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重拳低聲罵了一句,“你是逗逼嗎”

“別小看野人山,這個地方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幽靈低聲說。

“好吧。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重學問。

“走,趁着那東西還沒發怒。”幽靈揮了揮手,幾個人小心地按原路返回。

退出去幾十米後幽靈突然轉身就跑:“快走,那東西跟上來了。”

“你大爺了。”重拳罵了一句跟着撒腿就跑。

“真的假的”風刃一邊跑一邊問重拳。

“你覺得這是開玩笑的時候嗎”重拳反問了一句,“跑吧,不想死的話。”

沒跑多遠。身後就傳來了是樹枝碰撞的聲音,嘩嘩作響,聲音奇大,很快就到了他們身後。

“該死。”幽靈回手就開連續開了幾槍,重拳他們也開始向後面掃射,跟着幽靈的指引開火,子彈在林子裏狂飆。

“在哪”本.艾倫一邊開火一邊問。

“就在附近。”幽靈一邊開火一邊說。

“到底他媽的什麼東西”重拳罵道。

“我他媽的怎麼知道。”幽靈一邊後退一邊射擊。

雖然他們看不到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但明顯能感覺到一個龐然大物在林子來回的跑。

“居然怎麼靈活,。”幽靈明顯感覺自己的射擊節奏明顯跟不上對方的移動速度。

“換子彈。”幽靈退了一步更換彈夾,“走,別糾纏,我們奈何不了他。”

“交替掩護車裏。”本.艾倫說。

“嚐嚐這東西。”重拳取出幾枚閃光震撼彈丟了出去。

“你大爺,這種地方根本就仍不出”風刃的話還沒說完閃光彈就爆炸了,巨大的聲響和刺眼的閃光在不到十米的距離突然出現,幾個人被炸得趴在地上。

雖然他們被震得耳朵嗡嗡作響,但明顯能感覺到有個巨大物體掉在地上。

“大爺,走,趁着它沒反應過來。”幽靈爬起來就跑,速度快的讓人無法相信,一溜煙就鑽進了林子。

“你大爺的,跑的比誰都快。”重拳罵了一句跟上去。

“蛛網感應地雷。”本.艾倫隨手甩出一個東西,離開他手不久那東西迅速張開如同蛛網一樣卡在了幾株大樹之間。

“快撤,這裏不好玩兒。”幽靈在前面招呼他們,這傢伙真是比誰都快。

四個人狼狽的逃離了這片區域,緊跟着後面想起了一聲劇烈的爆炸,威力之大他們明顯感覺到一股熱浪從身後噴涌而上。

“,真的中招了。”重拳一拍大腿,“這下好了,不用太擔心。”

“你大爺的,如果是野人那東西是兩隻一起行動的,別高興太早了,快走。”幽靈罵道。

“日了,還有這種事。”重拳趕緊跑。

“你確定是野人嗎”風刃邊跑邊問。

“當然不確認,我又沒看到。”幽靈一邊跑一邊回答。

“,你忽悠我。”風刃罵道。

“幹,如果是你就該感謝我,想證明回去自己看。”幽靈回手又拋出了一枚感應地雷。

“算了,沒那個興致。”風刃跑這說。

幾個人很快就後返回了隊伍的集結地。

“什麼情況”獵鷹見他們如此狼狽就問。

“看到了敵人的屍體,分成十幾塊被掛在樹上。”重拳喘着粗氣說。

聽了他們的描述之後獵鷹也覺得很奇怪,野人山真的有野人這他不知道,不過他相信林子大了什麼東西都有可能存在的道理,在這種地方人類的那點認知真的有點微不足道。

“走吧,不要在一個地方逗留太久,會很麻煩。”幽靈說。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所有人都開始對幽靈言聽計從,在這裏他纔是叢林專家,所以聽從他的建議是沒錯的。

大隊人馬再次出發,這次他們加快了行進速度,但敵人已經跑出去很遠,所以不會那麼快跟上,幽靈在讓他們避開了很多的麻煩,一路上他們看到了很多槍林彈雨洗禮過的地方,顯然敵人遭遇了不小的麻煩,在和這裏的東西發生衝突的同時損失不小,因爲他們有發現了另外兩具已經被野獸啃得殘缺不全的屍體。

“一個是被毒死的,另一個被什麼東西咬穿了脖子。”幽靈說,“他們已經沒幾個人了。”

“但願他們都這麼意外死掉。”獵鷹冷笑着說。

“這樣看來還真有這個可能。”幽靈從屍體身上取下幾枚手雷,“別浪費了,這東西都用得上,我們殺光他們之後還得穿越叢林返回,一路上肯定會麻煩不斷。”

“走,繼續追,儘快解決掉這些東西,好回去休息,這次鑽林子實在是太累了。”重拳說。

隊伍再次出發,幽靈依然是前鋒,只是這次重拳也跟了上去,兩人前後呼應,按照幽靈的判斷敵人就在他們前方大約三公里的地方。

“他們速度並不快,看來體力已經透支嚴重。”幽靈說,“按照我們現在的速度,如果他們他休息我們大概在明天早上之前就能追上。”

“很好,加速,我們現在不能再拖了,儘快幹掉他們。”本.艾倫看了看天,“越早幹掉我們就越早離開。”

所有人都加快了行軍速度,並非他們不累,而是因爲誰都想離開這個鬼地方,環境艱苦不說,還要提心吊膽,實在是太累了。

護花高手在都市 這幾天都跋涉下來他們已經將帶的作戰食品吃光,還好叢林從來不卻吃的,他們隨便就能弄到食物,這對他們來說簡直算不得什麼,只是這裏有毒的東西太多,所以一些不認識的東西必須由幽靈來把關,在生存方面幽靈已經成了他們的領導者。

吃喝問題解決了之後他們一路快速行軍,總算是在黎明之前追上了敵人 其實,追上敵人並非他們的速度夠快,而是敵人的速度降得夠慢,他們追上的時候才發現敵人只剩下了三個人,正被無數的巨型食人蟻困在一塊空地上,四周點着幾堆篝火,附近圍滿了大螞蟻,看樣子他們在附近灑下了瓦斯粉之類的東西,否則早就被大羣的螞蟻啃得得連渣滓都不剩了。

本·艾倫他們並沒有急於靠近,只是遠遠地看着,他們也懼怕這些食人蟻,幽靈用瓦斯粉控制了附近的區域,食人蟻們不敢靠近。

敵人的注意力全都在滿地的食人蟻上,完全忽略了本·艾倫他們正在不遠處的林子裏看着他們。

“看來他們比我們想像的慘。”獵鷹看着遠處被困住的敵人說。

“在這裏他們算活得久的了。”幽靈坐在地上吃着之前採摘的野菜,“他們已經彈盡糧絕了。”

“怎麼辦?幹掉他們?”重學問。

“當然。”獵鷹端起槍,“對不起,我們是敵人。”說完三個點‘射’將敵人放到。

“任務完成。”重拳聳了聳肩,“可我他孃的怎麼一點喜悅都沒有?”

“都快累死了,哪來的什麼喜悅?”本·艾倫搖了搖頭,“我們總算是可以回去了。”

“等螞蟻過了我們就走。現在我們只能被困在這裏。”幽靈倒是絲毫不着急,“生火,吃東西,這兩天一直吃生的,味道實在是不怎麼樣。”

衆人生火開始烹製食物,只能做簡單的燒烤和大鍋燉,在吃了幾天生‘肉’之後這味道實在是太好了,幽靈的野菜蘑菇鹿‘肉’鍋絕對是美味中的美味,連着燉了三鍋直到食材耗盡都沒能滿足二十幾個人的需求。

“這次的野人山之行真是讓我印象深刻。”獵鷹坐在地上說。

“還好,我們撐過來了,不過回去的路上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幽靈喝着鍋裏剩下的湯汁說道。

“管他什麼,我們大不了多好耗點時間,穩紮穩打的走,反正也不着急。”軍醫說。

“我着急。”幽靈擡起頭,“這地方還是不要久留的好,我可沒什麼興趣,你說穩紮穩打,可這裏的東西會給你機會嗎?撒克遜他們就是先例,別忘了,這是什麼地方,這次我們的人手損失可是接近三分之一。”

“鳥地方。”本·艾倫搖了搖頭取出雪茄遞給獵鷹一支,“問個敏感的問題,你們是美軍特種部隊?”

“謝謝。”獵鷹接過雪茄放在鼻子下面深吸了一口氣,“是不是又能怎樣?我們都是不被認可的人,陣亡之後能得到什麼呢?承諾都沒有。”

獵鷹的話說的很悲涼,不過這是實施,在這種特殊的戰鬥中任何人都只是犧牲品,不光是他們,剛剛被他們全都幹掉的敵人也是一樣,沒身份,他們早已被自己的祖國所拋棄,目的很簡單,就是爲了避免牽扯到更大的政治衝突,國與國之間的較量,任何人都有可能是犧牲品,死亡只是一種形式,就算是被俘他們也只能以無身份的狀態被審訊,不管招供與否都不會被祖國認可,這就是特工的悲涼人生。

“好,我們換個問題。”本·艾倫從篝火裏撿起一根燃燒的樹枝點上雪茄,“這次任務你們的損失有多大?”

“我們來了十六個人,現在……”獵鷹搖了搖頭,“損失接近三分之一。”

“看來我們還是很幸運的。”重拳無聊地用樹枝挑着過境的螞蟻丟進火堆,燒的劈啪作響,空氣中彌散着一股焦煳的怪味兒。

“野人山,這個地方的確有很多我們不認識的東西。”獵鷹也點上雪茄,“幸虧有幽靈在,否則我們不知道要面臨多大的損失。”

“沒我在你們的損失至少在半數以上。”幽靈向鍋里加了點水,好久沒有喝燒開的水了。

“或許吧。”獵鷹回頭看了一眼一臉萎靡的德普,“至少他活下來了。”

“他的狀態需要一週纔會好轉,在叢林裏奔‘波’勞碌估計需要更久的時間。”幽靈回頭看了一眼仍然生龍活虎的巴祖卡,這傢伙除了渾身青紫之外沒有任何異狀。

“嗯,還不錯,至少‘精’神狀態沒問題。”本·艾倫也看了一眼巴祖卡。

“這次任務算是圓滿完成了。”獵鷹‘抽’着雪茄說,“真是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驚喜。”

“這個世界原本就不是人類該來的。”幽靈很隨意的躺在地上,“附近有很多眼睛盯着我們,裏面充滿了敵視,在它們看來,我們只是獵物和異類。”

“附近?”獵鷹掃視了一下四周,“真的有嗎?”

“當然。”幽靈說,“兩點鐘方向有一支老虎,十二點鐘方几條蛇在徘徊,六點鐘方向我也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不過個頭不小……”

“我靠,我們這麼萬衆矚目?”重拳按照幽靈說的四處查看,卻什麼都看不到。

“嗯,在這裏我們是它們從沒見過的東西,既好奇有恐懼,不過它們更希望我們是他們的食物。”

“別搞的那麼誇張,我現在有點緊張了。”軍醫說。

“放心吧,這堆篝火能保證我們的安全,至少這些東西還‘弄’不清火焰是什麼東西,而這些食人蟻也是巨獸們爲恐怖之而不及的,所以我們是安全的,篝火、食‘肉’蟻都是我們的天然守護者,天亮之後這些潛伏的獵物就該都走了。”

金屋藏寵 “這些螞蟻什麼時候能過完?”重學問。

“至少要幾個小時吧,大遷徙是他們的本能活動,這附近能供它們吃的東西不夠,所以要換個地方。”幽靈說,“我們在毒蛇山谷也見過類似的場景,你忘了?”“當然沒有,所以這次我纔不緊張。”重拳繼續把螞蟻往火堆裏扔。“野人山什麼東西都出奇的大,這螞蟻的個頭是普通巨蟻的一點五倍,有十幾只就能幹掉一支兔子。”幽靈說,“我曾經見過一隻熊在幾分鐘內被啃得只剩下一堆骨頭,成千上萬只一起撲上去,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撤離叢林的過程比追擊輕鬆多少,除了不用趕時間之外其他都一樣,

www⊙ ttКan⊙ CO

到處都是大自然留下的陷阱,生存在這裏變成了唯一的法則,活下去對每種動物都同樣重要,只是他們這些外來者在某一方面更強一些罷了,二十幾個人在叢林中跋涉了四天才算離開了野人山的地界,在這個個過程中他們經歷了太多的艱辛,不過讓人欣慰的是在幽靈的照顧和引導下,再也沒有出現傷亡,只有少數人中毒和環境原因導致的疾病,而巴祖卡的狀態也在慢慢的好轉,身體開始褪色,精神狀態沒有什麼改變,除了累沒什麼其他感覺,這讓所有人都很欣慰,也很納悶他到底出了什麼什麼狀況。

“如果你問我爲什麼,我只能告訴你,他中的毒很奇特,可能並非我之前推斷的那種,所以他纔會保住效命,至於後期如何我無法確定,或許一點事沒有,或許又較長的潛伏期,或許還會有後遺症,總之我不知道。”幽靈聳了聳肩膀,“不過值得欣慰的是至少他還活着。”

“會有後遺症”巴祖卡聽到這個有點緊張。

“不一定,我也不能確定,不過我總覺得中毒這種事沒那麼簡單,或許是我的嘗試性治療起了作用,或許是你的體質好,不過後遺症的問題我目前也無法確定。”幽靈聳了聳肩,“不過不用擔心,這種毒不會給你帶來太大傷害,頂多**早泄。”

“靠。”巴祖卡發現自己被耍了,“屁話,我就不相信會直接影響那方面功能。”

“那隨你便,你信不信都和我沒關係。”幽靈笑了笑,“不過我奉勸你最近安生點,在身體顏色完全恢復之前不要到處亂跑。”

“切”巴祖卡再也不相信幽靈的話,撇了撇嘴走開了。

他們又用了兩天時間才離開了叢林,回到了現代社會。

“好了,我們就在這裏分別吧。”進入城市之前本艾倫對獵鷹說。“如果以後有機會一定好好聚聚。”

“這麼快我一點心理準備的沒有。”獵鷹有點意外的看着本艾倫。

“我們要去辦點事情,時間很緊,已經遲到了兩天,所以必須馬上走,抱歉了。”本艾倫拍了拍獵鷹的肩膀,“以後還有機會的。”

“原本和你喝一杯,但你這麼說”獵鷹頗感無奈的聳了聳肩。“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留了。”

“好,那我們就此別過。”本艾倫點了點頭。

目送獵鷹的人離開之後重學問本艾倫:“我們去哪”

“還不知道。”本艾倫搖了搖頭。“只是不想和他們接觸太多,任務期間沒辦法避開,現在是時候了。”

“爲什麼”重拳不明白。

“他們看似沒身份,但他們的作戰方式和美軍特種部隊如出一轍,他們是被以某種方式抹除了身份,但終歸還會回到原來的地方,這期間的事情我們知道的越少麻煩就越少。”

“有所謂嗎”重拳倒是不覺得這有什麼。

“當然有。”本艾倫點了點頭,“你的政治嗅覺太差。”

“好吧。”幽靈聳了聳肩,“其實是我對政治不感興趣。”

任務完成之後本艾倫聯繫了懷德得到了“斷手”的情報。日本的富士山腳下,“斷手”的亞洲分部就在那裏。

“日本,我喜歡。”幽靈很高興任務地點在日本,因爲他可以去看美惠子和小美子。

“果然不錯。”重拳和幽靈的心情一樣,他們都有着同樣的欣喜。

“去孟買,然後直飛日本。”本艾倫說。

“孟買那我們可以不可以去寶萊塢看看”軍醫問。

“如果時間允許,可以。”本艾倫並沒有表示反對。

孟買是印度西岸大城市和印度全國最大海港。是印度馬哈拉施特拉邦的首府。在孟買島上,距海岸16公里,有橋樑與堤道相連。

孟買是印度的商業和娛樂業之都,擁有重要的金融機構諸如印度儲備銀行、孟買證券交易所、印度國家證券交易所和許多印度公司的總部。該市是印度印地語影視業稱爲寶萊塢的大本營。由於其廣闊的商業機會,和相對較高的生活水準,孟買吸引了來自印度各地的移民。使得該市成爲各種社會羣體和文化的大雜燴。孟買擁有賈特拉帕蒂希瓦吉終點站和象島石窟等數項世界文化遺產,還是非常罕見的在市界以內擁有國家公園桑賈伊甘地國家公園的城市。

“寶萊塢”軍醫還是無比嚮往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電影生產基地之一。

“這就是印度的夢工廠。”本艾倫說,“不錯的地方,當然,如果這裏不是印度應該更好。”

寶萊塢bollybay的字頭“b”,因而把“好萊塢”變成了“寶萊塢”bollywood。儘管有些純粹主義者對這個名字十分不滿,看上去“寶萊塢”還是會被繼續沿用下去。甚至在

牛津英語大詞典中也已經有了自己的條目。

“印度真是個奇葩的地方,富有的地方富得流油,貧窮的地方窮得要命。”軍醫說。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與衆不同的地方。”獅鷲說,“這就叫特色,只是印度的特色不被我們理解和認可罷了,或許這對他們本國人來說就是驕傲。”

“好吧,我情願自己的國家沒這種特色的驕傲。”重拳說。

“其實我也一樣。”獅鷲聳了聳肩。

他們在孟買逗留了兩天,並非有什麼事情,而是在這裏調整一下狀態,畢竟從林之行太累了。

不得不所這些傢伙體力過人,一天就恢復的差不多,第二天下午就跑出去有玩兒,只是在遊玩的過程中並不如像想像中的那麼快樂,也不是這裏的人不友好,更不是他們不喜歡這個地方,而是他們不帶適應這裏的生活方式和節奏,其中一個就是廁所不好找,而且有沒有隨處大小便的習慣,好不容易找到個廁所方便了一下,卻發現裏面除了水龍頭之外沒有手紙,不得已之下只好打電話求救

遇到這件尷尬事的正是巴祖卡,他是第一次來印度,所以

“太他媽的丟臉了。”巴祖卡原本就顏色不對的臉更加的難看。

“哈哈”重拳笑的眼淚都出來了,他已經笑了快半個小時了還在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