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沒看到林昊回來,但她清楚的知道,他來過了。

那個冷冰冰動不動就訓斥她給他臉色看的男人,那個表面嫌棄女兒嫌棄得不得了實際上比她都緊張的男人,他回來過了。

那不是個多麼有耐心的男人,這一點她一早就知道!

可他卻耐心的收拾了一個角落,角落裡擺上了很多女兒一直想要她卻沒捨得買的玩具!

別的不說,就那輛小小的摺疊自行車,她在商場看到過,要一千多。

如果僅僅這些也就罷了,等回到房間,一看床上堆得滿滿都是的小孩子衣服,又一次,她眼眶通紅。

這時小丫頭也抱著玩具熊來到身邊,蹭著她的腿道:「媽媽,讓叔叔當宸宸的爸爸好不好,宸宸喜歡叔叔當爸爸……」

小嘴一抽一抽,小眼睛可憐巴巴。

便是這童真的話語,聽在耳中,瞬間一股酸澀湧上心頭,白婉秋有抱著小丫頭痛哭起來。

哭過之後,心情很快變得好轉!

白婉秋開始收拾床上的衣服,小丫頭也乖巧的幫忙。

某一刻,發現有兩條大人的裙子,小丫頭驚呼道:「媽媽媽媽,裙子,快看,叔叔給你買的裙子……」

裙子?

白婉秋抬頭一看,立馬呆住。

還真是兩條連衣裙,一條藕荷色偏素,一條則是青花色,看著頗具古典韻味。

好奇之下,拿過來一看,一條七百多,一條一千多,都不是便宜貨。

「這,這應該不是給媽媽的……」

拿在手上,眼裡有喜愛,心裡有想要試穿的衝動,嘴上白婉秋卻十分忐忑,十分不自信。

小丫頭就沒那麼多想法,一個勁催促她換上。

「那……那好吧!」面色緋紅,心跳砰砰,彷彿又重新回到少女時代,終究白婉秋還是換上了。

「哇,媽媽好漂亮!」

「媽媽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媽媽!」

限時婚寵 小丫頭歡呼雀躍。

的確好看,宛如量身定做,看上去渾然天成。

別說小丫頭了,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一時間白婉秋都愛不釋手,捨不得脫了。

此後不久,從房間出來,她終於看到桌上留下的字條。

「玩具是給小丫頭的,裙子是給你的,以後接送小丫頭上下學,你穿好看點,別給她丟人。

還有,枕頭底下放了錢,別都存了,多留點在手上,小丫頭要吃肉……」

一字一句,如在眼前。

看完,感動之餘,白婉秋又微微有些酸。

不知為何,她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吃醋了…… 保安的生活很悠閑。

願意動的時候,校園裡各處走走,巡視一下,不願意動的時候,呆在門衛室總沒錯。

林昊今天依然上夜班!

晚上九點,下課鈴準時響起,很快校園裡又熱鬧起來。

晚自習結束,該休息了!

雖然也還有人繼續留在教室加班加點挑燈夜戰,但那時少數,也集中在高三。

絕大多數還是離開教室,回宿舍的回宿舍,回家的回家!

這個時候林昊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檢查出入證!

學校發放的出入證比較多,除了家住附近的學生,許多花錢買進來的富家子弟也有出入證,在校外租房居住。

他要做的就是睜大眼睛,不讓沒有出入證的人矇混過關!

當然也不是那麼絕對的。

他上班第一天徐振海就說過,差不多就行,只要不是太過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了。

這種學校,有背景的子弟比較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真要是因為這些本來就不成器的廢材丟了工作或者挨了打,不值當。

他也是這麼做的!

不過不是擔心丟工作或者挨打,他只是懶得費勁,反正不是他的前途,他犯不著去浪費精力。

就在他貌似一本正經實則得過且過時,一個歡喜的聲音傳來耳邊。

「林昊,你又上夜班啊?」

柳夏來了!

大馬尾,牛仔短褲,黑色短袖T恤,水晶涼鞋搭配著水晶耳飾,看上去清涼養眼,活力逼人。

林昊看了一眼,也沒理她。

自從知道他在這裡做保安,幾乎一有空這毛丫頭就會來這裡,而且還要特別打扮一番。

這樣的後果是,他不但在校衛圈子裡出名了,也在整個學校出名了。

短短几天時間,他收到各種警告各種挑戰書不計其數。

柳夏也不生氣。

林昊不理她,她也不在意,自顧自往出入的側門一站,高聲道:「都規矩點知道嗎?

別欺負我們家林昊新來的,要是讓本小姐發現你們有人矇混過關,有你們好果子吃!」

很霸道。

張牙舞爪。

也很有效果,這話一說,立馬就悄悄有人從隊列中退了回去,轉眼消失在夜色中。

緊跟著少女就得意揚起脖子,俏生生沖林昊笑道:「怎麼樣,人家很厲害吧,還不快點表揚人家!」

活像一直驕傲的小天鵝,那美膩的模樣,林昊都忍不住笑了。

見他笑,柳夏分明呆了一下,繼而哇哇大叫:「哇哦,林昊你笑了,林昊你對我笑了耶!

好激動!

好激動怎麼辦,今晚人家會睡不著覺的……」

又來了!

驚喜異常,語無倫次。

看她捧著臉不勝嬌羞的模樣,周圍一群學生看得目瞪口呆,又不少人咬牙切齒。

林昊臉一黑,果斷就不呆這裡了,直接回了門衛室。

至於外面的事情……隨便吧,這丫頭雖然瘋瘋癲癲,但在學校里還是蠻霸王的,基本上沒人敢跟她對著干。

霸寵宅妻 也就在他進來后不久,柳夏也跟著進來了。

「林昊,時間這麼早,我們一起吃宵夜好不好?」

報告boss夫人嫁到 「自己去,我要值班!」林昊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柳夏也不生氣,笑呵呵道:「別這樣嘛,去咯去咯,一會就回來了。

而且我保證沒人敢因為這個找你麻煩,真的!」

豎起一隻手,作發誓狀,十分認真。

林昊依然不鳥她,淡淡道:「真要是不想給我添麻煩,你就少過來找我。」

說罷抽屜拉開,一塑料袋的東西丟過來。

柳夏好奇,接過打開就看,很快就怒了。

「混蛋,膽子太大了!」

「敢給本小姐招黑,活得太滋潤了是吧?」

三國狼煙行 「一二三四……一百,居然一百多封,氣……氣死我了!」

「麻痹,還寫血書,腦殘啊,嚇唬誰呢?」

「林昊你別生氣,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天亮……不對,現在我就去找這幫混蛋算賬!」

勃然大怒。

氣懵了都。

一百多個信封,裡面不是威脅就是決鬥書,尤其裡面還有幾個腦殘,咬破手指用血寫的,氣得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惱怒之下,她也不打算在這裡多留了,提著東西就打算去找人算賬。

林昊搖搖頭,叫住道:「你弄錯了,我不是讓你去算賬,我的意思是,以後少來煩我!」

話語間,那袋東西悄悄就到了他手上,而後打火機一點,直接就扔地上燒起來。

柳夏就雙手抱在腿間,可憐巴巴看著他,不走,也不說話。

原本以為沒希望了,輕嘆一聲,她準備回去,忽然林昊道:「吃宵夜是吧,走吧!」

峰迴路轉。

柳夏一驚,繼而一喜,馬上就笑起來。

先拿手機給校長打了個電話,表示林昊他帶走了,另外安排個人過來頂替。

跟著就挽住林昊胳膊,笑眯眯道:「林昊你真好!」

林昊白眼,壓根不理。

柳夏也不在意,見他沒有回去換衣服的意思,她也不嫌棄,大大方方就挽著他胳膊出去了。

這下牛大了!

看著二人公然出雙入對,好多人都瞪大了雙眼,流言蜚語四起,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柳夏很開心!

今天林昊第一次對她笑了,而且還第一次答應她的請求,陪著出來吃宵夜,她樂得有些找不著北,一路上喋喋不休,好不歡快。

可她終究想錯了!

沒多久林昊便道:「有點事先走了,你自己吃吧!」

太突然了!

柳夏頓時愣住,跟著眼眶就紅了。

順著林昊目光看去,很快她明白了,苦笑道:「我真笨,你根本就不喜歡我的,你是為了她才假意跟我出來的對嗎?」

心裡很酸。

是真的難過了。

從前也不大清楚,這一刻她終於明白,這次不是在玩。

或許一開始是,但經過這些天,她已經成功作死,讓自己陷進去。

此刻,前方不遠處,她看到死對頭江未雨。

江未雨跟李雨辰一起,還有幾個學校的富家子弟,男男女女七八個,陸續上了計程車。

這時她才明白,林昊不是為了陪她,他只是為了江未雨而來。

看她這個模樣,林昊原本打算直接走人的,想了想,還是道:「她爸爸坐牢了,家產也全部充公了。

所以……

下次吧,如果你不介意,下次我請!」

沒有太多解釋,語畢,攔下一輛計程車鑽了進去。

柳夏卻聽明白了,臉上也重新有了笑容。

她重重點頭道:「那你看好她,討厭歸討厭,作為同學,我也不希望她出事。

還有,記住哦,你自己說的,下次請我,不許說話不算話……」 柳夏返回學校,林昊打車悄悄跟上江未雨。

不出半小時,前面停了,江未雨等人陸續下車。

看著周圍的環境,林昊下意識皺了皺眉。

這不是別的地方,正好就是他經常過來的那條花街,這裡集中了柳城九成以上的娛樂場所。

「家裡出了事,心情不好出來放縱么?」

心裡想著,讓司機停車,林昊跟了過去。

雖然來過幾次,但這裡他也不是都熟悉的,至少江未雨等人現在去的那家他就沒進去過。

不過他沒有貿然上前去把江未雨帶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