲,大手大腳的花銷!供養我這個廢人到處炫耀!」

「我是人渣,我是垃圾…」

在葉仁最後一句話吼出來的時候,周圍的幻境盡皆消失,周圍還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床,熟悉的床,又回來了,又回到自己家裡了,自己溫暖的大床上。

一切的一切,宛如幻夢一般破碎。

「小仁,你怎麼了,剛剛一直大喊大叫的?」牛翠英一臉擔憂的說道,手裡還拿著一盆子熱水還有毛巾,顯然是以為葉仁剛剛是感冒發燒了。

葉仁依舊是面目獃滯的模樣。

牛翠英看著這一張獃滯臉瞬間就慌了,一時間想起了流傳的【玩手機玩傻了】【王者榮耀玩多了會變成小學生】之類的新聞。

「來…孩子,媽帶你去醫院,千萬別真的變成傻子了啊。」牛翠英趕緊收拾收拾東西還有銀行卡,準備去醫院。

然而此時葉仁卻是突然說道。

「媽…」

「咋了,孩子?」牛翠英看著葉仁,葉仁直接下了床,二話不說,噗通一聲就跪下了。

「媽,這些年來…我錯了,錯得很離譜,我明明已經是一個大人了,卻像小孩一樣不懂事,因為所謂的面子,讓自己的家人經受苦難。」

葉仁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其中兩個是對著牛翠英磕的,還有一個響頭,是對著天磕的。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那個讓他穿越,讓他理解的那個天…

「我會出去找工作的,無論是多麼艱難,工資多麼低下,我都會踏踏實實從頭做起。」

再辛苦的工作,比得上在風寒天氣里賣水果嗎?

至少,葉仁不知道…

「嗯…」

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懂事的兒子,牛翠英欣慰的笑了。

無論是為什麼,只要自己的孩子變好了就好… 夜晚象頭山,山風冰涼,萬物寂靜,只有道觀內閃爍著點點螢光,就連蟲子都不會在這個時候出來。

在道觀之內,李雲手中一張皺巴巴的紙幣上的金光緩緩散去,這是用以降下森羅萬象的媒介,用以連接葉仁的內心。

「少年終究會有成長的時候,男孩終究是會有成長為男人的時候…有時候過度的不成熟也是對親人的一種傷害。」李雲淡淡的說道,隨即手中的金錢就咻的一聲不見,防不勝防。

看著那淡淡的紫氣環繞,李雲不用腦袋都能猜到這究竟是誰幹的。

嗯,被系統給沒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