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抓緊時間頓悟。」

周圍的喧嘩起來,個個都非常激動,很多人過來聽羅蘭大師的佛法,就是希望能有所收穫的,但是很多都沒收穫,現在終於發現了點什麼,人人都非常激動。

聲音很快就靜下來,所有人都進入捕捉音符之中。

葉雄扭頭看了曾靜靜一眼,正好她也睜開眼睛看著自己。

「聶風,你是不是頓悟了些什麼?」曾靜靜問。

「這音調之中,包含著一門叫做《涅槃掌》的神通,對於一般的修士來說,挺有用,但是對於我來說,作用不大。」葉雄回道。

「除此之外呢?」曾素素問。

「還有?」葉雄愣了一下。

剛才他把所有的精力,全都用在捕捉這些音符上面的,根本就沒有多想。

「羅蘭大師從來沒有出過手,但是能名震整個大秦帝國,我覺得沒這麼簡單,這佛法之中,肯定還有些其他的東西,我感悟到的東西跟你們不一樣,我感覺他好像在引導我,到達某一種精神境界……但是到底是什麼,我又體會不到,唉,我感覺自己還是好笨。」曾素素嘆了口氣。

葉雄心念一動。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低高低不同。

站在不同的位面,體會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如果這羅蘭大師,真如曾素素所說的那麼厲害,那麼他極有可能,只是利用這些頓挫的音調,故意去誤導聽佛者,從而篩選出一批並非真正的佛修士。

我真是笨,怎麼說也悟道了兩百年,居然差點上當了。

「大小姐,真是太感謝你了。」葉雄道。

「感謝我什麼?」曾素素奇怪地問。

葉雄沒有回答,因為他已經再一次投入全神貫注的聽佛之中。

總裁他是偏執 心裡產生一種被欺騙的感覺,把他的倔強脾氣引了出來,他倒要看看,他這佛法之中,最終極的目的是什麼。

這一次,他沒有再理會那些微弱的音調,而是從精神境界來聽到那些佛法。

漸漸地,他開始體會到曾素素說的那種感覺了,羅蘭大師的佛法之中,似乎含著破卵而出,涅槃重生的感覺。

破卵,重生?

腦海之中,幾乎有一道閃電在閃過。

總裁你惡魔 元嬰破蓮而出,不正是破卵而出,涅槃重生嗎?

葉雄並不知道,在高階修士的意識之中,只有達到元嬰期,才能算是一個真正意思上的強者。

擁有了元嬰,就等於擁有第二個靈魂,第二條生命。

元嬰不但可以攻擊,還能奪舍重生,只要元嬰不滅,就有重活的機會,而不是像金丹修士,肉身死了就是死了,不可能再復活。

葉雄的意思馬上進入內世界。

「主人。」

「主人,你過來了。」

「主人,有什麼任務嗎?」

見葉雄進來,五靈紛紛過來打招呼。

「你們自己修鍊,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辦。」

葉雄說完,直接走到元氣池,看著池中的金丹蓮,目光盯著上面的五色蓮子。

見五色蓮子沒什麼變化,葉雄鬆了口氣。

然而,下一刻,五色蓮子金光大盛。

五色蓮子是由五片顏色不同的花瓣組成的,說明葉雄的修為是由五種不元的五行元氣組成的。

《梵聖功》是佛門功法,屬金,也是他目前最強大的功法,現在五色蓮子光芒大盛,完全蓋過其餘四種,完全有將其餘四種元氣完全吞噬的感覺。

就在短短片刻,金花瓣已經金光大盛,隱隱約約在金光之中,看到一個拇指大的迷你小人出現,全身籠罩著金光,一副神聖無比的模樣。

這是元嬰。

這是要突破到元嬰期的跡象啊!

外面,突然天雷轟轟,整個天空之上,出現一片巨大的烏雲,把整片天空遮擋住。

葉雄的身體金光大盛,一束洪厚之極,至純至聖的佛門元氣,完全不受控制,衝天而起,直入雲霄。

「天啊,有人頓悟了。」場外的人失聲尖叫起來。

「元嬰雷劫,那是元嬰雷劫。」

頓時,幾千雙眼睛,全都目光炯炯地落到葉雄身上。

(本章完) 見有人頓悟自己的良苦用心,羅蘭大師睜開眼睛看了葉雄一眼,眼神之中露出欣慰的笑容,嘴裡的佛法念誦得更加快。

「別念,吵死了。」

葉雄霍地站了起來,化身一道流光,衝天而起。

剛剛飛到半空,他突然感覺到有一鼓粘稠的力量,死死地壓住自己,不讓自己離開。

這是法蘭寺的防空禁制。

葉雄身上金光大盛,一鼓爆炸般的力量凝聚在拳頭之上,一拳轟出。

此刻的他,身體就像要爆炸一樣,這一拳,絕不比元嬰期的攻擊弱,被稱之為固若金湯的防空禁制,直接被一拳轟出一條通道,葉雄從通道之中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整下的人,全都驚呆了,事情發生得太快,很多人都還沒反應過來。

他為啥要逃啊?

……

葉雄一連飛出幾百公里,看了眼頭頂上,那烏雲依然沒有散去,雷劫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

他看了一下內世界,裡面白色那片金丹蓮,隨是都可能破殼而出。

「我絕對不能在這裡突破到元嬰期,那樣就無法回到下界了。」

「我不用讓金色元嬰破殼而出,不然的話,我花費無數時間修鍊的其餘四門功法就廢了。」

「我的應該是五色元嬰,而不是單一的元嬰。」

葉雄落到一片山樹,馬上盤坐在地上,意識再次進入內世界,把五靈趕出來。

五靈出來之後,看見他的情況,又看看頭頂的情況,個個臉色大變,全都嚇得不敢說話。

他們都很清楚,如果葉雄無意之間在此突破,他們全都回不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年,葉雄身上的金光終於被他完全壓抑下去,頭頂的烏雲,也漸漸散去。

突破修為,畢竟是自主行為,只要他不再被引導,就可以控制金元氣。

良久,葉雄這才鬆了口氣,睜開眼睛。

「嚇死老子了。」葉雄拍了拍胸口,驚魂甫定。

五靈也鬆了口氣。

「你們快點進入我的身體,我要去回去保護曾素素。」葉雄吩咐。

當下,五靈快速進入他的身體。

葉雄正想離開,突然一聲佛號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喊道:「施主,老僧有禮。」

羅蘭大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前面,雙掌合什。

「晚輩聶風,見過羅蘭大師。」葉雄雙掌合什,回敬之後,歉意道:「大師,剛才得罪,我向你道歉。」

「應該道歉是老僧才對,老僧原本想造福於人,沒想到給施主添麻煩了。現在的修士,都想早日突破,老僧還從來沒見,不想當元嬰修士的。」羅蘭大師道。

「晚輩不是不想,而是晚輩除了佛門功法之後,還修鍊其餘的五行功法,如果接受大師的指引,到時候只能孕育出單色元嬰,這不是晚輩想要的。」葉雄解釋道。

「原來如此!」羅蘭大師點了點頭:「人所不欲,勿施於人,今天聶施主的事情,讓老僧醒悟過來,不是人人都想接納老夫的東西的,下次老僧說佛法之間,還是事先聲明。」

「大師這樣做,再好不過了。」

羅蘭大師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遞了過去:「這裡面,有一顆定心丹,如果施主要度元嬰雷劫的時候,服下可減輕心魔,老僧抱歉了。」

「多謝大師。」葉雄大師,連忙將丹藥接過來。

「施主如果有興趣,隨時歡迎來法蘭寺跟老僧論佛,老僧告辭。」

羅蘭大師說完,整個人在原地消失了,連怎麼消失都不知道。

這種實力,已經遠遠在曾戰之上了。

「羅蘭大師的實力,真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不知道我怎麼時候才能達到他的境界。」

葉雄嘆了口氣,化成一道流光,回到法蘭寺。

此時的法蘭寺道場,已經空空也,全都離開了。

葉雄的事情發生之後,羅蘭大師去找他,道場也就散了。

他在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曾素素,頓時有點緊張起來,剛才緊急之下,忘記讓冰靈跟著她了。

正在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聶風,你回來了。」

聶素素從大殿裡面走出來。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去哪了。」葉雄鬆了口氣。

「剛才見你突然離開,我本來想出去找你,但是又擔心出去遇到危險,給你添麻煩,所以就留大殿裡面,裡面有大師保護,我不會有危險。」曾素素解釋。

「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

兩人開始下山,御空飛行,朝曾家飛去。

雲端之上,看著下面的大通城更加明顯,一望無際,全都是樓,建在綠樹青山之中,十分漂亮。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巨大的城市。

曾素素由於不能使用元氣,無法御空飛行,只能靠他的相助。

突然,面前飛過一群修士,朝他們迎面飛來。

這群修士,似乎都只是過客而已,曾素素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反而是葉雄,眉頭皺了起來,帶著曾素素,朝右邊飛過去,繞過這一群人。

下一刻,這群修士突然化成一道道流光,閃電般朝他攻來,道道神通,帶著必殺之勢。

曾素素嚇得尖叫起來,臉色大變。

「別擔心,一群小賊而已。」

葉雄一手拉著曾素素,另一隻手中,已經多了一把迷你小劍,光芒四射。

下一刻,迷你小劍疾射出去,只聽聞一連片的慘叫聲音傳來,幾名修士從天掉落,化成一道道的死屍。

剩下同幾名修士臉色大變,全都遠遠地躲開,看著葉雄,然後回頭,瞬間就逃得無影無蹤。

來的時候,殺氣騰騰,去的時候,毫不拖泥帶水,行動有素,像極的殺手集團。

「聶風,這些到底是什麼人?」曾素素鬆了口氣,震驚地問。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看他們的行動方式,很有可能是殺手。」

「殺手?」曾素臉色大變,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有殺手來殺自己:「到底是什麼人想殺我?」

「我一開始猜想是曾宏圖派來的,但是剛才這些人的實力,境界最高才金丹巔峰,顯然不知道你身邊還有我,如果是曾宏圖買兇殺人,肯定會派更強的修士過來,不會讓這些人來送死。當然,也不排除他故意這樣,來為自己洗脫罪名。」葉雄分析著。

「咱們還是快點回曾府吧,只要回去,他們就沒那麼大膽了。」

失憶后我成了總裁掌心寶 葉雄點了點頭,帶著曾素素快速前進,準備回曾家。

剛飛出幾公里,突然面前出現四名修士,踏在雲端之上,把他緊緊地包圍。

四名,全都是半步元嬰修士。

葉雄展露法眼,看出他們全都易過容。

顯然,又是一幫殺手。

(本章完) 「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我們?」葉雄不動聲色地問。

東邊那名半步元嬰修士沙著嗓子說道:「我們只要這個女的,不想死的馬上離開。」

「你只有一個人,還帶著一個女的,必輸無疑,識相的快點離開。」另一名半步元嬰修士說道。

他們剛才聽說任務失敗的人說,這傢伙的實力很不錯,如果真拚命起來,可能他們也不好過,如果能說服葉雄放棄曾素素,那樣最好不過,反正他們得到的命令是殺這個女的。

「各位,你們是殺手,我是保鏢,都是吃一口飯了,給個面子。」葉雄咧嘴一笑,說道:「對方給你們多少錢,我們願意出兩倍,這位是曾家的大小姐,曾家是大通城的大家族,錢不是問題。」

婚癮 「臭小子,你哪來那麼多廢話,你走不走,不走別怪我們不客氣。」第三名半步元嬰修士說道。

曾素素看了四人一眼,見他們氣勢騰騰,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小聲道:「聶風,你先走吧,不用管我。」

「大小姐,我答應過曾前輩,無論如何也要保護你,怎麼能半路逃掉。」葉雄道。

哪怕曾戰沒有答應給他《真猿九變》第五變跟第六變的修鍊方法,他既然答應保護,就不會半路而逃。

「小子,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等一下……」葉雄突然出口:「既然我們都快死了,能不能告訴我們,是誰派你們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