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重重地點了點頭。

「好,很好,那你就看好了!」

約翰森大笑,慢慢地將骰盅打開。

全場所有人都都閉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緊盯著骰盅。

骰盅被慢慢拿起,僅僅拿起了一條縫隙,便可以清楚的看見一顆完全無損的骰子。

「YES!」

史密斯看到后,激動的大叫。

威爾斯和克米爾兩個家族的保鏢更是激動的不行,相互擁抱。

約翰森更是大笑,得意的看向顧銘。

「顧先生,還要繼續看下去嗎?」

「為什麼不呢?你也僅僅才打開一點!」

總裁奶爸:緝捕記者小妻 顧銘平靜的笑著,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然而蘇曼等人卻十分的緊張。

誰輸誰贏已經很明顯了,還用繼續看下去嗎?

不管那顆骰子是幾點,都是對方贏了。

「完了,這下一切都完了。蘇曼,令人做好準備,我們一會衝出去,只要我們逃到鵝國,他們就不敢把我們怎麼樣。」

卡捷琳娜輕輕的拉了下蘇曼,暗中給身邊的保鏢下達了命令。

秦思雨看著她們緊張的樣子,不由地笑出聲來。

「思雨,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

蘇曼和卡捷琳娜很是不滿,臉色蒼白的瞪了秦思雨一眼。

秦思雨笑道:「誰說老公輸了?這不是還沒打開嗎?」

「哦?這位漂亮的女士真的想看嗎?那我就讓你看看這裡面是幾點!」

約翰森一聽,頓時看向秦思雨,兩個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臉上更是堆滿了笑容。

「哈哈,你們看看吧!我搖出的還是一點!」

約翰森將骰盅打開直接扔掉,盯著顧銘放聲大笑起來。

全場人盯著那顆骰子,眼睛瞪得滾圓,無比震驚。 忽然感覺氣氛有些不對,約翰森的笑容慢慢的凝固,順著眾人的目光低頭。

「怎麼會這樣?不,這不可能!」

噗嗤!

一口鮮血噴出,約翰森直挺挺地向後倒去。

砰的一聲,重重地摔倒在地。

可惜卻沒有一人上前將他扶起,所有人都還傻傻的盯著那顆沒有數字的骰子。

骰子其他部分是完整的,而上面卻是平平的,什麼也沒有。

「琳娜,是我們贏了嗎?」

蘇曼有些不相信,木木的盯著那顆沒有點數的骰子。

卡捷琳娜的表情更為誇張,張著大嘴,口水已經流了下來,就好像看到了非常美味的食物一樣。

「嗯,我們贏了!」

「思雨,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夢吧?」

蘇曼再次說道。

剛說完,手臂上便傳來了強烈的疼痛。

「啊……讓你掐,你還真掐呀,用那麼大力幹什麼?」

疼得蘇曼吡牙咧嘴。

「我不怕你感覺不到嗎?」

秦思雨呵呵一笑。

史密斯此時已經徹底傻眼,身體不停的顫抖著。

「史密斯先生,開支票吧!」

顧銘淡淡開口,同時,一道靈力打入約翰森體內。

既然已經決定要收他的性命,那就讓他現在死去。

靈力進入約翰森體內后,將腦血管炸裂,就算去醫院檢查,也是腦出血死亡,怎麼找也找不到顧銘等人頭上。

「想要錢,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拿到手了。」

史密斯陰冷的笑著,手一揮,威爾斯和克米爾家族的保鏢立馬沖向顧銘等人。

顧銘坐在椅子動都沒動一下,戲謔的盯著史密斯。

砰砰砰……

史密斯傻眼了,懵逼了。

只見秦思雨身形輕盈,穿梭在人群之中,一個個保鏢被她打倒在地。

「這怎麼可能?她為什麼這麼厲害!」

史密斯不相信所看見的是真的。

這些保鏢可是兩個家族精心挑選出來的,可都是武者,最低的實力都是暗勁。

竟然被一個女人全部放倒了。

不僅他不相信,就連蘇曼和卡捷琳娜都瞪著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她們怎麼也沒想到,一個溫柔可愛的女人竟然有這麼恐怖的戰鬥力。

他們所來的保鏢更是崇拜的看著秦思雨。

這是秦思雨第一次動手,雖然之前與銀狐等人進行對練過,但是意義卻是不同的。

她還是很緊張的,速度上也慢了許多,更是重重的挨了幾下。

顧銘沒有出手,這是他有意為之。

目的就是讓秦思雨多多進行實戰,否則就算修真又如何,沒有實戰經驗,你的實力再高也是白費。

很快,秦思雨打完收工。

「老公,怎麼樣?」

秦思雨跑過來,撒嬌般的問題。

「還算可以,就是太緊張了,速度上慢了不少!」

顧銘在她的臉蛋上輕輕的掐了一下,微微一笑。

「人家第一實戰,自然經驗不足,以後就不會了。」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說話的內容令所有人咋舌。

還真是一對奇葩。

竟然拿人家精心準備的保鏢當成了靶子,還有說有笑的。

真是氣人。

此時,史密斯已經被卡捷琳娜的保鏢給抓,按跪在地上。

「不,親愛的銘,我只是家族的代表,我無權做這個決定,你能讓我給家族打個電話嗎?」

史密斯額頭上冷汗直流,臉色蒼白。

「當然可以,如果你們家族還想繼續對賭的話,我不介意的。」

顧銘微微一笑,淡淡開口。

史密斯一聽,欣喜的掏出手機拔了出去,並且將情況告訴了家族。

電話那頭聽了過程后,沉默了許久。

「史密斯,我要與克米爾家族的族長卡特商量一下,你等我電話!」

說著,那面將電話掛掉。

「親愛的銘,我們威爾斯家族的族長大人布西拉斐爾正在與克米爾家族的族長卡特大人商量,請問我能夠站起來嗎?跪著真的很不舒服。」

紫臺行 史密斯忐忑不安的瞅著顧銘。

顧銘沒有理他,看都沒看他一眼。

顧銘不發話,史密斯哪裡敢起來。

對於顧銘的實力,史密斯上次在賭船上時,已經見識到了。

今天特別安排的這些保鏢想要拿下顧銘,是非常輕鬆的。

可是卻了偏差,沒想到他們竟然不是一個女人的對手,更別提對付顧銘了。

在忐忑不安中,史密斯度了短暫又漫長的五分鐘。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族長大人,我是史密斯!」

史密斯激動的大聲說道,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賭局到此結束,讓他們離開!」

很簡單的一句,語氣很平淡,聽不出來喜怒。

可史密斯知道,族長大人越是這樣,那麼就代表,顧銘等人越危險。

敢得罪我們威爾斯家族,那就等著家族的怒火吧!

一時間,史密斯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親愛的銘,這是你所贏下的,另外那兩條賭船,從現在開始歸蘇曼女士和卡捷琳娜小姐所有了。」

史密斯填寫支票,並且將兩條賭船的股份轉讓合同遞了過來。

蘇曼上前,立馬拿過來,仔細地看了一遍。

「顧銘,這是真的!」

蘇曼顯得很激動,激動的聲音都在顫抖。

卡捷琳娜也看了一遍,臉上同樣露出驚喜。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回去吧!」

顧銘淡淡的瞥了史密斯一眼,轉身離開。

「顧銘,我們馬上離開米國,否則威爾斯家族和克米爾家族一定會報復咱們的。」

坐上車后,卡捷琳娜擔憂的說道。

顧銘微微一笑,搖了搖頭,「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想要離開米國不是那麼容易的。先回你們家族的基地,既然他們想玩,那我們就陪他們玩到底。」

「可是……」

蘇曼擔憂的盯著顧銘,剛要說話,就被秦思雨打斷了。

「蘇曼姐,琳娜姐姐,我還是第一來米國,你們就不準備帶我出去走走嗎?老公贏了那麼多錢,咱們是不是應該幫他消化一部分!」

聽了秦思雨的話,蘇曼和卡捷琳娜直翻白眼。

這都什麼時候了,她竟然還有閑心想要逛街。

「思雨說的沒錯,好不容易來一趟,咱們應該好好消費一下,我可是剛贏了四千二百多億米元喲!」

顧銘大笑。 蘇曼和卡捷琳娜再次翻起了白眼。

真是兩個瘋子。

威爾斯家族莊園。

「卡特,你為什麼要讓史密斯把錢給他們,難道你怕了他們嗎?」

威爾斯家族族長布西拉斐爾怒視對面坐著的一個蒼老的老者。

這個老者就是克米爾家族的族長卡特。

「哼,克米爾家族的錢可不是那麼好花的。之所以讓你把錢給他,是因為這個!」

卡特將一份資料遞到了布西拉斐爾面前。

「這,這是真的嗎?他真的是神尊?」

布西拉斐爾看完資料,大吃一驚,臉上閃過驚慌之色。

「是真的,你認為教廷會發這些沒有意義的東西嗎?你要知道這可是護教加西亞大人親自通知下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