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得立刻,半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倒扣着的碗,將還處在懵逼狀態的鬼修,給扣在了裏面。

“趙天驕,你就……就不怕你的情……情人宋雅詩被……殺死麼?”劉道純斷斷續續的威脅道。

趙天驕想也不想到:“在爺們心裏,誰也比不上我的女帝。你敢欺負我的女帝,敢靠近她,你就得死!”

獨孤勝寒和劉道純過的那兩招,可以說是越級戰鬥,若非有九龍,和帝袍,她只怕早就魂飛魄散了。可即便如此,也是消耗巨大,此刻本就白皙的臉頰,更爲蒼白起來,魂體也有些虛弱。

可在聽了趙天驕的話後,突然的,她覺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因爲主人在乎她,心疼她,能夠爲她衝冠一怒,這……就足夠了!

寧思靜抱着睡着的肉肉,來到獨孤勝寒身邊,笑道:“女帝,剛纔你和劉道純靠的太近了,讓我們的天師,吃醋了呢。”

“啊?”獨孤勝寒一愣,從來都是她吃主人的醋啊,主人怎麼會吃她的醋呢?

可是,仔細想想趙天驕出現後的言談行爲,似乎,真的吃醋了呢!

使得獨孤勝寒心中如同被灌了蜜糖一般,甜的她都要醉掉了。 可是,這一刻的趙天驕,卻是處在暴怒的狀態中。

“九重殺陣……殺、殺、殺!”

隨着趙天驕的聲音響起,先後有四道星辰之芒出現,筆直的射向劉道純的四肢。

噗噗噗……

星辰之力瞬間擊穿了劉道純的四肢,更是傳出骨裂的爆破聲,接着便是劉道純淒厲至極的慘叫!

“攝魂!”趙天驕手訣變化中,傳出一陣陣吸力,猛地將劉道純的魂體,給吸收在了手中。

而在這個過程中,劉道純則是感受到了一種比剛纔更難以忍受的劇痛,那是一種將魂體生生抽離體外的劇痛!

慕少他偏要寵我 使得即便魂魄離體,劉道純的身體,依然在不停的抽搐着。

劉道純的魂體嘶聲叫着:“趙天驕你快放了我,你放了我,我保證劉家不會再對你出手。否則的話,你死定了,你真的會死,還有一切和你有關的人,都會受到我們劉家的報復的!”

“不等你們報復我,爺們今晚就要讓你們劉家覆滅!”趙天驕對劉家所知甚少,抓着劉道純魂體的手,猛地扣在了他的頭頂。

赫然是……搜魂!

“啊……”劉道純魂體劇烈的抖動,在這抖動當中,卻是逐漸的,魂飛魄散!

“劉家哥仨,是劉道坤遠親,受到他的委託,尋找陣盤……如此說來,劉道純哥仨是被劉道坤當了槍使了。”趙天驕目中精芒一閃,看向將鬼軍圍的水泄不通的孤魂野鬼。

“這些小鬼,中了迷魂咒,即便劉道純死了,也不忘攻擊。那麼,爺們也就不能手軟了。”

趙天驕掐訣唸咒,朝着鬼軍遙遙指去。

接着,所有鬼軍成員的魂體上,全部有雷袍的披風,還有冰晶鎧甲,以及如風一般,透明的羽翼。

在這三種狀態加持上後,之前被鬼海戰術淹沒的鬼軍,陡然間,爆發出了一股無可匹敵的威勢。

趙天驕寒聲道:“殺了這些鬼,我要今晚對我出手的一切存在,都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鬼軍所有成員,如同虎入羊羣一般,即便這些脆弱到不堪一擊的羊羣,數量龐大。

但每次鬼軍成員揮拳,就會掀起雷暴之音,轟碎十幾二十幾個孤魂野鬼的魂體。

甚至風翼扇動,掀起的狂風,就能令孤魂野鬼魂飛魄散。

這場鬼和鬼的戰鬥,簡直就是摧枯拉朽,單方面的屠殺!

趙天驕運轉魂體道行,將所有鬼氣吸收入體。

使得他鬼影境的道行,也在不斷的攀升着。

一層。

兩層。

五層。

七層!

待所有孤魂野鬼都被鬼軍滅殺後,趙天驕的魂體道行,已經攀升到了鬼身境後期,距離突破到鬼法境,只有三層!

億萬老婆買一送 這一戰,趙天驕收穫極大,但這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他知道劉道坤對他仍有殺心,但礙於字據的存在,對方不能親自出手,便找上劉家。

趙天驕已經決定,要讓劉家覆滅,藉此,還能給劉道坤一個教訓!

你不能殺我,你派過來的人,一樣殺不死我。甚至,還會反受其害!

然而就在這時,只聽砰地一聲,醉翁盞晃動兩下,猛然炸裂開來。

接着,裏面的那個鬼法境鬼修,魂體如同被硫酸潑過一般,面目全非,身下更是化出了一灘水。

醉翁盞,能夠將困住的魂體,化作水,然後消融。

可這個鬼修,是鬼法境後期,雖然受傷,但卻是在魂體化掉之前,將醉翁盞擊碎。

“啊……你讓我魂體受傷,我要撕碎了你,要用你的魂體,給我的魂體彌補!”鬼修痛苦的嘶吼着,魂體如離弦之箭,朝着趙天驕猛然襲來。

“主人小心!”獨孤勝寒失聲驚呼,在她看來,這可是鬼法境的鬼修,而且比以往遇到的鬼法境,都要強大很多,即便受傷,也不是趙天驕能抗衡的。

而鬼軍所有成員,則是飄身而來,想要阻攔鬼修。

趙天驕卻是渾不在意,抿嘴壞笑:“既然你出來了,那就當做爺們突破鬼法境的經驗吧!”

說話間,趙天驕掐訣唸咒,手中猛地出現一條手指粗細的藤蔓,如同一條靈蛇一般,嗖的一聲,朝着迎面而來的鬼修飛去。

噗……

藤蔓瞬間刺進了鬼修的眉心,然後如同在裏面生根發芽,滋生出更多更細小的藤蔓一般,無限蔓延中,將鬼修包糉子一般,團團的包裹起來。

然後,在腐化之力下,逐漸被腐化,縮小,直至魂飛魄散,化作鬼氣。

“都說了,你是爺們突破道行的經驗,你還不信。” 絕世天君 趙天驕冷笑間,將所有鬼氣,都吸收入體。

使得瞬間,趙天驕的魂體道行,飆升至八層……九層……直至轟的一聲,魂體道行,徹底邁入了鬼法境!

此刻,趙天驕感受到體內有一股極爲磅礴的力量,似乎,這具肉身已經無法駕馭,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被撐爆一般。

趙天驕大驚失色,這特麼魂體雙修,必須得同時修行,或者肉身先行。如果肉身道行不足的話,魂體道行過強,就會出現此刻的這種局面。

打個比喻,這就好比,用普通的塑料袋,裝滿了石頭一般。

“主人你怎麼了?”獨孤勝寒還有寧思靜看出了趙天驕臉色不對,紛紛擔憂的看向他。

趙天驕看了看獨孤勝寒他們,忽然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尼瑪的是突破了,可卻有種自己給自己坑了的感覺呢!

寧思靜目光一閃,立刻看出了趙天驕體內的情況。

忽然的,她開口道:“天師,你現在魂體鬼氣充盈,讓你有爆體而亡的危險。而女帝的道行,卻是遲遲不見突破,或許你們可以手足相抵,各自運轉氣息,使得鬼氣在你們體內,運轉一個大周天。如果順利的話,你充足的鬼氣,會留在女帝的魂體內,一來助她突破,二來,也化解了你的危機。”

趙天驕恍然大悟,這的確是個好辦法。

“你們先留在這裏給我護法,我和女帝去域界內修煉。”

說完,趙天驕盤膝而坐,魂體卻是和獨孤勝寒去了域界。 荒山悽悽,四野俱寂。

彷彿,回到了第一次來傳承域界內,只有趙天驕和獨孤勝寒。

“主人,我能感覺到,你現在魂體道行很強大,比我遇見的所有鬼法境的鬼修,都要強大。”獨孤勝寒既替趙天驕開心,同時還有擔憂。

趙天驕有陰陽聖體,體內的陰陽之氣,極爲精純,使得,他的道行,在同等境界裏,可以做到碾壓。

這也是爲何,他剛剛明明還只是鬼影境的道行,就能用萬獄陰冥腐化術,一招擊殺鬼法境鬼修。

雖然他此刻,還無法和鬼君境抗衡,但也不會再如第一次面對雷姬時,那麼脆弱了。

“勝寒,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幫助你突破。”說話間,趙天驕拉着獨孤勝寒,雙雙盤膝而坐,雙膝相抵,彼此手掌豎起貼合,閉目運息。

起初,獨孤勝寒心裏還有些旖旎念頭,可偷眼打量趙天驕,見對方神色認真後,便也收斂心思,運轉道行,漸漸的和趙天驕達成了一個頻率。

也是這時,獨孤勝寒感覺到,一股磅礴到無法形容的鬼氣,轟然衝入她的經脈之中。使得原本如同溝渠一般的經脈,瞬間被擴大開來,鬼氣如同溪流,在她經脈中橫衝直撞。

使得獨孤勝寒立刻感覺到,如被撕裂一般,魂體顫抖,更是悶哼出聲。

但她知道,這是自己突破道行的一個機會,更是能化解趙天驕危機的一個關鍵。

使得她咬緊牙關,生生的忍了下來。

趙天驕似有所覺,睜開眼,看着獨孤勝寒蒼白的臉頰,心裏極爲心疼:“勝寒,忍着點,說不定,這次你就會突破了。”

“我沒事的主人。”

時間緩緩流逝,漸漸的,趙天驕那鬼法境強橫的氣息,卻是有些減弱。相反的,獨孤勝寒的嬌軀,卻是逐漸的強大起來。

獨孤勝寒的經脈,也已從溪流,變成了大河一般,能容納洶涌的鬼氣,奔騰流轉。

似乎,獨孤勝寒之前一直沒有突破,完全是受到她經脈的限制。

在這一刻打通後,乾癟的丹田,將流轉而來的鬼氣,全部吸了過去。

陡然間,趙天驕只覺得,獨孤勝寒的體內,傳來了巨大的吸力,使得他的鬼氣,如黃河決堤一般,都被獨孤勝寒吸了過去。

主僕倆都發現了這個變化,紛紛睜開了雙眼。

“主人,我會不會把你的道行都吸走啊?”獨孤勝寒驚慌失措的道,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結果啊。

趙天驕也是頗爲吃驚,不過他臉色鎮定的笑道:“沒事,勝寒,你能吸就多吸一些,免得主人肉身承受不住。”

不多時,獨孤勝寒的嬌軀一震,瞬間突破到了鬼影境,然後是鬼身境。

獨孤勝寒的魂體,就跟無底洞一般,帶着巨大的吸力,將趙天驕的鬼氣,全部吸收過去,轉化爲道行。使得獨孤勝寒的道行依舊在攀升。

當達到鬼身境巔峯的時候,趙天驕感覺被掏空了一般,魂體搖搖欲墜。

見到這一幕,獨孤勝寒心下大驚,連忙抽身而退。

使得她即將到達鬼法境的道行,停滯在了鬼身境的巔峯。

“主人……”獨孤勝寒因爲強行終止雙修,也受到了一些反噬,臉色蒼白。

而趙天驕則是整個人都不好了。

因爲他的魂體,只有鬼影境的道行了,而且還是剛入門的級別!

如果不是獨孤勝寒強行終止,只怕他不僅連這點道行都保不住,甚至他的魂體,都會被獨孤勝寒給吸乾!

獨孤勝寒抱着趙天驕,目光中帶着自責和懊惱:“主人對不起,勝寒不想這樣的,我們再雙修,我把道行都還給你……”

趙天驕哭笑不得:“辛辛苦苦二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不過,能給我鬼軍女帝做嫁衣,主人心裏高興,反正……”趙天驕伸手擦掉獨孤勝寒臉上的淚珠,笑嘻嘻道:“反正你也是要嫁給我的。”

獨孤勝寒破涕爲笑:“主人,都這時候了,你還開玩笑。”

“沒有啊,主人說的是事實啊。”趙天驕故作驚慌道:“難道你不想嫁給主人?你都把我吸乾了,卻不對我負責?勝寒啊,主人的心,拔涼拔涼的啊!”

獨孤勝寒立刻急道:“想!只要主人不嫌棄勝寒是鬼身,勝寒願意一輩子都陪在主人身邊,不會不負責……”

說到最後,獨孤勝寒俏臉生暈,眼波如水,春情盪漾,當真是美豔絕倫,顛倒衆生,讓人不敢逼視!

趙天驕調笑幾句,便安撫住了獨孤勝寒。而他也休息的差不多了,雖然虛弱,但他能煉丹,當即他便畫出火符,然後拿出陰陽草,煉製了兩顆還原大補丹。

趙天驕將其中一顆吞下,頓時感覺恢復過來。當然,這個恢復,是說他覺得有力氣,不再虛弱了,但並不是說,他的道行就恢復到了鬼法境。

“這丹藥效果真不錯,立竿見影啊。”趙天驕感嘆了一句,將另一顆丹藥,給了獨孤勝寒。

“主人,那你就都吃了吧,不要給勝寒了。”

趙天驕道:“這個有限制的,每天只能吃一顆。你是鬼軍女帝,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保持在巔峯狀態,拿着吧,以備不時之需。”

獨孤勝寒沒有再推辭,收下了鬼丹。

趙天驕又畫符煉製了幾十顆失憶丹,接着,主僕倆離開了域界。

寧思靜和鬼軍,發現主僕倆道行的變化後,紛紛吃了一驚。

寧思靜眼波流轉,揶揄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採陽補陰?”

“護法,信不信我懲罰你。”獨孤勝寒嗔怪道。

肉肉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指着獨孤勝寒道:“惱羞成怒,你惱羞成怒……”

趙天驕將所有失憶丹分發給鬼軍,叫他們去給村民們用上。

畢竟今晚的事,對於普通人來說,太過匪夷所思,會影響他們正常生活。

鬼軍成員隱匿身形,對所有村民都用上失憶丹,這才返回。

與此同時,趙天驕用腐化藤蔓,將劉道純的屍體,毀屍滅跡。

最後,趙天驕將鬼軍全部收回,只留下了獨孤勝寒,然後給她加持風翼和雲靴的狀態後,便朝着省城疾馳飛回。 沒多久,主僕倆便回到了省城。在夜色中,直接來到了宋雅詩家的別墅。

而此刻的別墅內,劉道真正呼呼大睡。

在他看來,富水縣距離此地,有着小半天的車程,趙天驕能在後半夜趕回來都算快的了。他便想在這段時間,養精蓄銳。

使得,趙天驕進入別墅,搜索一番,便在宋雅詩的臥室裏,見到了跟死豬一般的劉道真。

獨孤勝和趙天驕都有片刻的愣神。

“主人,他……他是來殺你的麼?”

趙天驕搖了搖頭:“可能是來睡覺的吧。”

劉道真怎麼說也是修道之人,聽到聲音,猛地驚醒。

總裁追愛:隱婚寵妻不準逃 當見到趙天驕的時候,他也愣住了:“嗯……趙天驕?不可能,他不可能這麼快回來。唉……太想殺他了,竟然做夢也能夢到他。”

隨後,劉道真翻身,繼續睡下。

然而,就在下一刻,劉道真似乎徹底的醒了,猛地從牀上下了地,警惕的看着趙天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