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何青川總覺得似乎有一絲的不和諧,但一時間卻是不知具體哪裡不和諧。

「進錯地方是不可能的!」

雖然尚未弄清楚這裡是怎麼回事,但進入這裡的漩渦通道也的確是弄虛寶圖所打開的,何青川可以確認自己三人是沒有進錯地方的。

「你們不覺得這裡太過於單調嗎?」

這時,目光一直在周邊青翠樹木上來回掃視的離央,似乎發現了什麼。

「莫非你有什麼發現?」

聽到離央的話,一直沒有絲毫頭緒的白秋當即出聲問道。

「我們眼前的林海一眼望不到邊,但構成這林海的卻只有一種樹木,並且連半棵野草野花都沒有,這很不正常!」

離央走到了一株樹木邊上,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緩聲說出了他的發現。

通過漩渦,一來到林海,離央便察覺到了些許異常,在一番觀察之下,終於知道異常在了哪裡。

雖然這林海看起來生機勃勃,但只有一種樹木,少了自然生態的多樣性,這明顯很不對勁。

「還有一點,這林海也未免過於安靜了,除了風吹過樹葉的聲音,沒有其它諸如鳥叫蟲鳴之聲。」

在聽了離央的發現后,何青川的目光看了一眼離央肩頭上的青鳥,也終於明白了這林海究竟不和諧在哪裡。

「所以,我們眼前所見的林海並非是真實的!」

在聽了離央以及何青川兩人的發現后,白秋的目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這個林海應該是陣法幻化而出的,換而言之,我們現在落在了陣法之中,只不過不知道這座陣法是單純的幻陣亦或是殺陣!」

何青川眼中沉吟之色閃過,道出了這個林海的本質。

「我們進來也有一些時間了,但林海不見絲毫變化,很大可能是一座幻陣,不過也不排除有隱藏的殺機,我來試試看!」

離央說話間,元良劍已然出現在他手中,靈力一個運轉,元良劍陡然綻放凌厲異常的劍氣。

下一息,隨著離央手一揮,一道青色劍芒朝著前方茫茫林海橫掃而去。 眾人面面相覷,良久后才有人提議道:「不如加入青松派或是黑水皇朝吧,那樣就能以本來的價格購買資源。」

「那樣當然也可以,」那常兄肯定了一句,接著說道:「不過加入黑水皇朝就要接受他們的調遣,我看黑水皇朝對周邊的幾個王國都是虎視眈眈,難保不會被徵調去參加爭鬥。」

這話說的幾人都不禁沉默下來,的確,能當散修的誰又願意為了別人去無故爭鬥呢。良久后,那常兄突然開口道:「其實去處倒是有一個的。」

「哦?」其餘幾人紛紛抬起頭看著他,說的:「有何好去處嗎?常兄快說。」

儒雅中年修士清了清嗓子,又掃視了一下周圍,才壓低聲音說道:「不知各位兄弟有沒有聽說過炎黃神殿?」

餘下的五人中有三人茫然不已,顯然沒有聽說過,但還有兩人對視一眼,同樣壓低聲音問道:「常兄說的可是上個月在坊市外截殺了青松派數名核心弟子的炎黃神殿?」

「正是。」常兄點了點頭,「炎黃神殿的主人據說來頭極大,一旦加入就可無限供應各種修鍊資源,而且不止上個月那一起,只是折在炎黃神殿手裡的青松派和黑水皇朝金丹修士就已經四五位了。」

「可是加入那炎黃神殿還是要去參與爭鬥啊。」有人顯然並不喜愛爭鬥,搖頭說道。

「的確,實不相瞞,我也是機緣巧合才有人願意引薦我加入炎黃神殿,加入神殿後只有到了一定境界之後才會被安排任務,我估計至少也是金丹期后,在此之前,只需閉關修鍊即可。」常兄說道這裡,飲了一口茶,繼續說道:「眾位兄弟自由選擇吧,我也是看在大家兄弟一場的份上才廢此唇舌。」

「若是加入炎黃神殿,可會賜予我等結金丹?」一名大鬍子修士咬牙問道。

「自然,沒有結金丹你又如何突破金丹期?」常兄理所當然的回道道。

「既如此,那我幹了,還請常兄提攜。」大鬍子修士朝儒雅中年人拱手說道。

看到大鬍子修士答應加入,其餘眾人也都紛紛同意加入,只有那一名不喜爭鬥的修士仍在猶豫,但最後,他也在眾人的勸說中答應下來。

看著他們結伴離去,楊鳴不禁思索了起來,看來炎黃神殿發展的還不錯,影響力已經覆蓋到了散修當中,只是竟然對青松派和黑水皇朝開戰,也不知事情原委如何。

楊鳴在茶館坐了半日,聽了許多的隱秘消息,不過最多的倒還是對黑水皇朝的抱怨,原來,兩個月前,黑水皇朝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突然決定將坊市內所有的店鋪租金漲了一倍,而且,坊市聯盟和青松派、水月派名下的各類商鋪也將售賣的各類丹藥法器價格上漲了三成,如此一來,讓許多本來就生活拮据的散修感到有些喘不過氣來,有些牢騷也就不稀奇了。

看著天色已晚,楊鳴起身離開了茶館。回到九十九號院落,董晚霞姐妹都在屋內,見到楊鳴的出現,兩女喜出望外,施禮道:「見過公子,恭喜公子金丹大成。」

楊鳴也笑著點點頭,突然發現董晚霜已經突破了築基後期,對她們說道:「起來吧,晚霜竟然築基後期了,不錯不錯,倒是晚霞你,怎麼還是金丹初期?」 劍芒所過,大片的翠綠樹木被攔腰斬斷,頃刻間,離央三人的視野驟然廣闊了起來。

「果然是幻陣!」

不待離央劍芒的威勢散去,前方驟然有綠芒升騰而起,被斬斷的樹木瞬間就恢復了原樣。

「何師兄可有什麼辦法能破開這個幻陣?」

白秋知道離央根本不懂得陣法,而他自己對陣法也是一竅不通,只能看何青川是否能有什麼好辦法破陣。

「別看我,對於陣法我懂得也不見得比你們多!」

何青川雙手一攤,臉上露出了無奈之色。

「離央師弟,你是不是有什麼辦法?」

這時,何青川察覺到離央從出手到現在一直一言不發,目光看去時,發現他一臉沉思之色,心中一動,開口問道。

「你們剛才有沒有感應到什麼?」

離央並沒有正面回答何青川的話,反倒是出聲問了兩人有沒有感應到什麼。

「我什麼都感應不到,離央你是不是有了什麼發現?」

聽了離央的問話后,白秋當即出聲追問道。

「我也沒感應到什麼!」

見離央的目光從白秋身上轉到了自己身上,何青川也表示他也沒有感應到什麼。

「也可能是我的錯覺,還請你們配合我一起再出手一次!」

聽了兩人的話后,離央目光閃爍了一下,隨後對著兩人這樣開口道。

「莫非你真的感應到了什麼?」

聽到離央這話,白秋以及何青川兩人皆是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感應錯了,還需再驗證一次!」

離央說著,體內靈力已然運轉了起來,手中的元良劍再次有劍氣激蕩而出。

眼見如此,白秋以及何青川兩人雖然帶著疑惑,但也一併出手了。

下一刻,兩道迥然不同的青色劍芒,以及一道黑色颶風朝著無邊林海肆虐而過,大片大片的樹木瞬間被摧毀。

但就在不久之後,又有綠芒憑空升騰而起,眨眼間林海又恢復了原樣。

也就在綠芒出現的剎那間,離央的心神沉入丹田之中,發現五色小島微微震蕩了一下。

「怎麼樣?」

眼看林海眨眼又恢復原樣,白秋以及何青川將目光看向了離央。

「任何陣法都必然有陣眼存在,而眼前困住我們的應該是一個純木屬性幻陣,恰好我修鍊的一個術法在林海恢復原樣時,能捕捉到其靈力變化,或許我可以利用這點找到陣眼,並將其毀掉!」

確定了自己的猜測后,離央將自己的發現以及可能破陣的方法說了出來。

「那趕緊試試看吧!」

聽到離央有辦法,白秋的精神一振,他可不想被困在這裡。

「離央師弟儘管一試,若是還不行,就只能以蠻力破陣了!」

「還請你們再次出手一次!」

得到兩人的同意后,離央點了點頭,心念一動,丹田中的五色小島有綠色光柱騰起,當即展開了木靈玄域。

而何青川兩人,則是在看到了離央身上忽然有綠色光華朝外散開后,也齊齊運轉靈力,再次發出攻擊。

「找到了!」

半盞茶時間后,當綠色光芒出現,被毀掉的樹木再一次地恢復原樣,也是這時,靈識融入玄域一起擴散出去的離央,手中的元良劍接連斬出了五道劍芒。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在何青川兩人的目光中,這接連斬出的五道劍芒,分別沒入了林海的五個方位消失不見。

下一刻,包括將玄域解除的離央三人,就看到整個翠綠林海驟然間扭曲變化起來,最後所有的景象又急驟收縮成一個綠點,爆發出刺目的綠色亮芒。

待到亮芒消失,離央三人相繼睜開了眼睛,發現此刻他們身處在一條地下通道之中。

「真有你的,還真把幻陣給破除了!」

白秋靈識放出,在確定了現在身處的地下通道不是幻陣幻化而出的后,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這次真的多虧了離央師弟,否則用蠻力破陣的話,萬不會這般輕鬆!」

這般輕鬆就能將幻陣破除,省了不少的功夫,何青川也難得的附和同意白秋的話。

「這次能輕鬆破陣也實屬僥倖,也多虧了何師兄以及白秋你們的幫忙!」

離央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根本不懂得什麼破陣之法,這次能破陣也的確是僥倖。

因為剛好這幻陣是純木屬性的,被丹田中的五色小島有所感應,最終藉助木靈玄域才能找到陣眼並將其毀掉。

「寶庫應該就在前方,趕快過去吧!」

幻陣已經破除,眼看寶庫可能就在前方,白秋哪有心情繼續站在這裡聊天,當即就朝前方探索而去。

「何師兄,我們也跟上去吧!」

眼見白秋的身形已經快消失在昏暗的地道中,離央對著何青川說了一句后,也趕緊跟了上去。

接下來三人在昏暗的地道中倒是沒有再遇到什麼陣法禁制之類的危險,很是順利地來到了地道盡頭處的一扇石門前。

「我來打開吧!」

三人相視了一眼后,何青川上前了一步,而離央以及白秋兩人則是在原地警戒著,以防打開石門的瞬間會觸發什麼危險。

下一刻,伴隨著一聲有些沉悶的聲響,石門被何青川緩緩推開,待到完全打開,也沒有出現什麼其它的危險。

三人進入了石室后,只看到了一件極為殘破的戰甲陳放在一張石案上,除此之外空蕩蕩的別無他物。

當看到這件殘破戰甲時,白秋以及何青川的臉上皆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因為他們第一時間就用靈識掃過這件戰甲,發現這件戰甲連一絲靈力波動都沒,明顯就是一件沒用的廢物。

然而,相比白秋以及何青川兩人的失望神色,離央第一眼看到這件殘破戰甲時,心中可謂翻起了滔天大浪。

「難不成,真的存在過那樣的殘酷大戰?」

這件殘破戰甲,赫然是離央在星宮試煉中,曾經入夢一場驚世大戰中出現過的戰甲,原本離央以為這是星宮之主虛構出來的試煉內容,但如今看來,卻有可能是曾經發生過的。

「得,這次我們是白費勁了!」

看著這件連一絲靈氣都沒有的殘破戰甲,白秋連上前拿起一看的興趣都沒有。

「弄虛寶庫本來就有真有虛,只找到這件殘破戰甲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何青川倒是很快就釋然了,因為來這裡之前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廣告界天王 「這件戰甲可否給我?」

這時的離央也將心底的情緒與疑惑壓了下來,眼看白秋他們兩人對戰甲都沒有絲毫興趣的樣子,他想著將這件戰甲帶回去,或許可以藉此發現一些什麼。 董晚霜起身往前一步抱住楊鳴的胳膊,笑著說道:「我很努力呢,公子,你要怎麼獎賞我?」一旁的董晚霞倒是沒有說話,只是羨慕的看著董晚霜。

「好啊,晚霜你想要什麼獎賞,說出來我聽聽。」楊鳴也笑著說道。

「請公子原諒晚霜自作主張。」董晚霜突然跪在地上向楊鳴告罪。

「這是?你是說神殿與青松派和黑水皇朝的事情嗎?」楊鳴愣了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公子你已經知道了?」這倒是讓董晚霜吃驚不已。

「好了,我也是剛在外面無意間聽到的,你詳細給我說說吧。」楊鳴擺了擺手,坐在椅子上說道。

「嗯,」董晚霜點了點頭,開始解釋道:「這還要從姐姐成功在周圍的燕國、齊國、吳國和萬法城開設了華夏商會分會說起,雖然現在各個分會的規模還不算大,但也引起了黑水皇朝的注意,因此他們竟然派人來華夏商會威脅那裡的掌柜,想讓華夏商會臣服於他們,不過掌柜的暫時還在拖延。」

喘了一口氣,董晚霜繼續說道:「最可恨是那青松派,經常有一些弟子來商會搗亂,我實在看不過去,就派了幾個人在外面截殺了他們,因此才會請求公子原諒我。」說完還可憐兮兮的看著楊鳴。

楊鳴臉色倒是沒什麼表情,這讓兩女心中一時有些不知所措,片刻后,楊鳴看著董晚霞說道:「晚霞,你將商會的發展和我說一下吧。」

「是,公子,這三個月我已經按照公子的吩咐,在周圍的齊國、吳國、燕國和萬法城開設了分會,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也已經頗有收穫,」說著拿出十數枚儲物戒指交給楊鳴,繼續說道:「只是此次黑水皇朝對我們的壓迫,我暫時還沒有決定該怎麼做,所以一直在等待公子出關。」

楊鳴接過戒指,扔到系統中吩咐小靈儘快還原,這才開口問道:「黑水皇朝實力如何,你可打探清楚了?」

聽到楊鳴提問,董晚霞回道:「稟公子,黑水皇朝原本有兩位元嬰中期修士,但兩年前黑水皇朝的老祖突然晉級元嬰後期,因此才壓得萬魔山與正氣宗龜縮一隅。現在黑水皇朝的高級戰力有一名元嬰後期修士、一名元嬰中期修士、兩名元嬰初期修士和七名金丹巔峰修士。但他們的四名元嬰修士需要在皇朝內對峙萬魔山和正氣宗的元嬰修士,因此,咱們倒不用面對他們的元嬰修士了。」

「雖說現在他們的元嬰期修士不會來對付商會,但一旦與黑水皇朝決裂甚至開戰,難保他們的元嬰修士不會對商會出手,」楊鳴冷靜的分析著,接著看向董晚霜道:「晚霜,炎黃神殿現在發展的如何了?」

「回公子,神殿的發展一切正常,現在神殿已經擁有了九百八十五名修士。其中,金丹修士二十七人,築基修士六百四十人,其餘的都是鍊氣期修士。」董晚霜迅速說道,「而且我將他們分成了四個堂口,白虎堂負責對外事宜、朱雀堂負責消息打探、玄武堂負責神殿資源的發放、青龍堂負責對低級弟子的管理,除此之外,我還打算建立一個長老會,但人選方面還請公子確定。」 「這破爛玩意一點價值都沒有,送我都不要!」

「這件殘甲對我也沒用,既然離央師弟想要便拿走吧!」

雖然有些詫異離央居然主動開口要這件殘甲,但不管是白秋還是何青川,都沒有多問什麼,因為這件殘甲對他們而言沒有一絲用處,遂都答應了離央的要求。

「多謝!」

醫品狂妃:妖孽王爺嗜寵妻 道了一聲謝后,離央也沒有客氣,直接走到了石案邊上,大手一揮地就給收了起來。

「啾啾!」

離央才剛殘甲收走,他肩頭上的青鳥卻是眼睛一亮,忽然飛到了石案上,使勁地往石案上啄去。

「難道這石案有什麼名堂?」

看著青鳥這般不尋常的舉動,離央心中一動的同時,將目光再次看向了平平無奇的石案上。

「這石案難不成是隱藏的寶物?」

見到青鳥這般,何青川以及白秋也是心中一動,紛紛將目光都投向了被忽略的灰色石案上。

「啾啾!」

不多時,青鳥口中發出了一聲欣喜的鳴叫聲,而離央三人這時也發現了被青鳥連續啄擊的地方,居然透出了柔和的白色光華。

「這石案還真有名堂!」

看到這一幕,白秋的目光一亮,閃身來到了石案邊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