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勢危機,慕容凡彈身而起,直撲過去。

「別動!」黑衣人一扭身,把蘇小雨轉到自己身前,牢牢制住。

「放了她!」慕容凡站住了腳步,語氣冷冷的威脅道。

「哈哈……」黑衣人狂傲的笑了笑,說道:「可能嗎?你殺了我的僱主,我的任務已經失敗了。」黑衣人輕輕一用力,鎖鏈緩緩收緊,刀尖抵在了蘇小雨的咽喉,一滴殷紅滲出。

蘇小雨微微皺眉,生生忍住了疼痛,卻依舊語氣強硬的威脅道:「你就不怕我背後的力量把你碎屍萬段!」

「哈哈……」聞言,黑衣人笑的更是狂傲,甚至聽著他的笑聲都覺得有些瘮人:「我這種刀尖上討生活的人,還在乎生死?任務失敗,我在業界的名聲勢必收到影響,不過,如果能把冰玫瑰活捉了,也是足夠我炫耀一聲的榮耀了。」黑衣說完,竟然伸出猩紅的舌頭大力的舔過蘇小雨白嫩的臉頰。


「你會後悔的!」蘇小雨不躲不避, 位面直播中

「是嗎?」黑衣人猥瑣的笑了笑,一用力,鎖鏈慢慢收緊,尖刀慢慢刺入蘇小雨的皮膚。

蘇小雨終於禁不住,一聲悶哼,閉上了眼睛。

「小子,放下武器,跪下!」完全止住了蘇小雨,黑衣人開始對付慕容凡,他心裡清楚慕容凡的能力,要想全身而退必須要擺平這個麻煩的小子。

「為什麼?」

黑衣人聞言也是一驚,隨後說道:「你不會真想我殺了這個小美人吧。」


「殺啊,不過是個女兒嘛。」慕容凡不屑的說道:「誰在乎!」

蘇小雨聞言睜開眼睛,惡毒的盯著慕容凡,狠狠的說道:「混蛋!」

「那是你傻!」慕容凡回敬了一句,然後對著黑衣人說道:「殺……殺,你今天不弄死她,我都看不起你。」

「騙子!」黑衣人看見蘇小雨眼中似乎有點點淚光。

「別廢話!」慕容凡越說越激動的樣子:「趕緊的!哥哥我女人多的是!動手啊。」

「混蛋!」

「少廢話,傻娘們兒!」

「騙子,王八蛋!」

「……」

慕容凡和蘇小雨就這麼在黑衣人面前吵了起來,弄的黑衣人一頭霧水,完全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

而就在黑衣人分神的一霎那,慕容凡手中一道寒光噴出,蘇小雨聽到一陣破空而過的風聲從耳邊掠過。

「噗!」一聲細想,一柄飛刀刺入黑衣的額頭,正是慕容凡搶奪過來的那一把。

這一刀相當之精準,刀尾距離蘇小雨的頭,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慕容凡趕緊上前,幫蘇小雨解下纏在脖子上的鎖刀。身後黑衣的屍體砰然到底,死不瞑目。

「混蛋!」蘇小雨一抖手,鎖刀飛出,直刺黑衣人的空腔,剜出他的舌頭,隨後將黑衣人臉上的肉紛紛割下。

「算了,反正他都死了!」慕容凡在一旁勸道。

「他居然敢舔我!」蘇小雨氣氛的說道,想著剛才那一幕心裡就覺得噁心。

「不過,你剛才演的不錯,確實很有怨婦樣!」慕容凡笑著打趣道。

「滾!」

面對蘇小雨的憤怒,慕容凡也是不惱,淡淡的說道:「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你倒是敢!」說著,示威似的將手中的鎖刀慢慢轉動。

「額,玩笑!……我們趕緊走吧!」慕容凡趕緊走到一邊抱起梁爽,蘇小雨扶起老梁,踏著血泊,走向門外。

走出廠房,迎著鋪面而來的陽光,恍若隔世!

老梁老淚縱橫,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后怕欲絕!

「梁叔,放心吧,不會有事了!」慕容凡拍了拍老梁的肩膀:「帶曉月回去休息吧,她看起來嚇的不輕。」

「嗯!」想著自己的女兒,老梁擦了擦眼淚站了起來。

「小子,火鍋店被你打的那個大光頭可沒見到!」滄月突然的提醒讓慕容凡心中一驚,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可不能留下後患。

血瞳心法運轉,慕容凡後頭往之前打鬥的地方望去,確實看見一個房間里躲著幾個人。

「小雨」慕容凡微微一笑:「你可以先送梁叔他們回去嗎?我自己想辦法。」

「可以!」蘇小雨扶著老梁父女上車,發動哈雷疾馳而去。臨走前,卻也是含情脈脈的回眸一望。

慕容凡沒有停留,轉身大步走向剛才看到的那房間。

走到門前,慕容凡飛腳踹開房門。

入眼,確實四五個五花大綁,塞住嘴的混混,看著突然進入的慕容凡,也是一臉惶恐。

而其中一人就是那個大光頭,在他身邊還有兩人正是哪天去診所鬧事被自己收拾的混混。

慕容凡上前,拿掉光頭嘴裡的破布。

光頭一陣猛烈的咳嗽,透過門縫看到門外已經是血流成河的地獄,嚇的魂飛魄散的,顫抖著叫道:「大哥……大哥,不管我的事,我們,我們幾個是不願意和你作對,才被龍哥綁了……」

慕容凡也沒有多說,微微點了點頭,光頭那天也就沒有在診所動手,看來是知道自己的手段厲害,真不敢和自己作對了。

伸手給光頭鬆了綁!

「大哥,謝謝!」光頭如臨大赦,拚命的磕頭。

「還算你們有點見識,不和我為敵,保住一條小命!」慕容凡也給另外幾人鬆了綁。

「大哥抬舉,我們那裡有什麼見識,實在是被大哥你的手段嚇怕了,不敢啊!這次的事情,也和我們無關!」光頭怯生生說道。

「我叫慕容凡,別叫我大哥!」


「知道,知道,你的名字現在是如雷貫耳!」光頭唯唯諾諾的說道。

「今後呢?」

「我桑彪為慕容大哥馬首是瞻!」光頭開口,身後一眾混混無不跟從。

慕容凡頗有幾分得意的笑了笑,隨後沉聲問道:「那龍哥手下有什麼正經的產業!」

「兩家酒樓,兩個歌舞廳,一個賭坊,還有一個礦場,不過不在本市!」桑彪緊張的說道。

「正經買賣?」慕容凡問道。

「大哥,舞廳和賭坊這種地方,你是知道的。」桑彪不敢看慕容凡,低著頭說道:「不過,酒樓是正經買賣!」

慕容凡點了點頭,說道:「回去,關了歌廳和賭坊,酒樓和礦場以後就你負責吧,也算是個營生。」

桑彪一聽,簡直就感覺自己是在做夢,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個小蝦米,竟然有朝一日能取代龍哥的位置。若是在平日,桑彪是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又是跪下,拚命給慕容凡磕頭:「多謝慕容大哥,多謝慕容大哥!」

慕容凡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利潤我要三層!」

「當然,當然!」本來就是別人賞給自己的,桑彪哪裡會不答應!

「還有!」慕容凡正色警告道:「龍哥的下場你們是看到了的,如果你們以後也為非作歹,莫要怪我心狠手辣。」

「不敢,不敢!」

慕容凡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小子,幹嘛不殺他們?」

「殺了幹嗎?你沒看他們對我給他們的恩賜感激涕零,留著吧,以後興許有用。」

「恭喜桑彪哥,以後咱們就跟著桑彪哥混了!」剩下的混混也算機靈,馬上改口,尊稱「桑彪哥」。

桑彪抹了抹一腦袋的冷汗,擺了擺手說道:「都放明白點,以後所有的東西都是剛才那個爺的,干好了,咱們喝酒吃肉,干不好,龍哥就是咱們的下場!」

「是,桑彪哥說怎麼干,就怎麼干!」混混們看著外面血流成河的慘狀,無不心有戚戚。

… 慕容凡攔了一臉計程車,徑直回了老梁的診所。

老梁和梁爽都已經受驚過度,蘇小雨給他們熬了一些壓驚的葯,喂他們喝下后,兩人都沉沉的睡了。

蘇小雨坐在門口的一張椅子上,臉色有些蒼白。

走過蘇小雨身旁時,慕容凡眉頭一緊,愣了一下,隨後看著蘇小雨,說道:「到裡面,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

蘇小雨秀眉一挑,水汪汪的大眼睛閃出一絲訝然。

「我知道你受了傷!在我面前撐什麼?」慕容凡淡淡的說道,率先走進後面的診室。

蘇小雨嘴唇輕咬,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進了屋。看了看站在房間里慕容凡,臉色微紅,有幾分羞澀的低下頭,輕聲說道:「轉……轉過去……」

慕容凡無奈的笑了笑,多事!你準備讓我閉著眼睛幫你處理傷?再說了,我又不是沒看過你的。

隱少房東 ,拉開黑色皮衣的拉鏈,脫去外套:「好……好了。」

一身細嫩的皮膚,如雪般潔白,柔嫩的吹彈可破。一抹黑色的緊緻抹胸,牢牢束縛住雙峰,形成一道道誘人的曲線。

這……還真沒見過。慕容凡居然有些激動的吞了口唾沫。

蘇小雨雖然看起來年紀不大,個子也算不上高挑,不過身材卻是真正的誘人!渾身上下,竟然沒有一絲的贅肉,處處透著緊緻勻稱。多一分則顯臃腫,少一分則顯的精瘦,完美。

慕容凡只嘆息,上一次應該仔細欣賞一番,只可惜當時自己太過緊張。

在慕容凡注視的目光下,蘇小雨竟也沒了之前的羞澀和扭捏,卻也是雙眼迷離的盯著慕容凡好一會兒,才轉過身去,抬手,摘下抹胸,靜靜的伏在看珍的床上。雙峰被壓在床單上,很不安份的露出一抹嫩白,看的慕容凡也是一陣燥熱,雙手也是因為激動有些顫抖。

「太……太……太了不起了……」慕容凡盯著蘇小雨白皙嬌嫩的身體,小聲的嘟囔著。

「你在看什麼?」蘇小雨略帶幾分威脅的冰冷聲音,如同一盆冰水,及時的撲滅了慕容凡心中燃起的不安分的火種。

「我……我的觀察下……傷口。」尼瑪,這女的太嚇人!

聽著慕容凡的嘟囔,蘇小雨卻也是埋頭偷笑,心中嬌聲罵道:「活該!」

回過神來,再看蘇小雨白皙的後背上,一道七八公分的傷口,皮肉外翻,鮮血流遍整個後背,流進黑色的皮褲里,血依然有些凝固。

慕容凡深吸一口氣,問滄月:「怎麼弄?這可比我看到的麻煩多了。」


「止血療傷無非就是穴位的問題,你不是都點過那個姓蘇的小子的穴位嗎?」滄月的提醒讓慕容凡恍然大悟,對啊,哥哥我可以點穴啊。

手指疾點,根據血瞳所見之氣血流向,慕容凡準確封住傷口周圍的幾處穴位,止住了血。然後,手指輕輕按壓穴位,將傷口處堆積的污血擠壓出來。隨後,拿出雙氧水和紗布,細緻的為蘇小雨擦拭傷口和後背血漬。

「嘶~~~!」蘇小雨後背吃疼,本能的肌肉緊繃。

慕容凡哪來繃帶和膠布,細細的圍繞著蘇小雨的身體為她包紮,只是每次手繞過蘇小雨的胸前時,總是會不經意觸碰到一席的嬌嫩鮮美,弄的兩人都不覺有些心猿意馬。

一切完畢,慕容凡解開蘇小雨後背的穴道,雙手輕柔按壓後背,幫助活血化瘀。

蘇小雨卻一臉疑惑的支起身子,轉頭有些好奇的看著慕容凡,卻不知道她的這個動作,卻讓胸前失守,一滴粉紅,跳躍著映入慕容凡的眼帘。

慕容凡心裡一陣亂顫,卻也是一伸手,按下蘇小雨,口齒不靈光的說道:「趴……趴好……」

蘇小雨方覺不妙,面色緋紅的爬了回去,卻依舊不忘打趣慕容凡兩句:「你不會還是處男吧!」

「你……我……」慕容凡手一抖,慌亂的說道:「我……你管得著嗎?」

「你這樣的男人,居然也沒有人喜歡。」蘇小雨卻有幾分故意戲弄與引誘的意思翻身坐了起來,右臂橫檔胸前,雖遮住了一席粉嫩,卻也是擠壓出一眼的雪白誘人,蔚為壯觀。

我去,你……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可是守身多年的哦,別逼我主動奉獻哦!

慕容凡只覺得心潮澎湃,體內頓覺血氣翻騰。卻也是一恨心,壓了下去,伸手抓過蘇小雨的衣裳,扔在她的胸前,道:「別……別和我開玩笑,穿上,感……冒。」

蘇小雨嘴角上揚,卻也是甜甜一笑,將衣服套在身上。

只是,沒有穿抹胸的蘇小雨,一件皮衣更本無法掩飾她曼妙的身材,胸前兩點,清晰可見。搭配著緊身的皮褲,讓慕容凡有一種幾乎無法抗拒的美麗。

慕容凡趕緊轉過身,灌了自己幾口涼水,微微冷靜之後,才坐了下來,卻也是目光閃躲的看著蘇小雨,問道:「解釋一下吧,冰玫瑰蘇小雨!」

蘇小雨聞言,眉目微皺,輕咬一下朱唇,說道:「我是軍情七處的特工,來這裡就是為了監視你。」

「好吧!」慕容凡也是不驚訝,反正自己最近遇到的怪事也不少,不差這一個什麼軍情七處,雖然他根本沒聽過:「那,為了什麼?」

「你的能力!」蘇小雨說道:「我們在各處網路人才,而你從死而復生開始,上頭要我監視你。果然,在火鍋店,你讓我看到你的與眾不同。那雙突然變的血紅的雙眼,讓我斷定你絕對不是普通的醫學奇迹。在加上火場那次,讓我更加相信你天賦異能。也更加希望你能加入我們!」

「你到底是蘇家小姐,還是特工啊。你嘴巴里有實話嗎?」想著之前蘇小雨接近自己的種種,不過只是為了完成任務,慕容凡心中還是有些不爽。


「我只能說,我和他們有血緣關係。」蘇小雨誠懇的說道:「之前的事情,我們是有一些欠妥。但也確實形勢所迫。……今天的事情,我們會去善後,不過也請你認真考慮我們的邀請。」

「再說吧!」慕容凡說道:「我要留下來看著梁叔父女。」

「當然!」蘇小雨說著,乾淨利落的出門,騎著摩托車,絕塵而去。

… 慕容凡望著蘇小雨離開的方向,嘴角扯上一絲笑意,儘管慕容凡入道以來有些手段,心中對於這些神秘的組織或勢力也不感冒,畢竟,在他心裡自己不過是個學生而已。但是,能和蘇小雨這樣的人成為朋友總是好的。

回屋,看看老梁父女,在蘇小雨弄的葯的作用下,睡的到還是安穩。

慕容凡這才放心的關上房門,來到樓下的診室,看了看蘇小雨之前躺過的病床,也是微微一笑,盤膝坐了上去,開始修鍊。

這當口,心緒逐漸平靜下來的慕容凡,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場可怕的殺戮,才發覺心中有些發顫,也不曉得是恐懼還是激動。

「小子,怎麼了?」滄月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