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還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嗎?」韓宇伸手按在了少年的肩膀之上,將自己的一些真元傳送給了少年。

少年立即感覺到了一股暖流充斥了整個身體,然後身子便不再顫抖,牙齒也不再打架,眼睛也有了一點生氣。

「剛剛……剛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我只是感覺自己突然變成了一個君王,而變成君王的我,卻已經不再是君王了。因為我的部下我的臣子,竟然都死掉了。我心中有一種憤怒狠辣,想要將天下間所有的人都殺死,不留一個活口。」

少年一邊回憶著,一張臉上全部充滿了驚恐。

聞言,韓宇不由看了眼老空。老空對著韓宇搖了搖頭。明白了老空意思的韓宇只能將頭點下去,便不再提及剛剛少年叫老空跪下要將老空殺死的事情。畢竟少年並不知道那件事情的發生,也就不需要讓他知道了,否則只會徒增煩惱。

世間上有一種隱瞞,叫做讓你安心。而此時老空的這種隱瞞,無疑就是這種帶著善意的隱瞞。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少年看著韓宇問道。

「這並不是什麼出奇的事情。只是你心中有所畏懼,只是因為你的意志不夠堅定而已。只要你足夠堅定,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止你的前進,就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迷惑你。」韓宇眼睛緊緊盯著少年說道。

少年還是不明白,迷惑地看著韓宇。不但少年不明白,老空和宋寧都不明白。

於是乎,韓宇便將自己對於這裡的理解說了出來。

這裡確實存在鬼魂,而且都是怨氣十足的鬼魂。當然在韓宇的描述中所謂的鬼魂卻不是真的鬼魂,而是一些人的意識。這些人來到這裡之後,被陣法困住,然後冤死在了這裡。

陣法,在人死的一瞬間,便將人的意識和精神拘禁在了這裡。而這些怨念,便是陣法的養料。因為死的人越多人的怨念越重,陣法的力量也就會越強。

這些怨念根本就不是一個獨立的能夠思考的存在,它會變成一股力量,然後由陣法操縱。為什麼,剛剛那個巨臉會說話?而為什麼那巨臉又會有如此生動逼真可怕的表情?

這只是一種意識的體現,只是陣法的一種巧妙利用。陣法將怨氣聚集,而因為怨氣本身是人的意識的體現,所以最終怨氣也就以人的意識的驅使而形成那樣的巨臉。

而剛剛少年之所以會出現那樣的狀況,則是因為那些怨念侵佔了少年的大腦,讓少年出現幻覺。這也可以說成是一般的鬼上身。

豪門總裁之情緣再續 當然只要你的意志足夠堅定,不被那些怨氣迷惑,你最多會因為那些怨氣的入侵而變得寒冷,身體受到一些傷害,但精神卻不會有事。

而很明顯少年意志不夠堅定,被那些怨氣所迷惑了。

「事實就是這樣。這些東西說起來可怕,卻一點都不可怕。說不可怕卻又確實可怕。」韓宇做出了最後的總結。

但眾人並沒有因為明白了事情的真實而放鬆心情,因為直到現在為止,韓宇還是沒有說出能夠擊敗這些怨氣的方法! 情到深處是救贖 不能擊敗那張巨臉,就算知道了他形成的原因,又有什麼用處啊?最終眾人不是一樣要被困在這裡,被這裡的陰氣所折磨致死?

「不用害怕!我們總是有辦法解決這一切的。它是無形好像無法用物理攻擊。但只要我們守住本心,不去懼怕任何一切,我們一定可以破開這迷霧,走向光明的!」

韓宇堅定地看著眾人說道。老空和宋寧最終還是艱難地將頭點了下去。但是少年卻沒有,他依舊滿臉的懼怕。

從很久之前,少年便已經知道了這個迷霧的存在。所以從很早開始,少年便想過來這裡了。因為少年知道想要闖過這裡需要的不是驚天的修為,而是堅定的心志。

少年一直都覺得的心志已經足夠堅定了,他覺得自己已經是男子漢了,可以保護自己的姐姐們了。但是姐姐卻一直都將他當成小孩子去愛護,不肯讓他冒險,不肯讓他外出到危險的地方。

所以,少年要證明自己的勇氣,證明自己已經是男子漢。怎樣去證明?

如果能闖過這不知道讓多少人死去的迷霧,能夠得到火靈芝,不就說明自己足夠強大了?不就說明自己不再是孩子了?

而更重要的一點是,這段時間家族急需火靈芝。家族裡面卻因為一些事情,很多人都無法動作。所以,少年覺得自己應該承擔這份責任,應該幫助姐姐們,應該得到火靈芝。

但是!但是剛剛的經歷簡直就是少年這一輩子最恐怖的經歷,讓他連回想都不願意。他覺得自己簡直已經跨過了鬼門關,簡直已經死了一回。

死了一回的人,難道還想死嗎?當然不想!所以此時少年不想再向前,無論如何都不想,即便那個叫做韓宇的人說得再冠冕堂皇說得再沒有危險。

韓宇也看出了少年的畏縮,卻沒有說什麼,

有些事情,不是靠嘴巴去說的,而是要靠實際行動去做,所謂的模範,是要有人去做,有人親身去詮釋的!

於是乎,韓宇二話不說,向前跨起步子,向著那個長著大嘴的巨臉而去!

韓宇要直面這無法捉摸其底細的恐懼而去! 韓宇總是認為,一件事情如果不去做,那麼這件事情就永遠完成不了。而如果去做了,默默去努力了,那麼這件事情就算再艱難,最終也會完成的。

就像是一隻螞蟻的爬行,如果給予他足夠的時間和條件,它要整座離火大陸走完,不也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前面的一切或許很怪異,或許敵人無法擊敗,但是如果不去攻擊,不前進,那麼眾人不就只能停留在原地等死?

韓宇大步向前,周圍的霧氣不斷翻滾,不斷向著韓宇的前方撲去。

隨著韓宇的腳步的向前,霧氣翻滾得越來越厲害,就像是有蛟龍將要出海,風雲變色,整個大海都翻滾了起來。

而在遠處看去,眾人發現,此時韓宇的身影是這樣的……渺小這樣的微不足道不堪一擊。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卻是事實。

前面有驚濤駭浪,而韓宇只不過是一艘小船,一艘隨時會被大浪給覆滅,在大浪面前根本就什麼都不算的小船。沒人會懷疑這艘小船會在大浪面前會翻船會被淹沒,會連一點存在於這個世間的痕迹都被毀滅。

但是!但是事實上,那個身影卻沒有被覆滅,但艘小船在大浪面前依舊在前行,堅定的,一步步地前行。

一浪撲過來了,將韓宇給淹沒了。但是一浪過去,韓宇還在向前。向前的腳步依舊堅定。他的身影顯得微小,卻是這樣的堅定。

彷彿在這一刻,那個身影瞬間變得高大了起來,變成了頂天巨柱,大浪無法將他覆滅,整座大海都無法將他覆滅!他就是這天他就是這地,他就是這世間的一切!

看著韓宇的背影,宋寧的眼睛不由眯了起來,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她心頭升騰了起來。這是怎樣一種情緒?宋寧說不清楚,她只覺得自己心神都被動搖了。因為這種情緒她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老空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在這一刻,他覺得自己那顆平常跳動緩慢的心劇烈地跳動了起來,整個人都很熱,似是血海都整個蒸騰了起來,整個人有一種想要將天地都給轟碎的衝動。

少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覺得自己的胸口很悶,很想大叫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少年明明對於那個身影還一點都不喜歡,少年明明是這樣懼怕前方的一切,但此時他卻想向前跨出步子,跟隨那個身影,隨同那個身影去往世間的每一個角落,即便那個角落就是地獄所在。

此時眾人的感受,韓宇自然是不知道的。韓宇只覺得整個人變得冰冷了起來,心臟之處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絞痛。

那種冰冷的感覺,那種心臟要裂開來的感覺,韓宇能感覺到越來越清晰了,彷彿下一刻他的心臟就會爆炸開來,彷彿下一刻他就會死在這裡。

韓宇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那些霧氣,但是韓宇更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已經沒有其它選擇了。他要向前,一直向前,去到那個門口面前,將那個門口給轟碎!

近了更近了,韓宇離著那個門口只有二十米不到的距離了。

韓宇沒有多想,準備加快速度,一隻腳狠狠跺地。地面瞬間裂開,就像是鏡子裂開一般,無數的細紋向著四面八方而去,彷彿整個大地都要崩碎了!

然後……然後韓宇身子一沉,整個人就要像是火箭一般向前衝去。

卻在這時,周遭的霧氣變得更加的洶湧了,全部霧氣不再撲向韓宇而是凝聚在了韓宇的前方。一層又一層的霧氣在衝擊,卻像是被某種力量給抓住,而停留在原地翻滾著,卻無法向著四周散去。

而更多的霧氣向著這邊撲來了。霧氣變得更加的濃烈,更加的白,幾乎都要變成那種將一切都給遮蓋的白,白得濃烈,白得像是前面築起了一面白牆,有一種厚重的堅實感。

而隨著霧氣的逐漸濃烈,那面白牆,竟然逐漸又呈現出了那個巨臉的猙獰。

白白的臉孔,白白的眼睛,白白的嘴巴,白白的一切……就像是……根本就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這巨大白臉的恐怖!

周遭開始變得清明了起來,人的視線不再只能停留在六七米之間,而是一眼看過去幾乎能將眼前的一切都看清楚。

因為此時所有的霧氣幾乎都集中在了韓宇的前方。

而霧氣的聚集便是怨氣的聚集,便是能量的聚集,便是陣法的凝聚。

陰風一陣陣生起,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陰寒的感覺,所有人都有一種從內心深處發出的恐懼感。這不再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恐懼,而是一種切實的恐懼。

因為此時這恐懼是因為前面的那股氣勢而生起。那個巨臉像是突然有了生氣有了靈智,擺出了一種只有人才會有的猙獰的怨毒的憤怒的表情,一雙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向前而來的韓宇,一張大嘴張得大大的,像是要將天地間的一切都給吞噬乾淨。

呼呼呼……

颶風在吹。

嗚嗚……

有萬千的冤魂在喊叫在悲鳴在哭泣。

這些聲音讓人心煩意亂,讓人心生悲痛,讓人無法前進。

但是!但是韓宇自然還是沒有停止前進,他的腳步依舊堅定!

彎曲下去的身子突然綳直,韓宇就像是一枚火箭一般向著那巨臉向著那巨牆沖了過去。拳頭高高舉起,拳頭如同炮彈一般向著巨臉轟去。

漫天的火焰生起,強絕的氣勢要氣貫長虹要摧枯拉朽要撼倒崑崙,要將一切阻礙給清除。

一拳是細雨溫潤。

霸天拳法在這一刻開始沸騰,韓宇的第一拳狠狠轟擊向了那面牆壁那巨臉。

吼吼吼!

巨臉發出了吼叫,如同被殺得豬一般撕心裂肺,臉也變得更加猙獰。而猙獰並不是因為受到了致命的傷害,而是因為憤怒,憤怒韓宇的膽大妄為,憤怒韓宇的不知進退。

呼呼!

一陣大風吹起無數的霧氣向著韓宇壓來,想要將韓宇給吹飛。但當然這陣霧氣真正的傷害或者真正的目的並不是只把韓宇給轟飛。而是想要用怨氣所含有的冰冷氣息,將韓宇的內在給完全破壞!

韓宇不由就感覺心臟猛地一痛,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但就像是以往的任何一次,韓宇的眼睛依舊堅定,他的第二拳如約而至!

兩拳是春雨連綿。

火焰升騰而起,將那一道霧氣給壓了回去給蒸發了,韓宇的拳頭再次重重撞到了巨臉之上。將巨臉給轟得變形。

吼吼吼!

一聲聲慘烈的聲音響了起來,巨臉之上的霧氣就如同突然被蒸發的乾冰,大股大股的霧氣,向著韓宇撲了過來,將韓宇給完全包裹住了。

痛徹心扉的疼痛,讓韓宇差點忍不住叫出聲來,讓韓宇忍不住要暈厥。但!但韓宇還是韓宇,他還是繼續了他的第三拳!

三拳是夏雨傾盤。

噼里啪啦,像是都能聽到暴雨傾盤的聲音了,火焰不斷擊打在巨臉之上,就如同機關槍一般不斷射擊。巨臉的形狀一變再變。

顯然,巨臉受到了重大的威脅,甚至連霧氣都無法向前壓過來了。韓宇自然要乘勝追擊,第四拳應勢升起!

四拳是長江滾滾。

轟隆轟隆!巨大的火焰流,就像是滾燙的長江水,向前衝擊而去,要將所有山石都沖毀,就算大山擋在了面前,也要衝毀!

而同一時間,巨臉發出了一聲聲尖銳的慘叫聲。然後,巨臉竟然動了!不再如城前那般守候在那裡,不再防守而是選擇進攻!

一張臉,就是整個陣法的霧氣,就是整個陣法的所有。滔天的霧氣,一瞬間立起,就像是突然有人豎起了一面天幕。這天幕將眾人眼前的所有一切都遮蓋了!

同時滔天的寒氣生起,周遭像是突然就被冰結了。

韓宇瞬間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再次有鮮血飆射而出,那條裂痕再次裂開!心臟有了再次碎裂的趨勢!

巨臉要拚命,陣法要拚命,成千上萬的魂魄成千上萬個人的怨氣,自然是常人難擋的!

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韓宇只感覺自己快要無力,只感覺自己全身都要不能動了,只感覺自己的心臟就要裂開。

但是!但是韓宇還是韓宇,還是那個不管不顧一切,只要認定了目標,只要認定了方向就會前進的韓宇!

霸天第五拳轟出!

五拳是洪水缺堤!

同一時間,那滔天的霧氣向著韓宇壓了過來,將韓宇這個小小的身影給完全蓋住,讓眾人眼前的所有都給蓋住。

這是要吞天的霧氣,這是要將所有一切壓到的霧氣,包括火焰,包括霸天拳法,包括一切!

老空一雙眼睛已經緊緊閉了起來,他不敢再去看眼前的一切,不敢看著那個人被吞噬,那個人在這一瞬間像是成為他心中的天,他倒下了,老空的天也就沒有了。沒有了天的人,自然也就只剩下死去這一條路了。

宋寧的眼睛沒有閉起來,她依舊死死地盯著前方,盯著那片白霧,但她的心卻在滴血,疼得像是裂了開來。但奇怪的又是,宋寧的身子並沒有在顫抖。是因為她的身子已經麻木,她的精神也已經麻木,所以她才不會顫抖嗎?

少年的眼睛也沒有閉起來,但他的眼睛已經看不清任何東西了,因為淚水已經模糊了他的視線,淚水將他的眼眶都侵滿了。少年已經不知道現在自己應該怎麼做怎麼去思考了,他只覺得眼前的一切都變得黑暗,好像突然他就變成了瞎子。

一切真的就這樣結束了?那個曾經不知道多少次被人以為是頂天柱被認為是奇迹的製造者的男人,就這樣消失在這個世間了? 沒人能想到這樣的結果,因為這結果太出人意料了。但是卻又沒人驚訝於這樣一種結果,因為這樣一種結果像是日出東方一樣理所當然。

轟隆!

一聲巨響響起,然後已經將所有一切都給覆蓋的白霧當中,突然亮起金黃色的光芒。再接著,周圍急速下降的溫度,突然就上升了起來。

冬天變成了秋天,秋天變成了春天,春天變成了夏天!不用去動作,人便已經感覺到炎熱無比,感覺到汗流浹背。太陽的熱度又怎麼可能是人們能夠抵抗的?

然後……然後便是滔天的光芒亮起。金色的光芒,就如同太陽的光芒一般,充滿了狂暴的能量,能將世間的每一個角落都照亮。

白霧開始消失不見了,整個區域內的白霧都消失不見了!只剩下火焰,只剩下滔天的火焰,只剩下焚燒一切的火焰。

然後……然後那些陰冷的氣息,那些可惡的白霧,那個巨大的恐怖的猙獰的臉,所有的所有,這裡所有的一切,全部消失!

陽光從頭頂照射了下來,毫無障礙地照射了下來。眾人能夠看到身前直到有大樹大山擋住視線的一切,人們能夠聽到天空之上風兒吹動的聲音了。

霧氣散去了,陣法被破了!

然後……然後火焰也散了開去。

那裡有一個人,那裡有一個人正站在那裡。他的腰板挺直,他的身子挺拔,他就如同一根柱子,一根千年前就存在那裡的柱子,並且會矗立到永久。

這個身影這個人,自然就是韓宇了!

韓宇緩緩地將頭轉了過來。

眾人想象過韓宇此時的表情,有過無數種想象,是堅定的殺戮后的狠辣,又或者是執著的決裂,又或者是心力交瘁的疲憊……

眾人有無數的猜測,卻還是猜測不到此時韓宇的表情。

將身子轉過來的韓宇,臉上掛著微微的笑容,沒有大獲成功的成就感,沒有那種拼盡一切之後的釋然和放鬆,只是淡淡地笑著,就如同他平常任何時候對人們的笑容。

這個笑容是這樣的普通,普通到你只要見過韓宇你就見過這種笑容。

但是此時,此時看著韓宇這個笑容的眾人,卻忍不住……忍不住流淚了。

這是怎樣一種強大啊?這是怎樣一種氣魄啊?需要多大的勇氣,需要多大的心臟,需要有多寬廣的胸襟,才會有如此的表現?

不是經歷過滔天風雨,不是有要將天地都踏平的氣魄,不是有要將天道都給比下去的胸懷,又怎麼可能在這麼一件重大的事情之後,還保持如此平靜的心情,還能露出這樣一個平常到平凡的笑容?

所有人都忍不住心驚了,所有人都忍不住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而後笑著的韓宇身子突然一矮,同時便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眾人不由都是一驚,連忙向著韓宇跑了過去。宋寧更是在這種時候,竟然抱住了韓宇,不讓韓宇摔倒!

宋寧不是要殺韓宇的嗎?現在怎麼將自己要殺死韓宇的心全部忘記了?宋寧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很清楚地記得現在是殺死韓宇的最好機會,也很清楚地記得自己要殺死韓宇。但此時的宋寧,卻不想這樣做,她滿腦子都只有一種想法:抱住這個男人不要讓這個男人倒下去。

「你……你沒事吧?」宋寧忍不住關心地問道。一旁的老空和少年也同樣表示出了擔憂。

韓宇再次微微一笑,說道:「不算什麼大礙,休息修養一下應該會好過來的。」

韓宇這樣說著話,但語氣里卻透著一絲脆弱,他的臉色也已經變得蒼白,他的呼吸他的氣息都是如此的脆弱。

不用說,韓宇此時確實說了大話。剛剛最後一拳的揮出,剛剛巨臉最後的瘋狂,讓韓宇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韓宇原本就已經有了裂痕的心臟,此時裂了開來,那道小小的裂痕,擴大了兩倍有多!

心臟是什麼?心臟對於人的作用和影響有多大?可以說心臟便是一個人存在的根本,心臟只要受到一些傷害,便是對整個人百倍千倍萬倍的傷害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