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戰鬥繼續,逐漸白熱化,久斗無果,陸乘風率先施展了壓箱底氣功『摘星手』,一隻宛若玉質的手掌在空中快速成形,掌心中,漫天星辰,星羅棋布,形成璀璨星空,好像宇宙萬物在他掌心旋轉,浩瀚的氣勢隨之出現,席捲擂台。

不僅九號。

其餘幾座都受到了影響,四號擂台上一名參賽者,更是心神猛地一震,手中氣功露出破綻,被對方一舉拿下。

「你若接下我這招,陸某自動認輸。」

陸乘風凌空虛渡,猶如飄飄神祗。

「我若接不下此招,我主動認輸。」

水火少爺表情沉穩,緩緩抬起了右手,熊熊烈焰噴出,熱浪席捲擂台,甚至整個天南山溫度都提升數度,烈焰幻化成火海朝天兜去。

「摘星手。」

「焚盡八荒。」

掌握星辰的手掌落下,與無盡火海撞到一起,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巨響,一**震動從擂台上傳下,周圍山峰受到影響,劇烈的晃動起來,好像地震,山腳出現了道道裂縫,幾株古樹連根拔起,圍觀武將受到影響,紛紛遁到空中。

這時候。


崖壁仙宮裡,擴散出一波淡淡能量,波及整片天南山,晃動,地震瞬間便被壓了下去。

此時。

擂台雙方勢均力敵。

摘星手按住了火海,讓後者無法上升,而火海兜住了摘星手,讓後者無法下降。

誰也奈何不了誰。

就在大家以為要拼真氣的時候,水火少爺抬起了左手,碧色河流湧進了火海里,沒有想象中的湮滅火海,而是完美的相容,形成了一副巨大的陰陽圖,一半碧色河水,一半赤色烈火,二者緩緩運轉間,將摘星手寸寸崩碎。

水火少爺叱喝聲:「水火無情。」

嘩啦。


隨著一聲脆響,摘星手覆滅。

陸乘風落敗。

裁判宣佈道:「九組,二十五號,水火少爺勝。」

「我輸了。」

陸乘風降落擂台,抱了抱拳,倒也洒脫。

「承讓。」

水火少爺收了修為,點點頭道。

他取勝在眾人意料中,也在意料之外,畢竟從地煞城來的七人,除卻三大種子外,剩下的四人實力亦是非凡,水火少爺就算輸了倒也能原諒,不過他畢竟贏了,這讓慶元城的青年俊傑十分興奮,幾座山頭爆發出了一片強烈的歡呼聲。

其他擂台比賽還在繼續。

這時候終於聽到,二組裁判宣布:「三十一號對三十七號。」

滕浩精神一震:「到我了。」

莫迪道:「師兄加油!」

蘇釋同樣說道:「祝滕兄旗開得勝。」

滕浩朝著二號擂台遁去,與他交手的是名女子,在莫迪介紹下蘇釋知道,她叫雲舞,是慶元城雲家大小姐,修為八重境,精通翠雲術,頗為難纏。

二人比賽很快開始。

蘇釋目不轉睛的看著。

滕浩不敢託大,登場便放出了玄龜傀儡與靈猿傀儡,其他諸如猛虎,豺狼,怪蟒,毒蜂,巨蟾之類的傀儡,統統召喚出來,擺成傀儡大軍,嚴陣以待,他身為傀儡山大師兄,有傀儡師稱號,可見操縱爐火純青,據莫迪說,傀儡師最重要的便是精神力,而師兄天賦異稟,出生精神力便遠超常人,現在傀儡山,僅次於掌教師傅。

幾大傀儡擺好。

隨著裁判宣布開始,便悍然發動了進攻。

玄龜防禦,靈猿攻擊。

虎嘯。

狼嚎。

蟒噝。

蜂嗡。

蟾鳴。

傀儡大軍發出各種響聲,宛若真的般朝雲舞攻去,而後者同樣不弱,化身一捧綠煙消散擂台,無孔不入的對滕浩發動反擊。

綠煙攻擊落到玄龜傀儡上,居然腐蝕出了坑坑窪窪。

雲舞攻擊有毒。

莫迪焦急的看著比賽,問袁離道:「我師兄跟雲舞誰的勝算更大些?」

蘇釋反問:「你感覺呢?」

莫迪道:「翠雲術無形,傀儡擅長近身攻擊,就算是靈猿傀儡的極光雲界炮也難以對其造成致命傷害,反而綠煙對傀儡腐蝕嚴重,連玄龜傀儡都難以承受,其他傀儡可想而知。」

「分析得很對。」

蘇釋笑了笑道:「不過你忘了一點,翠雲術雖飄渺無根,難尋蹤跡,物理攻擊難奏效,但精神攻擊呢?你說過,滕兄精神力在你們傀儡山僅次於掌教,想來一定超過了雲舞,只要用精神力干擾她一下,露出了破綻,勝利還是屬於滕兄的。」

聽了他的話,莫迪恍然。

像是傀儡山這種門派,很重視精神力,錘鍊精神的功法很多,包括幾門攻擊的。

想到這。

莫迪把心放進了肚子,而這時他想到個問題,便問:「蘇兄精通體術,若對上雲舞這類的有何辦法?」

蘇釋道:「任何東西都有限度,突破了底線,一樣會崩。」

翠雲術很厲害。

如果是敖珊對上,恐怕一點辦法都沒有,但蘇釋不同,且不說他擅長諸多氣功,單單是力氣同樣能破翠雲術,五千五百萬的力量,幾拳下去,雲舞就承受不了,換做龍子那一龍之力,怕一拳就把她打爆了,管她什麼綠煙,翠雲,在一龍之力面前,統統崩成飛灰。

而且蘇釋只有力量?

蛇皇吞天,子午寒潮,五色神光,大猿法相這類克制翠雲術的秘法不談,僅僅是天帝煉物法就完勝她。

爐煉三界。

丹爐掀開,直接把翠雲捉進來,神焰焚煉下,連雲舞都能煉成養料。

當然。

這樣太殘忍,蘇釋不會做,做了也會成為公敵,不可能活著離開天南山。

如他所料。

滕浩久攻不下,反而傀儡出現累累傷痕,讓他明白得改變戰略,思考後,想通了辦法,一記靈魂衝擊,讓綠煙一陣顫動,雲舞的身形顯露出來,他立刻操縱傀儡大軍發動狂風暴雨般的襲擊,雲舞幾次閃避,想要重回煙霧狀態卻被纏的死死地。

「你師兄勝了。」

看到這裡,蘇釋下了定論:「他已經把握了戰鬥節奏,雲舞難以躲避,越陷越深,很快就會分出勝負。」

半柱香后。

毒蜂傀儡尾巴兇猛一蜇,擊碎了雲舞賽牌。


裁判宣佈道:「二組,三十一號,滕浩,勝。」

與雲舞抱拳后,滕浩落回侯賽區,莫迪已經迫不急的去祝賀,並且說道:「蘇兄的眼光好毒,你們才剛開始比,蘇兄已經預判了結果,而且說出了師兄取勝之法,後來師兄做的步驟跟蘇兄預料一模一樣,簡直神了。」

「昨日積分賽,白骨小姐開設賭局,蘇兄預判結果,贏得盆滿缽滿,這份眼光我深有體會。」

滕浩贏了比賽,有些意氣風發。

他與蘇釋不同,他實力只能排中間,勝一場很不容易,贏了雲舞算是驚喜,但求再接再厲,拿下下一場,進軍前二百,至於再往後,他有自知之明。

「滕兄謬讚了。」

蘇釋道。

比賽持續進行。

滕浩贏了比賽,心情不錯,與蘇釋品頭論足,談笑風生,看其他人比賽,並且不斷的與蘇釋預判勝負。

結果令他吃了一驚。

被他們選中的比賽預測,他猜錯超過四成,而蘇釋一場都沒錯,縱然知道蘇釋眼光毒辣,也想不到是這種級別。

滕浩嘴角抽搐幾下,給他冠名道:「你這是『未卜先知』」。

漸漸的第一輪結束。

結果跟大家猜測中的大同小異,沙天香,洛雲極,林霖,劍公子,戰鷹,吳明,羅寒山,獨臂刀客,水火少爺等等種子級別全部出線,地煞城七人中,除了陸乘風運氣差點,被水火少爺第一輪淘汰外,都順利進入第二輪。

有好事者開始評十大新星,前面幾個紛紛上榜。

這份名單得到大多數公認。


白骨夫人聽到后卻嗤之以鼻,她主人都沒上榜,簡直是天大玩笑!

崖壁仙宮。

站在窗前的善惡雙生子夏衍,聽了十大新星名單后,點點頭,笑問狐列娜道:「這份名單很中肯,跟我預料的差不多,你感覺呢?」

「差遠了。」

狐列娜癟了下嘴,說道:「這群人多數在九組,過半出不了線,就算洛雲極,劍公子都懸。」

「因為蘇釋?」

夏衍道。

「知道你不信,說實在的,我也不太信,但我收到了一個切消息,他的實力真的很強,咱們還是拭目以待吧。」

狐列娜道。

蘇釋現在表現的實力,的確算匹黑馬,但成色還有問題,更別看登上十大新星了,所以她心裡不信,但她相信盟主不可能騙她,蘇釋有資本衝擊第一,現在只能說他保留了太多底牌。

這時。

第二輪比賽開始。

九組還是劍公子先上,勝的乾脆利落,因為上輪號碼排在前面的勝者很少,居然兩場后,就輪到了蘇釋。

裁判宣布:「九組,十九號對五十七號。」

聽到這聲音。

狐列娜眼睛一亮,脫口而出道:「現在可以看看他的實力了。」

!! 五十七號選手。

是剛剛上榜的十大新星之一羅寒山。

聽到裁判宣布后,滕浩臉色一變,道:「糟糕!」

「怎麼了?」

白骨夫人問。

「五十七號是羅寒山,在慶元城威名極高,剛剛上榜的十大新星之一,很難對付,蘇兄本來有希望衝擊前百,這下怕要提前止步了……」

滕浩道。

「我以為你要說什麼呢,就這個?嘿嘿,等著吧,很快讓你大開眼界,想上榜的捷徑就是幹掉榜單上的人,主人馬上要成為十大新星之一了。」

白骨夫人嘿然笑道。

滕浩師兄弟有些無語,這丫鬟也太崇拜她主人,羅寒山是何等人物,豈是普通俊傑能比的,他承認蘇釋天賦極高,奈何年齡太小,修為太低,等他到了羅寒山的年齡,滕浩一定相信他會取勝,可現在,勝利者定然是羅寒山。


「這名頭雖無用,但也能增加點人氣,我要了。」

說罷。

蘇釋遁到了擂台上。

滕浩表情愕然,這主僕二人還都很自大,不過也好,蘇釋年紀太輕,遭受點挫折對他來說亦是好事。

想到這。

凝神觀看起來。

擂台上。




Leave a Comment