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靠在牆壁上,一臉的得意,之前錄下麥克格蒂擊斃自己隊員,用槍威脅總統的鏡頭,恐怕已經播出了。

麥克格蒂真沒想到,雲天竟然還能和外界聯絡,急忙一伸手打開房間裏的電視。

果然,現在各個頻道的電視都在直播總統府的暴亂事件,而主持人右上角的窗口,則是播放着雲天錄下來的畫面。

那上面不僅有蝙蝠他們,麥克格蒂更是成爲了主角,大大的標題就是,安保隊長髮動政變。

“不錯,原本就知道你厲害,但還是低估你了,真想不到時間來的這麼巧,非讓我遇到你。”

麥克格蒂聲音並沒有什麼波動,這還真實出乎了雲天的意料之外。

難道這老狐狸不在乎自己已經背上了叛國的罪名嗎。

難道他真是一個狂熱的極端分子嗎?

種種疑惑,讓雲天一時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你不用強裝淡定了,你現在已經徹底的完蛋了,就算是你達到目的,你也是輸定了。”

雲天冷笑着,同時悄悄的把小鏡子再一次伸了出去,觀察着走廊裏的一舉一動。

www⊙ ttk an⊙ co

“放心,我不會輸的,因爲這個局一開始,我就已經贏了,所以輸家只有你。”

揮了揮手,強迫幾個武裝分子向前摸來,麥克格蒂則依舊躲在遠處,不肯露頭。

“山水輪流轉,誰知道還會發生呢。”

麥克格蒂的淡定讓雲天心中起疑,微微探出槍口後,又是一輪亂射。

看着走廊裏倒在地上的屍體,雲天雙眉緊鎖,到現在好像還有一張黑網是他並沒有看到的。

“我的山水可以輪流,但是你的可就沒機會了,現在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麥克格蒂一揮手,幾個傢伙立刻推着找來的障礙物一點點的向前走去。

衝鋒槍的子彈,威力並不大,所以只要障礙堅固一點,就無法洞穿了。

窗戶外殺氣騰騰,鏡子裏的影像雲天也看的清清楚楚,被困在這裏,根本無法移動。

看樣子,要想活命只有硬衝出去了,再一次拉動槍栓,退下彈夾,雲天的子彈所剩無幾了。

“嘟嘟嘟……”

對方一點點的逼近,雲天則開始用房間裏的櫃子暫時的頂住房門。

就在這時,腰間的電話鈴聲響起,雲天急忙按下了接聽鍵。

“雲天,我們已經趕到,現在位於總統府西側兩公里的位置。”

電話裏,傳來的聲音正是潘瑤的,帶着焦急的口吻,她現在可是無比擔心。

“太好了,我現在被困在房間裏,外邊有狙擊手,你能給我掩護嗎?”

聽着外邊的腳步聲,雲天再一次把槍口探了出去,扣動扳機,卻只能打出一道道火花,對方的防禦讓他有力使不上。

“等一下,我需要找角度!”

兩公里外的大樓天台,潘瑤急忙向着右側移動了幾下。

在她原有的角度,並不能完全看到雲天所在的位置。

至於唐曦,現在也揹負着12.7大口徑反狙擊槍,至於牛博宇則充當起了觀察手。

三人在快速的尋找位置,但裏面的情況卻不容樂觀,眼看着對方逼近,雲天急忙扔出去了最後的法寶。

隨着雲天將一個滅火器打爆在走廊中,煙霧繚繞下,又暫時擋住了對方的攻擊腳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外邊的殺氣依舊濃烈,雲天看着那不大的窗戶,這位於三樓的位置現在被人牢牢鎖定。

一旦自己離開,必將遭受對方瘋狂的打擊,如果沒有潘瑤和唐曦的掩護,生死攸關。

“噹啷!噹啷!”

可潘瑤還沒有回信,走廊裏突然傳來了清脆的響聲,緊跟着幾個失去了保險的手雷就滾落進來。

刻不容緩,狹小的空間根本無法躲避這巨大的爆炸,來不及多想的雲天,直接向着那已經被打碎的玻璃窗撲了過去。

凌空躍出的雲天,在半空中就感覺到幾道殺氣將自己牢牢的鎖定,但是伴隨着身後的爆炸聲,雲天毫無辦法的向着地面猛落。

頭下腳上從三樓躍出,半空中腰部用力,直接一個漂亮的前翻,將身體再次擺正。

雙腳落地,身體順勢一個前滾翻,可就在這時,左右兩邊的槍聲已經響了起來。

數十道帶着勁風的子彈,夾帶着無盡的殺氣,直接向着剛剛落地的雲天疾射而來。

豪門婚宴之談情說案 將雲天逼入死角之後,北極狼就知道,這將是雲天的最後逃生通道。

所以早就和幾個僱傭兵守在外邊,只要雲天一探頭,必將遭到重擊。

連續的滾翻,背後的草地被打起一道道彈痕,子彈拼命的追擊着雲天,而他卻連站起身來的機會都沒有。

向右一個猛撲,落地的瞬間向左又是一個跳躍,無奈子彈再次逼近下,空曠的草地根本無法提供任何的掩護。

憑藉着嚴苛的軍事素養,雲天已經避開了十多槍,但是那早有準備的陷阱,可是險象環生。

“噗!”

一顆子彈在雲天翻滾的時候,射中了他的腿,雖然是擦邊而過,但鮮血噴涌。

劇痛也讓雲天的動作稍微慢了一拍,早就埋伏好的北極狼,則冷笑着將十字星對準了雲天。

瞄準鏡裏,清楚的呈現出雲天的身影,兩百米的距離,讓狙擊變得異常的簡單。

不需要考慮風向、風速,子彈幾乎不會有任何的變化,早就蓄勢待發的右手食指,已經向後拉動了扳機。

可就在這一瞬間,一股殺氣讓北極狼的身體一緊,這是一種危險靠近的反應,在他要射擊雲天的時候,他也成爲了獵物。

這就是戰場,沒有永遠的獵人,只有被射殺的獵物,有的時候,獵人也會變成獵物。

“砰!”

槍聲響起,子彈呼嘯,夾帶着死亡氣息的子彈,向着剛剛翻身而起的雲天疾射而去。

致命的危險也讓雲天心中一緊,身體本能的向右歪了歪,這也不過是分毫的差別罷了。

生死一瞬間,沒有太多的想法,因爲一切都來的太快,來不及思考。 子彈貼着雲天的耳邊飛過,那撕裂空氣的聲音,震的他耳朵生疼。

就地一個翻滾,雲天瞄了一眼地面上濺起的彈痕,剛纔如果再近兩公分,他必死無疑。

這兩公分,其中一公分是他本能的側頭躲過的,而另一公分,完全是潘瑤救了他。

在北極狼開槍的同時,潘瑤的子彈已經出膛,兩公里外的奪命,呼嘯着噴出那巨大的彈丸。

30mm直徑的狙擊彈夾帶着巨大的轟鳴,兩秒鐘的飛行時間不長,卻也不短。

正因爲這顆子彈的殺氣,讓北極狼在扣動扳機的瞬間偏移了一點。

所以雲天這纔有機會逃離險境,和死神再一次檫肩而過。

“砰!”

巨大的子彈撞擊在窗框上,若是北極狼再慢一點的話,就要被擊斃了。

但即便如此,結實的牆壁也硬生生被打出一個大坑,足有拳頭大小。

重生灼華 若不是這總統府是由六十釐米混泥土灌注,恐怕他躲在牆後也會被洞穿。

“砰!砰!砰!”

不過,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在潘瑤發動攻擊的時候,唐曦也扣動了扳機。

兩女此時就趴在那唯一可以平視總統府的建築物上,兩把狙擊槍不斷的向着這邊飛射而來。

子彈橫飛,北極狼雖然避開了,但是其他幾個僱傭兵可沒有他那麼好的身手。

一心想要擊斃雲天的他們,根本沒想到事情就這樣發生,那精準的子彈,瞬間將他們的生命抽離身體。

呼嘯而過的狙擊子彈,也大大緩解的雲天的壓力。

“右邊第三個窗戶、三樓第二個窗戶、二樓第六個窗戶。”

手持望遠鏡的牛博宇就蹲在兩女的身邊,努力在那總統府的窗口處尋找着射擊目標的他,可是聚精會神。

有了他的線索,潘瑤和唐曦立刻減少了尋找敵人的時間,一個個清楚的命令,伴隨着那彈殼彈出。

彈無虛發就是狙擊手的專利,雖說在技術上唐曦略遜於潘瑤,但是在此時也發揮出了強大的戰鬥力。

追擊自己的子彈頓時減少,這也讓雲天有了逃脫的機會,再次轉身,雲天並沒有向着大門衝去,反倒試圖再從另一側衝回到總統府。

他並沒有準備離開,因爲小不點現在還在裏面,所以他一定要去帶她走。

“噠噠噠……”

一排子彈,猶如雨點般,劈頭蓋臉的射了下來。

雲天急忙止住去勢,身體急停後,轉身想回一個翻滾,這才避免變成馬蜂窩的厄運。

但是,對方一樓中探出的十餘把衝鋒槍,依舊瘋狂的向着雲天射擊着。

疲於無奈,雲天只有轉身向外跑去。

“砰!砰!砰!”

遠處,潘瑤和唐曦也拼盡全力掩護雲天,每一槍都會帶走一個亡魂的精準擊殺讓武裝分子根本無法反擊。

至於北極狐,更是被潘瑤完全的壓制,他手中的狙擊槍根本射不到兩公里外的潘瑤。

看着無法衝回總統府的雲天,北極狼也是暗暗咬牙,現在只能看着他穿過草坪,向着外邊跑去。

“放心吧,他雖然暫時死不了,不過也活不了多久,一定不會讓他跑了的。”

就在這時,麥克格蒂走了過來,一臉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希望他遵守約定!”

兩個人的話,也只有他們聽得懂,但此時的另一邊,還在掩護雲天撤離的潘瑤等人,突然聽到身後一陣吵雜。

“不許動!”

房間的門被一腳踢開,緊跟着十幾個荷槍持彈的士兵衝了進來,手中的自動步槍直接頂住了他們的腦袋。

“我告訴你們,我最討厭別人用槍頂着我的頭!”

此時,雲天已經脫離了對方的火力範圍,牛博宇這才緩緩的擡高了雙手。

可還不等他的話說完,那羣士兵立刻衝了過來,直接五花大綁的將他摁在地上。

至於另一邊的潘瑤和唐曦,這才被這羣士兵直接銬了起來,推推搡搡的向着走下走去。

雲天的下場也差不多,就在他翻身越過總統府那鐵柵欄後,幾十把槍口直接對準了他的腦袋。

“你們有病啊,武裝分子在裏面,你們對着我做什麼!”

雲天憤怒的看着這羣傢伙,不過這些士兵並不多言,一連小心的走上前來,直接將他撲倒在地。

根本不在乎雲天現在的腿上還有鮮血,直接繳獲他的武器後,也將他捆了個結結實實後,直接拉向了後面。

雲天現在也纔有機會大量周圍那原本寬敞的馬路上,停放的那些重型坦克,很明顯,這就是防衛軍的裝備。

這幾十輛坦克如果一起開火的話,總統府恐怕用不了多一會就變成廢墟。

但是裏面的人,恐怕也絕對無人能夠生還了。

在包圍圈的後面,臨時搭建的指揮部裏也是人頭攢動,至於雲天則被推推搡搡的帶到了門口。

“快解開繩子,這是我們的客人!”

薩琳急急忙忙的跑了出來,正遇到被推推搡搡走過來的雲天,看着那五花大綁的模樣,急忙對着身後的士兵說道。

“對不起,我們並不是你的下屬,你無權命令我們!”

卻沒有想到,那幾個士兵竟然毫不買賬,一臉冰冷的對着薩琳說道。

“你們太過分了,這可是國際友人,你們付得起這樣的責任嗎?”

薩琳沒想到,自己竟然碰了釘子,但對方說的沒錯,她僅僅只是安保副隊長,在軍隊裏沒有軍銜。

“我們只是完成將軍的命令,至於國際友人,和我們並沒有關係!”

那士兵依舊是一臉的冷笑,調侃的眼神無禮的掃視着對面的薩琳。

沒有絲毫的禮貌,反倒帶着一種鄙視,這讓雲天突然感覺到一絲的不對勁。

“雲天你等一下,我立刻去找國防部長!”

薩琳氣呼呼的看着這幾個無禮的士兵,但她現在也毫無辦法,只能轉身走進了指揮部裏。

就在這時,潘瑤、唐曦和牛博宇,也已經被壓了過來,和雲天一樣被困的結結實實。

“雲天,你沒事吧!”

當看到雲天的時候,牛博宇立刻想要衝過來,但是身後幾個士兵卻牢牢的壓住了他。

“我沒事,這小傷算不得什麼!”

雲天急忙搖了搖頭,同時用眼神示意三人不要亂動,這盤棋現在越來越亂,是非曲直絕不是嘴巴可以搞定的。

看到雲天沒事,三人也就放心了下來,武器被繳的他們就站在外邊,等了足有五分鐘,裏面的薩琳這才走了出來。

“新任總統要見他們,還不放開他們!”

此時,薩琳身後跟着的副官,則微微對着這幾個士兵點了點頭,於是雲天他們這才被鬆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