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煌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並沒有離開,一直留在甘泉宮裏照顧太上皇。

天沒有亮,太上皇蕭琮醒了過來。

他睜開眼迷茫的望着四周的一切,然後掙扎着欲坐起來,嘴裏不停的唸叨着:“煌兒。煌兒。”

他一喚,蕭煌便驚動了,聽到父皇喚自個兒的名字,蕭煌激動的應了一聲:“父皇。”

他應着衝到了蕭琮的牀邊,伸手欲扶他坐起來。

可是蕭琮並沒有因爲他的動作而有所高興,相反的一臉受驚的往後縮,然後驚嚇的瞪着蕭煌:“你是誰啊,不要碰我。”

他說完又四下尋找起來:“煌兒,煌兒。”

蕭煌有些受了驚嚇,好半天反應不過來,待到他反應了過來,他小心的叫道:“父皇,我在這兒啊。”

可惜牀上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依舊四下尋找着,嘴裏不停的唸叨着:“煌兒,你在哪兒啊,你快出來,不要嚇父王。”

蕭煌看着這樣的父皇,只覺得五雷轟頂,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待到他醒過神來,忍不住大叫着命令:“來人,立刻去請皇后過來。”

殿外,鮑平安聽了,立刻飛奔着跑去了御乾宮。

蘇綰還沒有起來,聽到人稟報,皇上讓她過甘泉宮。

蘇綰立刻起身了,心裏有些擔心,難道是太上皇發生什麼事了。

路上她問了鮑平安,鮑平安卻不知道內裏的情況,因爲他壓根沒有進寢宮,寢宮裏只有皇上一個人待着的。

蘇綰一路擔着心,前往甘泉宮。

待進了寢宮,才知道蕭琮認不識蕭煌了,她立刻給蕭琮檢查一下,最後望向蕭煌說道:“父皇他因爲先前毒藥傷了腦神經,現在腦子有些不大好。”

“你是說他傻了。”

蕭煌只覺得心痛無比,只要一想到自個的父皇傻了,他胸腔便有一種崩潰,想大吼想大叫。

爲什麼他父皇會傻,爲什麼,老天要這樣對他。

“父皇,我是蕭煌啊,我是你的煌兒啊。”

蕭煌撲到牀上去抱蕭琮。

蕭琮卻嚇得哇哇大叫,不停的擡手打抱着他的蕭煌。

蘇綰趕緊的拉開蕭煌:“你不要嚇他,以免刺激到他。”

蕭煌總算停住了動作,可是心裏還是好難過。

他掉頭望着蕭琮,看到蕭琮還在滿牀的找自己。

蕭煌指着蕭琮問蘇綰:“你說父皇傻了,那他爲什麼還記得我呢,爲什麼還唸叨着我呢。”

“也許因爲你對他來說太重要了,所以他纔會記得你,但他不認得現在的你,他只有記憶中的你。我也不知道他記憶中的你多大。”

蘇綰無奈的說道。

說實在的看到蕭琮這樣,她心裏也不好受,尤其是看到蕭煌如此傷心,她就越發的難過了。

蘇綰走到蕭煌的身邊,擡手抱住他的腰,溫聲安撫她:“蕭煌,你別難過,相信我,我一定會治好父皇的,我會讓他好起來的。”

蕭煌緊抱着蘇綰,用力的點頭。

寢宮外面,有人急奔了進來,正是宮中的侍衛隊長虞歌,虞歌一進來沉聲稟報:“皇上,皇后娘娘。大皇子和小皇子回京了,現已到甘泉宮外面。”

蕭煌和蘇綰二人怔住了,隨之蘇綰激動的開口。

“把他們帶進來。”

虞歌立刻出去帶人。

寢宮裏蘇綰卻有些緊張起來,因爲她已經有快兩個月時間沒有看到兒子了,兒子不知道會不會認她。

這心思一起,便揮之不去。

寢宮外面,很快有人進來了。

前面兩個人正是奶孃,這兩個奶孃蘇綰是認識的,正是她娘之前從東海給她帶來的。

兩個人手裏一人抱了一個孩子。

正是她的兒子。

奶孃抱着孩子進來後,一福身子說道:“見過皇上,皇后娘娘,奴婢帶大皇子二皇子回來了。”

蘇綰立刻招手讓奶孃把孩子抱過來。

兩個孩子已經有兩個多月了,和剛出生時完全不一樣,生得白白胖胖的,可愛至極。

皮膚說不出的水嫩,眼睛黑亮好似葡萄,滴溜溜的轉亂。

看到蘇綰,竟然一點也不認生。

蘇綰伸手抱了一個過來,蕭煌也抱了一個過來。

蘇綰抱的一個是大皇子團團。

團團一到蘇綰的懷裏,小腦袋瓜便往她懷裏靠,親熱得不得了。

但是蕭煌抱的那一個卻哭了起來,而且哭得特別的傷心。

蘇綰不禁有些自豪,倒底是自個生的,還是認自個兒的。

不過面前的奶孃卻說了:“回皇后娘娘的話,我們家皇后因怕孩子認生,不親近皇后娘娘,所以孩子自從帶回東海之後,我們家主子便改了身上的味道,用的是皇后娘娘身上的味道,不但如此,她還穿了皇后娘娘的衣服,以及臉上簡單的易了一下容,看上去和皇后娘娘很像,這就是大皇子願意親近皇后娘娘的原因,因爲他們已經習慣了娘娘的氣味和習慣。”

奶孃說完後,蘇綰忍不住心酸,母后她竟然費了這樣的心思,這世上對她最無私奉獻的人大概就是做母親的了。

蘇綰眼眶微微的紅,輕聲道:“我知道了。”

她抱着團團,俯身親了團團一口,團團立刻笑了起來。

蕭煌懷裏抱着的圓圓卻依舊在傷心的大哭,大眼睛紅紅的,哇哇大叫。

看得蕭煌火大不已,他今天本來心情就不好,這死小子還這樣,能不讓他火嗎/

蕭煌擡手便想拍圓圓一巴掌。

蘇綰趕緊的阻止:“不要。”

她伸手想搶過兒子來。

不過另外一隻手卻比蘇綰快,飛快的搶了圓圓過去後,還一臉火大的瞪着蕭煌,大罵:“壞人,壞人,欺負我家煌兒。”

蕭煌和蘇綰心驚,掉頭看去。

便看到太上皇蕭琮一臉驚喜的抱着圓圓,叭嘰的親了一口:“煌兒,乖啊,不哭,父王愛你啊。”

圓圓在蕭煌的懷裏大哭,可是到了蕭琮的手裏,被他叭嘰親了一口後,竟然不哭了,一臉稀奇的望着蕭琮。

蕭琮立刻伸手舉高圓圓,逗他。

這動作嚇壞了蘇綰,蘇綰衝過去想搶過自己的兒子。

因爲蕭琮現在腦子不太好,若是他傷了圓圓怎麼辦。

但是蕭煌卻一把拉住了她,阻止她去搶圓圓。

蘇綰只得提心吊膽的看着。

卻見蕭琮滿臉笑的盯着懷裏的圓圓。歡喜的就好像捧了什麼寶貝似的,他一會兒把圓圓舉高頭頂,一會兒又放下,只逗得圓圓開心不已。

蕭琮一邊逗圓圓,還一邊高興的說道:“煌兒,父王是不是很厲害,哈哈哈,以後父王會保護你的,不叫任何人欺負你。”

寢宮裏,只有蕭琮開懷的大笑聲。

蕭煌卻覺得心中很痛,因爲重生後他並沒有怎麼陪自個的父王,他只顧着和皇帝勾心鬥角的,完全忘了背後還有一個愛着他的父王。

可是等到他想起這些時,父王他卻再也記不得他了。

蕭煌即便是在滿府被宰的時候,都沒有流過淚的人,此時心中斥充着一股痛意,眼眶不自覺微微的紅了。

人是不是永遠要等到失去了,纔會知道診惜。

蘇綰看出蕭煌心情不好受,伸手拉着他:“你別擔心,我會醫好父皇的,他會記起你來的。”

就算是爲了蕭煌,她也要想辦法醫好蕭琮。

蕭煌伸出手緊握着蘇綰的小手,兩個人十指緊扣。

幸好還有綰兒在他的身邊。

夫妻二個人一起望着牀上的蕭琮逗弄着圓圓,圓圓被逗得很開心。

蘇綰懷中的團團也歪過頭來看。

一會兒的功夫,蕭琮便有些累了,必竟他中毒後連日昏迷,身子極端的虛弱。

他逗了圓圓一會兒,連手都舉不起來了。

蕭煌立刻上前欲接過圓圓,蕭琮卻警戒的一把抱着圓圓瞪着他。

“你不要害我的煌兒,我會保護他的。”

蕭煌眼淚都快下來了,勉強的忍住。

蘇綰把懷裏的團團遞到奶孃手裏,自己走到牀前去抱圓圓/

“父皇,把他交給我,我會幫你照顧好他的,他餓了,要吃奶了。”

蕭琮擡頭盯着蘇綰,看蘇綰低頭望圓圓時,眼裏滿是濃濃的母愛之意,他一下子觸動了,輕笑起來:“好,你要替我照顧好煌兒,我煌兒餓了,你讓人喂他吃奶。”

“好,父皇放心吧。”

蕭琮總算放心了,把圓圓遞到蘇綰的手裏。

蘇綰鬆了一口氣,接了過來,圓圓到她的懷裏,睜着和蘇綰一樣漂亮的眼睛盯着她,慢慢的便笑了,小腦袋直往蘇綰的懷裏鑽。

蘇綰鬆了一口氣,俯身親了兒子一口。

待到親完,她擡頭望過去,便看到蕭琮虛弱的往牀上倒。

現在的蕭琮不復之前的健壯,十分的瘦弱,臉色也很蒼白,軟軟的往牀上一倒,就是個脆弱得不堪一擊的老人。

別說蕭煌,就是蘇綰看了都心疼不已。

蕭煌上前去替他蓋錦被,卻聽到他嘴裏不停的低喃着:“阿紫,紫兒,我想你了,你在哪兒啊。”

蕭煌怔住了,蘇綰也聽到了這句話。

阿紫,紫兒,這是誰啊。

夫妻兩個人相視一眼,最後蘇綰問蕭煌:“那個阿紫是誰啊?”

蕭煌搖頭:“我不知道,從來沒聽說過這麼一個人。”

蘇綰挑眉說道:“父皇腦神經被毒藥麻痹了,記不得任何人任何事,卻記得你和那個阿紫,說明這個阿紫對他很重要,若是你能找到這個阿紫,說不定對他治療有作用。”

蕭煌點了一下頭,認真的想着,然後說道:“從我有記憶開始,就沒有聽誰說過阿紫這麼一個人。”

“不過我覺得有一個人說不定能知道。”

“誰?”

蕭煌追問,蘇綰緩緩的笑道:“太妃娘娘。”

她說完後望向牀上的蕭琮說道:“父皇的身邊需要一個照顧她的人,太后娘娘肯定不行,不如把太妃娘娘接進宮來照顧父皇,你看怎麼樣?”

蘇綰說完,蕭煌卻沒有答應,因爲他太害怕有人再對自個的父皇動手腳了。

自個的母后都能對父皇動手,何況是別的人。

蘇綰卻望着蕭煌說道:“我看太妃娘娘是值得相信的,之前你離京後,太妃娘娘有空便進宮來看我,我生孩子她也進宮來陪我,還被太后打了一耳光呢,我覺得她品性不錯。”

“既然綰兒相信她,那便把她宣進宮來照顧父皇吧,不過父皇的身邊還要多安排幾個人。”

“好,我會安排人的。”

蘇綰點頭,然後望着蕭煌說道:“父皇已經這樣了,你也不要太傷心了,你還要處理朝政上的事情呢。父皇你就交給我和太妃吧,我會把父皇照顧好的。”

蕭煌點頭,伸手握着蘇綰的手說道:“綰兒,謝謝你了。”

“謝什麼,我們是夫妻。”

她說完後想到太后的事情:“太后娘娘的事情,你打算如何處理。”

蕭煌聽到蘇綰的話,臉上一閃而過的嫌棄,對於自個的母后,他說不出的討厭。

雖然知道她是自個的母后,可是蕭煌實在喜歡不起來她。

“她膽敢做出這些事,我會讓她後悔的,還有我想查清楚,她爲什麼就能這樣對待我。”

他明明是她的兒子,她爲什麼能下得了這樣的狠手,這樣對自己。

蘇綰不再說話,總之她知道蕭煌心裏不好受。自己的母親要殺自己,換做是誰都不好受。

“好了,你還是準備一下上早朝吧,早朝過後再來看望父皇吧。”

蕭琮回頭望向牀上的蕭琮,發現他已經累得睡着了。

蕭琮喚了鮑平安過來:“從現在開始,你領幾個人負責照顧太上皇,記着,不要讓任何人傷害到太上皇,若是讓他受到傷害,朕饒不了你。”

鮑平安立刻應聲:“是,皇上放心吧,奴才一定會盡心盡力侍候太上皇的。”

“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