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如果你心底什麼都不怕的話,它又能夠把你怎麼樣?

這不是笑話嗎?就算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樣慘烈的一幕,可只要還能夠保持理智,就會發現這一切都是假的。說到這裏,我就不得不囉嗦一句了,如果你不認可的話,那也沒什麼,這世間的事情本來就是求同存異的。

關於開眼這種事情,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有一種說法叫‘未知恐懼’,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個人告訴你他看到鬼了,而你又看不到。那麼如果你信他,那麼他說什麼那就是什麼。而你因爲什麼都看不到,所以這一切對於你都是未知的,這個未知就會讓你心底產生恐懼。如果不是真正的修道高人和你說這話的時候,我還是勸你早點遠離了得了,這樣的人,要麼是不詳的,要麼就是信口雌黃的,覺的說那樣的話可以讓自己變的神祕起來。作爲聽衆,你就會心底有疙瘩,到了最後也惶惶不可終日。

前邊我也已經說過了,修行是非常不容易的,動輒都是數年,十年甚至是數十年的。你和我說隨隨便便就可以開眼?是你逗我玩呢?還是覺的我腦子進水啊?關於我的開眼,那完全是因爲我師父,我師父好歹也是修行了幾十年的人啊,這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再則就是,比如牛眼淚這些,也不是說真的隨便就可以讓你開眼看到鬼了,那也需要有一些必備的條件的,真不是你想的那麼容易。另外值得一說的就是,人的大腦是很神祕的,如果一個人天天在想什麼的,總覺的自己會看到什麼,那麼自己的意識就會出現一定的‘臆想’狀態,這個狀態就可以讓你看到你想看到的,這和有些做了虧心事,整天惴惴不安的人,然後撞邪了,遇鬼的情況是差不多的。

單說我自己的情況,這麼久了,我又遇到了多少這樣的事情呢?

有的都是人在做而已,打着其他的幌子罷了。

我眼看小飛又要衝過來,就大喝一聲,“別過來,那是障眼法,是鬼遮眼。麗琳一點事情都沒有,不用擔心。”

如果我師父在這裏的話,就可以讓所有人辨明這個情況了。但是現在的話,我只能夠顧的上我自己了。

我當下也不再墨跡了,直接衝了過來,握着掌門玉印就要打那隻惡鬼。那惡鬼倒也精的很,看到我衝過去,直接所在了麗琳肚子裏不出來了,我心底一陣惱怒,這攝鬼符都弄不出這個傢伙,看來這傢伙的能耐還真不小。

還好我早就準備了陣法,他也撐不了多久。

我向四周看了一眼,天色也逐漸開始亮了起來。

麗琳畢竟是人,時間只要稍微久一點,這個陣法的威力就會不斷灌輸到她的體內。她的體溫就會出現一種另類的‘高’,這個溫度是讓鬼魂根本就沒有辦法在她體內待下去的。

雄雞還在啼鳴,兩隻黑狗也在叫個不停。

這一切都沒有任何問題,王富貴那些人也都緊張的看着這一切,真是好奇心害死貓。如果有選擇的話,我絕對不會允許他們在這裏觀看的話,這真的是沒有什麼意思,起碼我覺的一點意思都沒有。

我還要等!

和這隻惡鬼再耗一會,今天他的結局是註定的,我只需要保住麗琳就行了。

“臭道士,老子到底和你什麼仇?你非要和我過不去!”

惡鬼再度大叫起來,他急了。

我看他急了,我反而不急了,他大概也知道了自己的處境不好,所以很想跑出來吧。越是這個時候,我也就越要保持理智,我心底不斷告訴自己。反正掌門玉印和朱雀丹筆都是真正的法器,如果是在曾經的時候,顧忌這兩個東西只要出現,這惡鬼就沒有辦法在這待了。

在真正法器盛行的年代,一件法器只要在一處宅子裏的話,那麼就真的可以震懾邪祟。但是現在不行了,在這個人心不古的年代,哪裏還有那麼多擁有法力的人?現在網絡那麼發達,很多人也都是知道了,很多女的因爲這種事情都被騙財、騙色,這種新聞簡直是層出不窮,所以真的很想奉勸很多人,碰到這種事情,千萬要保持理智。

真正的高人,是不會太過在意這些東西的。就算是我這樣的半吊子,也不敢動騙色這種歪念頭的,這是和道義不符合的。還有一點就是也想囉嗦一下,那就是關於開光。

開光這個詞彙就是來源於道教,佛教的叫加持,後來都是統一的叫法了,都是叫開光了。開光,真的不是說什麼大師就隨便給你開光了。那麼什麼叫開光呢?開光主要說的是建立一些雕像,你看到他的時候,想到了什麼?

這叫開啓我們心底的智慧之光,你看到了老子,你想到了道的種種,你看到了觀音,你想到了慈悲爲懷,這就是你心底的智慧之光,因爲你在這一刻想到了,也感受到了。所以,開光的話,就是那些神像開啓了我們的,而不是說,隨便一個人開啓了其他人或者是神像的。如果真那麼牛的話,他自己不就成了獨一無二的神了?

關於這一點,其實也都可以去多查查的,真正明白的話也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我還是那句話,有能耐的人,不會太在乎這些金錢什麼的,也同樣的不會幹這麼無聊的事情。就好像黃大爺,人家有能耐,人家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走南闖北,誰會沒事去弄個店什麼的,然後到處去開光?再給你開個證明?你真當人家幾十年的修行是逗自己玩的啊?

我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保持理智,對於惡鬼的叫囂,我也不理他,我就心底在想,等他出來,我就弄死他,就是這麼簡單,誰讓他幹了這麼多壞事情呢?

我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快四點了。

按照茅山祕術裏的記載,到了這個時間的話,這個陣法也就要到下一步了。那就是匯聚,所有的炙陽符都會發威,所有的力量都會匯聚到香案前,而香案前的就是麗琳,這也是爲什麼我要在香案前畫攝鬼符,還讓麗琳坐在哪裏的原因。

果然,四周的炙陽符開始有一絲絲紅光不斷衝向了麗琳所在的位置,這種陣法對人是無害的,可對於鬼魂那傷害可就大了,簡直就是大太陽在頭頂上照着啊。果然,麗琳的身軀開始瘋狂的扭動起來,是那隻惡鬼想要控制麗琳!

我握緊了朱雀丹筆,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雜毛!”

惡鬼猛地大喝,他再也待不住了,因爲麗琳的肚子上已經是紅光一片,他直接衝了出來,帶起了一股陰冷的氣息,兩隻鬼爪對着我就當頭抓了下來。 我一看這惡鬼衝了出來,而且還是對着我撲了過來,我就真的是一點都不擔心了。

這就是我現在想要的,在這隻惡鬼衝過來的那一刻,我就趕忙向後退了一大步,我剛纔一直都沒有說話,其實原因也很簡單,我就是一直在念咒,咒語是可以先念完的,然後直接在空中畫就行了。

我退的這一段距離剛好可以讓那惡鬼碰不到我,我現在對朱雀丹筆的掌握也越來越嫺熟了,幾乎是我動手的那一瞬間,朱雀丹筆就可以在空中畫出符咒了,我準備的依舊是五雷驅鬼符,因爲我太熟悉了。

而且對於真正的法器來說,這一招就足夠了。

果然,五雷驅鬼符成型的那一刻,直接將那隻惡鬼給轟飛了,身子都出現了破爛的情況。他也是激靈的很,看打不過我,直接就往外竄。對於這一點,我一點也都不想追他,因爲我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雄雞在上方不斷啼鳴,聲音非常的響亮。那惡鬼見情況不妙,四周又都是炙陽符,就想往外衝,門口傳來一陣驚呼,我這才醒悟,這隻惡鬼的能耐其實不小,他的出現,可以讓所有人都看到,雖然面目猙獰,可是卻並不讓人感覺到噁心的那種面孔。

“汪汪汪!”

兩隻大黑狗狂吠起來,把鎖鏈掙的嘩嘩亂響,惡鬼也不敢衝過去,只是衝着我大叫,“你他媽的非想和我拼命嗎?你這個狗日的。”

拼命?

我可一點都沒有那種感覺,現在是我勝券在握啊。我直接擋在了他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你之前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現在你怕了?難道不覺的晚了嗎?”

“小子,你太囂張了,你真以爲老子是嚇大的?”

惡鬼怒吼,“老子撕碎你!”

我現在信心大增,也根本就不管他這一套,我看到他衝過來,有了之前和蔣黎明的廝殺經驗,這一次我的心態都要比以前要好太多了。我只是和他保持一段距離,然後直接用朱雀丹筆對着他就是幾道符砸了過去。

經過掌門玉印的增益還有朱雀丹筆本身的威力,幾乎都沒有要幾下,就把這隻惡鬼給打的痛呼連連。但是他的兇惡卻超出了我的想象,真的很兇猛,根本就不怕我打的這幾下。

我心底一沉,炙陽符的力量還在提升,現在正是發威的時候,如果沒有這個陣法的話,我估計這個惡鬼還會更厲害。我腳下一動,再次和惡鬼拉開了距離,這一次我要畫天雷罡符。

“轟!”

我剛畫成的那一刻,就有一道晴天霹靂一般的聲音響起,然後我們都看到了,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團雷光直接在前方出現,嘭的一聲落在了惡鬼的身上,直接打的煙消雲散了。消失的時候,一片紅光又衝入到了麗琳的體內。

我鬆了口氣,整個過程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我本來之前就畫符了那麼多,累的不行,現在這事情解決了,我感覺我整個人都好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不過,我還是老老實實的跑到麗琳的身邊檢查了一下,這一檢查,我又感覺到一陣頭疼。

麗琳的胎兒是沒有魂魄的,應該是被之前那個惡鬼給弄死了。

不過,我的目的也達到了,那就是保住了麗琳,要不然的由着這個惡鬼折騰的話,麗琳肯定是死定了。所以,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是保全麗琳,麗琳沒了事情,就算胎兒沒了靈魂,我也是還有辦法的。

這裏一切具備,我這個時候纔去叫我師父。

之前如果師父攙和起來的話,那麼性質就和現在不一樣了。師父出來後也是一陣不自在,“奶奶的,這是掉進火爐裏了啊?”

我連忙和師父快速的解釋了一下,不過師父還是一陣不自在。我只好讓老湯去把那些符給擦掉了一部分,師父明白了我的做法之後,第一次對做出了很高的評斷。

重生異能 “沒有魂魄的話,這個事情倒是不難。”

師父點頭,“這個事情你放心吧,即便我做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而且,下邊等着投胎的多了去了,就算是閻王爺知道這個事情,那也不會多說的。”

聽師父這樣說,我也不由大鬆了一口氣。

王富貴那些人早就看的呆了,師父離開後,都紛紛的跑到了我身邊問長問短的。我也沒有心思和他們解釋什麼,就讓老湯拉着他們去聊天去了,隨便老湯怎麼說吧。

小飛問我,“陳大哥,麗琳她?”

我看了一眼昏迷的麗琳,就笑着告訴小飛,“你也不用太擔心了,麗琳現在沒事情了,只不過昏迷了一會而已。”

小飛說:“那你說沒魂魄的事情是因爲?”

師父出來的時候,他們雖然看不到,但是我和師父說的話,他們還是能夠聽到的。我就把原因和小飛再說了一遍,小飛頓時急了起來,“那可咋辦? 重生之不是冤家不聚首 那孩子不就成了一個白癡了嗎?”

沒有魂魄的話,要麼是白癡,要麼從小開始就是植物人。

我搖頭,讓他不要着急,告訴他我師父就已經去做這個事情了。

眼看快五點了,師父也匆匆的來了,帶着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二三歲渾身血淋淋的男孩,我問師父這是怎麼回事?

師父說這個男孩本來陽壽未盡,可是卻出了一場非常意外的車禍,所以判官就允許讓她來代替了。我又確認了幾次之後,這才讓師父去做這個事情。這樣的情況和正常的輪迴轉世還是不一樣的,那個男孩進入到麗琳肚子之後,師父手中出現了一個碗,裏邊有半碗湯。

“這是什麼?”

我不解的看向師父,地府還有這東西嗎?

師父對我說,“這是孟婆湯,這你應該明白了吧?”

我恍然大悟,男孩沒有走輪迴路,輪迴的人都是要喝孟婆湯的。那麼師父這樣的做法,就是在做這個事情的,否則的話男孩一出世就會擁有以前的記憶,那可就亂套了。

師父並沒有讓麗琳喝下,而是直接倒在了麗琳的肚子上。說來也是奇怪的很,孟婆湯倒下去的時候,竟然化爲一團濃霧,然後不斷的鑽進了麗琳凸起的肚子裏。做完這些事情之後,師父也顯的很疲累,叮囑了我一聲就離開了。

整個過程中,他都沒有因爲麗琳懷孕的事情生氣。

也許,他早就明白了。

我感念師父沒有因爲這個事情而動怒,反而還幫我完成了最後一個步驟。我把所有東西都收拾了起來,這一次讓我對自身的實力又有了新的認識,恐怕除了一些非常厲害的傢伙,這些惡鬼對我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

畢竟,我有兩件真正的法器。

從今天開始,我以後再碰到這些惡鬼,可能都不需要怎麼出手了。

我看向老湯,也許該還他的人情了,也就是可以正式幫他賺錢了吧。雖然師父說,吃這種飯賺到的錢最後捐一半,可我對這個倒是沒有異議,無所謂的事情。

麗琳短時間內也不會醒過來,我就讓小飛抱着他去睡覺了。

王富貴那些人還是非常的興奮,把剛纔的事情說的繪聲繪色的,弄的我都以爲是在看電影。眼看天色亮了起來,我也再也無法堅持,差點就跌到在地上,還好蕭楠及時扶住了我。

我在蕭楠的攙扶下,又走進了帳篷裏,這一次我是真的太困了,幾乎是倒頭就睡。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是下午了。我做的第一個事情就是去看麗琳,我不希望再有任何問題出現,很顯然我的擔心是多餘的,蕭楠在房間裏陪麗琳聊天,現在的麗琳臉色雖然依舊不是很好,可比之前卻多了幾分紅潤,看這意思是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我又檢查了麗琳的情況還有她肚子裏的胎兒,情況竟然比我想象中還要好很多倍。看來是三元純陽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驅散了她體內的鬼氣,真可謂是因禍得福。要不然的話,僅僅是以後的陰子,我都要再次頭疼一陣子。

麗琳對我千恩萬謝的,小飛回來後也同樣也是。

那些熱心的網友還沒有走,都在等我給他們聊聊這些事情。我是真的沒有那個心情和別人說這個事情,只是告訴他們,有些事情還不是要碰的好,只要自己坐的正,就比什麼都好。

不過,對於他們的幫助,那自然是千恩萬謝的。小飛也是下了血本,當天晚上我們就海吃海喝了一頓。

我們又在這裏待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在真正確定麗琳真正的恢復了的時候,就啓程回到了我們老家。

我也需要做足準備應對那個要害我的厲害角色了。 回到老家之後,對於我爹孃的問話,我也就是隨隨便便應付了一些,畢竟這些事情都不適合他們知道。如果知道的話,不過也就是更擔心我吧?

這一次放鬆之後,我再一次垮掉了。

就好像上次躺在醫院裏一樣,不過我沒有昏迷,只是覺的特別的累,就好像身體完全吃不消了一樣。而且還有精神上的,現在的我就是想休息,每天幾乎除了吃飯,我就是睡覺了。

這樣的日子,我差不多快過了一個月吧,我都感覺自己胖了好多。在這一個月裏,蕭楠和老湯都經常來看我。我每次和他們說一會話,我就會去睡覺了。

算起來,離開香港一個多月的時間,我都再也沒有和徐小琳聯繫過了。

沒有任何聯繫了,那怕是一條手機信息。

我想,我是真的放開了。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的都到了九月份了,天氣不是那麼熱了,早上也開始有點冷意了,再過一陣子的話,也就是國慶節了。

國慶節一過,氣候就要開始轉冷了吧?

我坐在院子裏,爹孃都出去竄門去了。如果是以前的我,沒準會聚在一些牌場裏,但是現在不會了。坐在院子裏,我也沒有玩手機,就是坐在哪裏。

我突然好笑的覺的,我好像老了,這種感覺簡直就是養老的那種。

過了好久,我拿出了手機,找到了徐小琳的電話,我發了一會呆,最終,我還是按下了那個選項——刪除。

是的,刪了就好了吧?

我心底這樣告訴自己,刪除的那一刻,我感覺心還在疼,很難受。可我還是這樣做了,平行線是註定沒有交點的,說我自卑也好,說我懦弱也罷。

也許,我早就清楚了這一切,明白了互相之間的不可能。

我放下了手機,因爲我看到蕭楠來了,今天是禮拜六,是她的休息時間。

“來了?”

我笑着站了起來,很簡單的問候,可卻很熟悉。

蕭楠很自然的走到我身邊,抓住我的手,笑容很美,“你睡夠了嗎?”

“嗯,是的。”

我點頭,“想出去走走,有地方嗎?”

我說這個話的時候,我明顯看到蕭楠的眼中有驚喜。

我想要的平穩,普通的生活。而對於現在的蕭楠來說,她想要的只是我的態度吧?

生活中沒有我的話,徐小琳會過的更好吧?而沒了我的蕭楠,又會如何呢?

我突然有點心疼這個女孩了,以前她可以說是我心中的女神。沒有了剛得到朱雀丹筆之後的欲、望,我看着蕭楠,只覺的溫馨,只覺的美好。

我握緊了蕭楠的手,“怎麼了?不想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嗎?”

蕭楠低頭,“只是沒有想到你真的會和我一起……”

我笑了笑,拉着蕭楠就往外走去。

沒有車的我們,能夠選擇的不多,也許很多女的對我這個年齡卻沒有車的人會覺的鄙視,但是蕭楠卻絲毫沒有那種想法。就好像我之前所說的一樣,她變了,變的更加完美了。

她選擇我,也並非是說沒有的選擇。就她這樣的樣貌,我敢說,嫁給個富二代也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走在以前熟悉的街道,甚至還走到了我們以前所在的學校。

真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親切。

想到以前幼稚的自己,現在都覺的好笑,也同樣覺的那個時候人真的很單純。

我和蕭楠都說着以前的趣事,雖然那個時候的交集不多,但是能夠聽到對方口中的那些話,也是覺的親切的很。

“吱嘎!”

我和蕭楠正走着的時候,突然一輛車在我們身邊來了個急剎車。我心底一陣不痛快,但是看到這車倒是有點熟悉。我正想着是誰的時候,車窗搖開了,探出了一個腦袋,是我們村裏的阿水,也是我的同學。

之前就是因爲我媽給我報了個同學聚會的名,後來還是阿水帶我去的,也是那個時候我又見到了蕭楠。

阿水眼睛瞪的特圓,“我靠,老子沒看錯吧?你們兩個還真在一起了?二狗,你小子行啊,連班花都搞定了?”

聽到阿水這樣說,我多少有點好笑的看了一眼蕭楠。

蕭楠臉色一紅,應該是想到了她那個時候對我說的話,和對我的態度。也就是因爲那種的態度,後來在楊家的時候,更是故意說我壞話。說來也奇怪的很,這個時候我們都覺的那個事情的有趣,一點都不覺的尷尬。

我看着阿水直笑,握住蕭楠的手揚了一下,“怎麼了?你嫉妒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