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大同苦著臉,站在四長老陸彪面前,臉色非常難看。

「師傅,我今天看過那小子的比賽,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明天還是棄權吧!」

四長老的臉非常難看,怒道:」你不但不能棄權,還必須給我全力以赴。「

「師傅,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面推嗎,就連黑午都將他視為對手,我哪裡可能是他的對手,再說……」

「再說什麼……鍾大同,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四長老怒道。

「我跟他之間曾經有點衝突,我怕他借比賽公報私仇。」鍾大同道。

「眾目睽睽之下,他還能反天不成,這裡是十七宗,你是十七宗的弟子,他不敢放肆到當這麼多人的面殺你,實在撐不住,你第一時間認輸。」

見師傅這麼說,鍾大同無可奈何,只得到點頭,心想到時候自己第一時間認輸便是。「

「他的下一個對手是於海,於海要靠你這場看出那傢伙的真正實力,所以你不能放水,聽明白沒有。「

「師傅,我明白。」

於海是四長老門下最強大的弟子,二號種子,實力僅遜於趙晨,如果這次兩人都輸了,那四長老名下就全軍覆沒了。

「好好準備一下,明天全力比賽。」

「是,師傅。」

鍾大同苦著臉離開了。

轉眼之間就到了第二天。

經過前面一天淘汰,數百人的比賽只剩下四十多人,如果今天所有賽程都能過的話,就可以進入前十。

今天有幾場焦點之戰,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葉雄跟鍾大同之間的比賽。

昨天,葉雄以雷霆之勢將兩名對手打敗,但是那些人都是排名很靠後的,今天的鐘大同可是實力前十的修士,這一場才是驗證葉雄實力的一戰。

趙蕊蕊的比賽排在前面,經過一場惡戰,她成功晉級,進入前二十。

比賽之戰,趙蕊蕊急匆匆跑過來,見比賽還沒開始,鬆了口氣。

她看了一眼周圍,發現觀戰的人非常多,除了師傅跟另個兩名沒有當裁判的長老之外,黑午,趙晨也在觀看。

「師弟,一會你還是別公報私仇,別為了我的事情影響你的發揮。「趙蕊蕊擔心地說道。

異國他鄉的愛 這裡這麼多人看著,她擔心葉雄出手過度,被別人抓住把柄,那就壞大事了。

「師姐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葉雄湊耳到她耳邊小聲道。

被他嘴裡呼出來的氣體吹在耳邊,趙蕊蕊突然感覺身體一陣酥麻,臉本能地紅了起來。

還好周圍的人沒看見,不然她都不知道臉往哪擱。

這時候,擂上已經分出了勝負。

「下一場,葉雄對鍾大同,雙方上場。」 這一場當裁判的是七長老鍾無德。

鍾無德雖然在七位長老之中排名最後,實力也略差,但是在公正方面還是做得很不錯的。

他的話音剛落,兩道人影已經飛身而上,落到戰擂中間。

葉雄跟鍾大事隔著幾公里的虛空,迎面相對,都在看著對方。

兩個月前,雙方見過一次面,還起了衝突,那時候鍾大同氣勢如虹,信心滿滿,然而過了兩個月,雙方的氣勢完全變了,鍾大同已經沒有戰心,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怎麼打這一戰。

是全力以赴,還是裝模作樣打了一下認輸,他到現在都沒有決定。

「鍾大同,還記得我昨天跟你說過的話嗎?」葉雄冷冷地問。

鍾大同機伶伶打了個冷顫,本能地再退出幾公里,彷彿這樣他才能安全似的。

昨天葉雄斬殺趙日天的時候跟他說過,他的下場不會比趙日天好,這就說明了葉雄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葉雄,咱們是同門切磋,不是生死大戰,你敢殺我,絕對會受到最嚴厲的懲罰的。」鍾大同怒道。

這番話,已經充份暴露了他沒有戰心了。

「鍾大同,現在還沒開始,你像什麼樣子。」四長老在場下聽聞,頓時就怒了。

鍾大同想想也去,大戰還沒開始,對方的實力還沒有真正展示出來,自己有什麼好怕的。

他雖然贏過兩場,但是那兩場的對手,都是比較弱的,是排名五十開外的弟子,能跟自己相比的。

黑午將他當成對手,那能證明什麼,黑午就沒有走眼的時候?

自己的師傅實力不比黑午差,眼力也不比黑午差,他都說前兩場不能看出什麼,自己怕什麼。

他哪裡知道,黑午之所以這樣推崇葉雄,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知道葉雄的骨齡,這是別人不知道的。

「鍾大同,我勸你還是主動認輸吧,不然一會我出手重了點,把你打得半死或者殘廢,那就不好了。」

葉雄遠遠看著鍾大同,大概已經將他的心思猜了出來,知道他在想什麼。

鍾大同現在正在思緒不寧的時候,這種時候要一步步挖坑,將他給埋了,不然嚇到他,他中途突然認輸,自己就沒有辦法光明正大地教訓他了。

「葉雄,你別想對我進行心理戰術,我不吃你這一套。」鍾大同色厲內荏地喝道。

「我這可是提醒你,信不信那就由你了。」葉雄冷笑著。

七長老早就對兩人的恩怨略有所聞,當下說道:「規則我重申一遍,比賽的時候,沒有限制任何手段神通,但是比賽必須在戰擂活範圍之內,不得離開,離開算輸。最重要的一點是,一方認輸,另一方必須要停手,聽清楚,是認輸兩個字,認輸,認輸,除了這兩個字,別的字無效,聽到沒有?」

葉雄的手段,鍾大德略有耳聞,加上兩人之間有恩怨,所以他必須把所有的規則都說清楚,不給兩人任何的咬文嚼字的機會。

「鍾大同,聽清楚沒有,是認輸兩個字,一會別叫錯了。」葉雄看著鍾大同道。

此言一出,周圍的圍觀者不由得發起一陣嘲笑聲。

兩人還沒開始,戰勢似乎已經嚴重倒向葉雄一方了,鍾大同此刻就像小丑一樣,被戲耍著。

「我現在才發現,葉師弟如此無賴,看到鍾大同那模樣,我真的很解氣。」趙蕊蕊忍不住說道。

「鍾大同這個混蛋,數次羞辱我們,這次咱們葉師弟羞辱他,這真是現世報。」王儀琳說道。

「咱們好好看他出醜吧!」

兩女期待起來,其餘的女弟子,也在翹首期盼著。

鍾大同在十七宗之內,名聲很差,可以說是劣跡斑斑,幾乎所有的女弟子,都很討厭他,大家都想看他出醜。

「姓葉的,誰喊認輸還不知道呢,你囂張什麼。」鍾大同被三番四次羞辱,再也忍不住暴怒了。

先前他還想隨便打打便認輸,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必須力戰,至少要為自己正名。

「我宣布,比賽開始。」

鍾無德宣布之後,馬上離開戰擂,來到戰擂外面。

話音剛落,葉雄身體倏動了,身體朝鐘大同疾射過去,搶先出手,帶著十分恐怖的威壓。

七成實力應該能穩贏,而且不會給對方無力感,給對方一點希望。

他要讓對方明白,他覺得有希望的時候,就是他絕望的時候。

遠遠的,鍾大同就感覺到一鼓十分恐怖的威壓朝自己湧來,帶著讓人窒息的力量。

從對方表現出來的氣勢跟威壓,他已經知道對方的戰力在自己之上,打下去肯定會輸,如果一開始,他肯定會認輸,但是現在他不會,如果馬上認輸,他就名譽掃地了,雖然他並沒有什麼名譽。

「黑暗魔矛,疾射!」

無窮無盡的魔元,在葉雄身上凝聚起來,化成一根根黝黑的魔矛,密密麻麻地朝鐘大同怒射而去。

「魔盾,牢籠!」

鍾大同雙手翻飛,在身體凝聚了一層,又一層的魔盾,把自己圍得密密麻麻,一層又一層。

他現在只求不敗,只求能撐最多的時間,所以以守為主。

無盡的魔矛落到魔盾上面前,盡數被擋住,無法攻入。

「天魔掌,壓。」葉雄再次大吼。

半空之中,出現一具巨大的天外魔影法相,法相散發著強大的死亡氣息,一掌拍出,就像山峰直壓而落。

「挈天一劍!」

鍾大同身體散成一道黑劍,人劍合一,穿透魔掌,硬生生在魔掌之中,殺出一道生路。

雖然狼狽,但是,還是有驚無險守住了兩招。

場外的人看得驚心動魄,雖然只是區區兩招,已經是這一次的宗門大戰,最巔峰的對決了。

「葉雄果然強大,鍾大同在宗門之內實戰力已經能排進前十,在他手裡應付還這麼狼狽,真讓人不敢相信。」

「厲害是厲害,但是,似乎並沒有資格跟黑午一戰啊!」

「或者他還沒出盡全力呢!」

周圍的人,紛紛討論著,目光炯炯地看著半空之中的大戰,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什麼。

半空之中,兩道人影時而分離,時而碰撞在一起,戰況十分慘烈。

葉雄一直都在壓著鍾大同打,但是他好幾次幾乎要得手,都讓鍾大同給躲過了。

漸漸的,鍾大同越來越有信心,對方雖然很強,但是似乎並沒有強大自己無法阻擋的地步。

隨著戰況的深入,他心裡突然生起了贏的希望。

(本章完)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葉師弟真是太厲害了,魔氣實在是太洪厚了,鍾大同簡直就沒有還手之力。」

場外,王儀琳激動得幾乎要跳起來,緊緊地握著粉嫩的小拳頭。

「葉師弟的魔氣洪厚程度,確實比想象之中要厲害,但是他的神通是不是太少了?」趙蕊蕊看著看著,彷彿有點對勁了。

交戰的過程之中,葉雄至始至始只使用了幾種神通,單調得很。

天外法相的天魔掌,地獄魔矛,魔盾……來來去去就是幾種神通。

魔氣雖然洪厚,但是沒有厲害的神通,這種感覺就彷彿有一把厲害的槍而不會開槍一樣。

「葉雄,別太消耗,你會吃不消的。」何應蓮看著有些不對勁,出言提醒。

「何應蓮,大戰的時候不許說話,你想幹什麼?」四長老聽見,連忙大喝。

葉雄吃力不討好的戰鬥方式,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種時候是鍾大同贏的最好機會,如果被提醒,葉雄慢下來,那就沒有贏的希望了。

「何應蓮,不得亂說話,聽到沒有。」鍾無德喝道。

何應蓮無奈之下,只得不再說話,任由葉雄繼續發揮。

半空之中,葉雄屢次強攻不下,攻擊力度慢慢降了下來。

「果然,還是太年輕了嗎?」

黑午眼芒閃爍,目光之中,露出失望的表情。

如果,葉雄只是這種程度的實力,根本就不值得他出手。

兩三百歲骨齡跟幾千歲骨齡的修士,在經驗方面,還是相差太多了。

場下,原本看好葉雄的人,也開始有些想法了。

「姓葉的,你就這點手段嗎,我看你不過如此。」

鍾大同見對方攻擊弱了下來,不由得冷笑起來。

但是他還是不敢大意,身體一直跟葉雄保持著幾公里的距離,這樣一來,如果葉雄還有保留,他也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出口認輸。

「這個死胖子還真是謹慎,自己都裝到這種程度,他居然還不上當,依然保持著高度警惕。」葉雄暗暗道。

如果全力出手,葉雄可以輾壓式打敗他,但是並不能將他殺死。

他的目標不是打敗他,而是殺死他,就算不殺死,至少也得廢了他,這才是他的目標。

他可是說過,讓鍾大同的下場不比趙日天好,可不能言而無信。

葉雄停下攻擊,沒有繼續出手,眼芒在閃爍著。

鍾大同也停了下來,懸浮在遠處的半空,一臉忌憚地看著他,時刻警惕著。

「沒想到你人長得丑,實力倒是不弱,在我的意料之外。」

「看來我不得不使出全部實力,徹底將你打敗了。」

葉雄一邊說,一邊將自己的八成實力釋放出來,天魔功第五層施展出來。

頓時,一股滔天的魔氣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朝四面八方瀰漫出去,四下傳來十分強大的威壓。

在一片魔氣之中,有一團方圓一公里的魔氣特別濃黑,正是天魔功最恐怖的混沌魔氣,進入混沌魔氣之中的修士,就如同進入粘稠的液體之中,行動力大降。

鍾大同臉上露出忌憚的神色,目光死死地盯著葉雄,嘴巴微張,隨時準備認輸。

軍少梟寵之萌妻拐回家 「殺!」

葉雄一聲大吼,身影帶著強大的殺氣,直接就殺了過去。

無窮無盡的魔氣,幻化成一隻奔騰的黑龍,咆號而去。

「魔盾,木牢籠。」

鍾大同再次使出自己的最強防禦,擋住魔龍。

兩鼓氣勢在半空碰撞,發出十分恐怖的波盪。

在葉雄的攻擊之下,鍾大同連連後退,被逼得無路可走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