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這串數字當成敵人動手的信號與時間。現在是5月28日,距離6月15日越來越近,因此,刀疤強調的這個數字有特定的含義。

刀疤之所以到中式餐廳,說明這是他處心積慮的結果。他一直在做精心準備,想尋找一個把情報送出去的機會。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讓他找到了。

通過對程楓的調查,包括出境時間,還有程楓在部隊中的一貫表現,我們基本推測出刀疤就是程楓。

刀疤只不過是程楓在敵人內部的名字。

這個叫刀疤的中國軍人,忍辱負重,他是怎麼潛入到敵人內部,轉輾到W國,還不得而知。

但我可以肯定,刀疤跟我們7308的突擊隊員是同一種人。對我們的國家和人民無比忠誠,都想殲滅敵人,爲戰友報仇,捍衛中國軍人的榮譽。這跟我們的出發點是一致的。不能因爲程楓轉業,脫下軍裝,我們就忽視了他軍人的身份。我甚至專門給商隱談到這事。

如果可能,保留刀疤的軍籍。

如果刀疤不負衆望,協助我們消滅這夥亡命之徒,那麼軍隊要敞開胸懷,迎接這個俠肝義膽的英雄。

前提是,刀疤必須活着回來。

刀疤目前的狀況十分危險。他在敵人內部基本是孤立無援的,沒有同伴,外面也沒有策應的後援力量。因爲黑蜂行蹤無定,所以我們放棄了長期跟刀疤聯絡的打算。但我們想,刀疤既然能兩次把情報送出,還讓我們信任他,那麼他就有辦法主動跟我們取得聯絡。

能夠打入敵人內部的人,那是非同一般的人。刀疤已經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我是個心高氣傲的特種兵。面對刀疤,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堅信刀疤的出現不是偶然,阿拉古山邊防連有她自己的血脈,是由一代又一代的軍人前輩孕育的結果。那座高高的阿拉古山,跟我們特種兵大隊的凹子山一樣,都是中國軍隊的脊樑。

三天後,接到軍區司令員鄭重的命令,組織骨幹力量“迎接”黑蜂的到來,代號“毒蜂行動”,我在這次行動中擔負最高指揮官。

這次行動不同以前,以前的行動有明確目標,這次行動不一樣,沒有明確目標,就是預防爲主,粉碎黑蜂的來犯計劃。

因爲我們不知道黑蜂返回邊境地區抱有什麼目的。

黑蜂是個危險的恐怖分子,必須事先預防,做好行動準備,才能避免在較量中再次失利。

鄭重專程來到凹子山給我下達命令。爲了保密,是在辦公室進行的。鄭重是在軍區作戰處長魯一凡的陪同下宣佈的。我跟獵鷹作爲特種兵大隊指揮員接受了首長下達的指令。

鄭重說:“毒蜂行動是總部部署的一次重要行動,由C軍區具體實施。鑑於軍區對特種兵大隊的一貫信任,這個艱鉅的任務就交給你們特種兵大隊。有信心完成嗎?”

獵鷹高聲回答:“堅決完成任務!”

我沒有說話,選擇了沉默。

鄭重詫異地望着我,說:“怎麼?沒有信心?要不,我把這個任務交給其他的部隊?”

我笑嘻嘻的回答:“放心吧,首長,只要敵人敢侵犯我們的領土,叫他有去無回。”

鄭重嘀咕道:“那跟完成任務有何區別?”

我沒有說話。

鄭重不瞭解這次任務。

這次任務存在巨大的變數,又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所以,能不能完成,得看敵人實施到那個步驟?如果他敢進入中國領土,揍他個gou日的沒商量,但是他如果在T國,或者在Y國,恐怕又要搞一次越境出擊的計劃。所以,我不能欺騙自己,也不能把大話說到前面。

鄭重雖然下達命令,可他並不瞭解黑蜂的來龍去脈,總部甚至沒有把刀疤的祕密透露給他。他以爲這是個簡單的任務。

鄭重問我:“除了特種兵大隊,還需不需要其它的單位配合?”

我想了想,如實告訴他:“我需要F軍區19師機步團一連的配合。他們駐紮在阿拉古山,離13號地區沒多遠。”

鄭重的臉色暗淡下來。他緩緩說道:“好的,我把這個情況彙報給總部,由總部安排。”

“爲什麼不直接給F軍區打電話呢?”我詫異地問。

鄭重白了我一眼,扶了扶金絲眼鏡,說道:“還不是給你們鬧的,現在那個老孟,跟我擰着呢?”

我吃吃吃的笑起來了。

重生暖婚,裴少寵妻要上天 鄭重沒好氣的說:“都是給你鬧的。”

我正色道:“司令員,這不公平,你已經懲罰我了。你知道不知道凹子山還在議論這回事?都在笑話我這個大隊長演習時,是光桿司令一個。”

這一說,把鄭重鬧了個大紅臉。

鄭重一走,我把突擊隊一隊的隊員全部叫到操場上。一隊的隊員有黃磊,李大牛,柳葉刀,黃土坡,火眼,鯊魚,狐狸,紅臉,卡車,機關槍。

我對一隊的隊員說:“近期有作戰任務,取消放假,一級戰鬥準備,所有人不許外出,白天展開戰術小組配合訓練,檢查好裝備武器,不能落下什麼東西,明白嗎?”

“明白!”

簡單交代後,我返回辦公室,想跟獵鷹一起研究下作戰計劃。

獵鷹正趴在桌子上看地圖。見我進來,問我:“你準備帶誰去?”

我說:“還是老班底!”

獵鷹擡起頭,望着我不出聲。

我問:“咋了?”

獵鷹說:“恐怕要調整一下了?”

“調整誰?”

“最近他們不團結,難道你不知道嗎?”

我吃驚地搖頭,說:“最近在琢磨怎麼行動的事,沒心思想這個。”

獵鷹嘆了一口氣說:“但願我是杞人憂天,他們都好好的!”

獵鷹提出異議的第二天,突擊隊就出了事。

黃磊帶領30個兵出去訓練,幾個兵吊兒郎當,不好好做動作,黃磊氣憤不已,兩邊吵了起來。動了手。

最後的結果是,黃磊跟紅臉打成一團,幸虧被其它的戰友拉開了,不然可真讓外人看笑話。 534 重新調整

內部矛盾

事情是第二天上午10點發生的。黃磊按照慣例,在進行完體能訓練後,帶着隊伍去模擬街區進行巷戰訓練。其目的還是練習隊員相互之間的配合。

有關特種兵分隊實戰的前提條件是隊員之間必須配合默契,這個核心大家都知道。爲了保證戰鬥力不打折扣,突擊隊必須長時間保持良好的作戰狀態。小到一個眼神,大到一個指令,必須心神領會。

沒想到這次練習團體作戰,隊員與黃磊產生了矛盾。雙方打成一團,打得鼻青臉腫。

這無疑是個爆炸性的消息,把我擊懵了。

大戰在即,內部居然發生了這樣的事,簡直是荒唐。這樣的特種部隊還能打仗嗎?還能衝鋒陷陣奮勇殺敵嗎?

當時我怒氣衝衝,直接在辦公室拿着藤條下去了。

小周開車,載着我去了訓練場。走進模擬街區,30個兵可憐巴巴站成三列,在建築物的大廳裏等着呢!

我拎着藤條走進去,30個兵的臉刷的變白了。

我瞅瞅30個兵,發現黃磊、紅臉的臉上青一塊紅一塊紫一塊,活脫脫像個大花臉,下巴還淌着血。

我看着他們精神不振的樣子,感到格外難過。

7308竟然成爲這個樣子?這樣的7308還能打仗嗎?還能打勝仗嗎?

我望着黃磊和紅臉,叫他們倆出列。

他們倆個走出隊列。我一頓拳腳就過去了,把他們打倒在地,然後掄起胳膊,甩起藤條就是一陣猛抽。

噼噼啪啪一頓鞭子,黃磊和紅臉渾身傷痕累累。

衣服都被我抽破了。

小周連滾帶爬,找了把椅子過來,放在我身後,我坐上去,喘着粗氣,拿眼瞅他們。這幫兔崽子都低下頭,不敢正眼瞧我。

我把藤條扔到地上,指着機關槍說:“你過來!每個人抽20下,抽完了再說!”

機關槍跑出隊列,撿起地上的疼條。指揮其它的兵趴下,脫下褲子。

啪啪啪啪!

每人20鞭,打完之後,機關槍自己趴下,讓狐狸抽他20下。

十分鐘之後,每個人都打完了。機關槍提上褲子,絲毫不顧及屁股後面有血跡,大踏步走到我跟前,雙手把藤條交給我。

我望着他,問:“劉天保!”

“到&;

“打你們不冤枉吧?”

“報告大隊長,一點也不冤枉!”

“爲什麼?”

機關槍回頭,看了看後面的隊伍,大廳裏傳來整齊的怒吼聲。

“一人犯錯,全體受罰!”

“扯淡!”

我從椅子上跳起來,喊道:“扯淡,你們一個個全是扯淡,他們倆人打架,跟你們無關嗎?既然打架,那麼原來就有矛盾。什麼是矛盾?平時積累的,那麼是你們這羣的人的工作沒做好,沒有及時疏導矛盾,才導致今天的結果!罰你們,一點也不冤枉,什麼一人犯錯,你們全錯了!”

幾十個兵在我的訓斥下,低下頭,不再吭聲了。

我走到黃磊跟前,問:“說到底咋回事?”

黃磊低着頭,一直不敢看我。他小聲地解釋道:“不關紅臉的事,責任全在我!”

我踹了他一腳。“還嘴硬了!”

黃磊一個踉蹌,好險摔倒。他勉強控制住身體,才保持平衡。

我繼續問:“說到底怎麼回事?”

紅臉搶先回答:“這跟黃磊沒關係,是我錯了!黃磊叫我們分組對抗,我們不願意。我要搞解救人質的訓練,這方面我比較差!”

我衝過去,對準紅臉的胸脯就是一腳。

這一腳的力量很大。在我的猛烈攻擊下,紅臉騰空而起,在空中倒飛,落地的時候趴在地上,掙扎了好半天才爬起來。

我餘怒未消,指着紅臉說:“知錯犯錯,罪加一等!”

揍完人以後,我心裏的氣逐漸消了。事情也弄明白了。這是不服氣,紅臉對黃磊的指揮不服氣。

看着其它人的樣子,恐怕對黃磊不服氣的人不止紅臉一個,應該還有其它的人。

這不是個好消息,我辛辛苦苦培養黃磊,結果黃磊在這羣兵中間不受信任。至於到底爲何,得以後慢慢調查。

黃磊是這羣兵中間,資格最老的一個。目前這種情況,讓黃磊喪失了指揮員的資格。

本來我想培養他當7308的隊長,現在看來,這個計劃落空了。

必須迅速調整,不然,還會釀成更大的影響。於是我向他們宣佈處理結果。

“黃磊,你調到29師去,至於幹什麼,那要看29師怎麼安排。”

黃磊傻了,怎麼也不肯相信這個結果。他喊道:“別啊!大隊長,你罰我吧?你怎麼罰我都行!就是別調去走!”

我冷漠的望着他。重重說道:“這是命令,你立即離開凹子山,去29師報到!立即,現在,明白嗎?”

黃磊哭了。衝過來,朝我喊:“大隊長,大隊長,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錯了,我錯了!我改正,成嗎?”

我回應道:“我給你一次機會?可是敵人給我一次機會嗎?犯了錯誤,就得承受結果!不要忘記7308的規矩,就算你離開凹子山,去了29師,還是我7308的兵,我可以隨時召你回來。執行命令吧?”

黃磊還想解釋,還想讓我收回決定。我已經剋制不住憤怒的情緒了。

小周過來,拽着黃磊往外走,小聲勸道:“不要再逼大隊長了,他要是不拿你下刀,這隊伍怎麼帶?”

黃磊跟着小周離開了大廳。回去後,趕緊收拾東西,在小周的陪同下,開車去了29師。

那個紅臉,我把他打發到附近的炮兵團去了。他不是脾氣躁嗎?讓他跟笨重的榴彈炮打交道,磨一磨他的性子。

好苗子的兵,渾身長滿了刺兒,你得打磨打磨,才能爲自己所用。打磨好了,纔算真正的好兵。

錦繡良醫 所以好兵都是磨出來了!你不能護着他寵着他。

當然,磨好了,你不能遺忘他。得及時召他回來。否則就是最大的不負責。

黃磊走之後,7308突擊隊誰來履行領導者的職責,這着實讓我費了一番功夫。

本來黃磊用得好好的,各方面已經入手了。我也放心了,沒想到來這一出。 535 找到線索

重新調整

事後查明,是上次演習造成的,黃磊跟西北風串通一氣,矇蔽他們,把他們帶到演習場上,還撇下了我,打了一場演習。 愛你一笑傾城 回來後,他們得知真相很生氣。而黃磊遲遲不給信服的理由。也因爲如此,他們產生了猜忌心理,釀成矛盾。今天的打架,只是一個爆發點。前段時間他們一直在鬧彆扭。

據狐狸說,前幾天超過一半的兵不服從黃磊的指揮。黃磊說怎麼幹,他們偏偏對着幹。對抗演習只是隊員心中的不滿爆發了。

看來我調走黃磊是正確的。讓他出去冷靜冷靜,反思反思,或許就過去了。而那30個兵,我也會尋找機會收拾他們。

我不會讓他們好受的。

特種兵部隊是個荷爾蒙激揚的地方。你如果讓這些朝氣蓬勃的兵閒得太久,他們會給你找麻煩。只有讓他們累得像爛泥,他們纔沒有精力給你找事。

不用說,我安排一個人天天練他們。折騰他們三天三夜,他們一個個消停了許多,也乖巧了。

這個人是7308的新隊長。

他的名字叫雷達。

調雷達進7308是我左右權衡的結果。黃磊一走,7308羣龍無首,沒一個可靠的人帶他們,是無法保持強悍的戰鬥力的。雷達上次跟我們去北非,表現良好,有幾處可圈可點,特別是他的沉穩與親和力,頗讓人放心。所以他讓代替黃磊的位置,起碼讓那羣愣頭青信服。最關鍵一點,雷達是一名老兵,有十幾年的軍齡,部隊是個講傳統的地方,士兵們一看這麼大年齡的老兵帶他們,也不會說什麼。

黃磊對這個結果很意外,記得我對他下命令的時候,他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我重複了任命:“從現在開始,你進入7308突擊隊擔任隊長!帶着他們一起訓練打仗!”

雷達緊張的不得了,像頭老牛喘着粗氣,他結結巴巴地問道:“大大隊長,我沒聽錯吧&;

我嚴肅的答:“你沒有聽錯,從現在開始,你就是7308突擊隊的代理隊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